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坐山观虎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坐山观虎斗 (第1/3页)
    

小雨又在午后扬洒起来,直到次日早晨,仍没有停止。

但军情不待人。

钦德与释鲁议决,还是先将小黄室韦赶出国土,夺回牲畜为上。

钦德派了几组探马到突举部打探消息,全军冒雨出发,向北追击小黄室韦劫匪。

尽管小雨模糊了人们的视线,沿途还是遇到不少赶着抢到的牲畜北进的小黄室韦人,却没有遇到成规模的小黄室韦军队。

那些赶牲畜的劫匪,行动稍缓者,便做了大军的刀下之鬼。

直到次日傍晚,大军已达小黄室韦边界,牲畜夺回不少,就是没有遇到小黄室韦大军。

凭现有兵力,钦德不敢挥师贸然进入小黄室韦国土,只派出探马,到小黄室韦刺探消息。

大军在两国边界驻扎下来,等待各路探马的消息。

小雨停停落落,落落停停,是草原上少有的一场淫雨。

派往小黄室韦的探马最先回来报告:小黄室韦大军,驻扎在据契丹营地大约二十里的地方。

派往突举部的探马也陆续回来报告:在突举部抢劫的乌古劫匪,已快速撤回乌古。

钦德和释鲁分析,一定是乌古在突吕不部派有奸细,可汗的军队痛击小黄室韦劫匪、增兵突吕不部的消息,已经传回乌古,所以,紧急撤回了正在突举部抢劫的人马。

现在,赶跑劫匪的目的已经达到,丢失的牲畜却没能全部追回。

那些牲畜已被小黄室韦和乌古抢回国内,已经吞下去的东西,让他们再吐出来,谈何容易,

要想夺回那些牲畜,除非与小黄室韦和乌古开战。

钦德与释鲁、辖底商议进退之事,同样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三人都清楚,若就此收兵,突吕不部和突举部都失去了近一半的牲畜,牧民根本无法过上正常生活。

况且突吕不部的民众群情激愤,士气高涨,不帮他们夺回牲畜,也无法向民众交代。

但是,仅凭现在的不足五千人马,与任何一个国家开战,几乎没有胜算。

更何况,他们必须要深入别国作战,天时、地利、人和,一项都不占。

进无胜算,退有可能会前功尽弃,真是进退两难。

钦德、释鲁、辖底三人,反复思量,难以决断。

钦德突然想到,应该听一下阿保机和曷鲁的意见。

释鲁也觉得,这两个少年点子多,或许能想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钦德急忙让传令兵去找阿保机和曷鲁。

其实,阿保机和曷鲁、敌鲁、述律平,也正在为下一步进军方向动脑筋,已基本形成了一致意见。

此时听到钦德和释鲁找他们有事,以为是要给挞马军下达命令,两人急慌慌赶来,阿保机一进门便请战道:“你们下命令吧,我们挞马军仍做先锋。”

钦德让两人坐下来,面色凝重,将目前的难处对阿保机和讲了一遍,最后问:“如果让你们做决断,你们认为,是进还是退?”

阿保机不假思索,果断答道:“当然要继续进军,我们没有退兵的道理。”

钦德与释鲁对望了一眼,又问:“那你说,我们该任何用兵?”

阿保机看了曷鲁一眼,道:“其实,我们几个已经商量过这个问题,只是不知是否可行。”

钦德心中一动。

这些孩子时刻都想着仗如何打,实在是难能可贵。

钦德急忙追问:“那你说说你们的想法。”

阿保机道:“我不懂打仗。过去,我和敌鲁哥、平妹、阿古只整天在林子里狩猎,论狩猎,我们是内行。狩猎时,我们是不会追击已经受到惊吓的猎物的。眼下,小黄室韦已经与我们交过手,就是一只已经受到惊吓的猎物,所以当下,他们已经做好了应战准备,我们不宜再与小黄室韦交战。”

钦德已经听明白阿保机的意图,问道:“你们的意思是,对乌古突然发起进攻?”

阿保机点头称是,道:“乌古这只猎物,我们还没有惊动它。我们猜测,乌古人已经退回国内,而我们正与小黄室韦对峙,他们一定会以为,我们将与小黄室韦斗个你死我活,绝对不会去打他。现在,我们突然对乌古发起攻击,一定能将他打个落花流水。”

钦德微微点了点头,道:“我们三人也曾想过,先打乌古。可是,我们仅有不到五千人马,若此时向乌古进发,小黄室韦必会抄我们的后路。一旦小黄室韦与乌古联手,前后夹击,我们没有胜算呀。”

曷鲁插言道:“我们已经想过,打败乌古,两千人足矣。其余人马,仍在这里与小黄室韦对峙。这样,我们就能避免腹背受敌。”

辖底摇头冷笑,道:“乌古是一个国家,你们再能战,仅凭二千人,就能打败乌古?太狂妄了吧。”

钦德瞪了辖底一眼,道:“你让他们把话说完嘛。”

阿保机道:“我们商量的作战方案是,我们挞马军去突袭乌古莫贺弗大营,杀掉乌古莫贺弗,彻底捣毁乌古国的指挥系统。乌古人没了首领,一定会成为一盘散沙。到时候,我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乌古人就变成了我们随意猎取的猎物,两千人马,足矣。”

释鲁的思路已被孩子们的奇特想法触动,眼前一亮,追问道:“突袭乌古国莫贺弗大营?说一下你们的理由。”

阿保机与曷鲁对望了一眼,阿保机示意让曷鲁先说。

曷鲁慷慨道:“我们已向去过乌古的人打听过,这里距离乌古莫贺弗大营已经很近。若我们抄近路,经过小黄室韦国土直插过去,更近。乌古莫贺弗大营平时一定不会有大军守护,就重要的是,莫贺弗绝不会想到,我们会突袭他的大营。更不会想到,我们从小黄室韦方向偷袭他的大营。我们正好打他个措手不及。”

莫贺弗是乌古人、室韦人对最高统帅的称呼,等同于契丹人的可汗、中原的皇帝。

听了阿保机和曷鲁的作战方案,钦德目放异彩,双掌相击,兴奋地说:“对呀,偷袭乌古莫贺弗大营,这主意,太好了。”


     4.年底前建成32个“社区之家”规范化试点,提供小区停车、老年餐桌、幼小托管等反映普遍、紧缺型的,我国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重要时刻。毛昭晖指出,在扫黑除恶、金融领域反腐等专项打击活动的背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2021年第2号)。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的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一切议以来工作情况的报告(草案),对下一步工作作出部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