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皑雪之伤逝夜(1)》。

”花满楼道:“连你也不见?”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小孩子,

  

  时间又过去了三天。

  

  这天,还是在这座仓库中,楚白眉头紧锁,捏着下巴,对着眼前的局面陷入深深的思考。

  

  他在思考,为什么局面会变成这幅模样。

  

  楚白的周围是一众虎视眈眈的变异猫,它们围成一圈,直勾勾的望着楚白,让楚白倍感压力。

 

  楚白身边的白沙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刚刚不是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被围了起来呢?

  

  想不明白。

  

  楚白的对面是三只首领猫,杂色猫斑虎一脸凝重的面对这个局面,似乎在考虑如何遏制楚白可能会有的反扑。

  

  橘色首领猫蹲坐在杂色猫的左边,它眯着眼睛,一脸沉思,那一脸思考的模样,让楚白看着眉头直跳,三只首领猫中,楚白最忌惮的就是这只橘猫,它太聪明了!

  

  英短首领猫蹲坐在杂色猫的右边,此时它正一脸诡秘的把头伸到杂色猫耳边窃窃私语,期间又时不时的偷瞄楚白,一副正在给杂色猫出谋划策的狗腿子模样。

  

  怎么办?怎么办?

  

  该如何破局?

  

  该如何在这层层包围中杀出一条生路来?

  

  依靠白沙吗?

  

  楚白斜眼去看白沙,只见她眉头紧锁,一副完全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模样。

  

  不行!白沙靠不住!

  

  她根本不是那三只首领猫的对手!

  

  该怎么办?

  

  “啪!”

  

  杂色猫沉着脸,用尾巴的甩了一下地面,对楚白发出了最后通牒。

  

  遭了!斑虎那家伙又没耐心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楚白急的额头微汗。

  

  对了!

  

  楚白灵光一闪。

  

  我可以利用那些小家伙,让它们来搅局就行了!

  

  我就可以趁机……哼哼!

  

  楚白眼睛开始乱瞄,开始寻找那些小家伙的身影,不过片刻,楚白就找到了目标。

  

  只见那些小家伙被聚在一起,面前是两只严厉的母猫,小家伙们被看管的严严实实的,根本没有给楚白丝毫机会。

  

  万事皆休,没想到斑虎这家伙连这个也考虑到了,这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中吗,橘猫?

  

  楚白看向眯着眼睛,体型有些富态的橘色首领猫,脸上忌惮之色更浓。

  

  楚白迟迟的不做出决定,似乎是让杂色猫彻底失去了耐心,它看向楚白,缓缓抬起爪子。

  

  惨了,斑虎这家伙彻底失去耐心了,唉,死马当活马医了。

  

  楚白心急如焚,百般无奈之中,他抬起右手,然后重重落下!

  

  啪!

  

  一枚白子被楚白落在棋盘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

  

  他落子了!这个人类落子!快按我刚刚说的,下到那颗白子旁边,一定就可以赢了。

  

  看到楚白落子,伏在杂色猫耳边正在说悄悄话的英短首领猫顿时精神大振,连忙又朝杂色猫说了起来。

  

  杂色猫面无表情,继续缓缓抬起爪子。

  

  快下!快下!你怎么还不下,要不我帮你下吧!

  

  英短首领猫急得又开始喵喵直叫。

  

  杂色猫额头青筋一跳,抬起的爪子猛然加速,然后重重的拍在英短首领猫的脸上!

  

  英短首领猫猝不及防,喵的惨叫一声,在空中旋转三周半,“砰”的一声砸到墙上,然后滚到地上,眼睛中都是圈圈,一副重伤不起的模样。

  

  围成一圈正在看热闹的众猫被吓一大跳,齐齐往后跳了一大步,一脸恐惧的看向杂色猫。

  

  杂色猫斑虎不为所动,反而一脸凶狠瞪了一眼正倒在地上装死的英短首领猫。

  

  妈的,我早就想打你了,一天天的,老是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比那些小鬼还烦!

  

  这斑虎是真的虎,狠起来竟然连自己人都打,惹不起,惹不起。

  

  楚白偷瞄着杂色猫,心中倒吸一口凉气。

  

  你看什么看,该死的人类!

  

  杂色猫斑虎发现楚白在偷瞄它,立刻就瞪了过去。

  

  楚白被吓的急忙正襟危坐,视线丝毫不敢乱瞄。他可不敢再招惹杂色猫了,太虎了,他前两天脸上的伤才刚刚好,可不想再添几道。

  

  杂色猫斑虎淫威镇压全场,见没有人再敢出头后,斑虎满意的点了点头,向橘色首领猫看了一眼,示意它可以下棋了。

  

  得到指令的橘色首领猫咪着的眼睛徒然睁开,一双肉爪瞬间从旁边的棋篓中抓出一枚黑子,“啪”的一声下在楚白白子附近。

下一刻有一个人伸出了一只手,他一拳便穿透了他致密金属再生金属构成的钢铁囚笼,一头钻了出去。

永生者对钢铁囚笼中再一次进行了乘凉,里面的物质状态几乎为0。

就是说他以前所定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路正行几乎是赤身裸体的站在皇家学院的一片废墟之中,他看着一只奇怪的沙发,这沙发的形状四四方方,然后他笑了,因为他从那里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思念闪动,路正行,身影一晃窜入了一间宿舍,换上了......

熊倜笑了一下,轻松他说道:我黄石镇附近的路很熟悉似的,他

第四十九章 迷神

“阿真。这都是给我的?五阶瞬发?!”钟玉敏喜滋滋地把一堆,一看就知道是自家作坊出品的五阶高级符箓收了起来,这还是阿真第一次单独送自己礼物呢。

组委会最后一个补丁自然是针对的钟玉敏,别人家有没有能瞬发的六阶高级攻击符不知道,但钟家肯定有!

神韵草之类的能让护符瞬发的灵材非常珍稀,所以一般都只会在六阶以上的符箓上使用。要是比赛的时候允许钟家小姑娘上来就瞬发两枚六阶攻击符,那还不如直接颁奖大家哪凉快回哪去。

双方选手对决,一方自然不可能等另一方在那“嗨嗨嗨”发功,更不可能默默站着看对手读秒激发护符。耍几个套路出绝招的情节在小说电视剧里毒害一下观众可以,让选手们也这么傻怎么可能?所以五阶攻击符虽然也不好抵挡,但无法瞬发,四级选手至少可以打断可以躲。

组委会为了当好选手保姆也是操碎了心,这个补丁打得也很及时,只不过他们不知道东桓还有人会像岳求真这么败家。

组委会也很无奈。原本各家自己玩玩就好,莫名其妙有人窜唆要不“大家来一局”,这下子搞了个大杂烩一锅炖,你让第一届既光荣又背锅的组委会委员们怎么办?!众口难调,不停发现漏洞不停补墙,幸好提前跟钟先生沟通过,钟先生确实是胸怀广阔高人雅量啊!

————

“有了这些攻击符,除了诺伊和杰森几个,其他人都不是我的对手了,呵呵。”

五阶攻击符对四级巅峰强者的伤害确实不会太大,除非他站着不动让你攻击要害,否则他以伤换伤低阶选手也不好抵挡。

“不努力争取一下?第一届呢,意义不一样。”

“我也想啊。曾爷爷也说这届大会咱们年龄吃亏太多,所以参与就好,只要不落在第二阶梯就行。毕竟年龄相差二十多岁呢。”敏公主嘻嘻笑道,二十一也算二十多吧。

“嗯嗯,不管怎样先确保自身安全,五阶的防护符他们一般也不好打破。”

“嗯,我记住了。”

————

“这规则一定,咱们奥兰帝国的选手肯定赢定了。哎……”

“哎什么?只要能赢,管什么规则?强者制定规则。你再哎?!”

“丛林法则我也知道啊,不过在丛林舞台上你是想看美女还是想看野兽?”

“……回家上网,打倒组委会!”

……

距离世界比武大会开幕只有一个月,钟家长辈又把敏公主“提溜”回家静心潜修。

钟府后院,湖畔亭子里。

“钰尚,过来。”

“钰尚,往右转,走两步。”

“钰尚,走到湖边,用手舀起水,用左手……泼自己脸上!”

钟钰尚哭笑不得,“姐,曾奶奶说让你心境平和我才配合你,你居然……你真当我傻啊?!”

“……你还能说话?”

……

“阿真,不灵啊,我今天又试了很多次都失败。”

两周前真玄宗的修行课上,岳大师兄专门给两位大师姐开小灶,传授了一种心神攻击秘法——迷神击,据说是前辈花了不少心思才新创出来,适合出神境以上修士使用。

“你修炼迷神击时日尚短,再坚持一段时间就能有效果,应该很快就可以使用迷神与惑忘两式。”

“嗯嗯,我再练几天看看。”钟玉敏嘴角甜蜜,我当然知道,我就是想听听你这么说。

迷神使之头晕迷乱失去方向,惑忘令其分心淡忘疏忽大意,迷神击暂时总共就这么两式,是岳求真的惑神秘法演化缩水版,针对心神修为羸弱修士会有奇效,对心神修为越强大者效果越差。

想当年,朤月祖师就是凭借着自己的心神修为远超同侪才躲过了不少追杀。岳求真花了不少心思才将使用门槛从无羁境降低到出神境,因为临时所创懒得起名所以讲课的时候随口就命名为迷神击。

起名不易一直困扰着岳求真,包括他自创的涅槃以上的心法,直接就叫涅槃经。

钟玉敏修行淬神术也有一年,心神修为比同境修士要强大的多,甚至直追入化后期修士,否则她的心焰也不会这么早就跨入随心所欲,既然她的对手境界比她高这么多,普通攻击估计效果不大,岳求真苦思几天终于另辟蹊径。

“阿真,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对世界大会期待没那么高,现在反而是你更认真了。你自己去打的话分分钟的事,现在让我们女孩子冲到前面,哼哼!”

“……那不是因为你已经参加了吗?你参加了我们大家当然就希望你能赢。而且,你现在可是咱们真玄宗的大师姐,这第一届第一人,这可是要永远记下来的荣誉,是你的荣誉也是真玄宗的荣誉。”岳求真其实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既然争了,那就不会轻言放弃。

“我那时候是上当。。。。。。”钟玉敏想起这个就羞恼逐漸收起了玩味的笑容,一臉凝重地喃喃自語道:“這顆暗原晶果然不同尋常啊!”

大巴司機及乘客原本還想截住鄭遇,生怕自己的損失無處去討要,可一看到這等場景,又紛紛停下了腳步,并一臉驚異地凝望著鄭遇走向馬路對面的黑人。

鄭遇的腳步越來越快,到最后索性一腳踏碎地面,如離弦之箭般飛撲向費舍爾。

見識到鄭遇的異變后,費舍爾也不敢大意,當即一揮手沉聲說:“三重氣盾。”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三道無形的氣墻高高豎起,擋在了他與鄭遇之間。

鄭遇沒異化前要察覺氣墻還有些困難,但如今卻瞧得清楚明白,于是怒吼著揮拳打了過去:“給我破。”漆黑的拳頭宛如疾馳的高鐵,瞬間就突破了第一層氣盾,狠狠地砸在第二重氣盾上。這第二重氣盾如蛛網般龜裂,碎化為無形的氣體。他沒有絲毫停頓,又是一拳砸出。沉重的拳頭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迅速突破第三重氣盾,悍然來到了費舍爾跟前。

此刻的費舍爾也與之前不同,雙眼迸射出紫紅色的光芒,手腳如覆蓋上了晶瑩的紫色水晶,配合著他那黝黑的臉蛋,以及街頭一族的打扮,看上去十分的怪異。

“嗯!紫色的?”鄭遇起先還以為費舍爾會和自己一樣,變成暗黑的死神,卻不想對方竟然是紫色的。雖說心中有著諸多疑問,但他還是拋開了想要探究的念頭,照著黑人臉上就是一拳。

費舍爾抬起左手截住鄭遇的拳頭,認真道:“你很令我意外,不過也僅僅只是意外而已。”他話還沒說完,右手突然一個擺拳打了過來。哪知鄭遇根本就不設防,左手一記直拳迎了過去,完全就是在搏命。兩人幾乎同時中招,各自飛退了數步,跟著又如流星般沖撞在一起。

“這具廢材身體實在是太弱了。”費舍爾原本想做些高難度的動作,卻發現受制于身體條件,根本就施展不出來,反而被鄭遇趁機打中一拳。迫使他的動作,再次變得中規中矩起來。

兩具強悍的身軀不斷沖撞在一起,激蕩的勁浪肆虐無忌,不但將馬路邊的綠化帶摧殘得不成條形,就連鋼筋護欄都被扭成了麻花。兩人的這種打法,幾乎是拳拳到肉,根本就不顧及體面和形象。一會兒不是這個被擊退,就是那個被打飛。但他們很快又會碰撞在一起,迸發出更加激烈的沖突。

鄭遇和費舍爾在馬路中央展開的激斗,由于動靜實在太大,導致兩邊車輛根本不敢通行,于是就形成了一段真空地帶。原先停靠在路邊的旅游大巴,和幾部未及逃走的車輛,則在兩人的打斗中,徹底變成了廢鐵。駐足觀望的人越來越多,并隨著兩人不斷高潮迭起的戰斗,時不時爆發出陣陣驚呼聲。

在又一次激烈的碰撞過后,鄭遇被費舍爾一腳踢飛,眼看著就要撞入圍觀的人群。他情急之下,十指猛然插向地面,這才止住翻滾的身體,可依舊撞翻了那么兩三人。

鄭遇本想說聲抱歉,結果卻發現圍觀人群在迅速退開后,又紛紛拿起手機對著自己狂拍,甚至還有人小聲沖其說:“帥哥,來個正臉唄!”就連那幾個被他撞倒在地的人,也在連滾帶爬地跑出數米遠后,再次舉起手機看了過來。

面對著密密麻麻的手機,以及那偶爾傳來的吆喝聲:“趕緊上啊!揍死那黑鬼。”鄭遇不禁升起濃濃的悲涼感,既對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感到悲哀,同時又對這個冷漠和自利的社會感到失望,更對自己被當成打斗的戲猴而深覺無奈。在這樣一個處處都要“看”的時代,人們已很少能夠安靜地坐下來“聆聽”了。他很想朝人群大吼:你們都快逃吧!這樣看下去是會死人的。但他知道這樣做沒有用,因為人們只會相信自己的判斷,而從來不愿意傾聽當事人的忠告。

圍觀的人群還在壯大,甚至已能聽到警車的長鳴聲。鄭遇可以想象,當警察強勢介入的時候,自己和費舍爾的破壞力將會進一步激增,而到了那個時候,這些圍觀的群眾以及趕來的民警,勢必會死傷無數。

一股氣流忽然隨著鄭遇的身體旋轉起來,只見他高昂著頭,朝費舍爾喊道:“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改日我一定奉陪到底。”隨著氣流越來越強,鄭遇借勢猛然一躍而起,朝著路邊一座三層高的商場樓頂落去。

“你是走不了的。”費舍爾可不會有殃及池魚的愚蠢想法,更不會放過眼前的獵物。只見他抬起右手朝著鄭遇猛然揮出,一道無形的風刀頓時呼嘯而去。

鄭遇不想再和費舍爾糾纏下去,于是強行扭轉身體,躲過風刀的同時,依舊朝著商場樓頂落去。誰知就在這時,他腦后突生警兆,幾乎是下意識地縮了下頭,一根紫色的棒球棍便從其頭頂上方橫掃而過。他還來不及回頭怒懟偷襲者,腹部跟著就中了一記鞭腿,整個人當即打著螺旋倒飛而去。

費舍爾的第二柄風刀恰在這時趕到,硬生生砍在鄭遇的胸口上。

“啊——”一連遭遇兩次重擊,即便鄭遇體魄再強大也有些吃不消,當場從半空中摔落下來,又一連滑出十幾米遠,這才勉強穩住身形,顫巍巍地爬了起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皑雪之伤逝夜(1)》。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魔尊一点逗

阿尊

这个魔尊一点逗

卷寒酥

这个魔尊一点逗

傅九

这个魔尊一点逗

魔道弟子

这个魔尊一点逗

灰小猪

这个魔尊一点逗

夜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