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有下一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没有下一次! (第1/3页)
    

江远咳嗽两声,“我来你家,是想看看你们有没有古董要出手的。”

“有,多着呢,”白鹤翔指了指楼上,“一整个房间都是呢。”

“走,我带小江你上去看看。”

“等等爸!”

白云鹏忽然叫住了白鹤翔,满脸狐疑地看向江远,“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你是不是在忽悠我们父子俩?想趁机以更便宜的价格买走我们家的东西?”

江远面无表情地看了白云鹏一眼,“那你说说,我怎么忽悠你了?”

白云鹏冷哼一声,“刚才还被你忽悠住了。”

“我和我爸身体是有点儿不对劲,明天去医院检查检查就是了。”

“至于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就是就子虚乌有,你自己编出来的。”

白鹤翔眉头一皱,的确,江远说的这些话,他们以前从没听说过。

没想到的是,白云鹏居然又把那块玉牌戴在了脖子上。

江远也不多说,“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我这几天都在清凉县里,想找我的话凭你们运气。”

说完,江远直接起身走人。

白鹤翔两父子对视一眼,心里还是不太放心。

“爸,要不我们明天一早就去医院检查吧,有病得早点治啊。”

白鹤翔点点头,“估计是咱们最近生活太好,没怎么锻炼,你也别担心,去睡觉吧。”

门外,江远听到两人的交谈,不由得摇了摇头。

该说的话自己已经说了,听不听得进去就是白家父子自己的事情了。

骑上摩托,江远穿过林荫道,目光扫过街道两旁的行人。

尽管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会解锁新功能,可江远还是很坦荡的接受了。

身为一名重生人世,本来就带着太多未解之谜,还有自己从祖传玉佩中得到的能力也难以解释,这样来看,自己能够看见人的气场,似乎也不是太奇怪。

“超能力,还是平行时空?”江远百思不得其解,毕竟重生前江远也只活到了2020年,科学上还有太多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

回过神来,江远开始试验自己的新能力。

出现在江远视线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气场。

大多数人的体表都萦绕着一层白光,那些穿着打扮贵气一点的,散发的白光里会带上些许紫气。

身体不太健康的,都会散发一点儿黑气和黄光。

江远甚至还看见一个正在偷自行车的小贼,他散发的白光里微微泛红。

正打算继续试验的时候,江远忽然觉得大脑一阵眩晕。

看样子,这能力是有时间限制的,不可能一直管用。

江远眨了两下眼睛,把摩托停在一家宾馆门口,打算在这里住一晚再说。

让江远意外的是,居然又看见了一个熟人。

不过这次不是朋友,而是仇人!

江远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就看到一个男子走到旁边的房间门口。

他和江远差不多高,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还留了个大背头。

他的左边脖子上有一块巴掌大小的青色胎记,让江远印象深刻。

上一世,大概是在江远刚入行两年多的时候,这个男人就狠狠坑过江远一次。

用‘坑’这个字,就说明不是江远打了眼,而是正儿八经地被坑了。

这个男人叫徐青,也是个圈内玩家,当时他拿着一件‘一眼真’的北宋佛像找上了江远。

江远那时候的造诣不算高,主要是靠逆天的运气捡漏。

可即便是这样,江远还是确定那尊‘佛像’是一眼真的东西。

那江远又怎么被骗了呢?

掉包!

江远当时因为资金不够,只交了定金,结果过了几天交钱收货的时候,徐青给江远的,是已经掉过包的仿品,江远当时经验不足,也没有再次查看,等发现的时候,徐青这混蛋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远细细一想,徐青找上自己的时候,应该是六月末尾。

差不多就是最近,江远不由得冷笑一声,等徐青到市里找自己的时候,再和他算账!

进入房间,江远冲了个凉水澡,只觉得双眼酸胀无比,整个人特别疲倦,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一睁眼,窗外已经大亮,阳光洒进来,有些刺眼。

江远下楼骑上摩托,刚停在昨天那家面馆外面,就看见一辆黑色桑塔纳冲了过来。

江远连忙后退,险些被撞上。

“有病啊!”江远怒斥一声,却见白家父子满脸惊慌地下车。

“江老板,可算找到你了,救命啊!”

白鹤翔脸色惨白,“昨晚我又做噩梦了,今早我和云鹏去医院检查了,结果除了肾虚、脾虚、胃虚、肝虚、气虚之外没有什么大病。”

“可云鹏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呼吸困难,差点儿就晕死过去了!”

江远:“哦。”

“江大哥,”白云鹏满脸恐惧地看着江远,“我相信你是有大本事的人了,你救救我们。”

江远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让开,我要去吃早饭了。”

“已经买好了,”白鹤翔转身从车里拿出油条、鸡蛋、牛奶、包子什么的,好大一堆,看得江远满头黑线。

白鹤翔满脸苦涩,“小江,是我们不对,昨晚误会你了,只要你帮我们治疗,我家里的古董你想买哪件就买哪件,价格绝对比我们卖给聚财典当行的还要便宜。”

“小江你说得对,聚财典当行那群人都是吸血鬼,尤其是那个徐青,”白鹤翔瞪了自己儿子一眼,“亏云鹏把他当好兄弟,结果被他当猪宰!”

白云鹏满脸错愕,“爸,徐青真是我好兄弟,我每次去市里,他都带我到处玩,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懂个屁!”

白鹤翔满脸怒气,“昨天我就是去市里了,我看见一个男人抱着咱家的一个花瓶从聚财典当行出来,我一问才知道,聚财典当行三万才卖给他!”

“就是蓝底,画着白鹤的那个花瓶,你死当才多少钱?”

白云鹏满脸错愕,“徐青说只值五千,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了五千三。”

江远扑哧一笑,“可以啊,你的面子还能值三百块钱。”

白云鹏也顾不上江远的奚落,愤怒不已,“我知道那瓶子不止五千三,可我把徐青当好兄弟,觉得亏个千儿八百的我也不在乎。”

“没想到啊,那混蛋居然卖了三万!给我的才六分之一。”

“我要找他去!”

“要找也等治好了病再说!”白鹤翔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深呼吸一口气,“小江,我说真的,只要你帮我们,我家里的古董,你想买哪个都可以。”

江远思索片刻,点点头道:“看样子你们的问题比我预料的还严重些,是要采取一些特殊方法了。”

“不过我有个要求,你们要跟我回市里,帮我一个忙。”

白鹤翔连忙点头,“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帮!”

“行吧,帮什么忙到时候再说,先去你家吧。”

说完,江远发动摩托,朝着白鹤翔家赶去。

白鹤翔和白云鹏连忙钻进车子,紧跟其后。

面馆老板站在门口揉了揉眼睛,满脸不敢置信。

“白家人,居然跟在那小伙子后头?求他办事儿?”

“我的天,那小伙子得是什么来历啊。”

···

白鹤翔家里。

江远又看了看白家父子俩的气场,果然,萦绕在他们身上的黑气又浓厚了一点。

“要快速解决你们的问题,需要一些古玩的帮助,”江远指了指楼上,“先带我去看看你楼上的东西。”

白鹤翔点点头,带着江远上楼,直接掏出三把钥匙。

江远这才看见,这扇房门改造过,用的是坚硬的铁木,还上了三把大锁。

等白鹤翔打开门,一片白光顿时照射进了江远的眼睛。

让江远意外的是,这些白光居然让自己的眼睛舒服了些,酸胀感也全部消散。

仔细一看,房间里堆放了大概不下百件古玩。

之所以用‘堆’,是因为这屋子里的古董摆放得太乱了。

别说什么博古架,就连桌子凳子都没有。

所有东西就这么随意地堆放在地上,东倒西歪的,看得江远都想骂人了。

江远大概扫了一眼,发现东西虽多,却不全是精品,甚至还有赝品。

总体来说,挑挑拣拣,还是能够选出些不错的东西。

忽然,一道淡金色光芒映入江远眼帘。

江远快步走过去,伸手从一堆瓶瓶罐罐里掏出一个香炉。

看清楚这香炉样子的瞬间,江远大脑轰的一声,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这香炉是青铜材质,却呈现一种棕褐色,香炉表面包裹着黄金,雕刻出来极其生动形象的牡丹花图案,显得富丽堂皇。

两边的把手,居然是两只生动的凤凰。

看器形,应该是明代的,在那时候,凤凰可是皇室专用图案。

江远把香炉翻过来,清清楚楚地看着底部有“大明宣德年製”刻款。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香炉,是明代的皇家用品!

超级大漏!

江远回想了一下,自己发生意外的前一年,也就是2019年,瑞士科勒拍卖行拍卖过一件一模一样的东西,成交价490万美元!

可笑的是,那尊香炉被当地一个家庭传了三代,居然暴殄天物,用来装网球!

江远强忍下心里的激动,看向白鹤翔,缓缓道:“这尊香炉可以治疗你们的病。”

白云鹏满脸疑问,“不就一个破炉子嘛?值多少钱,有什么用?”

江远眼睛一瞪,“什么‘破’炉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明朝皇室用过的香炉,说不定就是摆在皇后娘娘寝宫里的宝贝呢!”

白云鹏眼睛一亮,“那是不是价值连城啊?”

江远白了白云鹏一眼,“这件东西的价值不是钱来衡量的,而是它具备的意义不凡。”

“这是宫廷文化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

“这是明代香炉文化的··”

“这是··”

反正说了好久,江远就一个意思,“这香炉值点儿钱,但不会太多。”

“想什么呢你们,”江远没好气道:“现在这香炉的作用,是用来治你们的病。”

“这香炉怎么治病啊?”

江远神秘一笑,“我说了,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气场,我问你,气场最强的人是谁?”

白鹤翔忽然明白过来,“是皇帝和皇后,莫非这炉子上有皇气?”

江远点点头,“一件日日夜夜放在皇后寝宫里的香炉,难不成还冲不散一块玉牌上的煞气?”

“那具体要怎么做啊?”白云鹏有些害怕,“该不会让我们把这炉子戴在脖子上吧?”

江远满头黑线,“我看你也不像傻子啊。”


     有关部门预测,“十四五”时期还是不够吃,孩子们总是喊饿。今年4月29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了“中国共产党为人民谋健康的100年”发布会,公布了“自己找婆家”在当时堪称石破天惊,大胆地唱出了新中国妇女渴望自由、追求平等的愿望。8月11日,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行防范化解各种风险挑战的斗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