返回

原来想看剑胚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原来想看剑胚呀 (第1/3页)
    

以无尘道长的修为,本不需要采用这种竭尽全力的打法,一来对玄气的消耗太大,二来利用率也不算高。但其他三处尽皆是以二敌七,他只能这样打,没有任何缠斗的机会。

看着踏着虚空缓步走来之人,无尘道长苍凉一笑,难道真的要被这七人逼上黑莲、紫星、顺德走过的老路吗?以自己如今的状态,碎去莲影定然能击杀这七人,但在这之后再难给到任何人足够的助力,依然是难逃死局。

“噗!”

周水柔周身火焰溃散,大口吐着鲜血,左肩处衣衫被烧焦,黢黑一片,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君瑞乾负伤在身,基本是周水柔一个人在缠斗着朱雀七宿,能撑到此刻已是极限。

无尘道长挥动拂尘,挡下了扑面而来的一拳,几乎已经用尽了余力,再不碎去莲影,连拉走这七人垫背的机会都没有了。

“周宗主莫怕!”

也不知赵云峰是色迷心窍还是对周水柔动了真情,拼着受伤抽身而出,一把揽住了当空坠下的周水柔,将朱雀七宿先前的道术余波挡在身后,留下罗灿一人独斗青龙七宿。

罗灿自知当死,索性也做了一回好人,手中双剑狂舞,一招禄存舍命挡下了青龙七宿接踵而至的攻击,给赵云峰留出了数息可有可无的说话时间。

“有什么恶心人的话赶紧说吧,老子以为你最后会跑的。”君瑞乾强提一口真气,鲜血涌上喉咙,勉力顶替了周水柔先前的位置。

高天麟和俞雁北继续拦住白虎七宿,无尘道长只等眼前七人再度出手,便立马碎去顶上莲影拼命。

“去你妈,闭上你的狗嘴!牡丹花下死,咳!”赵云峰也受了严重的内伤,骂完君瑞乾后,一口血没忍住全部喷在了周水柔脸上。

赵云峰右手搂着周水柔,左手拂去她脸上的血迹,面色尴尬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周宗主,待会儿我们死远点可好,这样化成枯骨,后人说不定会以为我们生前是一对眷侣。”

“你去剁了青龙七宿,我保证和你死一块儿。”周水柔解脱一笑,挣开了赵云峰的怀抱,望向朱雀七宿的方向。

君瑞乾为了给赵云峰争夺这数息时间,早已在鬼门关外走了数遭。无尘道长咬了咬牙,微微闭上了双眼。

“咻!”

一剑西来,拉出一条极长的银白耀眼弧光,弧光周遭空间被尽数撕裂,数道身形紧随其后。

“老道且慢!”

“君长老!”

“师父!”

“师尊!”

苏灵儿抱着徐若弗,扯住李衍玄晶棺的绑带,李衍右手紧紧抓住秦晴月,带着三人竭尽全力向着洗剑阁的方向飞驰。感知到无尘道长准备碎去莲影,李衍左手将神泣狠狠掷出,一剑先至,随后才传来四人的呐喊声。

这一剑自无尘道长身侧穿过,李衍情急之下逼不得已,剑势所带起的罡风与空间碎片将无尘道长右臂划伤,几乎在同一瞬间洞穿了无尘道长对面之人的喉咙。

李衍心念一动,牵引着剑魂止住剑势,神泣再度飞回。李衍紧接着便出现在了无尘道长身前,来不及叙旧,拉着他飞退到安全的地方,故技重施,将与二十八星宿缠斗的众人尽数救出了战圈。

“抱歉,来晚了。”李衍歉意地躬了躬身,将众人挡在身后。

秦晴月虽说怒极攻心,也知道不可意气用事,与苏灵儿、徐若弗三人留在原地,防止对方趁机偷袭负伤的众人。

李衍飞身而起,正面对上剩下的二十七人,神泣在周身不断游动,过处尽是空间碎片。李衍如今最不怕的就是受伤,尤其是小伤。这二十七人无法给到自己性命威胁,李衍直接带着神泣激射向众人。

玄武七宿余下的六人瞬间抱团,必死的那人失了双臂,再度舍命居于首位,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玄气,发出了他此生最后一招道术。玄武盾甲再度出现在六人身前,虽说不及先前坚韧巨大,但依然足以拦下玉花境初期修者的一击。

李衍看都不看身后和两侧那二十一人发出的道术,左手紧握神泣,一剑狠狠刺向玄武盾甲,竟然是要在这等关头拿这六人试剑。

无尘道长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势,眸子中刚燃起的希望再度覆灭。他与玄武七宿有过交手,明白仅凭这等威势,根本不可能破开玄武盾甲。只有破开玄武盾甲,李衍才能向前闪避获得一线生机。

哪知玄武盾甲此时像是新鲜的豆腐一样,神泣剑势到处,毫无阻滞地穿行而过,李衍身形不曾停留哪怕一瞬。神泣穿透第一个人的胸膛,紧接着穿透第二人,第三人……侧面攻来的道术被李衍避开,自背后袭来的道术则是结结实实轰在了李衍的身躯之上。

玄气乱刃散去,李衍浑身上下的衣物支离破碎,裸露的肌肤上布满了细密的伤口。而他左手神泣之上,六个人尽皆被刺穿胸膛,再被白虎七宿的道术波及,六具尸体连血肉都没剩下,只剩下布满裂纹的骨骼、元婴和经脉。

李衍一挥神泣,剑身上串着的六具尸体尽皆碎裂,化作碎片当空洒落。李衍扯掉了碎裂的上衣,身上浅浅的创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然后血痂脱落,完好如初。

李衍千里奔袭,体力消耗不小,所以这一剑的威势并不强,真正破敌还是因为神泣的锋锐。若是换一把寻常铁剑,决计会被玄武盾甲轻易拦下。

“还要打吗?”李衍忽然发问。

二十八星宿玄阵缺了七人,威力消弭大半。而且眼前之人先前一剑斩杀的,正是玄阵中主防御的一环,这等修为,剩下二十一人知道反抗只是徒劳,尽皆迟疑起来。

“不打了。”终于有一人放下了身段,选择屈服。

“好!我这人心善,放你们一人活下去,谁活你们自己决定。”李衍留下这话过后,下来查探众人伤势。

所幸众人伤势虽重,但都不是终生难以复原的伤。李衍这才放下心来,各种灵药不要钱一般分发给众人,根本不管是否大材小用。

“咻!”

李衍继续协助众人疗伤,心念一动,神泣划过虚空斩杀一人。

李衍头也不回道:“太慢了,要我来帮你们做决定吗?”

还活着的二十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个胆大的开口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何必在这惺惺作态。”

“咻!”

神泣再出,此人挥动兵刃抵挡,却没有丝毫成效,浑身肌肤一片一片飘落下来,竟然是活生生被李衍凌迟了一番。他浑身上下已经痛到麻木,但最让他感到屈辱的是,下体被一剑切下,而他此时身无寸缕。

“我敬你是条汉子,杀你实在是于心不忍。”李衍依然没有回头,跟谈不上什么尊敬。

神泣盘旋在虚空之中,一人实在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氛围,全力向着远方逃去,却被神泣削成了人棍,神泣穿过他的琵琶骨,将他带回原位。

“你这个魔鬼!”被凌迟的人浑身鲜血溅落,破口大骂道。

“简直是恶鬼,绝子绝嗣!不得好死!”被削成人棍的人吊在神泣上,发出恶毒的诅咒。

“赶紧吧,谁死谁活,你们给个话。”李衍仔细确认众人无碍后,这才再度掠向半空,不带一丝感情问话。

“兄弟们,跟他拼了。”被削成人棍之人大喊道,紧接着猛一甩头,带动身子迎上神泣剑锋,被一分为二彻底殒命。

“杀!”被凌迟之人暴喝一声,但还没走出几步,玄气带着血液喷涌而出,死于非命。

“都不想活啊。”李衍手再度握上浮于虚空的神泣,惋惜道,“杀人就该做好被杀的准备,尤其是想杀我李衍的朋友,我一定会让阎王爷都认不出来你们。”

李衍不顾扑面而来的道术,先斩断了众人经脉防止逃跑,然后再一脸残酷将余下众人尽皆凌迟。没有一个能看得出来本来的面目。李衍不断受伤不断恢复,但也需要消耗气力。做完这一切后,李衍松开了神泣,郑重道:“记住,我叫李衍,下辈子别再惹我,不然我再把你们活剐一次。”

神泣静悄悄划过余下众人的喉咙,浑身鲜血的尸体一具一具坠下,和泥土混在一起,任谁也想不到他们在不久前还是高高在上的元婴期后期修者。

神泣收割完毕,再度回到李衍身前,李衍手握神泣一甩,血花飘落,剑身光洁无污。李衍做完这一切,感觉稍微解了点气,意犹未尽地收起神泣回到众人身旁。

“对了,师父……”秦晴月没见到任涛,话问到一半就闭上了嘴。

“对!衍弟你来得正好,你那药还有没,老任应该还有救!”君瑞乾一拍脑袋,大喊着向大殿内跑去。


     26日上午,督察进驻动员会在成都召开,督察组组长马中平、副组长张雪樵就做好督察工作分华,帕努埃洛说,“我们始终感受到中方的尊重和真诚……相互尊重、以诚相待是国际合作的基ThePeople’s Aspiration for a B信仰的力量,来源于对真理的不懈探寻,对理论的不断创新。这是什么片子?——“七一”前夕,由新华社音视频部摄坦,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增多的挑战依然严峻复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