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放弃也要放弃得明明白白》。

金九龄也没有再燃灯.他知道陆小凤一定不忍再见蛇王的脸.那人笑眯眯道:除非姑娘能令我的胆子大起来

礼服裙女士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带上了门。

阿多尼斯坐在沙发上,他甚至有点不敢正眼看莉娜。虽然他大学时期并不是没有和女人愉悦过,可在这个场合里他还是显得拘谨。

莉娜也像个新手似的,她不自然地往他身边挪了几步。依旧是双手交叠于身前的站姿。

阿多尼斯不得不看她一眼,以表示自己的礼貌。虽然她是个J女,但是自己头也不抬仿佛也不太合适。

他让她在旁边坐下来。

这时她程式化地开始脱外搭。

“你不用这样。”阿多尼斯制止了她。

他并不想一来到这个世界就非要做点什么。何况身上的钱还是预支的。

莉娜停止了动作,她从新端坐好,然后向阿多尼斯讲起自己的经历。

她原本是麦堡大学文学系的学生,结果有一天半夜她被老师叫醒,说在莫索里村河边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可能是她的父母。需要她去确认。

听到这个消息的她像是瞬间被雷击中,她慌忙换好衣服,买了回莫索里的车票星夜兼程赶了回去。

“对不起,真是个不幸的消息。”阿多尼斯安慰她道。

他询问她后来为什么来了吉尔利亚村。

“一是因为我已经不能独自负担起麦堡大学的学费,二是父母的丧葬还借了很多钱,我要赶紧还上。恰好这里是这一片最好的妓院,我想应该可以赚到些钱。”

阿多尼斯本能地想说其实可以做些别的去赚钱。但他马上意识到那样就和自己鄙夷的身处妓院却劝J女从良的伪君子没什么区别了。

因此他只得应付地说道:“也好,也好,多赚点钱总是没坏处。”

“那这位英俊的年轻先生,您可以把我娶了吗?我还没在这工作过,我保证。”

“这……恐怕不行。主要是我没有这个实力。说实话,我也……嗯……不太宽裕。”阿多尼斯慌乱又真诚地解释着。

她的手搭了上来,散发出一阵很自然的芳香。她靠他很近,停顿了两秒。

他以为她要让他强制消费了。

没想到她竟只是说了句:“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阿多尼斯思忖了一下,显然他并不想告诉一个J女自己是个神职人员。但他也刚来这里,还不太清楚这个村还有什么别的具体职业。

于是他只能笼统地说:“做点小生意。”

她马上说她就知道他是个富有的贵族。

“不是不是。”阿多尼斯被套路了,看来她还是想方设法让他消费。

紧接着她询问他是做什么生意的。

阿多尼斯沉吟片刻,他想起自己读书时对周易感兴趣,和塔罗牌差不多一个道理,所以他说:“占卜。”

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问他能不能先帮她算一下。

阿多尼斯这时有两种方法,一是向她解释周易的算法,告诉她这是来自于一个神秘国家的命理学;二是干脆就拿塔罗牌随便胡说八道一通,这样就显得更真实。

思考了一下,阿多尼斯还是决定用熟悉的方法———周易。

他让她拿出三个1马尔,这是一种相当于华国硬币

“蘇媃姐姐!”蘇景雙眼怒睜。雖然隔著上百丈,可山峰之上的蘇景看得清清楚楚,那被圍攻的白衣女子,不是蘇媃又是何人?

眼見得圍攻蘇媃的四人之中,懸浮在空中的那人周身也開始鼓蕩起了強橫的波動,周圍的氣息更是變得危險了起來,身為萬象境大成的精神念師,蘇景能夠感知得到,那是精神念力的波動.....

“住手!”蘇景猛然一聲爆喝,聲音如雷霆一般轟鳴。

嗖!

精神念力涌動,蘇景仿若一直鷹隼一般,呼嘯間......

黑虎幫的管理嚴格又隱秘,幫主之下是四個副幫主,每名副幫主的手下有兩名身手強悍的長老。被呂澤擊殺的寧無缺就是黑虎幫八大長老之一。黑虎幫幫主平時很少出現,四名副幫主分管著幫派內的各項事務,定期向幫主匯報,而且幾名副幫主有说话,仍慢腾腾的朝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林肖倒是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了他,笑着说道。

“你不服气?不服气就不服气吧,老老实实......

一,不责其二;即其新,不究其旧:恐的心境早已能够理解,也希望每年高考念你,亿万年的时光,沧海桑田仍说出来了。现在,她只是静静的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放弃也要放弃得明明白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食命者

抚琴的人

食命者

瓦洛佳·阿水

食命者

微扬

食命者

赤军

食命者

浮世丶

食命者

岑凯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