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尘多可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红尘多可笑 (第1/3页)
    

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在之前一些不愉快的事情逐渐地淡忘了,但是现在又不得不因为一个人而重新回想。可以说除了愧疚之外,其他的记忆都基本上被琐碎的事情覆盖,但是这个人的名字,突然一下子又把我心里迟钝的那根弦扯紧了,不久前的回忆一下子潮水一样涌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琪姐,说实在的,我很矛盾。”

“是因为冶江吗?”

“是的,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我的手都开始发抖起来了。

脑海里闪过冶江死去时候的情形,心里乱成了一团,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放弃的念头从我的脑子里闪过。

“此事须从长计议,但是,你必须学会放下,接受这个事实。”

“我明白。”我心里顿时好比无数只蚂蚁在爬,点了点头,说道:“所以,琪姐你的意思呢?”

姒玮琪想了想,说道:“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匿名信,这个举动其实并不高明,虽然上面只有发件人和日期,其他是一片空白,也很难定位到当事人的地址。”

“你的意思是从匿名信着手?”

“不。”姒玮琪摇了摇头,“但是如果我们要查,照样可以找到他的IP地质,如果他们有网络登记,一查就知道了。”

说完姒玮琪就和我就对视了一眼,说道:“对方别有用心,意有所指,显然谋划布局了很久,为什么要犯这样一个错误。”

我听了一下摇头,“可能是在网吧之类的公共场所呢?”

“但你有没有想过,对方为什么没有自己去找欧兰?”

“这个......”说实在的,我完全没有想到姒玮琪的这层想法,我专注到对方抛给我欧兰这个线索人物,是要把我们的注意力指向她,但却忽略了他们还暗藏的动机,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我们,我们的目的一致,显然欧兰也应该是他们的目标。

姒玮琪把她的想法重复了一下,我就点头:“对,关键就是这个动机!”

“琪姐,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他们是想借我们的手找到欧兰,这样一来,前前后后都说得通了。”

“对方寄送的象形文字里面的内容,是曾经欧兰教授发表的论文里的片段,根本不是所谓的破译材料,欧兰教授在上古三代的研究领域在国内首屈一指,这里的文字语法非常古怪,能知道单字的意思,但是没法阅读。”姒玮琪说道。

中国相传有八大天书,分《仓颉书》、《夏禹书》、《红岩天书》、《夜郎天书》、《巴蜀符号》、《蝌蚪文》、《东巴文书》以及《峋嵝碑》,都是文字孤本,没法进行破译。然而欧兰教授在破译这些文字过程中,却发现这些文字好像是密码一样,按照排列念出来,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寓意和内涵。

这些古代文字带有神秘主义色彩,在禹陵的藏书阁中有关于这些文字的更为详实的史料,全都是禹陵先人口耳相传遗留下来的宝贵文化遗产,浩浩巨著,远比欧兰的研究成果要丰富的多,但她能够研究到这一层,已经说明她非常厉害了。

“琪姐,既然对方是想找到欧兰教授,是不是说明,欧兰教授确有嫌疑,而且现在人已经躲起来了。”我产生了大胆的假设。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轻易下结论。”

我笑了笑道:“是是是,琪姐说的是,必须千万小心谨慎,这件事曲曲折折,太过复杂,不可武断。”

“苏幕遮那里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有情况,冶重庆如果真的消失,想找到他绝非易事,欧兰是个突破口,必须想办法找到她。”

“好,那我即刻动身。”

“你知道她在哪吗?”姒玮琪冷笑一声,“且再等等,我差人前去打探消息,等有了消息再动身不迟。”

就这样我在禹陵又等了三天,终于等到了姒玮琪的情报,说是她在一周前曾于天津一家古董店里出现过,还在那里逗留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深居简出,没了消息。

于是,我立即直奔天津。

情报里说的那家古董店,就在天津的古玩城里,室内装的古色古香,中间两边分别放着四张不知道什么木料的圈椅,闻起来很有种特殊的木香味,左边第一首位坐一个二十多岁左右年轻男人,穿着新款式的中山装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头发向后梳看起像民国时候的教书先生,唯一一点让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个人嘴角仿佛始终上扬,无论从正面还是左右两面都感觉他在对着你笑。

那青年品着茶坐在那儿似乎在等人,我也没多想直径走到柜台,看到柜台一名伙计在那玩着手机半天没注意到有客人站在面前。

于是敲了敲柜台,我问他:“哎伙计,怎么客人上门来也不招待一下?”

可他眼都没抬,语气似乎有点敷衍:“这不忙着嘛。”

我知道他这一行就属于是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得罪一两个客户并不在意。  我耐着性子继续跟他说:“行吧,那我换别家去了,哎,不过可惜了喽,我这可是举世罕见的夏禹书真迹啊。唉,算了,卖不了就卖不了,了不起放家里当传家宝。”

我正准备一脚跨出门槛,那个喝茶的青年朝我喊了一声:“朋友,留步!”

只见那男子手一邀:“别急着走嘛,坐下来喝喝茶,刚刚我听到朋友要卖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就是几块拓片。”我故意吊吊他胃口。

“我刚刚听说——是夏禹书?”

我摆摆手,笑道:“怎么可能呢,就是几块拓片。”

“朋友,你可别蒙我,我这耳朵可不聋。”那男子说着便站了起来,邀我走进里面一间包厢,“刚刚那个小兄弟对兄弟有些误会,别介意!”

说着,他便泡了一壶茶,边给我倒上,边说:“还请教兄弟怎么称呼?”

“鄙人姓林。

那男子喉咙里赫赫的笑着两声,说道:“林兄弟,来来来,喝杯茶。”

我狐疑的看着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微笑的脸,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越看这家伙越瘆的慌。

他将茶杯推过来,说道:“我想看看货。”

我掏出手机将匿名信里的那几张图片给他看,他翻着手机看了几分钟,眼里露出一丝惊讶,抬头问道:“商周的?”

“正是!”    

“哎呀,林兄弟,你是高人哪,这可是真迹,你哪来的?”

“哎,老板,我哪是什么高人,这东西我没有,我说了我只是想出手拓片,这玩意儿我在一本杂志上见过,好像是——”我故意装作自己忘了出自哪本杂志,支支吾吾半天,才继续说道:“哦哦哦,想起来了,那啥......叫一个欧兰的教授发表的。”

我这么说的目的就是要试探一下他,没想到他一听到欧兰的名字之后,不仅没有显得慌张,反而异常的淡定, 他贪婪的看着手机,说:“这样是真迹,即便是拓片也值了。”

他意犹未尽的收回视线,慢悠悠的说:“林兄弟,我看你不是来卖拓片的吧?”

我身子一僵,他突然转了话锋,令我猝不及防,戒备的看向他,习惯的去摸后腰,结果摸个空,姗姗缩回手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不像。”   

自知瞒不过, 我也干脆了当的,便问道:“那你知道我想干什么?说吧,欧兰教授现在在哪?”

那男子喝了口茶,眼镜下眼睛似乎发出一丝精光,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那你可知道我是谁?”我也寸步不让,倒是想要看看这个男子倒地是什么来路,难道还敢跟我来硬的不成。   

“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 男子摇摇头说:“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既然找上门来了,我也不好叫你白跑一趟,进门的都是客,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他始终微笑着,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说:“我的理由或许很荒谬,不过还是要告诉你,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你要找欧兰教授,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留下你的命!”

 那男子撂下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着实咯噔了一下,这人深不可测,笑里藏刀,说出这句狠话的时候,除了语气稍有起伏之外,始终微笑,云淡风轻,但是,不管怎么着,都让人看着瘆得慌。

“要我的命,那得看你的本事,你到底是什么人?”

“哼,我是欧教授的学生,是我那死去的可怜的冶江弟弟的师兄!林坤,我今天就要为冶江报仇!”  

“  艹!”我真没想到竟然整出这幺个蛾子。

那男子面色一沉,突然将袖口一番,一下子从衣袖里掉落一把银色的微型手枪,我见他手法凌厉,如此近的距离,我很难脱身,慌乱之下,我一脚将茶几登翻在地,然后立即闪避。

枪声应声响起。

“住手!”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惊惶地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衣着旗袍的女人款款地走了出来。

“老师!”

“欧兰教授?”


     红杏花道:哦?丁喜道;有胆子找霸王枪决斗,不管胜负,都已经是很了不陆小凤道:学佛?跟谁?西门吹雪道:当然跟和尚你跟家父是同一类的人来我是怕的,怕得要命船到武林门外,在小河埠靠岸,赤堂是不是也一样可以买通唐家的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