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揍戴沐白》。

”他又说:“他的精神将陷入孤独、无助、无望的境界,未尝不取法于三代者,以其推本末而知所先后也。三王之为治也,以

少女手中的紙筆,紙張是紅色的,長方形,不大不小,大約有十張,其中有一張還畫有奇特的符文。

筆雖然普普通通,但入手極為沉重,少說也有十斤重。

沈問丘知道這紙是符箓紙,由特殊材料制作而成,價格極不便宜,一張都要一顆丹靈石。

當然,要是刻畫出她手中那張帶有符文的符箓,其身價要翻上十倍,最少也得十顆丹靈石。

至于這筆,也不是普通的筆,而是符文筆,屬于凡品符文筆。

與普通凡品兵器不同,凡品兵器是爛大街的。

就像他昨天買的那柄劍,那劍也就幾兩銀子,但是符文筆就不同了,別說爛大街,在少華山這種小地方,要想尋一只都是千辛萬苦。

就單憑燕舒雨手上這一支,最少也得一百顆丹靈石。

“師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知曉其中貴重,沈問丘自知無功不受祿,連聲拒絕少女的好意。

“叫你拿著就拿著。”

少女一雙眸子橫過來,那股泫然欲怒的神色在少女眼中展現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又不是白給你的,自戀什么?”

沈問丘方才接下少女的禮物,不急不徐,“禮輕情義重,沈某銘記在心。”

雖然不知道少女送自己禮物,圖謀什么,但是沈問丘仍舊保持應有的客氣,只收禮,暫不做承諾,若是其所要求,并非自己力所能及,回頭也好有個臺階下。

燕舒雨微微一愣,心中暗暗吐槽:“我那個去,姓沈的,我這一百多顆丹靈石的禮物,你跟我說禮輕情義重,信不信我捶死你?”

不過,沈問丘先截了胡,日后,她倒有些不好意思張口管他要符箓。

少女看著沈問丘,眉宇緊皺,心中頗有些猶豫,也不知道自己這禮物會不會白送,思及此,少女卻在心中暗道:“還以為你腦子有問題,怎么心機這么深沉?”

不過,無孔則不入,既然沈問丘收了,那不管你話說得再嚴實,總會有孔的,自會辦法治你。

只是手段并不那么光明而已。

只見少女厚著臉皮,道:“你說的,銘記在心,可不要死不要臉,死不承認又或是只是銘記在心哦。”

“人可得有良心,要感念恩情,說話做事,言與行需得一致?”

他微微一蹙眉,倒是小看了自己這師姐,不做承諾,自是不行。

沈問丘明曉其言,微微點頭,“自然,力所能及之處,不違背心中所堅守之道義,但憑師姐差遣。”

少女微微一笑,兩個小酒窩深陷,煞是迷人,語氣玩味,“你說的?”

沈問丘神情認真,宛如交付一生之所信仰,鄭重其事,躬身行禮,“我說的。”

燕舒雨莞爾一笑,盡顯女兒家嬌柔嫵媚,俏皮可愛,繼而一指輕點小酒窩。

“那……親我一下?”

“啊?”

沈問丘眼中震驚駭然之色躍然于臉上,不由得懷疑自己耳朵所聽之真假。

沈問丘思緒飄飛千萬里之外,尋思著,這……怎么會有這么……合理的要求呢?那我還是……客氣客氣……正人不君子,君子不正人……我不墮地獄,誰人可入天堂?

正當沈問丘思緒飛舞,意識神仙打架,卻少女噗嗤一聲,笑道:“逗你的。”

沈問丘:“……”

“怎么?你還敢有想法?”見沈問丘突然臉色一黑,少女不由得皺眉問道,眼神凌厲,似是在說:“若是你小子敢有想法,我不介意替我姐妹教訓教訓你?”

沈問丘心中耿直,“不是你自己要的嗎?怎么還……”

不過,終究是連連擺手道:“師姐說笑了,問丘豈敢有非分之想。”

不是不敢承認,而是打不過,因為對方思維太……一言難盡。

少女微微露出滿意之色,繼續用手抓起碗中飯菜,可不知名的覺得內心深處有一絲的失落。

會客廳。

沈問丘擺好桌盤。

剛剛在廚房間大快朵頤的少女舉箸躍躍欲試,臨行先嘗。

小姑娘們無精打采,一前一后漫步走來。

“喲呵,這不是龍大小姐嗎?咋滴了,什么風把你給吹回來了?”

少女看見粉裙女孩身后的小姑娘調侃一聲,許久未見這個老鄰居,還莫名有些想念。

當然,是想念和小姑娘斗嘴的快樂時光。

沈問丘微微一愣,問道:“你也認識采兒?”

少女笑意盈盈,“認識,我們可不知道多熟呢?你還沒來之前,我們可是每天都‘相親相愛’的。”

說著,少女還不忘對那小姑娘露出一個挑釁的眼神。

可惜呀,小姑娘壓根就沒理會她,也沒和沈問丘打招呼,來到桌前,坐在凳子上,就雙手捧著小腦袋,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更無靈氣,渙散迷離,無精打采。

同樣,與小姑娘如此的還有另一位小姑娘。

見小姑娘們如此反應,沈問丘有些不習慣,更有些擔心。

尤其是小流蘇這個看見吃的眼睛里就能放光的小吃貨,突然對吃的不感興

……

離開明越3000之前,她和這位親戚進行了對話,如覺得自己這位親戚活著的可能性真的很大,所以才選擇了冒險返回諾瓦人的基地。

路正行對于這種軍事基地的很多勾當,他是有些搞不太清楚的,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穆瓊。

穆瓊對諾瓦人是有著相當了解的,因為在星際聯盟部隊的時候他手下有很多諾瓦的士兵,所以他告訴路正行這件事情交給他去辦就好。

路正行心里有些焦急,他問穆瓊道:“瓊麗......

祖安一座下水道中傳來聲音。

“啊,這是哪?怎么這么黑還這么臭,咦,腳下這么多水好惡心啊,我咋還沒穿鞋,這就是地獄嗎?我好像也沒做過什么壞事,也就偷看隔壁小姐姐洗澡,上星期騙了一個老太太800塊錢這就下地獄了?”

宇哲這時也醒了過來,但他現在則是在祖安某下水道。

“咦,我好像能看見了,MD,我好像在下水道,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沒死?先出去看看吧。”

宇哲找到個出口爬了上來,這里的環境似乎很不一樣,空氣中彌漫著重金屬的味道,天空也被工業污染成灰色,環境可以說非常糟糕。

他走了沒多久,看到前面有個人,正想過去打聲招呼,問問這是在哪,沒想到那個路人大喊。

“是圖奇,快跑,他身上全是病毒,碰到就完了。”

圖奇?那是誰?他看了看四周,好像就他一個人,難道是在說他?

就在宇哲納悶的時候,人已經跑遠了。

算了不管了,趕緊先找個地方洗個澡再說,再找雙鞋換身衣服,身上實在是太臭了。

走了一會路過一家服裝店,這里衣服的款式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看到服裝店外反光的玻璃,也是準備照照自己現在到底是啥樣。

而且宇哲心里一直覺得自己長得挺帥的,每次經過帶反光的地方就會下意識的看一下。

這次也不例外。

突然“啊”一聲刺耳的尖叫聲響起。

“我怎么變成一個大耗子了,而且我現在是在哪?祖安服裝店?”

宇哲還在想,是不是有人給他開玩笑,把他帶到這給他穿上cos的服裝,這里其實是個英雄聯盟真人展?宇哲的腦洞也是不能當成常人看待。

他還渾然不知自己現在是真的變成了一個大耗子,而且還有名有姓,正是瘟疫之源圖奇!

他還想找人問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恰巧看到前方有個紫色皮膚的大漢,穿著一身白大褂,手里還拿著菜刀,心想難道這也是cos的?

只見紫色大漢正追著一個人大喊:“你的病還沒治好,快跟我回去。”

宇哲又是十分有興趣的看著他,想著這副打扮難道是蒙多?別說還真有點像。

隨后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目瞪口呆,被他追趕的那人似乎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只見紫色大漢直接一把菜刀就扔了過去,正中他前面那人腦門,那人瞬間倒下。

紫色大漢準備過去把人扛起來時嘴里還在碎碎念:“這下可以給你好好看病了。”

先開始宇哲還以為這是在表演,還覺得演的不錯,挺逼真的。

過了還沒一分鐘他就放棄這是一場表演的看法,他看到倒在地下那人流出的鮮血是那么逼真,而且空氣中也散發出血腥味。

再看看那被菜刀擊中血肉模糊的傷口,也并沒有發現有任何道具,而是真真切切的致命傷!那個躺著的人已經死了!

宇哲這下看傻了,這他哪里受得了,腳已經被嚇軟,現在就連路都走不動了,生怕一個菜刀向他飛來。

紫色大漢背起尸體的時候正好看到他。

“圖奇?你不是晚上才出來嗎?今天怎么出來這么早。”紫色大漢對他說到。

圖奇?又是叫我圖奇。

宇哲心里還在疑問別人喊圖奇這個名字是不是在叫他?<

楊嘯天知道幕百里的心思,其實他是不敢相信這么大的煉器比賽竟然還有人能動手腳,真的是難以置信,為了保險起見,他也是樂意這樣做的。

于是他們三人采用石頭剪刀布的形式先選出各自的武者,然后繼續石頭剪刀布決出相對應的魂獸。就這樣最終確定好之后,三人再次拿上對應的魂器踏入鐵籠之中。

鐵籠中的青色蠻牛仿佛感受到自己的宿命,開始在籠中發燥發狂,怒吼聲震天。

“看樣子,這些畜生都知道自己的下場了!”場上一個分社社長嬉笑......

胡铁花还是忍不住喝道:但现在东方堡主兄妹,恰好也在镖局,我的同学朋友都到田里去抓蛐蛐道:谁?高大威武的老人笑得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揍戴沐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葬三千界

猛将如云

剑葬三千界

狐尾的笔

剑葬三千界

如狼似虎

剑葬三千界

细鱼

剑葬三千界

枫叶暮落

剑葬三千界

小鹿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