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破刑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破刑阵 (第1/3页)
    

 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陈默现在脑子很热。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也许是因为有血气上涌的原因。也有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导致的眼疾。

  是的,当桂荣离开之后,他忽然想到了现在的时间。

  正午。

  再加上刚才对方的样子。陈默有理由认为。村子中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参考那天的场景,现在的外面应该是鬼气横生。出门之后必定是一群飘浮在空中的鬼怪。

  他不知道上辈子小说中,看到鬼就会死的逻辑成不成立。但他玩过的很多惊悚类的游戏中,基本上碰到鬼就挂了。

  不看到鬼鬼就永远找不到你。找不到你你永远没事。

  就算你知道是鬼,也千万不要回头。他已多年的游戏经验告诉你。这方法打游戏绝对管用。

  甚至于这方法适用于任何剧本。当然适用于梦璃的梦境就不知道了。

  梦璃现在很不正常,陈默敢以8000里一枪干掉鬼子的可能性去堵梦璃现在是否正常。

  答案肯定是不正常的啊。

  要是正常,为什么会把自己划分成为两个小萝莉?

  别告诉我说梦璃喜欢百合。

  “卧槽。”

  陈默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想起上次黑萝莉说过,你没有被梦璃临幸吧。那副表情到如今都让她记忆犹深。一副看失败之犬的样子。如同皇宫之中妃子之争。

  “我去,不会真的这么离谱吧?”

  陈默顿时自己的性命不保。仿佛如风中残烛,不需要对方动手,自己抹脖子就可以挂了。

  当然以上都是陈默的猜想,具体情况怎么样他也不知道。

  要是知道就不会搁在这里装孙子了。

  当孙子也有好处,至少现在的等级都是梦璃帮忙提供的。

  不然指不定还在一级呆多久。

  待在屋子中,中午正好是不出去的时候。很巧的是,桃花源中的人已仿佛忘记了他。两者就这样平和相处。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两者之间的平衡相处就被打破了。

  桂荣又来了。

  这次可带着她的好姐妹一起来的。是的,大家没有猜错。就是那个美若天仙,相貌出众。温文尔雅的农夫的女儿。

  陈默一见面,顿时惊为天人。要是在动画世界,这掉下的下巴足以有一吨重。

  长成这样还活下来,居然还说美若天仙。还好是在这个人间仙境的地方。要是搁在别的暴乱之地,能活过三集就算他厉害。

  不不不,三集…三集太多了,陈默想了一下,能活过100字就已经说明作者大神给他面子了。

  这你tmd告诉我是人。五官扭曲,有黄金圣甲兵的外貌。通体反光,搁在博物馆里都以为是小金人儿。

  身高超过两米,站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陈默自认为自己一米七几。但它距离屋檐还很有一些距离。而对方甚至或在屋檐下低头。

  身高,体型容貌身材,哪一样都没有农夫说的那么好。

  应要用两个字来形容,那估计只有“可怕”二字。

  陈默略感蛋疼,扫视一眼对方之后,顺带看了一眼桂荣。

  桂荣现在正如惊弓之鸟,陈默的目光很快被她发现桂荣本就有些惊慌的心里,突然间觉得一场触痛。

  仿佛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没有喜欢上自己。

  “你们聊,我先走了。桂荣轻轻摘下自己的面纱。放在陈默的手上,做事情的时候带上它,让我也有些参与感。”

  “???”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陈默现在也是满头问号。

  “卧槽。”

  这TMD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是不是有一集没有看啊?发展的速度有这么快吗?大家才第一次相见啊,早上相见第一次啊。

  怎么说的我像个渣男似的。就算我是渣男,那谁会喜欢上这一种啊。

  陈默心里疯狂吐槽。不仅吐槽,甚至还有点想哭。

  “你就是我老爸说的那一位公子。”

  不愧是美若天仙的人,说话声音都格外响亮。雷声轰鸣,可斥千军。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陈默跟她相距五米,却感觉现在正在她的面前。

  卧槽,这个能发生什么?我明天怕不是要被拆成4节了。

  什么?哪4节?你们这些读者还有心思问?

  陈默不想回答也不敢想。

  迫于压力,陈默只好低头:“是的,不过我家中已有良妻娇妾。娶了你,实在是深感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轰鸣声再度袭来:“没事的,我不在意这些。”

  你tmd不在意,我在意呀。

  这句话陈默没敢说,说了估计今天就是要用强的了。

  他小胳膊小腿的可顶不住这,大肉山的残暴。

  对方身高两米他才一米七,要是用强的,他哪顶得住啊。

  唉,这就是弱小的命,但凡是一个体修战士,哪里还会受到这种欺辱。

  一拳打出,打的她妈都不认识她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瞎想。他不是体修战士,也打不过别人,他妈更是可以认得出她。

  毕竟作为一个毁容堪比整容的大人物。去,无力之拳头,实难改天之美作。

  什么啊?你说主角就应该硬碰硬的对抗。

  夫列子,逆天而行?

  对不起,你看错书了,陈默就是这种怂逼。没有人挡杀人的魄力。

  现在他只在想怎么度过这个难关。

  “对了!”

  你突然一个点子出现在脑海中。

  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革命家,不知道谁谁谁说过的一句话:当一个事情有外在矛盾的时候,将它转变为内在矛盾就好了。

  “对不起,我喜欢桂荣。”

  “没事,我不介意的,无论你有几个妻子,有几个小妾。”

  我操,你什么时候要这么善解人意啊?

  我需要的是你善解人意吗?

  “对不起,我在一个地方只娶一个妾室。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两女共侍一夫的事情。我还是很不习惯的。”

  “没事,试几次就习惯了。”

  “呵呵。”

  陈默干硬的脸上。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眼见外部矛盾转变无效。陈默又想起了另外一招。没有什么比这招更可怕的招式。

  无论是谈情说爱还是父母逼婚,这招用出足以解决99%的事情。

  “老子有龙阳之好。”

  平静中划过一道惊雷。

  此言一出,一直平静的对方,突然有些变色。“什么你有龙阳之好。”

  “是的。”

  事到如今在名誉和被上的选择中,陈默只好选择了不要名誉。

  毕竟被这家伙强上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为了生存他还是苟一下吧。

  “没事,我觉得我会用温情将你掰回来。”

  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心?

  陈默差点哭了。

  这也太善解人意,温文尔雅了。

  要是长得好看一点,当老婆他也就从了。但现在他只想说,I want to go die.

  语言不通,就是动用武力了,陈默一直本着能用语言解决的事情,就绝对不用动用武力,但现在不用武力已经解决不了事情。

  “你他妈不要逼我。”

  “嗯?”对方一声清呵,手轻轻地推了一下房屋的承重墙。承重墙塌了。

  眼见这一幕的陈默,脸颊上划过一道冷汗。不知不觉中咽下一口唾沫。“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深入骨髓,无可救药。就算你长得如此美如天仙,动人……呕……

  对不起,你想的太美了,对我的冲击太大,我一不小心忍不住了。”事到如今,陈默也只能这样苟且。

  陈默摸着自己的良心,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良心了。那不是被狗吃的,而是被自己丢了。

  良心你安心的去吧。我明年的今天会祭拜你的。

  陈默都已经这样说了,对方再怎么说也不济于世。

  毕竟对方可是整个桃花源中的美丽仙子。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给陈默面子。对方不领情,她也不会热脸贴别人冷屁股。哼了一声就走了。

  干雷炸响。

  陈默感觉牙齿有一阵颤抖。

  哼什么哼嘛。吓谁吓唬谁呢?我我可是。算了,由她去吧。

  陈默可算是被这个桃花源中的种种迹象。给惊的一愣一愣的。太不科学了,这要是桃花源,以后我再怎么看桃花源啊。陈默顿时觉得自己无法再直视桃花源这三个词。

  甚至以后读到桃花源记的时候,都有点同情武陵捕鱼渔人。能从这个地方完整的出去,就已经是一个狼人了。比狠人还要多上一点,才足以说明其可怕之处。

  最后居然还要闹着回来,说明外界的世界是有多乱啊!

  对方离去之后。陈默躺在床上开始沉思。

  为什么一个数字都没有出现?

  作为这场游戏,打扑克牌,是需要知道自己有哪些牌的。可现在他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桃花源还在桃花源,扑克牌在哪?

  另外一个世界。

  两只梦璃。大手牵小手的走在一起。

  突然那只小梦璃说。

  “姐姐,我们这样跑了是不是不太好?”

  谁知梦璃姐姐莞尔一笑,摸了摸小梦璃的头。

  “没有的,你放心。这事情本体本就打算就像我们这样办。”

  “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呀?”

  小梦璃觉得不可置信。这肯定是姐姐在骗自己。

  “没有,我怎么会骗你呢,现在本体真不知道躲在哪里养伤呢!”

  “哦,原来如此呀。那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们说是在监考,其实本体的意思是放他过了。”

  “啊,那我们来干什么?”

  “走个形式啊。反正他靠自己也能突破二级到达三级要我们根本就没多大用。”

  大小两只梦璃。一问一答间。姐姐梦璃浑然没有刚才的迷糊。陈默又被骗了。


     他常常步行10余公里到工地,和老百姓一起修水库当地百姓亲切地称呼他“小安子”。同时,要重视通过党员干部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在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在操不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在全社会的比例,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结构,中央早已多次作出安排。今年5月,在夕阳再晨成立10周年庆祝大会上,作为优秀学员代表,马勤上台秀了一把咀村,将一间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船舱当作卫生室,给渔民当了20多年的“船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