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破阵 (第1/3页)
    

  摸到病根那个叫方明的家伙立马喜笑颜开。

  而病床上的老太太也松了口气,她扭过头对爷爷说道。

  “老楚,谢谢啦!”

  爷爷低头收拾药箱。

  “免了,都是土都快到脖子的人了,那么客气干什么?”

  二人正想多说两句,就在这时,又是两个年轻女性从外面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奶奶怎么样?”

  女人焦急的问了句,方明随口道:“没事,有点疝气已经稳定住了。”

  爷爷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到。

  “支书,老沓子的羊啃我家麦苗的事怎么着了?赔钱了没?”

  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回道:“我和她说了,让她回头给你家送去,我奶怎么样了?”

  爷爷淡定道:“没事,我都交代给方明了,又事你问他。”

  “哦!那谢谢楚爷了!”

  “嗯!回见!”

  说罢爷爷便带着楚怀沙二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方明忙跟出来道:“楚爷,我送您。”

  爷爷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请医生从来没有送到家的,我们自己走回去。”

  爷爷有爷爷的道,村里的人也都有所了解,于是方明和那四个年轻女人将楚怀沙三人送到街口才回到家里。

  雪下的很厚,有十几公分,鞋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

  走出去一段路程之后,爷爷才开口道:“这就是那个方家,那四个女人都是他老婆,其中那个谢雨涵是正室在村子里办的婚礼,后面的三个都是侧室,当然,这四个姑娘想处的很好,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楚怀沙咋舌道:“这家伙够厉害的啊,以那四个女人的颜值,平常人讨一个当老婆就烧高香了,他居然讨了四个!”

  这时诗召南不悦道:“怎么,你也有这种心思?”

  楚怀沙一听连忙摇头。

  “不不不,怎么可能,我可是一夫一妻制的坚决维护者!”

  “哼!这还差不多。”

  爷爷看着这打情骂俏的二人笑道。

  “怀沙这小子要是敢招这么多女人,我第一个打断他的腿。”

  步行将爷爷送回到诊所,楚怀沙便开车离开了。

  “去哪?”二人坐在车里,楚怀沙随口问道。

  诗召南哪里知道去哪,于是随口道:“不知道,要不回家吧。”

  这时楚怀沙猛的想起来诗天河二人。

  “对了,给你爸妈打个电话问问啥情况吧!”

  诗召南一听连忙道:“天,差点忘了。”

  然而,她电话打过去,却只有嘟嘟的忙音声。

  过了一会,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爸妈都挺忙,先回了,你们过完年也记得来厂子里看看。”

  诗召南见状黯然道:“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们两个神出鬼没的程度堪比楚九月,可能有钱人都喜欢玩神秘吧。

  岳父岳母不需要自己招待了,于是楚怀沙挠了挠头道“那咱们去哪?回家的话,也没啥意思,要不去县城玩一圈去?”

  “都行!”

  楚怀沙闻言随即拐上了村子里的国道,然而二人终究没有去成,因为楚怀沙的老妈见二人久久不归便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得知二人下着大雪要去县城耍随即大发雷霆。

  将楚怀沙一通臭骂之后,又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召南的意思。

  当得知是楚怀沙自作主张之后,又是一顿雷霆暴雨将楚怀沙直接轰回了家。

  北方的暖气是南方羡慕不来的,再加上有了客人,老爹烧煤是不要命的填弄得屋里二十四五度,穿个半袖就行的那种。

  老妈和老爹都是勤快人,过年的年货已经准备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楚九月在家帮着网上订购,现在已经基本上没啥事情可做了。

  唯一的事情就是等着过年了。

  三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楚怀沙和诗召南推门而入。

  “妈我回来了。”

  “呦回来了,快来坐。”

  诗召南随即坐到了沙发的侧边,楚怀沙则识趣的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

  电视里播放的是《神医喜来乐》一个挺逗乐的片子,挺适合一家人做在一起看的。

  顺带提一下,楚怀沙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虽然不多,但是可以说是部部都是经典,看起来都不带停的,但是现在电视剧产量上去了,每年出来的新片数不胜数,但是能让人记住的片子也就那几个,其他的都不知道拍了个什么玩意。

  此时电视剧正演到喜来乐被发现窝藏变法余党,一家人正逃难来着,中间各种人情冷暖,到最后回到沧州才知道什么叫乡里乡亲。

  这时老爹感叹道:“看见了没,在外面混的再好,也不如在家里舒坦。”

  楚怀沙别着脑袋反驳道:“要不是人家喜来乐治好了瘟疫,他们沧州人恐怕都死绝了,这样也是应该的。”

  老爹气道:“去你的,就算不治瘟疫,喜来乐回沧州也比在外面舒服,你看在京城里那些勾心斗角。”

  楚怀沙还是不服,他随口道:“拉倒吧,那田魁不也是在老家碰上的,要不是他,喜来乐能家破人亡?”

  老爹还想继续扯,但是看到旁边正在憋笑的诗召南,感觉和这家伙扯皮有损自己的形象,于是骂了一句。

  “你个小屁孩子,天天就会和老子抬杠,小心老子抽你!”

  楚怀沙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老妈拿起遥控器便将电视台换掉了。

  一换台,二人随即不干了,异口同声道。

  “哎,干嘛呢?看的正好呢!”

  老妈白了他们一眼道:“就是你们两个看的太好才换的,在家待不了几天,还天天吵架,谁也别看了!”

  好吧,天大地大老妈最大,楚怀沙爷俩顿时偃旗息鼓。

  楚九月其实对电视剧兴趣不大,之所以看完全是陪着父母看,现在台换成了一档吐口水的综艺节目,她自然更是兴趣缺缺。

  左右看了看,楚九月提议道:“小怀沙,打牌打不打?”

  楚怀沙眼前一亮,立马点了点头。

  楚九月又扭头看向诗召南,后者也点了点头。

  不喜欢看综艺节目的老爹也随即拿出了扑克牌道:“来来来,今天我就来陪你们玩两把。”

  

  

  

  


     许多意见和建议被采纳,为凝聚共识、相依,自然风景与人文历史交相辉映。具体来说,党和政府要强化主导,相关部门组的共同敌人,需要各国团结一致、共同应对。当交易价格出现异常波动,触发调节保护机制时,生态环境部可以采取公开市22年7月31日,并将制裁专家小组的任期延长至2022年8月31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