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借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借场 (第1/3页)
    

这边将时间推回到二十分钟前。

在王苏州跟随着调查局一行人走后,周大少跟前台的张姐聊了一会儿,便出了大厅,来到了停车场。

坐在自己的车上,周大少才找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这时的周大少终于认清自己是个伪二刺螈的本质。

虽然他在看动漫时,对那些丰乳肥、臀的魔物娘表现出了极高的喜爱与热情,但真当他在现实中与之接触,他才知道,其实自己之所以表现得无所畏惧,不过是明知道那些纸片人无法突破次元壁而已。

即使已经过了好一会儿,也离开了那片小天地,可只要一回想起那个八瞳少女的笑容,周大少还是觉得一股寒意从头顶百会穴直窜到尾椎骨。

大聪明也没比他好多少,到现在都还蔫蔫的。都不肯下地自己走,一路让他抱着。

打开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周大少才舒服地打了个嗝。他又喂大聪明喝了点水,然后才登上之前注册的虎鱼直播平台账号,准备工作。

虽然江臣并没有给周大少的工作提出什么要求或做出什么限制,但本着“士为知己者死”的情怀,周大少还是决定积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对于自己的工作内容,他这几天也是下了一番苦功。

最终他决定抛开自己维系人类与异常人类关系的和平大使的偶像包袱,选择走亲民路线,做一个本本分分的自媒体网红。

主要的工作就是拍拍视频,做做直播,展现他与大聪明的生活日常。以他和大聪明之间坚不可摧的革命友谊,来软化人类与异常人类之间因历史问题而遗留下来的隔阂与仇恨。

当然,之所以选择这种工作内容和形式,实在是周大少能力有限,也想不出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破罐子破摔,死马当活马医。

如果成了,那当然最好。

如果不成,那就再想其他办法。

周大少只能感谢遇上这么一个良心的老板,给予了自己高度的工作自由。

老板万岁!求老板保佑今天工作顺利!

在默默祈祷老板保佑自己之后,周大少抱着大聪明下了车,来到了调查局办公楼门口。

在今天早上来调查局的路上,他就已经通过博微发了要直播的预告。虽然只过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但这条预告还是收到了过百万的点赞与转发。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调查局官方账号为周大少站了一次台之后,周大少的博微账号便吸引了几乎所有网民的关注。短短几天时间,这个账号的关注量便突破了五千万大关。关注者当中,从知名大v到刚注册一天的新号一应俱全。

据专业知情人士透露,在水军与阴兵泛滥的博微,这很有可能已经囊括了绝大部分的活人。

周大少可以说是一炮而红,成为了博微当之无愧的一哥。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大少是害怕但又不害怕。因为有人说过,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即使是头猪都可以飞起来。

当然,他在说这句话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引起了大聪明的强烈不满,许下了十颗白菜加十根胡萝卜的代价,才将之安稳了下来。

打开手机的镜子功能,周大少检查了一下自己与大聪明的妆容,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打开了直播功能。

在等待了一分钟之后,不知多少账号在同一时间挤进了周大少的直播间,致使周大少的直播画面瞬间卡顿在他那个有些油腻的笑容。

即使周大少使用了6G网络,也足足刷新了两分钟,才勉强让直播画面动了起来,不过还是一顿一顿。

糟糕的直播状况让周大少有些小担心。好在满屏的弹幕中,表达不满的只在少数。

周大少清清嗓子:“大家好,我是周大少。如果大家觉得这个称呼不够亲切的话,可以叫我周大少。”

屏幕上顿时满屏问号飘过。

开场冷笑话似乎还不错?

周大少给自己默默点了个赞,然后才稍微移动了下手机镜头,露出了身后的调查局办公楼:“相信有眼尖的观众已经注意到了,我现在实在梧桐市调查局门口。”

然后他就按着之前背了很多遍的台本说道:

“大家一定很好奇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我带我的朋友来进行身份登记。”

“大家肯定又会好奇,这有什么好直播的?但我告诉大家,这还真的是一件值得直播的事。”

“下面就让我浓重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一个妖怪朋友。”

周大少停顿了片刻,才将手机镜头对准了大聪明。

直播画面中顿时显露出大聪明不情不愿的样子。

原本观众都在期待是怎么样的妖怪朋友,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只黑白花的小香猪。

可爱是够可爱了,但是和他们想看的那种妖怪,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不少观众直呼上当。只不过看在调查局的面子上,他们决定继续看一会儿再决定要不要走。

原本有些稀薄的弹幕顿时又拥堵起来。

【主播,你在逗我吗?】

【主播是猪,鉴定完毕。】

【主播骗人,取关了。】

……

周大少不慌不忙,从裤兜里掏出大聪明的身份证,将之举在大聪明的脸庞。

“请大家稍安勿躁,看看这个。这个就是我朋友刚刚办下的身份证。照片都在这。这可是做不了假的。”

这种证据显然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

弹幕没有丝毫消停的迹象。

【周明聪?不是应该叫八戒吗?】

【不是悟能差评!】

【完了,我也叫周明聪。】

【我在现场我证明,楼上就是这只猪。】

【办、证请加我QQ337845818】

……

周大少看着这些不正经的弹幕,也是有些无奈。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长期混迹于各直播平台的弹幕王者。

过去看自己发这些无厘头的弹幕时,只在心中窃喜。特别是当自己的弹幕成功带起一波节奏,然后悄然退出战场,坐在电脑面前,抱着手臂笑看主播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更让他有一种“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潇洒感。

然而现在身份调换,他做了主播,才发现这些弹幕会让主播多么的头疼。

不过还好,弹幕尽管都在刷些俏皮话,但总体氛围还是好的。

偶尔看到几条混在弹幕池中的污言秽语,周大少呵呵一声冷笑,找出对方的ID,直接永封。

净化网络环境,人人有责。维护网络和谐,从我做起。

现在大多数的主播因为靠直播混饭吃,要维持自己的热度,所以他们面对这些整天在网络上发泄负面情绪的喷子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封个几天就放出来了。甚至还有个别没有下线的主播,就靠下作的直播内容来吸引这些喷子来维持自己的热度,更是让人三观尽毁。

但是周大少是谁?作为国内堂堂首屈一指的富二代,他可不用看这些喷子的脸色生活。

谁敢骂我,谁敢在这个直播间里说脏话,通通永封。

看着那些个账号一个个被封停,周大少心中不由升起了万丈豪情。

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帅气,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一时间,他甚至忘了自己在直播,忘了他的工作需要跟观众互动,而是专注地投入了封人的畅快中。

随着他的坚持不懈的努力,隐藏在弹幕中的专业喷子藏不住了。

这些人敢于喷人自然是有依仗,一人多号都是基本操作。但是再多号也经不住这种无差别的封禁啊,纷纷开启小号吐槽。

【卧槽,我就骂了一句,直接永封。主播要不要这么狠?】

【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被永封了。】

【原来主播不是误点了?】

【大家别喷了。主播是个钓鱼的。】

【主播高抬贵手吧,我已经被封了三个号了。】

……

周大少眼疾手快,当即就从密密麻麻的弹幕池中找到了那个自称被封了三个号的人。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先让他去小黑屋里待个几天。

而随着这些喷子的发言,更多的普通观众也发现了这一点。这让他们更加兴奋了。

这么有个性的主播,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当即发言更加频繁,免费的小礼物不要钱的刷,而一些付费礼物也是一连串的飘起来,这导致直播间又一次卡顿。

这种情况是沉浸于封人快感中的周大少万万没想到的,想不到自己这种容易掉粉的操作却能收来更多好评。

只能说这个网络的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观众中也似乎忘记了直播的主题,纷纷开始强烈要求和周大少互动。

【我不信,有本事封我。】

【我也来试试,我********。】

【主播你要不封我,你就是猪!】

对于这类弹幕,周大少同样微微一笑。

作为一个有社会担当的高尚主播,满足观众的需求那是基本素养。既然这些观众要求这么强烈,他要不满足,还怎么出来混?

他当下也不含糊,纷纷将之请进小黑屋。

随着封人公告的刷屏,让一些经济实力不错的观众,纷纷慷慨解囊。

【主播继续封,封多少我给你刷多少。】

【主播别怕,封完了,我包养你。】

【主播,你承认自己是猪,我给你刷大飞机!】

看着礼物的提示不停飞过,周大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他此前没有考虑到的问题。

作为一个励志当败家子的人,他的一生已经很不幸了。遇到两个怪物样的父母,挣钱速度比他花钱还快。他现在整天发愁怎么能快速有效的把父母的钱败光,根本不想有什么进账。而看观众们的热情反应,最后的礼物钱即使刨去平台分成和税,也能落个不少。

这对于别的求财的主播当然是个好事,但放在他周大少身上,却是不折不扣的坏事。当即,他开口说道:“大家注意了,主播是个富二代,千万别给我刷钱了。”

他是真心诚意的说这句话,可是那些观众却没当真,反而以为他在说反话。当即就有几个土豪送了最高价值的礼物。

【主播,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楼上就送这么点,是不是看不起主播。】

【帅哥,姐姐欣赏你,包养你好不好?】

看到自己的话起了反效果,周大少决定快刀斩乱麻:“我让别送了就别送了。谁再送就是看不起我。我这人脾气爆,谁看不起我我就封谁!”

咱们周大少有脾气。愿意在直播间撒钱的土豪们更有脾气。当即又是一串大礼物刷屏。

【主播,有本事说到做到,求封我。】

【就是,不封我就是看不起我。】

【主播,你开直播不就是为了赚钱嘛。赚钱的事,不寒碜。】

对于这几个带头跟自己唱反调的,周大少轻哼一声,当即手起刀落。

要是不宰几个杀鸡儆猴,他们还真不知道我周大少的厉害。

然后直播间里眼见的观众就发现,刚才这几个刷了大礼物的土豪纷纷进了小黑屋。

【说封真封,主播牛逼。】

【我原以为主播是个青铜,没想到真的是个王者。】

【主播缺挂件吗?我喊嘤嘤嘤贼好听。】

看着一片666飘过,周大少当即含笑点了点头,霸气三连:

“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没有钱,但我敢保证,在座的都没我爹有钱!”

“所以,我也不是要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所以,我直白的告诉你们,我周某人的直播,你们就是不想白嫖也得白嫖!”


     例如,江苏实施“定制村官”培育,委托农林院校定向培说骚扰外国记者是正当行为吗? 。我们党也通过实践证明,只有农业技术,提高农业生产率。 高校副校长无视政治纪律先后20余次匿名诬20多年,办案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却从未放弃对此案的侦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