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姓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他姓烙 (第1/3页)
    

逐流山脉龙蟠虎踞,气象万千。

山脚下,许多修士被拦在山脉之外,他们大多都是凉城外的小门派,得知逐流山脉惊现大妖,特意来此,除了凑个热闹外,他们也想见一见凉城弟子的风采。

怎奈,被鬼门弟子拦住去路,为首的是一位身着白衣,手拿折扇的男子,名叫奇良。

此刻,他正率领鬼门的弟子,把守上山路径,凡是凉城外的修士,统统被拦下,不许他们上山。

就在这时,身穿鬼门服饰的三名弟子匆匆赶来,其中一人不知在奇良耳边说了些什么,后者破口大骂,道:“废物!连个女人都拿不下,我要你们何用!”

三人立即跪在奇良面前,一同求饶道:“饶命,饶命,大人饶命啊。”

奇良看都不看三人一眼,道:“拖下去,拖下去。”

他话音刚落,身后鬼门弟子出手将三人拖走,任由他们如何哀求,奇良终归是没有改变主意,脸上也没有些许波澜。

啪嗒!

奇良掌中折扇一开,扇中绣的是一幅莲池美景,朵朵莲花在池中盛开,原本是一幅优美的景色。

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每朵盛开的莲台之上,都会绣着一位身无寸缕的女子,且都是身姿曼妙之人,细细数来,他折扇上的白莲足有上百朵。

了解奇良嗜好的修士,每当看到他手里的折扇时,心中都会升起一股怒火。

因为,奇良每糟蹋一名妙龄女子后,他都会将其杀死,而后他会在折扇上的莲池中绣一朵盛开的白莲。

死在他手里的妙龄女子,大多都是小门派中的弟子,杀了就杀了,门派也不会为了一人,而与鬼门交恶。

如果不是奇良背后有鬼门撑腰,他只怕是早就被人给暗杀了。

感受到众修士愤怒的目光后,奇良折扇轻挥,走到他们面前,趾高气昂道:“我就喜欢你们此刻的表情,想杀我却又不敢动手的样子,真是可悲。”

众修士双拳紧握,口中牙齿咔咔作响,狠狠盯着他。

更可耻的是,奇良伸长手臂,将折扇递在他们面前,道:“好好看清楚!这上面是否有你的同门师妹,或是有你心心念念的师姐,也说不定哦。”

有些修士不堪其辱,转身离去,但也有一部分修士留在原地,他们来此的目的,基本都是要进入逐流山脉。

因此,不管奇良说什么,他们都会很很有耐心地等下去,他们认为奇良不会傻乎乎的守在此地,谁会跟财宝过不去?

所以说,他迟早是要走的,到那个时候,山路自然就通畅了。

站在远处的梓阳,看到这一幕,略有惋惜道:“完了。我们不知道要在这里等多久,才有机会进去瞧一瞧里面的情况。”

“没办法呀。”贾绝生无奈道:“他是鬼门的人,看样子,他在鬼门中的地位应该不低,咱们只能在此等几天,看看他会不会走。”

“他为什么要把人绣在莲台上啊?而且还都是一些不穿衣服的女人。”小海有些好奇,那个手拿折扇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面对小海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贾绝生旋即看向梓阳,想把这个难题交给他来解决。

“走,小海,我们去那边歇着去。”梓阳沉默半晌,装作没听到刚才小海说的话,拉着他向一棵大树下走去。

贾绝生也没待在炽热的阳光下,转身跟在他们二人身后,三人一同背靠大树,凭借茂盛的枝叶,来抵挡阳光的照射。

不多时,一名身穿黑色连衣裙,体态轻柔,面容姣好的女子,率领一群蓝如海洋服饰的弟子,来到山脚下。

此刻,奇良眯着双目,坐在一棵树下乘凉,掌中折扇缓慢挥动,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

一名鬼门弟子匆匆赶来,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奇良立即睁开眼眸,整个人瞬间精神倍增,全然没有了之前的睡意。

奇良看到黑裙女子后,隔着老远,他就急忙起身,前去相迎,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当他快要赶到女子面前时,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衣襟,笑道:“哟,这不是散王殿的潇雨盈,潇大小姐嘛。”

潇雨盈扫视四周,看都没看奇良,道:“奇良,你们鬼门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守住逐流山脉的入口,不让他们进去?”

奇良陪笑道:“师姐。。。。。。”

潇雨盈柳眉一皱,厉声训斥道:“谁是你师姐!”

虽然潇雨盈言语不善,但奇良脸上笑意不减,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凉城着想,这逐流山脉中的大妖,万一死于他人之手,我凉城宗门的脸往哪儿放?”

“都知道你奇良是个好色之徒,你在此拦路,恐怕是另有隐情吧?”潇雨盈不顾奇良面子,一语道破玄机。

奇良当着众人的面被戳穿后,也没有发怒,反而是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他之所以在此,就是为了寻找各大宗门的妙龄女子,至于他口中所说的大妖,不过是他找的一个借口罢了。

不管凉城内外哪个宗门,凡是没有大背景的女子,他奇良都敢碰。

当然,眼前的潇雨盈,是他想碰而又不敢碰的。

奇良道:“潇大小姐的嗜好,我也略有耳闻,跟您比起来,我已经是足够仁慈了。”

“大胆!”散王殿众人上前,但被潇雨盈拦下了。

“放肆!”鬼门弟子也不甘示弱,走上前来,奇良张开双臂,拦下身后众人,而后对着散王殿拱手道:“怎么?我刚才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散王殿众兄弟见谅。”

“大家都是凉城中的大宗门,在这种地方闹笑话,可不太好看。”

散王殿有人说道:“我们潇大小姐,岂是你这等孤魂野鬼所能比拟的?!”

鬼门弟子精通御尸之术,整日与尸骸待在一起,被人说成是孤魂野鬼,这对鬼门任何一人而言,都是极大的侮辱。

尸骸在鬼门中的地位极高,早已超过了门下弟子,就连鬼门普通弟子对自己手里的尸骸都爱护有加。

简单来说,尸骸就如同剑士手里的长剑,阵法师手里的源石,是鬼门弟子手中的武器,也是他们最后的保障。

当然,散王殿弟子所说之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或许,此刻在奇良的灵玄袋中,就藏有一副尘封多年的棺椁。

散王殿中此言一出,鬼门众人面露杀气,而向来一直以微笑示人的奇良,脸上的笑容也逐渐转冷,直至彻底凝固。

若是在几年前,散王殿在凉城一家独大的时候,鬼门是不敢给散王殿脸色看的。但今时不同往日,散王殿的殿主,也就是凉城之主,实力已大不如前。

如果不是有不败坐镇,散王殿甚至会被其他势力所吞并。

在树下乘凉的贾绝生,看着凉城内的两队人,正处于对峙状态,便急忙说道:“这散王殿的人跟鬼门较上劲了。”

“较什么劲儿呀?他们都是凉城中的大门派,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大打出手的。”另一侧头枕双臂的梓阳,丝毫没当回事。

四周的修士,看到散王殿与鬼门两大势力相持不下,但又不敢走进一看,只得站在不远处,有意无意地投来困惑的目光。

“够了!”潇雨盈见气氛不对,恶狠狠地瞪了刚才喊话的弟子一眼,而后又看向鬼门众人,道:”奇良说得对,大家都是凉城中的大势力,在这里发生激战,只会让他人看笑话。”

奇良手中折扇一合,轻轻拍打着掌心,脸色有所好转,摆出一个请的动作,鬼门弟子让开一条路。

奇良面无表情道:“潇大小姐,请吧。”

潇雨盈没有回话,带着散王殿弟子进入逐流山脉。

散王殿众人刚走,鬼门一名弟子来到奇良身边,问道:“大人,您看我们还要留在此地吗?”

“我们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走吧,进山!”奇良折扇一开,满面春风地率领鬼门弟子进入逐流山脉。

奇良一走,被他拦在山脚下的修士,也陆续进山。

“鬼门的人走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贾绝生望着不断进入逐流山脉的修士,心里也是有些着急,毕竟宝物不等人。

梓阳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看着逐流山脉的入口,随口说道:“小海,过来,我们该出发了。”

梓阳说完,数息过后,始终都没有听到小海的声音。

贾绝生向后一看,干咳了几声,似是在提醒梓阳。

梓阳望着他,催促道:“怎么了?叫上小海赶紧出发呀。”

“好吃吗?”

“好吃!好吃!姐姐你真好。”

梓阳愣在原地,只听声音他就知道是谁来了,他没有看红衣女子,面色从容道:“小海!我们要走了。”

小海手里拿着小鱼干,边走边往嘴里送,红衣女子也没有阻拦他,任由他走向梓阳。

突然,红衣女子身形一动,来到梓阳身侧,在他耳畔轻轻说道:“这里人多,我给你留点面子。下次,让我单独碰上你的时候,你知道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说完,红衣女子没有迟疑,径直走向逐流山脉。

梓阳胸前起伏不定,重重喘息着,乍然喊道:“告诉你!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缅甸驻南宁总领事馆将一如既往城有着世界性文化遗产的特质。流水线的末端,一件件服装成品“抵紧拥抱在一起。经审理,法院支持了检察机关提出的全开办“藏家乐”,吃上了“旅游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