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熔岩天河》。

  重峦叠嶂,云气飘飘。

  远看就像是一个堵连同天地的大墙一样,最高处天的界线,早已被缭绕的雾气抹平。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画面,人站在一座山面前,但是这座山高大得一直连接到了天上,就像是一堵高墙一样。

  山中的许多树木,以及许多小动物,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就像是藏在水中的小鱼,时而探一下头。

  海面上层层云雾更加厚实,船儿在水面上飘荡,就像是一个仙舟行驶在云朵上一样,又像是巨大鲲鱼游于云层仙境,自在也顺畅。

  在舰船的前面,是一个矮小的石洞,虽说矮小,可也一般都狗洞要大得不少,起码能够让一艘船完整的进去。

  这个矮小只是相对于高大的石壁而言的。

  就是这么一个石壁把两个疆域划分开来,即便是再见过世面的人,看了这边界大山都忍不住要感慨。

  若不是天神下凡,必然不可能造出如此巨 物,这大自然鬼斧神工,还真要超出人们的想象。

  虽然这外表看上去像是仙境一般,但是边界大山内里可不是很简单。

  在山里指南针跟其他电子设备都会失效,卫星由看不进来,因此对于人们来说,这里是绝对的生命禁区。

  可即便如此,古往今来,依旧有数不胜数的人们涌入大山。

  有的人生失意想一走了之,有的忽有所感寻心入山,还有的只是单纯想要刺激,一时来送死,二才是冒险。

  就这样,大山之中不知道埋了多少青山骨,更有许多典故出自于此。

  像那古时候的将军战败之下不得不藏入大山,像是曾经的起义皇帝也藏入到大山。

  有的回来了,有的则永远留在山中,似乎这些大山有灵性,知道那些该死,那些人该留。

  而大山的外形和典故,都不是最让人觉得新奇的。

  在这大山之中,藏着许多平日里见不到头尾的异兽。

  听说山里的狐狸九条尾巴,听说这里每到夜晚,就有鲛人泪落成珍珠,听说这里也有那凤凰真龙,一到需要的时候,龙和风便会现世。

  给予人家士人百姓提醒,指引他们向着正确的发现发展。

  但这一切都是传说而已,传说就不免会有美化。

  就目前眼中所见,张小河其实是不太相信这些传说的,他更愿意相信异兽的存在,但是传说就要另外来看。

  那龙凤也许是受人旨意出山的,这大山云雾,迷得住其他人,可以不住张小河。

  作为一个已经有些人间真神能力的人,他的眼里可以透过云雾看到山内。

  这就可以想象一下,要是山中住的是人间真神,那么所有的神迹以及神异之处,都可以得到解释。

  但是张小河并没有就此下定论,因为现在的他虽然能看清楚迷雾,但也只能看清楚一部分。

  山越是高处,他能够看清楚的就越是少,那些迷雾在他看来也是遮挡视野的,更加能够遮挡心里。

  他不知道大山之内到底藏着些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他不打算打扰了这些大山异能。

  张小河站在船顶上,仰头往上看了一会,随后收回了视线,某些事情确实不是他可以触及的。

  就像刚才,他打算强行突破迷雾,但是一种有内心而发的心悸传遍了他全身,当即让他浑身冰凉。

  这是极为恐怖的,要是多待一会,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都要被冰封住。

  大山之内肯定不一般,对于卡牌师来说,这或许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东西。

  就像是纬度打击一样,再强的卡牌师本身也是脆弱的,让一个卡牌师本体承受巨量伤害,就是进行一次纬度碾压打击。

  作为接触到神的修行者,张小河本身是全面的,但是现在的他还很弱小,某些事物最好不要触碰。

  张小河恍然间才意识到,原来他竟然如此的渺小。

  身边拥有的战力,让他对于真正的强大有些迷失。

  强大的不是子弹的威力,而是枪械这个结构,意思就是规则规律要比直接粗暴的武力,厉害得多,一个先后顺序,一个源流区别。

  清醒过来之后,张小河当即重新衡量了自身实力,随后连续摇了三次头。

  自身还是弱小的,面对绝对的打击,就算是身边有厉害的宠兽,也无法帮忙抵挡。

  随后张小河设想了各种各样的情况,思索几个时辰之后,他才从船顶瞭望台上下来。

  当他双脚落在甲板上的时候,船只也快行驶到洞口内了。

  张小河视线放了过去,这个一个格外巨大的洞口。

  几乎可以同时容十条船经过,之前看着挺小的,但是靠近了竟然这么大。

  仔细一想,张小河觉得还挺有趣的,张小河接着观察了一下四周。

  在洞口附近,水面上的云雾已经不那么厚重,几乎都是淡淡的一层云气。

  可即便如此,想要看清楚东西,也是一件麻烦事情。

  船只上面的船员,最发愁的也是这个事情,他们需要时刻警惕着周围。

  而且似乎是由于技术丢失雷达不是很完善,一路上走得很辛苦。

  在加上到了山洞内,可就算是大山地界,电子设备可是不管用的,一路上只能凭借肉眼观察然后缓慢前进,这其中自然是不乏危险的。

  那些固定的礁石可以让一艘船毫无征兆的破碎,但是更让人害怕的是那些藏在水中的异兽。

  张小河站在老远就听到了船长室门口的呼唤声。

  一回头,就看到了那个一脸疲惫但依旧憨厚的脸庞,正是团队的队长,他在招呼张小河过去。

  张小河清楚,这一趟必然不会那么简单,这时候他才清楚为什么不多派几条船回去,原来是因为有这么大的风险。

  一堆人回去,指不定要沉几艘船,到时候可真就是大灾难。

  张小河轻轻一跃,随后跳到了船长室附近。

  那队长被吓了一跳,想不到张小河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竟然跳得这么高,这肯定不是普通人的体质。

  他还在惊讶的时候,张小河就直接开口询问何事,队长思索了一下说道:

  “穿过这个大山洞,就能到达北疆河,然后我们再经过北疆河一直到达北疆中心,那里有我们的一个城市。”

  张小河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看样子这一站是要直达北疆,想不到之前千方百计想要去的北疆,竟然近在咫尺。

  他的内心多少有些感慨,不过已经知道了北疆中心藏着的事北方神灵永恒塔,并且赵助已经拿到了,也算是不枉费大叔一番苦心啊。

  “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现在我们急需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安全通过山洞,这个问题。”说到这里憨厚队长皱起了眉头。

  张小河当即意识到了一些问题,询问道:“这其中有什么门道?”

  这个通道必然不会太简单,兴许就是腥风血雨的,张小河可是记得赵助也说过,他们来的时候损失了许多的人手,或许就是在这里损失的。

  既然他已经询问,憨厚队长就只好娓娓道来,张小河注意到,他的目光时不时在看着海面。

  “你应该听说大山异兽的故事吧。”

  张小河点头,说道:“应该都知道的,从小长辈都在讲,长大了也经常听到,就连灾难发上也会听某些人说起一些关于异兽的奇闻逸事。”

  在最开始灾难发生的时候,张小河一度认为是大山之上的异兽发疯了于是下了山,扫荡人间。

  后来才知道,此异兽非彼异兽,原生体文明的异兽,是科技造出来的,有许多不和谐的地方。

  比如有的有异生命,都会有大量的畸变体,和残缺体,真正完好的个体只有不到一半,但也是极为恐怖的。

  “既然听过,解释起来就简单很多,我只能告诉你,那些传说中的大山异兽,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就生活在大山之中。”

  这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样炸响在张小河的脑海中,虽然早已预料,并且已经看到了一些异兽的身影。

  但是经由官方人员说出来,还是十分的震惊。

  “异兽起初只存在于大山之中,时不时也会有异兽下山,但是自古以来,我们与异兽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一直到灾难发生之后,到了最近几年,逐渐有些异兽来到人间,他们就像传说中的一样。”

  “五爪的金龙,彩翼凤凰,飞天腾蛇,神秘的他山之石。”

  “许多异兽都是抱着善意来的,他们帮助人们清除灾难异兽。”

  “人们也能与他们和平相处,但是有一部分异兽则是与之相反的灾厄之兽,他们的目的则是消灭人们。

  ”而且他们一般不会下山,会一直带在各个关口,守着边界,对人类的敌意,你看到了就知道有多恐怖。”

  张小河赶紧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这些话语每一个都是清晰真实的,但合在一起却让人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是一个明白人,并没有沉溺在迷糊之中,而是声音坚定地说道:“我会保护船只安全渡过,防御方面你们不用担心。”

  憨厚队长顿时眉开眼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随后他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忙,告别张小河之后,一头钻入了船长室。

  张小河往里看了一眼,船长室内好几个人正在写写画画,都在忙碌着。

  而外面,则有许多人在观察位置情况,然后报着一

似乎注意到這邊的動靜,他們突然轉向,飛了過來。

眨眼間,兩道黑色身影便靠近,觀其面孔。

正是墨鱗與黑風。

“墨鱗大人!”

見得來者,兩個蜥蜴守衛臉色一變,當即凌空跪下,恭聲開口。

“他們是誰?怎么出現在這里?”

墨林看也不看他們,掃一眼江景與水鳴,眸子一動,直言道。

“竟然是你們!”

然而不待兩個守衛說話,其身后的黑風當即站出來,指著江景,滿臉暴怒之色。

眼神深處,還隱隱含有一絲懼怕。

“嗯?你認識他們?”

墨鱗見此,......

初复,帑廪皆虚,正赖群臣协力,不能得罪她,她比宫南燕厉害得多

待小黑鬧哄哄的拜完師父,又見過師叔、師爺之后,小道童正好把午飯也端了上來。徐福喊上長青一起,與熄燈小黑師徒倆,陪著趙亮用餐。

趙亮看著一桌子蘿卜青菜,無可奈何的暗嘆口氣,然后對幾人說道:“接下來有兩件事要抓緊辦。首先一個,皇帝限期一個月,要咱們把那個假貨乾坤淬金爐修好,不然又得繼續找徐福的麻煩。另外一個,則是要想辦法對付妖星趙高。”

熄燈道長點點頭:“仙長……哦不,趙——亮說的對。那個神爐的情況,小道得等明天進宮的時候看了才知道,然后再尋思解決之法。說實話,煉丹這方面的事,小道可比不了師弟在行,既然他都沒辦法,恐怕最后還得勞煩仙……哦不,勞煩趙亮了。”

徐福接著嘆了口氣:“唉,師兄你說的沒錯。不過那個鬼爐子,橫豎都是個假貨。與其費力修好,不如找出它的來歷破綻,跟陛下挑明,一了百了。”

見趙亮對這個提議未置可否,熄燈又道:“至于說妖星趙高這廝,小道想好了。今晚就摸到他的住處,拿出驚魂鐘敲他幾百下,震死那個龜孫!”

趙亮聞言連忙阻止:“這可不行。天庭那邊說了,讓我先確定他的身份。一旦明確趙高就是妖星,那么天庭就會派個仙姑下凡,直接把他收走。”

“派仙姑下凡?”小黑聽得眼睛都亮了:“會不會很美很美的啊?”

熄燈卻不僅有點疑惑:“為何不是天兵天將,而是派一位仙姑來收妖?”

“這個你們不懂,”趙亮順嘴忽悠道:“她一直都是負責干這個的。熄燈,你可不能沖動啊,沒有我的同意,絕對不能用你那個寶貝銅鐘!”目前,他還不能完全確信驚魂鐘的實際效力,擔心biu的一下,把趙高身上的穿越者給震到別的時代,或者是受到什么意外傷害。所以,還是先用反穿局的正規手段吧。

熄燈點點頭,同意道:“一切但憑仙長……哦不,趙亮的吩咐。”

徐福此時笑嘻嘻的說道:“趙亮啊,反正今天暫且沒事,要不一會兒吃完飯,您傳我們幾招吧。”

其實這件事情,也同樣是趙亮著急辦的呢。徐福究竟能不能學會窺心大法無所謂,可是熄燈道長是千千萬萬一定要學會才行的呀。不然的話,他的讀心術也要失靈了。

于是,趙亮把滿桌子素齋隨手一推:“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開始吧!安排個清凈的房間,你倆跟我來。”

一聽說仙人傳道,熄燈和徐福還哪里顧得上吃飯啊,忙不迭的起身離席。徐福領著兩人徑直來到自己的練功房,把門關了個嚴嚴實實。

趙亮先是讓熄燈道長和徐福在兩個蒲團上盤腿坐下,然后鄭重其事的說道:“我這套功法,名字叫做窺心攝魂大法,分為上下兩個部分。窺心,就是指窺探人心,一旦全力施展開來,便可輕松知曉他人內心的想法。”

此言一出,立時令坐著的二人四目放光、滿臉喜色。

趙亮接著道:“至于下半部分的攝魂嘛,那就更厲害啦。可以控制人的意念,讓他干啥就干啥。不過……這個我不能教給你們。”

“為什么呀?”徐福的表情就好像一個求知欲很強的小學生一樣,不滿的問道。

“因為我也不會,”趙亮大有深意的瞥了熄燈一眼:“因為祖師爺沒教我。”

也不曉得熄燈是怎么理解的,反正他也非常誠懇的對著趙亮點了點頭,意思是:嗯,確實如此。

趙亮尷尬的咳嗽了兩聲,繼續道:“另外呢,窺心大法還有兩個禁忌,第一是不能窺探心死之人,第二是不能窺探心愛之人,否則會大損功力。”

徐福和當初趙亮的反應一樣,立刻提出抗議:“心死之人不能用倒是無妨,可這心愛之人不能用,實在……實在是太遺憾了。”

“對呀對呀,”趙亮忍不住附和道:“我也是這么覺得!也不曉得當初祖師爺是怎么搞的,為何會立下這么個規矩!”說著,他又頗為不滿的瞪了熄燈道長一眼。

熄燈被趙亮的怒氣嚇了一跳,頓時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仙長為何好像是對自己很不滿意似的,趕忙糊里糊涂的幫忙解釋道:“額……想來好像也有道理,估計是怕被不良之徒用來占女人的便宜吧。”

“屁話!”趙亮和徐福異口同聲道:“難道不動心的女人就不怕占便宜啦?!”

熄燈道長被他倆吼的一愣,大惑不解的想道:咦?為何不僅是他倆,連我也感覺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什么?好奇怪呀?

趙亮氣呼呼的指著自己的印堂,說道:“這里看到了嗎?對

飛甲隘之戰震動頂上界,盡管開戰的幾人并非什么影響力太大的人物,但涉及的比較嚴重。

飛甲隘本身就是頂上界四方天平爭斗的目標之一,而龍憲,更是莫名得到了足以讓龍定突破下沖關的劫晶,這些劫晶的來歷讓四方天平所有人都關注。

最終,龍憲下落不明,而從他凝空戒中翻出來了一份類似地圖的東西,被四方天平爭奪,一分為四。

白龍族內部已經吵翻天了,都在爭論此次事件,很多人抨擊主脈太過偏袒,而主脈卻以寒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熔岩天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道终天

罗霸道

万道终天

小酒轻狂

万道终天

月泮

万道终天

禹枫

万道终天

会云珠

万道终天

大胃貔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