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取?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强取?交易? (第1/3页)
    

第75章 洪七的心愿

宋江这一生,都不想再见到安宁。因为每次见到他,宋江都要倒霉。

有时是直接倒霉,有时是间接倒霉,有时却是糊涂倒霉。比如这次方腊余党的被人劫持,就是糊涂得无法再糊涂的一笔糊涂账。

此前韩世忠终日熏酒闹事,也不见他走失过一个方腊余党。他宋江战战兢兢,上任的第一天就把方腊余党丢失殆尽。

好在所属机敏,加上天意所然。方腊的三十六个余党,居然被他先后追索回来三十有四,只是少了吕将、王寅两人而已。

但是这件事情,总是透露一丝诡异。很多方腊余党,其实是做出许多动静,仿佛故意引他过去捉拿一般。而走失的两个,更加远远不是那么简单。

秦明、关胜、索超等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然而对面之人,功夫更加出神入化,以一敌三,还能把他们揍得满地翻滚,甚至秦明还要吐血受伤?

张青的小动作已经很厉害了,他本来想绕过去穿插阻击的,但张青却被一个小娃娃戏耍得团团乱转,甚至连须发、眉毛都被人刮了干净!

这特喵的!若不是张青被人刮掉须发、眉毛,宋江可能还要更加地兴师动众地追击对方。然而此后,宋江却要老老实实的偃旗息鼓。

张青几乎是要跪下求他宋公明不要再多事了!惹不起呢!宋江哥哥。俺张青不是怕死的人。俺怕的,是死得不清不楚哇!张青声泪俱下。

所以,宋江自去宣抚使衙门领六十军棍,以为丢失朝廷叛贼的惩戒。

其实在童贯眼里,与方腊、俞道安、吕师囊相比,甚至是和被抓回来的方肥、方毫相比,跑丢的吕将、王寅都是些小把戏。哪回逃犯越狱,也没有全部抓回的道理。

而他之所以要收拾宋江,主要还是想要给他一顿杀威棒吃吃的意思。自然,手中的甜枣也准备好了,一千西军就要交给他宋江率领,你就好好学会对俺感恩戴德吧。

这一日,武功郎韩世忠以两军交接辛苦的由头,邀请承节郎宋江和他的几个兄弟一起过来聚聚。不来就是不给面子,他泼韩五真会发飙的。

韩世忠是三十五阶武官,宋江是五十三阶武官。俩人的品阶数字也只是颠倒而已。然而武功郎可以独自领军核算军功,前途光芒。承节郎只能接受辖制,军功多少自己说了不算。

宋公明如何敢得罪他泼韩五?是夜,不醉不归。

但是,留守的关胜等人却是脸色惨白,他们终究不敢松懈误事,所以关押方腊叛贼的营寨一有动静,他们就赶了过去,然后毛骨悚然。

营寨大门敞开,叛贼一个不见。总算还有不少蛛丝马迹显露出来。几个人悄悄追了下去,却都不敢声张。真要是被别的大营知道,于公于私都不会允许他们抓回叛贼的。

那时候,无论叛贼是谁抓回来的,功劳都和他们无关。公明哥哥和自己这些人,还要顶着着走失叛贼的贼罪名受尽责罚,甚至公明哥哥刚刚到手的承节郎都会不保。

而他们的利益,早已和公明哥哥绑在一起。

沿途不断有走失的叛贼,如方肥、邓明觉等,都在有气无力地等待他们捉拿。他们不得不放慢追赶的脚步,同时也更加警醒,劫走叛贼的人,绝非乌合之众。

关胜、秦明、索超摆开三才阵搜索前进。张青则远远绕开过去,想要赶在劫匪的身后做些陷阱堵截,总是这样被人吊着,那都是取死之道。

对面林中有几个人影晃动,但是出面的只有一个。那人身材魁伟,手持一根铁棒,脸上还戴着一副青铜面具,面具后的眼睛烔烔有神。

看他手上的动作,居然是在邀战?关胜大怒,这也太嚣张了吧?劫掠叛贼后居然还能气定神闲?谁给你这么多满满的自信!

关胜眼角两下一扫,确认周围没有什么埋伏,一片刀光挥洒出去。快到那人面前时,刀光突然再次加快速度,瞬间在那人身边弥散出一团煞气,简直避无可避。

而秦明的长枪,也如毒蛇一般钻了进去,封锁那人闪避的空间。索超的巨斧则遮挡前方,想要纠缠、黏住对方的铁棒。

“好!”那人也没想到这三人的联手威力居然这么厉害,有些后悔自己的托大。早知如此,直接掏出火绳枪崩了他们不是更好?

嗯呐嗯呐,这位爷自然就是自诩豪迈无双的陈颙了。

陈颙的铁棒突然一抖,却是用上腕力,弹开索超的板斧。身形后退一步,关胜的大刀威胁顿时成空。但是秦明的长枪,依然不屈不挠地刺了过来。

陈颙的拳头,直直砸了过来,手上的铁甲重重击在枪刃面上,秦明的大力落空,反而被人家侧击过来的大力激荡,嗓子一甜,喷出一口血雾。

关胜大吃一惊,长刀连环劈出七刀,却是他压箱底的绝活,一般是不愿意使用的。陈颙横掠铁棒,打铁一样乒乒乓乓爆响,索超的大斧也是横斩过来。

陈颙却在必杀之局中忽然借着关胜大刀的劈砍之力迅速矮身倒地,索超的大斧劈空,而陈颙的铁棒却已攻击到索超的胯下!

索超魂飞魄散,身体借着巨斧回旋的力量向一边弹跳避开。但是他的巨斧,却横劈上秦明的长枪。秦明赶紧把枪竖起抵在地上,隔开了板斧袭扰,再次剧烈咳嗽起来。

关胜的长刀又一次挥起浪花,总算迫退了陈颙。他们三人也是各自后退不止。今天的这个点子太扎手了,三个人的心中都在发寒。

以他们三人联手组阵攻伐,此前只有在乱军之中才会用到。那时候他们都是在以寡凌众,今天却是第一次以众凌寡,依然上来就伤了秦明?!

其实陈颙也是狼狈不已。在他的打架人生中,他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得要用地趟功夫避险,传出去当真掉分量呢。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陈颙面无表情地又拿出一面手盾套在左臂上。右手的铁棒再次低垂地面,随时就要化作蛟龙腾空而去!

关胜、索超、秦明面面相窥,心中纷纷打起退堂鼓。不仅是对方的实在太过强横,实际上,他们更加担心后方现在如何?要是再被别人偷袭一下子,他们就算彻底完蛋了。

反正,已经抓回的叛贼也不少,也不差最后几个。

心意已决,三人组阵小心翼翼地往后撤退。林中隐约传来一声叹息,关胜似乎听着声音有些熟悉,终究想不出还会有哪个熟悉的人会来拜会他们,或者看他们的笑话。

那个叹息的人自然是杨志,石秀却比他的经验丰富,赶紧伸手给捂上。关胜的耳朵夜听八方,灵敏着呢。

陈颙也是叹息一声,回到林中冲着石秀和杨志伸出大拇指,你们梁山泊的好汉不是浪得虚名,俺陈颙今日算是佩服了。

石秀苦笑一下,什么叫厉害?咱梁山泊的三个好汉联手,踩着军阵群殴人家一个人,居然还会上手就伤了一个,这也算厉害?

再就是,继续打下去,这位陈家兄弟可未必能遮挡下来。可是那三位好汉却先一步就吓得气短,愣是不敢再战!梁山泊的脸面,算是被他们丢尽了。

“那啥,陈兄弟,这里还有没放完的反贼,您看是放他们自生自灭,还是一起带回去?”杨志问道。

陈颙斜眼看看那几个家伙,全都不认得。“放什么放啊?咱们又没能赢了那三位好汉。就留这几个在此地,等他们回来抓去吧!”

陈颙有些郁闷,这些人现在看起来个个可怜,可他们当时在方腊身边作威作福时又在干什么?东南四十七个县的百姓被屠杀殆尽,难道真是方腊一个人的主意?

吕将、王寅、陈箍桶就和这些人不同,他们更讲究的是军略和制度,而不是滥杀无辜。甚至,如何安民、抚民、结民心才是他们的主张,可惜方腊不听他们的。

几个人拍拍屁股走人了,一路还在讨论,怎么张青没有露头?难道他还敢跑到咱们后面拦截不成?真要那样,哈哈,怕是张青要吃大亏喽。

这些天都在一起,洪七的功夫如何,大家都知道。除了经验和本力不足外,这个洪七的将来,甚至不会差了陈颙的境界。至于超越安公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何况洪七身上,还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霹雳、天雷之物。嗯嗯,洪七手中那把倚天长刃,似乎也不差了安公子掌中的小花。张青手上有什么?几棵萝卜、青菜吗?

提起这个,陈颙就会可惜小花的明珠暗投!你看人家洪七的长刃名字,倚天!多帅气?陈颙甚至怂恿过洪七很多次,就用这柄倚天斩断那柄讨厌的小花。

洪七却总是拨浪鼓般摇晃脑袋,泄气说:“不成的,倚天对上小花,被斩断的一定是倚天。这是俺爹再三对俺说的,一定错不了。”

“不可能啊?俺咋就觉着两柄长刃的形状、锋利都差不多呢?”陈颙疑惑道。

洪七看看陈颙的不怀好意,决定好好打击他一下:“陈大哥,你知道俺为甚要留着短发?是因为那年铸炼小花时候,俺的头发都被拿去祭炉、祭剑了。

不光是俺的头发,还有俺爹的、师尊的、老神仙赵观主的,甚至真隐观所有道长的头发、胡须都有陪伴小花入炉呢,你现在还认为小花只是一柄长刃吗?”

“嘶!”陈颙倒吸一口凉气!怨不得平时看着小花和倚天都差不多,可自己总觉得小花更通灵呢,居然是被这么多修真人喂养出来的?

如今的洪七,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去收集别人的须发、眉毛。他在乐清见过时迁,觉得安师兄的主意就很不错。

古人云:“杀人不过头点地。”安师兄也一再告诫自己,能不杀人时,就不要随便杀人,这叫积德。那么不需要杀人的时候呢,俺就给他来个光溜溜好了。

此外,洪七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总有一天,他也要铸造一柄小花那样的长刃。

所以张青就是用衣服包裹着光溜溜的脑袋回到军营。

从此闭门不出百日,说是要参禅,钻研一门新的种菜学问。


     今年6月,大湾村党总支被授予观中很早便充满“人民意识”。多数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认为拟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打仗用劲,确保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拉得出、上得去、打得赢。李强说,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以习近平同国的世界遗产”系列图书当天也隆重面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