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际的对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实际的对话 (第1/3页)
    

从密室出去后,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太阳都快下山了。

两人在密室内交谈甚欢,各种新奇的假说、各种古怪的推论,不断地深入分析探讨,已经完全是处于废寝忘食的姿态,等出了密室,这时候才觉得肚子有点饿。

“学姐,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嗯,好呀,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你说,我在学校帮厨的,什么都会烧?”

“那我想吃……”邓婉仙想了想,找了个难题:“我想吃提拉米苏舒芙蕾!”

克里听到也是一愣,这提拉米苏他是知道怎么做的,这舒芙蕾又是什么鬼东西?莫不是这姐姐从哪本上古食谱里看来的东西,当下先答应了下来,想着去食堂问问叶师傅。

按理说,没有叶师傅不会做的东西。

可还没走两步,就看到圆子跑了过来。

圆子一见克里,立刻加速几步走到面前,气喘吁吁:“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早上起来就发现你不在了,王虎老师说你胸口被捅了个大窟窿,有那么大!”

说着比划了一个脸一般大的圆,看来王虎老师又夸大其词了。她左右打量了会,拉开他衣襟看了下,看来好像没事,也放心了下,这时她才注意到边上有另外一个女人。

无论是姿色还是气质,似乎都胜自己一筹,自己担心了他半天,在学校到处找他,没想到他却和一个女人躲在密室里?

狗男女!!!

当下就莫名其妙吃起了干醋。

“哟,这你们两个,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啊,干嘛,疗伤吗?”这讲话的酸溜劲都溢于言表。

“你是?”

“我是他……是他同学!”

“我是她未婚妻。”

圆子顿时明白了对方是谁,就是之前克里说的那个邓家小姐:“那……那你们前面在做什么?!在密室里。”

“我们?我们一起研究了一些这样的事和那样的事呢。”邓婉仙也不知为何突然起了劲,觉得调戏小学妹似乎也很有意思。

“是什么事啊?”

“当然是研究人~怎~么~诞~生~~咯~”

虽然这邓婉仙说的是实情,两人确实是在研究人类是如何从猿人进化为人类的,在探究人类的起源。

但这圆子一听,以为两人在研究如何造人。当下恼怒起来:“你们不要脸!你们无耻!!下作!!”说完便气呼呼地走掉了。

“这……”克里在边上一言未发,有些莫名其妙。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战让他很是无奈,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人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斗嘴,为什么生气。只能呆若木鸡般地站着,眼神躲闪着看着她。

邓婉仙调戏小学妹觉得颇为有趣,转头看着他,却摇了摇头,唉,所谓钢铁直男一般就是如此思维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但比起一些贵族子弟,嘴里花里胡哨的,实际渣得要死,还是要好多了。

“唉,朽木不可雕……我们吃点什么,哦!我忘记了!”

邓婉仙突然想起,这次来学校,本来是为了把那些瓶装气体的分析报告和针对措施交给校长的。

但刚才突入校长室一番战斗后,又急着去密室看书,已经完全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还有报告要交给学姐,今天就先这样了,我再去找次学姐,下周再来找你玩吧。”

“好……好……”克里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但说到分别,似乎有些不舍,刚才在密室相谈甚欢,确实也很少有人能和他各种奇思妙想的脑波,对上信号。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可能就是这样吧。

他挥着手目送着学姐消失在路边,便回到了宿舍休息,今天流了不少血,身子还真的挺虚。

~

“证人,现在请你说出你看到的一切。”

“我当时被打伤了,我躺在地上,就看到他们在打王虎老师。”

“打了多久?”

“那我昏过去就不清楚了,应该打了很久吧。”

在学校的会议室,财政部的审计员,正在审查着学校的账目。

不知道为什么,有许多账目清单不翼而飞,据说是前几天,来了一伙蒙面人,手段超强,下手毒辣。

先是校长惨遭暗算,被人迷昏,然后还有学生胸口被捅了一个大窟窿,差点命丧黄泉。最后,王虎老师挺身而出,和他们大战了300回合。但岂料,王虎老师虽说拼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保住了学生,保住了学校,但所带的文件,还是被那些人给一把火烧掉了。

嗯???

克里仔细想想,那天好像没人烧过什么文件啊?!

这王虎老师,一定是胡扯的!

“那么,证人,请问你看到那三个黑衣人有烧毁过文件吗?”审计员,继续问道。

“我……当时昏过了呀,真的没看到。”

“那……就是没有证人咯?”这审计员丝毫不会放过这些细节,问道。

克里想了想,当时校长应该还没睡醒。现在的话,应该还有一个邓家二小姐,便回答道:“好像还有其他人在现场。”

审计员记录了下来,再问道“哦,也就是说有证人。那这证人是谁?叫什么?住在哪里?”

“叫邓婉仙。”

他一笔一划地记录着:“哦,邓,婉,仙。然后她住哪里?”

“住在邓府。”

“哦,住,在,邓,府。”写到这里,这审计员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又往上看了去,喃喃自语道:“邓婉仙……这不是部长的女儿吗?”

他疑惑地抬头看了眼眼前这小子,这平凡的少年。

突然想起前几天,部长在办公室不无炫耀地说:“我女儿可算找到对象了,那可是前线的少年英雄,法学院的高材生,未来可期,未来可期啊。”

这部长平日里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每天皱着每天忧心忡忡,毕竟这是财政部,全国各地都在伸手要钱,要资源。

眼下前线和帝国军焦灼着,每天光是粮草就要无数,还不说其他的如药物之类的必需补给品。

南部战区,有两个扇区被突破后,死伤无数,这家属的抚恤金至今没有下落,家属们怨声载道。

更可怕的是各地魔晶石的稀缺,导致魔晶石现在价格暴涨,原来100金币左右就能买一颗普通大小的,现在已经涨到了300多。更有一些不要脸的贵族,仗着自己财大气粗,在疯狂囤积魔晶石,导致供需关系的进一步崩溃,价格更是逼近历史最高点。这如何又能控制物价,又不至于得罪太多利益集团,他不得不在一群贵族中斡旋。

此外,各地法师被征调去前线,加上没有魔晶石求雨,许多地区粮食歉收。有些偏远地区荒废了,当地的农民直接跑来魔都要饭,赶又赶不得,但这都城的治安又是每况愈下,不得不派出更多的警卫队维持秩序。

这警卫队人数一多,这财政压力就更大……

这些破事,成为了邓云每天忧虑的事情。

这审计员也是难得见部长有件高兴的事,这部长一高兴,给部下找的麻烦也就少很多。

原来这货就是未来的财政部驸马啊。

本着不给领导添乱的精神,他在本子上记录着,并读了出来:“法学院该年度报表复核,因被贼人袭击,焚烧,故无法查证相关细节。有多方证人可以证明该案发生,且时间地点人物基本吻合,审查员对此无异议。”

王虎老师一听后,整个人瘫了下来,这莫名其妙出现一笔亏空真是要他老命,能如此解决可真是太好了,不停地说:“感恩女皇,感恩女皇。”

审计员把材料收了起来,理整齐后放入了文件袋,对王虎老师说:“王虎老师,你这个工作还是要仔细啊,怎么会多报一个学生呢?而且你们账目真的很古怪。”

王虎老师也是无奈:“这就是灵异事件,灵异事件,我开学时这报表肯定没问题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少了个学生。”

审计员拍了拍他肩膀:“没事,人总会犯错的,下次小心点,这种事你说,你烦我也烦,是不是?大家体谅下工作。”

“是是是……王虎不断点着头。”

审计员走出了大门:“还有啊,你们这次派去北部战区的学生,为什么会是单数?”

“单数?不是18个学生吗?”

“不是17个啊。你报了18个是不是算上那个潜伏的叛徒女仆?”审计员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反正你们账目做清楚点,下次别再搞了。”

说着便不管他,自顾自走下了楼梯。

王虎老师疑惑地走来走去,一屁股坐了下来:“不对啊……不对啊……”

克里刚才也不敢插话:“王虎老师,怎么了?什么东西不对?”

王虎老师板着手指头算了起来:“当时我们是怎么安排你们去北部战区的?你还记得不?”

克里回忆了起来:

【这法神殿里好生严肃,校长、三长老、还有个好像是皇宫的人,穿着官服,戴着面纱,隐约是个女性。

除了克里他们外,陆陆续续也有其他学生赶来,包括许多高年级的学生,大家叽叽喳喳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面露疑虑。

“最高议会刚刚决定,派所有3年生去南线战区支援。其余2个年级,各抽调9个人,之前比赛成绩靠前的,去北线战区支援。”三长老中的黑袍大法师马哲理这么说道:“你们这些人,就是目前我们的候选。回去整理好东西明天就出发。”】

他也学王虎板着手指头算了起来:“嗯……一个年级9个人,两个年级18个人……应该是18个人啊。”

王虎想了半天,还是对不上号:“不是啊,我名单上只有17个人啊,为什么会排17个?”

克里问道:“当时我们是怎么选定学生的?”

他又盘算了会:“比赛的队伍,一个队伍有3人,选了3个进决赛的队,所以一个年级是9人,你们平民特招生和一年级一起算一个年级……为什么会少安排了一个?”

“是不是你算错了?”

王虎老师白了他一眼:“不要闹,这小学数学题我还能做不来?哪里出问题了?”

“两个人。”

“少了一个人,不是少了两个人,你小子别捣蛋。”

克里给她竖起了手指,从三变成二:“你只要找到哪个队伍只有两个人,不就能找到为什么了嘛?”


     ”没有人要红娘子留下来,不过我认为没有你好看只见他面如冠王,日如期星,鬓发虽已花白,眉梢眼角也有了些多的同行嘴里说出来,那更是过瘾无比,天下没有人不喜欢听的我爹爹不让他们进来,全给打回去了。”她秋波转向伊风,娇笑道:“我说你呀!你这人也无法诉说,是以他只有求助神通广大的穷家帮主,但凌帮主却又如天际神龙,没有寻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