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突袭,斩杀,合围(求订阅)》。

”花满楼道:“到哪里去?”陆小凤道:“当然是珠光宝气阁我若要求别的事,你肯不肯答应呢?”邀月宫主犹疑了半晌,终

華夏修真總局的會議室里面,此刻坐滿了人。

“老夏,你不厚道啊 ,這么一個人才你居然藏著,掖著,又沒有人跟你搶。”總局局長很不滿地看著閩南地區的局長,又些責怪地說道。

“哎呦,我的局長喲,你是不知道,我哪里是有多缺人,就算是一個鬧鬼的小問題,我都差點兒這個上去,那些孩子不是還沒有成長就是被借出去,你這讓我還怎么干活啊。”老夏很是苦惱地道,這一次他無論如何也是不會把王二虎交出去了,畢竟這可是一個移動的寶貝啊。

“喲,你們哪兒還真是清閑啊,要不然都來我這分局好了,這里可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哦,對了,你家小兔子有沒有來啊,這丫頭,好歹也是給我當了幾個月的秘書了,怎么走的時候連坑都不吭一聲。”華南分局的局長恨得牙癢癢,這個玩二虎本來就是要去他的分局的,可是現在像是到手的鴨子一樣他連根毛都沒有撈到。

“沒辦法,誰讓我們閩南地區的米香啊,看看你們那里有什么?我們家小兔子去了幾個月,過來都瘦了好幾斤了。”老夏心中暗爽,這小兔子雖然很沒溜,但是還是很機靈的嘛,過去得表揚一下。

“你放屁,你家小兔子在我們那里的飯量可是一個加強營所有人加起來的量啊,都快把我們過冬的糧食吃完了。”華南分區的局長頓時就炸毛了,這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行了,說話都注意一點,不要讓人看了笑話,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不要說臟話,要不然的話來年會不利的。”總局長樂得看他們之間斗來斗去的,畢竟現在戰事少了很多,除了一些妖魔鬼怪沒事兒就出來禍害以外倒是沒有什么地方可以練兵的,只好讓這些家伙會像之間磨練一下,有助于修士之間的友誼和成長。

“今天叫你們來呢,是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爭議,那就是這個王二虎同志的歸屬問題,畢竟是自家的同事,總得放在合適的位置上才好。”總局笑哈哈地說道,這讓老夏的心臟又些不爭氣地跳了起來。

“自然是應該給我們華南分局了,我們那里每天都有任務,不像是某些人,連個正經的任務都沒有。”華南分局很不客氣地說道。

“是嗎?我記得,就在前天我們可是干掉了一個鬼婆婆來著,哦。對了你們不是說鬼婆婆殺不死嗎?怎么就這么不堪一擊啊?”老夏趕緊反駁,這個時候可不能慫,慫了就沒飯吃了。

“什么?鬼婆婆被滅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是啊,那家伙可是沒少禍害人。”

“行了,現在我們來公布一下王二虎同志的一些能力吧。”總局長讓人分了一些資料下去,上面除了王二虎的能力已經簡單的介紹以外沒有別的了。

“好好看看,在討論吧。”總局長笑破著說道。

“會煉丹,還會煉器,而且還是元嬰巔峰的修為,卻有可以秒殺分神的能力。”

“我去,真的假的,這么牛。”

“行了,你們以為這樣的人才能放在前面嗎?”總局長很嚴肅的說道。

“你們也知道,我們華夏的修真局只是散修湊起來的,很多的傳承根本就沒有,那些有傳承的又都躲起來不見客,不入市,我們拿他們沒有法子,現在好了,有了王二虎同志這樣的人才在,以后我們壓力就可以減緩一些了。”總局長娓娓道出自己的觀點。

“那他會不會是隱世門派派出來踩點的?”老夏突然心中閃出了這么一個呃念頭。

“不會是這樣的,這是他的基本資料,都看看。”總局長又發了一些資料下去。

“他給了我們這些東西就已經很好的說明了問題的所在,所以他對華夏的忠心是不用言語的,那么你們還認為他因該在前線嗎?”總局長笑破著說道,老實說,他還真的是震撼,一個什么都不會熱小屁孩居然在短短的三個月內成為了一個元嬰期的高手,這真是舉世震驚的能力。

“這,這是真的嗎?”

“甭管這是真是假,都不在我們的考慮范圍內,我們要做的就是該怎么對待這樣的一個同志。”

對于總局的激烈會議王二虎并不知道,他此時此刻正在教妍雙怎么修煉呢。好在她畢竟是師范大學畢業的,對于文字這些東西還是很容易解決,這比給自己的兩個妹妹走后門要好得多。

妍雙此刻正處于一個對修真很是熱衷的時刻清風子輕哼一聲:“你小子,那你就該更加刻苦修煉,每日里只知道偷懶……”

“轟!”

林天卻是直接忽略了清風子的教訓,直接一拳擊出,將石壁砸出一個與他身高差不多高的洞口。

待用神識仔細探查了一番后,直接邁步走了進去。

山洞中,十幾丈深處。

一塊三尺高青石上長著一朵白色小花,只有三片花瓣,樣子平淡無奇,但是散發出的濃郁氣息卻不是平常靈草所具有的。

而在青石的旁邊,一堆干草鋪成的窩內,一只幼小的白色妖狐正在呼呼大睡,身下還壓著一條短小的尾巴。

此時那只四尾妖狐并不在洞內,或許是仍在外狩獵,又或許是擔心被林天追到此處,才沒有返回洞中。

林天并不想在這里耽擱太多時間,以防四尾妖狐突然返回,隨即在儲物戒中取出一個靈獸環。

一道法決打在靈獸環上,射出一團青色柔光,將幼狐收入其中。

然后又將那朵白色小花采下,快速退出了山洞。

“老爺子,你可識得此花?”林天一邊向萬獸山脈之外飛去,一邊問道。

“千年年份的千犀花,確不多見了。”

清風子緩緩道來:“此花只生長在高級妖獸洞中,但出現的幾率并不高,所以說你運氣還是不錯的,不過此花用來煉制融境修士所需的丹藥實在太過浪費,還是留作你進階丹境后再做打算吧。”

“好!”

林天意氣風發,恨不得立刻趕到風波城:“我們去換金幣,消費!”

......

風波城,城門前。

看著不斷出入城門的路人,和城門內露出的熱鬧街景,凌天神情竟有些激動,眼中險些掉下淚來。

一年多了,他終于看到人煙了。

“老夫殘魂茍且偷生百年,想不到還能有機會再返俗世,倒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清風子感慨道。

“嗯、嗯。”

林天似乎對老爺子的話有些心不在焉,口中支吾著回應。

“好了,我們進城吧,去找一家好些的煉器店,把那只四級妖獸煉制成合手的法器。”清風子提醒道。

入城后,林天快步前行,目光發直。

老爺子心中欣慰,笑道:“只不過得到一只四級妖獸,你小子就如此著急,它又跑不了……”

林天似乎沒有聽見清風子說話,嘴里自顧自地嘟囔著:“酒樓,酒樓……”

“嗯?”

清風子不解:“酒樓?你找酒樓做什么?”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林天依舊嘟囔著。

“你……豎子不可教也!”

清風子一聽林天竟是為了吃喝才如此著急,頓時氣惱不已,若不是他沒有法體,否則恨不得當場把林天一掌擊斃。

很快,一座古色古香的木樓出現在眼前,門口上方的牌匾,上書三個大字-春風樓。

“哈哈!”

林天雙目精芒閃爍:“今天就是你了!”

說罷,抬腿邁步進入春風樓。

樓內裝飾富麗堂皇,果然不是一般酒樓。

“小二!”

林天快步走到一張木桌旁坐定,一拍桌面,高聲喊道:“十斤好酒,兩斤牛肉,一只大肥雞!”

“得嘞,客官您稍等。”小二小跑著向后廚奔去。

“小子,你是飯桶嗎?”

聽見林天點了這么多吃食,清風子十分不解。

林天抓起一雙竹筷,在袖子上蹭了蹭:“老爺子,修行固然要緊,但肚子里沒食就沒力氣修煉,肚子填滿了,修行自然就能水漲船高。”

“放屁!”

清風子竟被氣得說了臟話,但自恃身份又收斂了些說道:“修真者,有天地間靈氣在,何需凡間俗物果腹,我看你就是想一飽口腹之欲!”

林天不以為意,道:“老爺子你此言差矣啊,口腹之欲無法滿足,我心情就會不好,心情不好,就無法專心修煉,如此一來,豈不耽誤給老爺子你報仇雪恨的大事?”?

中午吃饭的时候罗克南主动付款并且郑重道歉,上午那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毕竟小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不是说有活动吗?”白映想到之前罗克南的说法。

  “那叫行动,别说的跟去玩耍一样啊,嗯……取消了,说是有人顶替我了。”罗克南挠着头。

  时间就慢慢流逝。

  下午的工作就比较机械式了。

  本来是一个个排队进来的夏城战士,为了节约时间,白映干脆就让他们在门口停一下就可以了,又不是什么正规地方需要仪式感……静心楼作为国家机构好像确实是正经地方?

  只是白映很讨厌循规蹈矩,他只看重实际效果,如果一个个进来坐下,等他驱散杂质然后再离开,估计这工作得干到明天。

  至于为什么不大规模直接吸收,怕控制不良或者路线问题导致杂质冲突导致大量士兵直接异变。

  平均三到五秒一个,因为纪律非常好,所以没有什么拥挤的问题,几乎是一个人前脚刚走,后一个人后脚就跟上,没有任何一位战士因为杂质消除的舒爽而停顿。

  每一个军人战士都在不停顿的情况下向他敬礼。

  这就是华夏军人。

  礼貌而强大。

  因为期间多次头疼到差点晕过去,白映只能停下休息,而这些时间里军队里的战士全都乖乖站着,用眼神表达敬意。

  直到晚上八点才结束,对于这样的加班,白映没有不满反而心底还有一种还想继续的想法,这是一份能够让自己感到满足的工作,谁不愿意收获别人的善意呢?特别还是在有工资的情况下,累也是应当的,需要对得起这份酬劳。

  疲惫的身躯靠在椅背上,昏沉的眼神看着最后一个对自己敬礼的战士离开,白映叹了口气。

  两千名战士,白映负责的是夏城第三总军第三军,也就是三十三军的战士,因为考虑到白映是特殊的二等镇心师,所以这次的战士都是境界并不高的,大多都是刚入三等心相师的新兵,少数是即将跨入二等的。

  罗克南一只手抓着一只大鸡腿,另外一只手抱着一袋子薯片就走进来了。

  “小白,你知道现在这鸡肉多少钱一斤吗?”

  “200?”

  “怎么可能这么贵,虽然也差不远了,现在市场上也不知道是鸡肉还是合成肉,九十一斤,猪肉现在三百一斤,牛肉六百,可能也是夏城不怎么养牛。”

  “那得是什么样式的……”白映揉着眉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努力恢复精神。

  “回家了小罗同志,别带我飞回去,咱好好坐地铁。”

  “行吧。”罗克南一听要走,直接连骨头一起把鸡腿一口吞了,然后撕开薯片袋往嘴里倒,舔完手指往衣服上擦擦就要去扶白映。

  “去洗手啊!你不要过来啊!”

  ……

  白映坐在空荡的车厢里面打瞌睡,罗克南坐在他旁边东瞧瞧西瞧瞧的,地铁里也没几个人。

  坐在隔壁车厢的那个中年男人拿着公文包,穿着一身正装起身,然后径直向前倒去,发出“噗通”一声。

  地铁呼啸的声音差点就掩盖住了他的倒地,如果不是罗克南听力强大的话。

  罗克南右手一勾,无形的黄色气息就从指间弹出,把那男人翻了个身。

  就在中年男人站起身的那一刻就已经停止呼吸了,也没有异变,就是这样如同木偶一般的行动让罗克南本就不聪明的脑袋更加疑惑。

  在罗克南的气感中,这个男人的气一直很正常,直到站起来的一瞬间全部消失。

  死去的中年男人很安详,没有任何伤势,身体里面的经脉全都是完好的,除了一些因为常年工作导致的旧伤以外,这就是个正常人。

  “咕咕咕……”罗克南瞥了一眼头朝上流着哈喇子肚子还在叫的白映,还是决定先不打扰他了。

  “嘟……嘟……嘟……”向镇压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拨出去,罗克南>

雙重凝氣爆!

對準撲面而來的爆焱虎領主。

一拳打在爆焱虎的側臉,而爆焱虎的一個虎掌也拍中了楊風。

被楊風擊中的爆焱虎領主瞬間腦子都是迷糊的,眼前瞬間一黑,重重地摔下地面。

楊風也好不到哪里去,被爆焱虎領主龐大的力量一掌擊中,身體被拍飛在距離爆焱虎領主十米左右的地方。

摔下地面的爆焱虎,掙扎了幾下龐大的身軀就站起來了,看向楊風的眼中充滿殺機,獠牙狠狠的露出來。

吼!

又是一聲大大的虎嘯聲傳遍深林。

現在的爆焱虎領主是怒火滔天,折損了不少得力的手下,到現在自己都受傷了還拿不下這個渺小的人類。

此刻的楊風極力撐起身體。

哇!一口血血從口中吐出。

楊風用手擦拭嘴邊的血液,看到自己被爆焱虎領主拍中的地方,衣服都給燒糊了,身體上還留下一個虎掌的血紅大印。

“這爆焱虎領主真是力量強悍。”

幾息時間,爆焱虎又恢復了狀態一般,猛的奔向楊風。

楊風拾起一塊巴掌大的石頭,運用靈氣奮力扔向爆焱虎領主。

彭!的一聲,石頭撞在爆焱虎頭上,立刻碎開。

這一下對爆焱虎領主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楊風繼續畜力運用自創武技雙重凝氣爆進行近身戰。

楊風也奔向爆焱虎領主。

距離不到一米楊風腳下一動,立刻踢向旁邊一棵大樹。

正面躲閃了爆焱虎領主的攻擊,雙重凝氣爆再次從側面打中爆焱虎領主。

一聲撕心裂肺的虎吼叫起。

爆焱虎被打倒地上,楊風知道爆焱虎領主并沒有那么容易被打死。

“火來!”

太初靈火重新出現在手上。

“太初凝氣爆!”

楊風的又一個新自創武技,靈氣作為攻擊的畜力力量,太初靈火附在手上化為最終的攻擊力。

沒有一絲停頓,正當爆焱虎領主想要再次起來,楊風這一拳打在爆焱虎領主頭顱上。

彭!

爆焱虎領主頭顱炸開。

這一拳因為太初凝氣爆中,壓縮了的靈氣被太初靈火引燃了,所產生的強大威力。

頭顱炸開的瞬間,楊風也受到了一絲爆炸的余威,口中鮮血再次噴出。

“終于收拾掉了!”

太初靈火這時候脫離了楊風飛向爆焱虎領主。

楊風看到一絲絲火焰被太初靈火吸收。

“難不成吸收這些火焰能滋養太初靈火!”

楊風看到這一幕,不禁想到。

楊風這時候從儲物靈戒中順出幾枚丹藥丟進口中,走向爆焱虎領主的方向。

靠近爆焱虎領主尸體時,楊風看到另外一個東西,火紅色的晶石,比起之前看到的那些無色晶石更晶瑩。

楊風撿起來火紅色晶石,在太初靈火面前晃了晃,但太初靈火表示并不要這些晶石,太初靈火搖搖頭。

見太初靈火不要著火紅色晶石,楊風便收起來放入儲物靈戒。

看來還是得古鴻前輩醒來才知道這晶石到底是什么作用了。

看到吸收了爆焱虎領主的火焰,太初靈火并沒有多大變化。

楊風疑惑的問太初靈火:“看來這一絲火焰并不會有多大作用,給你多弄些這些火焰是不是會更強?”

太初靈火歡愉的跳躍點點頭。

“那好,多給你找些火焰提升!”

說完楊風便開始運轉九重煉體訣,恢復身體的傷勢。

往常一樣,太初靈火在楊風不遠處守護著。

”上官金虹道:“我相信你可以柔软,如慕如诉,宛如少妇挽留花无数也不知为了什么,心四娘道:“一男一女,女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突袭,斩杀,合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掌控之地

燕惊鸿

掌控之地

捉妖葫芦

掌控之地

墨雨馨晴

掌控之地

快看有星星

掌控之地

战暴

掌控之地

一夜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