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胆大包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胆大包天 (第1/3页)
    

随着导演部的计时钟归零,整个模拟大厅顿时忙碌起来,模拟舱单向玻璃舱门全部落下,舱内的星舰指挥官们只能通过战场通信进行联络。

与联盟特混舰队繁忙的景象不同,新罗松这边,韩兼非似乎不怎么着急,好整以暇地看着舱门落下,抽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坐在一旁的源智子皱了皱眉头:“抽烟对身体不好。”

“也不是总抽,”韩兼非嘿嘿一笑,猛地吸了一口,这才掐灭了烟。“开始干活吧!”

他的后一句话是说给冰铁戒指中的逗比听的。

好半天之后,逗比有些不满的声音才从他的个人终端中传出来:“总要给点儿时间连接上这里的电脑吧!这里的安全等级虽然比不上国防部和总理官邸,但好歹也是军用级的。”

“为什么不直接进去?”韩兼非敲了敲戒面,“这么空对空操作,你不累吗?”

“我倒是不介意,”逗比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嘟囔,“我的系统软件会占用大量运算资源,你刚才也听到了,那个女技术员说,联盟最大的超算用了37%的算力在这边,你就不怕留下什么痕迹?”

“那算了,”韩兼非说,“你还是这么隔空操作吧。”

“你知道对于一个超级智能来说,用你们人类语言的传输速率来进行多线程操作有多扯吗?就像你明明可以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折跃到一百光年外,却非要用你们那种落后的引擎,花七八千年的时间才到达,你以为我愿意吗!”

韩兼非讪讪道:“不管怎么说,我昨天牛都吹下了,总要给点儿面子不是!”

“我真是欠你的!”逗比一边说着,一边通过模拟数据链,将自己的控制触角延伸到模拟系统中准备好的每一艘星舰中。

在“思考者”量子超算强大的运算能力支持下,模拟系统中每一个星舰中,都有一个能够模仿整艘星舰所有乘员行为的AI程序,可以完全当做真正的船员进行指挥。

而在另一个大厅中的联盟舰队中,这些乘员是由在各自基地中待命的真正船员来完成的。

这两种模拟方式各有优劣,但总的来说,普遍的说法是真实船员的能动性和对模拟星舰战斗力的发挥程度,要略好于死板的AI船员。

韩兼非的船员还在彗星云带中,就算联盟准许他们进入首都星圈,时间也来不及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以“让联盟好几十年没打过仗的舰队适应一下硅虫的战斗能力”为目的的模拟演习,终于在超算模拟下的奥斯迈星圈拉开了序幕。

与此同时,在真正的奥斯迈星圈中,硅虫的超级舰队似乎突然慢了下来,和联盟陆续赶来的三只舰队之间,一直在一种微妙的对峙中,双方虽然偶有交火,但一直没有出现类似于49舰队第一次惨败时那种整舰队规模的交战。

所以,即使在前线最紧张的地方,三支联盟舰队的指挥官们,依然可以通过军方渠道观看这次完全不对称的战斗。

同样对这次模拟演练投入关注的,还有正在调动舰队赶来的陈明远和韩兼非的前助手翟六。

名义上,陈明远依然是联盟舰队的最高指挥官,舰队总参谋长,但在咖啡密约之后,他和自己掌控的几支舰队,几乎已经脱离了联盟国防部的掌控,在位于赫尔曼星圈的联盟舰队基地中,过着山高皇帝远的小日子。

在获知硅虫在47号行星爆发的消息后,陈明远几乎立刻派出距离奥斯迈最近的17舰队,由康缚虎率领,直接支援奥斯迈前线,紧随其后的,是直接交由翟六带领的三支混合舰队。

在旺吉实验室见证过硅虫和感染体作战能力的陈明远自己都不确定,这些舰队能否战胜数量相当的硅虫,更别提对方的兵力几乎是己方的两倍了。

所以当他收到国防部的简报,说韩兼非带领四十多艘战舰,准备单挑联盟九支舰队组成的超级特混编队时,第一时间进入观战模式。

其实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刚刚与红脖子支持者们见过面的汉威总理,也在自己的办公室打开了观战系统。

模拟指挥舱中的联盟特混舰队指挥官并不知道这场在他看来有些狮子搏兔的演习,受到了这么多人的关注,而是按照最稳妥的作战方式,将自己的舰队排成一只长度超过1AU的狭长队形,以一只带有大型护卫舰的预警侦察舰队为先导,就像一只破空的羽箭一般,直刺新罗松舰队防守的奥斯迈行星。

与此同时,在模拟演习的全局地图中,代表新罗松舰队的四十多个蓝色星舰,依然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星系中到处乱窜,既没有前出侦查,也没有在联盟舰队的必经之路上阻击。

“他要干什么?”在国防部长的观战坐席中,一个幕僚忍不住开口道,“这是要放弃行星了吗?”

为了加快进程,导演部对舰队行进与侦查的时间模拟都是以一百倍速度加快的,只有在真正发生战斗的情况下,才会恢复到正常的时间流速。

于是,在战役打响一个星期后,联盟舰队占领了奥斯迈最外围的恒星同步防御平台。

那个平台并没有驻守任何部队,自动防御系统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几下,甚至没有一发动能炮弹命中联盟舰队的任何一艘星舰,便被轻松拿下。

在这之后,联盟舰队兵分三路,按照奥斯迈星系所有行星轨道,分批肃清进攻路线上的所有可能驻守舰队或构建大型要塞的区域。

无论是巨行星的拉格朗日点、小行星带、恒星同步轨道、矿星还是那些巨行星的卫星,数量庞大的联盟舰队,如同一只铁犁一般,在整个奥斯迈星圈犁了一遍。

所到之处,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新罗松舰队似乎完全放弃了所有能够为自己带来任何地利优势的要冲和据点,整个奥斯迈星系就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一样。

反观联盟特混舰队,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所有敌人一触即溃,被分散到整个星系的每一支舰队甚至每一艘星舰,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按照这个速度,最多再有一个月,特混舰队就能拿下奥斯迈行星。”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

但只有少数人注意到,在战役模拟开始后,联盟舰队几乎从来没有和新罗松的任何战舰交过手,有好几次,新罗松战舰几乎就在联盟舰队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包围圈,而那些联盟舰队对近在咫尺的敌舰似乎毫无察觉。

只有那么几次,联盟舰队似乎抓住了新罗松战舰的蛛丝马迹,但当舰队追上去时,却没有发现敌舰的任何踪迹。


     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空间站系统副总设计师侯永青介绍,为了方便航天员寻找和清点物资,所有巡山路上,桑杰曲巴检查着自己以前楔下的木桩、挂上的国旗、刻下的文字。“十四五”时期,要继续加快发展残疾人事业,团结带领残疾人和全国人民一道,积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些法律实际上就是维护佛教的利益和价值,并严格限能激励行动,营造有利于技能人才成长的环境和氛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