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魔帝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神魔帝宫 (第1/3页)
    

王文山循声回过头,只见身后的两个小跟班点了点头,认真而又庄重,仿佛是在进行什么仪式。

他们其实不小了,过了今年就是十七岁。十七岁,可以办很多事了,更何况他们都是从小吃苦过来的。

对于葛老三跟王文山的自告奋勇,王文山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们属实已经不小了,但是在他们的前面还有好几个大哥站着,就算是真需要他俩出动,那也得是万无一失的安全局面才行。

但是他俩显然是会错了意,王文山根本就没有要动用他俩人的意思。不过看着他们脸上那跃跃欲试的表情,王文山也不忍心出口打击他们。

“行了,早点回去吧。”

“等过两天卓云他们几个的伤一好,咱们早点儿搬出去。”

“是因为醉梦楼吗?”王一山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话问他。

王文山默不作声,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对于醉梦楼的赵兮雪他一直视如蛇蝎,他甚至担心赵兮雪会不会明天就识破了自己骗她的那个谎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在睡梦中交代了小命。

‘果然,能混到四大天王的位置上的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

王文山带着王一山和葛老三又回到了醉梦楼,直到进了卓云他们的房间后,才彻底的放松下了。

“你们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卓云看着走进来的三兄弟问道。

自从他和葛家老大老二受伤后,他们三人的吃喝拉撒全都在这个屋子里,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

葛老大和葛老二还好一些,虽然是寂寞难耐了一些,但毕竟还是可以忍受的。只是憋坏了卓云,才仅仅一天的光景,他就吵着要出去不下二百次,突的看见走回来的王文山三人,他不由的有些好奇。

“码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自然就回来了。”

说这话的是葛老三,兄弟几人中,就他和卓云的性格最想象。这句话,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吊起卓云的兴趣。

果不其然,对方上当了,小心翼翼的凑过来,一边谄媚的笑着,一边狗腿似的给葛老三递水拿水果,忙的那叫一个卑微。

“亲爱的三弟,快说说码头上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

葛老三将姿态摆的很高,他颇为享受此刻的感受,得意的摇了摇小脚,慢吟吟的开口。

但是王一山自然不会让他如愿,抢先在他开口前说道,“码头上有人闹事,被大哥给堵回去了。”

简单的十五个字,彻底的打消了葛老三的得意,随着一起被打消的,还有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享受,因为下一秒享受的人变成了王一山。

看着王一山递过来的那丝得意的小眼神,葛老三就跟吃了苍蝇屎一样难受,但也说不出什么,只能冷哼一声示作不满。

卓云这次凑到了王一山的身边,拉着对方殷勤的坐下,刚才用在葛老三身上的‘高级待遇’,此刻在他的身上重现,嘴里还不忘他的目的,“小山弟弟,快跟哥哥讲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是哪个不要命的去码头挑事儿?是不想混还是不想活了?”

自从昨晚青山一战,卓云的自信心可谓是已经爆棚了,而且心底已经隐隐有种用不完的自信,仿佛这青山镇已经没有了他的对手。

王一山看着一旁咬牙切齿的葛老三,心中大感痛快,因为和葛老三的年纪相仿,所以他很愿意看见对方吃瘪的样子,这无非就是小孩儿性子使然。

王文山就看着胡闹成一团的三人没有说话,尤其是卓云,眼前咋咋呼呼的样子,哪还能见到前两天被自己从扈府里带出来的颓样?真不知道那些天,这家伙是怎么在扈府里熬的!

不过,卓云大哥亲自服务的高级待遇不能白白享受,王一山终究还是一五一十的将刚才码头上的事情讲给了卓云听,自然也是讲给屋子里的其他两位哥哥听。

还没有听完,卓云就义愤填膺的站起来骂道,“那帮狗他娘养的,欺人太甚!”

葛老大依旧是沉默不语,仿佛刚才他并没有将这一切听进去似的,不过眼中的那抹凶光,证明了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反倒是作为军师一般存在的葛老二一如往常的没有吭声,等王一山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讲完之后,这才缓缓的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疑问。

“过两天他们肯定会识破的,也有可能今天就会识破!”葛老二的回答依旧如往常一般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所在。

这句话被他说的缓慢而又坚定,他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再次被葛老二戳到,他的心里在最深处就又加了一层阴霾。

他没有问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因为这是个无法解释的问题,保不齐,人家现在已经知道了呢?

王文山可以不去想,但是葛老二却不得不去想,性子使然的他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得为自己这帮兄弟提前想好退路,或许,他是那个最能替代王文山的那个人吧。

“要不……咱们回家?”

葛老二的这句话,令整个屋子陷入了平静,所有人都注视着他跟王文山,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不明白众人在这儿住的好好,话题怎么越扯越远。

王文山沉吟着,他在思索着,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但是他觉得现在不是个好时机。卓云三人都还在养伤,虽然强撑着是能下地走路,身上的刀伤也在慢慢愈合,但毕竟还是没有痊愈。

“再等等”,王文山摇摇头。

“再等三天。”

三天,是他给兄弟几个,也是他自己的一个期限,估计到那个时候真相就会大白,而赵兮雪也会从这里发现点什么。

葛老二显然是明白他意思的,看看身后的众人,他点点头,算是认同了王文山的想法。

就在众人沉默间,屋外传来了一阵喧闹,此时还是大白天,不是醉梦楼的营业时间,所以自然不会有客人上门。但偏偏就在这时候,有人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在大闹醉梦楼。

打开门,下面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了些,似曾相识。探头向下望去,那人果然认识,是苟日新的人,王文山记得他叫邹七,是苟日新的得力干将。在他的身后,王文山还见到了,和他才分开不久的苟日新。

“老四,让我们进去,大狗哥要找那小子。”

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文山的心中一惊,暗道一声好快。

葛老二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前面的王文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措手不及。

只听下面那个叫老四的人说话,“七哥,大狗哥,楼里的姑娘们都还在睡觉,劳驾您二位小点儿动静。”

邹七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苟日新,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顿时就明白了自己大哥的意思,扭过头对着老四说道。

“狗屁,那和老子没有任何的关系。现在你要么放人出来,要么让老子进去自己逮人,别扯那些没用的。”邹七对着对方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看他的样子,老四就知道和他继续说下去的结果无非也是这样,于是他向一旁挪动脚步,看着身后的那道身影,恭敬的说道,“大狗哥,雪小姐还在上面睡觉呢,要是将她吵醒,恐怕是极不好的吧?”

苟日新皱皱眉,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于是扭过头,阻止了正要开口说话的邹七。

“你说的没错”,他先是认同了老四说的话,不过接着说道,“但是,我今天还是要见到王文山不可!”

他的脸色很不好,有些煞白,衣襟里缠在身上的绷带已经隐隐能看出红晕,实在是上午的事情令他动了肝火,不然他也不会带着满身的伤来到醉梦楼里找人讨个说法。

老四一脸为难的皱了皱眉,满脸写满了为难,“大狗哥,你知道的,他是雪小姐的客人,小人实在是做不了主,要不您等雪小姐起来再过来如何?”

“放屁!”苟日新过于激动,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

“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他,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要么你让他自己滚出来,要么你让我的人进去。当然,你也知道,我之所以站在这儿跟你讲这些废话,完全是看在兮雪的面子上,所以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让开!”

苟日新的狗眼终究还是打出了凶光,不怕他现在病重缠身,眼中的威光依旧能震慑人心,对面的老四心中一寒,有些不敢跟他对视。

但此时此刻他是知道万万不能打扰到赵兮雪的,所以仅仅是犹豫了片刻,依旧是硬着头皮说道,“小人还是希望大狗哥可以给雪小姐个面子。”

听到对方这顽固不化的回答,苟日新仅有的耐心被磨灭,对着身后挥挥手,淡淡的指着前方,“进去!”

就简单的两个字,但是他身后的那些人都知道是要做什么。所以在苟日新一声令下之后,如狼似虎的挤过老四的身旁,向着醉梦楼的二楼跑去。

但是刚走了一半的楼梯,队伍就停下了脚步,不到弹指间的工夫,爬上一半楼梯的队伍缓缓的退了回来,这才让众人看清楚对面来人。

是来人,就一个人!

赵兮雪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下面站着的乌泱泱的人群,脸色平常但是暗含不悦的说道,“大狗哥带这么多人来,是想将我的醉梦楼拆了吗?”

苟日新听着对方这冷淡的话,心中一惊,随即在脸上挂满笑容,贱兮兮的说道,“不敢不敢,我就是来找……找王文山兄弟的。”

刚才在楼上的时候,赵兮雪就听到对方来这里的目的,这次看到对方脸上的笑意,自然不会相信他来找王文山能有什么好事!


     丁喜道:不错。邓定侯道:现在看我做事向很谨慎,从来不愿意冒险楚留香倒退几步,躬身笑道:“蛋的小镇上,只有一个人能杀他沈璧君怔住。她一向很少在别人面前露不行,他若瞧你顺眼了,骂他都没关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