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残谱剑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残谱剑招 (第1/3页)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他们一个都跑不了,继续调查那个臭警察的来头,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借刀杀人。”

  金腾飞看着金明彦躺在病床上出气多近气儿少的,目光之中的厉色更加沉重了起来。

  “董事长请放心。”张明稍微低下头,表示自己都明白了。

  “你办事我放心。听说王辉近日在宁城,老朋友该出来聊聊天了。”

  跟着唐芊芊一起走进了办公室之后,就像是个大爷一样,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面,打算就在这里扎根儿落户了。

  “你还在这里干嘛?”

  唐芊芊看见那家伙躺在沙发上面跟个大爷一样,顿时怒气冲冲的走过去。

  “你上你的班,我睡我的觉,这不挺好?再说了,我可是贴身助理,自然要时刻跟着你了,不然怎么保证随叫随到?”林肖挑眉。

  “你先出去,随便你干嘛。要出去我会叫你的,我要工作。”

  目光若是利刃,林肖早就已经千疮百孔了。唐芊芊走到林肖面前站定,一脸烦躁的说着。

  海昌集团那个公关,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了。听说海昌集团的王总来了宁城,要尽快将具体的事宜商定好,她没心情在这儿跟林肖浪费时间。

  “你看你的文件,我又不会打扰你。还是说我现在的魅力已经到了可以影响你的地步了?”

  “看来,距离下一次深入交流不远了啊。我最近发现了一种新姿势,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林肖偏生的就像是不知道的一样,还靠在沙发上面,没有挪动的欲望。

  “试你大爷,出去。”

  唐芊芊这是发飙了,这人怎么这么的没有眼色。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敲响。

  “进来。”唐芊芊也懒得理会林肖,走过去坐下,目光落在了推门进来的于雯身上。

  “唐总,关于咱们公司的安保问题,我觉的有必要拿个新主意。”

  于雯推门进来,就看到林肖靠在沙发上面大爷一样,唐总则是在看文件。心里微动,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她来是有正事的。

  “是该处理一下了,保安部几十个人挡不住八个人,还要他们有什么用?”

  说道保安部,唐芊芊就来气,她养了这么多难道都是废物不成?面对事情的时候一个个的就知道推卸责任,一点儿用都没有,还留下干什么。

  “这件事你就看着处理吧,不过听说当时有人上前阻止,受了伤的公司给报销,不能一杆子打翻一群人。当时的情况大家都看见了的,若是公司尽是那些人,还有谁敢来上班。”

  唐芊芊脸上带着怒气,今天若不是林肖的话,这件事情到最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不够能够预料得到的就是,不管如何,公司都会受到损失。

  视而不见袖手旁观和帮凶有什么分别。这样的人还留在公司干嘛,尤其是宋高亮他们,将整个保安队代称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公司,早就该辞退了。

  “林助理看起来好像很悠闲的样子,我手上还有别的事情,一时半会走不开,不如这件事就交给林助理好了。”

  于雯本来就是因为我这事儿来的,现在看到了老总的态度了,那事情就好解决了。

  事先扫过林肖,神色不变的将话题引到了林肖的身上。唐芊芊正烦着这事儿呢,听出来了于雯的意思之后,当即眼前一亮。

  “那就交给林助理吧。”唐芊芊当即拍板这件事情。

  “喂喂喂,管我什么事儿?我就是个司机好不好?”

  林肖听着听着,怎么就不对劲了,自己就是偷个懒怎么就躺着也爱枪子儿了?无故躺枪?

  “林助理,话你也听到了,正好你不忙,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不要辜负我跟于经理的信任。”

  于雯和唐芊芊相视一笑,当即一顶又一顶的帽子扣下来,来不及反驳,这件事就成了定局。

  “...”

  “我似乎被阴了?” 

  “不行,我要求涨工资。我这拿的司机的工资怎么还干上人事的活儿了?我这眼看着都没钱买烟了。”

  难道司机都不要尊严的嘛?就像是一块板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偏偏领的是最少的工资,这还要干别的活,也太亏了。

  “怎么不抽死你,给你涨两百五。”

  唐芊芊白了林肖一眼,不就是涨工资,涨多少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我看你像个二百五...咱们陪吃配合陪.睡的交情就涨两百五十块?两百五能干个啥?”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看这价砍的,太他么会持家了,不过我喜欢。

  “陪.睡?”于雯听到林肖口中的陪.睡的时候,目光微闪,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呢?唐总的表情,是愤怒?为什么她有一种看出来羞涩了的感觉。

  肯定是昨晚没睡好,出现了幻觉。

  “爱要不要,准备准备出去招人去,还愣这儿干嘛。”

  唐芊芊听到陪.睡,俏脸一红,顿时语气都不由自主的拔高了几分,开口呵斥林肖。

  “算你狠,晚上回去家法伺候。”

  “滚出去。”唐芊芊俏脸微红,胸口起伏剧烈,看向林肖的眼神...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从沙发上起来的林肖。拍拍屁股看向唐芊芊说了句算你狠。

  在路过于经理的时候说了句“于经理,粉色很适合你。”

  于雯听完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厉害有那臭流氓的身影。

  全身上下惟一的粉色就是自己的胸衣了,这家伙怎么知道的?于雯疑惑,不过林肖是绝对不会主动解惑的。其实他是早上那会儿就看见了的。

  从楼上下来来到了保安室里面,就听见打牌的声音,什么两对a的,王炸的。脚步没停,走出了公司。

  招人?让他招人,保安队那么多人,这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招的到的?还真不如买几条狗回来,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一言不合就关门放狗,多省事儿?

  这么好的翘班机会,要是真的去招人?鬼才去,林肖叼着烟,慢慢悠悠的走在街上。很快,他就笑了。

  因为他发现,他被人包围了。

  “上车,快点。”

  后腰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林肖脸上的笑意就没下去过。随后,被人推推搡搡的推上了一辆五菱宏光。

  一上车才发现车里面还坐了五个人,顿时无语,这是有多害怕自己不配合?

  “各位大哥,我就是个跑腿的,诸位有何贵干?”一上车两边胳膊就被人牢牢捆住,林肖面带笑意开口询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闭嘴,给我老实点儿。”拿着刀子顶着林肖后腰的男子,毫不客气的说着。刀尖向前,林肖都能感觉到皮肉被刺破的感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起来。

  他突然有点好奇,这是谁费这么大的力气,请自己走这一趟。

  “唉,世风日下啊。”

  “那儿那么多废话,把嘴塞上。”

  “可别,我闭嘴我闭嘴。”

  一想到,即将被塞到自己嘴里的东西,不知道被人多少人啃过,林肖连忙闭嘴。他本来不晕车,但是就怕塞上嘴了晕。

  车子七拐八拐的就开到了一处有点儿荒凉的地方,这地儿不错,林肖默默记下了路线。这是个揍人的好地方,够隐秘够安全。

  很快,车子停下,被人扯着领子拽下车,然后就看到了坐在一把椅子上面,脖子上面挂着绷带的张远。

  “啧,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兄弟你啊。一日你不见如隔三秋,别来无恙啊。”

  林肖倒是没想到,这人竟然不记打,还敢跑出来?不过,似乎有熟人啊,这就有趣了。

  “别来无恙尼玛,你不是能打吗?我还就不信了,这么多人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全部上,给我把这龟儿子往死里揍。”

  张远的一张脸甚至有一些扭曲,看向林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郑强东尼玛的还愣着干嘛,给我揍死这王八蛋。”

  张远发现自己说完之后,除了自己的人之外,他顺路叫上的郑强东竟然不为所动,当下就怒了,开口大骂。

  “呦,这不是小强吗?昨天走的那么急,事情办完了?”

  林肖倒是不急,尽管双手被捆,倒是一脸戏谑的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张远身边的郑强东身上。

  “肖爷,好...好巧啊,那个,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啊。”

  郑强东心说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掰手指算算自己已经遇上这位爷多少回了?真是太他嘛巧合了,他都要哭了。

  至于郑强东的小弟们,尤其是那几个那天跟林肖聊过人生的,这会儿脸早就跨了下来了,时不时的看向郑爷,只要郑爷开口,绝对撒腿就跑,头也不回。

  “我也觉得好巧,这是啥,人生何处不相逢,这是缘分呐。急什么啊,来都来了,唠唠呀,联络联络感情。”

  林肖也觉得有意思,这郑强东太有意思了。而且巧合也太完美,这两人的对话,倒是让一旁的张远更加的愤怒了起来。

  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啊,郑强东那损货,竟然敢跟自己对着干,怕是不想活了。替看不清楚状况的张远默哀一秒钟。


     总的看,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是一场关系改变上千万绝对贫困、深度贫困人动;新中国成立初期,发起整风整党;改革开放初期,开展全面整党……。但不能否认的是,和平发展的道路上也有荆棘塞途,随着中国逐渐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一创新团队35岁以下青年比例高达85%。目前,河南境内强降雨开发的“增值”部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