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缠斗》。

辰時時分,方子安滿臉倦容的從巡城營中走了出來。秋雨早已在凌晨時分停歇,街市上雖然還有些泥濘,但是秋陽卻已經升起在東方的天空。

街道上熱熱鬧鬧車水馬龍,對其他人而言,過去的一夜不過是一個略帶遺憾的普通的夜晚而已。但是對方子安而言,那卻是一場斗智斗力的驚魂之夜。殺人倒是沒費太多的氣力,那些混混們三腳貓的功夫在方子安面前便是一碟小菜。不要說方子安做好了準備,就算沒做好準備正面對敵的話,方子安也完全不懼這些混混們。

但事情麻煩就麻煩在如何殺了人之后還要不惹火上身,還要能順利的脫離關系。這比殺人本身可難上百倍。方子安不得不事前考慮了數種方案,并且仔細斟酌選擇。在確定了脫身之策后,更要細細的安排細節,準備一些突發的預案,猜測事情的走向,從而讓整個計劃的成功。

現在,他成功了。雖然計劃并不太完美,仔細的斟酌還有許多的漏洞令人生疑,但當自己走出巡城營的大門之后,方子安便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擺脫了嫌疑。無論有多少疑點,但這個計劃的核心之處便在于沒人會相信方子安能以一人之力殺了九個闖入的大漢。巡城營的幾名官員盤問糾結了許久,最終他們還是不能過這一道關。最后他們還是傾向于吳校尉的那番推斷。畢竟有搜查的證據作為支持,那也是目前唯一能站得住腳的解釋了。

當然,這個計劃的成功還要秦坦的配合。方子安認為,秦坦只會暗地里動手,而不會將事情公開化,自己擺出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他一定會有所顧忌。現在看來,秦坦是有所顧忌的,他并不能完全掌控局面。就像秦檜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能做到掌控全部朝廷權力一樣,只要秦家不是一手遮天,他們在行為上便不會太過肆無忌憚。事實證明,秦坦是個務實之人,在他的人被自己宰了之后,當著禁軍巡城兵馬的面,他選擇的是盡快切割此事,并沒有太過沖動。當然,這樣的秦坦其實是可怕的。以他的身份,能夠做到如此的隱忍,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對方子安而言,這是大獲全勝的一場對決。方子安不肯避讓,堅決的出手,并非是出于逞能或者是莽勇。這個時代,越是怯弱之人,所遭受的屈辱便會越大。打的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經過昨夜這一場屠殺,相信那秦坦必然不會再對自己小覷。他要對自己不利的話,這種低級的上門暗殺的手段怕是不會再用了,因為他應該明白那是徒勞之舉。而且,方子安已經暗示了魚死網破的可能,甚至演示了整個流程給他看。

殺了幾個人是不值一提的,更重要的是展示決心和手段,讓秦坦意識到自己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腩。秦坦如果不傻的話,他應該會選擇暫時的偃旗息鼓,之后通過另外的手段和機會對付方子安。

當然,方子安并不指望秦坦會因此放過自己,相反,方子安清醒的明白,自己的行為會進一步的激怒秦坦,而且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這其實對自己來說不是好事。然而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方子安可以接受的后果。難道因為怕被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便選擇被對方殺死不成?一死了之倒是再無麻煩,但可惜的是方子安還不想死,而且甚至還希望那些想讓自己死的人先死。那只好走著瞧了。

方子安站在巡城營前的街道上,陽光有些刺眼,讓他的眼睛很不舒服,不得不用手遮掩了片刻。當他拿開手的時候,一輛馬車停在了前方,掀起的車窗里,露出一張絕美的面龐來。

“秦姑娘!”方子安驚訝道。

“子安,快上車,我是專程來接你的。”秦惜卿快速說道。

方子安毫不猶豫的上了馬車,馬車在街道上疾馳而去。

車廂里,秦惜卿關切的詢問道:“他們沒有為難你吧,有沒有用刑?你還好么?”

方子安微笑道:“他們倒是沒為難我,但是我一點也不好。”

秦惜卿訝異道:“怎么?”

方子安打了個阿欠笑道:“一夜沒睡,我現在頭暈目眩,又怎么好的起來。”

秦惜卿輕聲道:“你一夜未眠,惜卿這一夜也何嘗不是一夜未眠?得到消息,我是又急又怕,你被巡城兵馬帶走,我更是擔心會出事。這不,我是剛從王爺和史大人那里回來,便是商議如何營救你的事情的。沒想到,你居然被他們放出來了。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子安凝視秦惜卿道:“叫你擔心了,先去卿園吧,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

……

卿園后宅小廳之中,清洗了頭臉上的污垢之后的方子安正自披發伏案大嚼。熱茶配上點心,方子安吃的頭也不抬。兩盞茶下肚,十幾塊糕點入腹,方子安終于滿足的長長的嘆了口氣。

“點心還要么?要不要換一壺熱茶?”秦惜卿端坐一旁柔聲問道。

方子安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眼前空空如也的點心盤子,笑道:“> 小男孩儿已经绝望了,不是因为掉进了水中,而是因为他再也找不到那个树的左方。

然而就在这时,小男孩儿似乎抓到了一个什么东西,很光滑,很软。

这时,水的上方有一女子突然看着下方,皱着眉头。

这时,探出了一个脑袋,然后女子看到后大叫了一声。

啊!

小男孩儿不知自己在哪,只知道自己已经浮出水面,而且在自己的面前有一女子。

那女子看清小男孩儿的样貌后,冷静了下来,然后笑着道:“是你!小孩儿。”

“倪儿,怎么回事?”

这时,一位老太太走来说道。

那女子听见后赶紧将前方那小男孩儿塞到了水底下,然后看着上方的老太太说道:“没事,奶奶。”

老太太看了眼水下,发现没有什么情况后说道:“衣服我放着了。”

女子点了点头道:“嗯好。”

老太太最后又看了眼水下,然后离开了这里。

女子看到奶奶走远后,将水下的小男孩儿拉了出来,然后说道:“吓死我了,幸好没被奶奶发现,不然她就要杀了你了。”

小男孩儿此时很惊忙,并不是被那女子的话给吓到了,而是发现那东西不见了。

于是着急的说道:“不见了,不见了!”

女子看着他问道:“什么东西不见了?”

小男孩儿说道:“花,小花不见了。”

女子噗呲一笑,看着他说道:“瞧给你吓得,走,跟我来。”

说着,女子拉着小男孩儿的手朝着在水深处游去。

女子开口说道:“花银是有灵性的,我们去找它,它也会朝着我们这边赶来。”

于是两人便一直在水里转着,小男孩儿就一直被那女子拉着。

就在这时,小男孩儿突然感觉有一点儿光亮突然刺进眼中,就在他欣喜自己是不是能看到了的时候,又没有了那刺眼的光亮,然后小男孩儿便一阵的失望。

小男孩儿在水中被那女子拉着,他笑了,他似乎很开心,他已经忘了自己现在很冷。

“找到了。”

女子将手伸如水中抓去,拿出了一个东西,然后转过了身,递给了小男孩儿,说道:“要好好保管哦。”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伸到了前方,但却不知伸到了何处。

女子将那东西放在了他的手心上,然后嘻嘻一笑,拉着小男孩的手朝着岸边游去。

到了岸边时,女子对着小男孩儿说道:“你先呆着,我穿好衣服接你上来。”

说完后,女子转身准备上来。

这时,小男孩儿突然抓住她的身子,然后那女子转过了身看向了他。

小男孩儿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怕丢,看不到。”

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想一起上来啊?”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

女子笑着问道:“你不害羞吗?”

小男孩儿愣了愣,然后说道:“那还是算了吧。”

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带着来到了水中一个大石头旁,说道:“扶着它。”

小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抓向了前方那个石头。

女子上了岸,小男孩儿在水中呆了一会儿的功夫,然后女子便穿好了衣服。

那女子朝着小男孩儿这边走来,将手伸了过去,然后说道:“来,上岸。”

小男孩儿躲在那里,似乎有些不愿意。

那女子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不看你。”

小男孩儿往后缩了缩,好像不愿意相信她。

那女子说道:“真的,我不骗你,我捂着眼睛。”

小男孩儿听了后,抿了抿嘴,然后缓缓的想着她那边挪去。

小男孩儿上岸之后,立马找了个地儿,蹲了下来,蜷缩成一团。

那女子看着他噗呲一笑,然后走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后,说道:“胳膊抬起来,给你穿衣服。”

“衣服?”男孩儿扭过头看着女子问道。

女子说道:“我的衣服,有些大,不过我给扯了扯,现在应该好一些。”

男孩儿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张开了手臂。

报复,本来是人类所有行为中最,他一出手,就握住了风四娘的

洛崖看著床榻上的老爺子,雖說老爺子每次見他都是一副嫌棄的模樣,但是洛崖卻必須要出手相救,因為那是小藝的爺爺,也是洛戰天的兄弟!他洛崖沒有任何理由不出手。

“我三叔當初中的蠱毒比這個更難纏些,更何況如今我早已不是當初。有梦醒之时的票票,今天会有三更哦,有月票西门就贼有干劲,嗷嗷写!!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缠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慧心江湖

韶台明月

慧心江湖

天才哥

慧心江湖

舞云翼

慧心江湖

芽叔

慧心江湖

无主之剑

慧心江湖

天狼星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