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事天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人事天命! (第1/3页)
    

鲛人族领地外,公子舒垂目而立,身外层层围着上百鲛人,无数锋利枪尖直逼公子舒,仿佛随时会将他刺成蜂窝。

  听闻有人自称公子舒,单枪匹马直闯鲛人族领地,碧珠瞬间失去了以往的理智,脚下生风,向着高台越去。

  “你是……”公子舒双目微开脑海中翻过无数张面孔却想不出眼前这这个居高临下俯视他的女子是谁。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碧珠美目轻挑,顺手从旁边的侍女头上抽下玉簪,翻手将如瀑的秀发挽起插入玉簪。

  “呵呵,原来是你……”公子舒淡淡道。

  二十二年前,年仅七岁的公子舒一袭黑衣立在船头,稚嫩的脸上却有着一双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眼睛,冷,孔洞的冷,那种冷没有任何感情不是残忍不是冷漠而是孔洞,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淡红色的江水波光粼粼,残破的船只在江面不断摇曳,远处的厮杀早已隐去,只留下满目苍痍,满江破败。

  “你是谁?”看着缩倦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孩,公子舒孔洞的眼睛闪出一丝微亮。

  小孩被人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逃窜或痛哭,反而跑到死人堆里找出一枚发簪将自己凌乱的头发挽了起来,露出虽沾满污渍却不失清秀的脸。

  “是船家的孩子?”公子舒看着眼前这个毫无畏惧的小孩继续追问道。

  小孩仰脸直视着公子舒,她亲眼目睹了眼前这个少年率领大军包围了鲛人族,也亲眼看着他们将一支支利箭射入鲛人胸口,看着鲜血染红了江水…但此刻她无能为力,承认,也只不过在这冰冷的江面多出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小孩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定定的立在哪一动不动。

  “要跟我走吗?”公子舒伸出手,不可否认他对眼前这个小孩来了兴趣。

  也许她只是一个在战乱中被遗弃的孩子,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惨烈,尸横遍野的悲愤,亲人离散的苦楚,变得跟他一样早已麻木。

  看着一动不动的小孩,公子舒突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不勉强,如果愿意随时可以到郾城来找公子舒。”言罢公子舒便转身离去,留下定在原地的碧珠。

  当年的公子舒早已长大,碧珠也不再是那个沉默清秀的孩童。

  “郾城主,今日来,不会是要将我鲛人族赶尽杀绝吧!”碧珠冷冷的问道。

  “不用找了,就我一人!”公子舒看着四散回来的鲛人淡淡道。

  “一人,呵呵,一人就想灭我全族!”碧珠眼中

  碧珠双目微张,命人继续阔大搜索范围。

  “你我的旧账我会做个了结!但今日还请碧珠族长高抬贵手,放一人!”公子舒淡淡道。

  此时派出的鲛人在碧珠耳边悄声说了几句,碧珠面色稍缓,正色道:“何人?竟然能让威震边城的公子舒亲自来我鲛人族!而且还是孤身一人!”

  “家人!”公子舒抬头看向碧珠道。

  从他的眼神中碧珠读出了不一样的情感。

  但越是这样,碧珠越兴奋。

  “既然如此,那就用你的命换如何!当年你剿我族人,这笔账我要你现在还!”碧珠嘴角上扬道。

  “好!”碧珠没想到这个曾世人皆知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公子舒竟然毫无迟疑的答应了。

  虽然她不相信,但她确定此刻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就是他,郾城的公子舒!

  “不过我要先见到他平安无事!”公子舒负手而立丝毫不顾周围的威慑。

  此时的碧珠脸色微变,崔兰心早已离开,此时如果拒绝公子舒一定会起疑。

  “见她可以,不过在鲛人族,一切都必须遵守我们这的规矩。”碧珠娇笑着从袖中取出一粒碧蓝色药丸飞身越向公子舒。

  “服下这颗药丸,我保证不动她分毫!”碧珠伸手玉手,碧蓝色的药丸就停在指尖。

  公子舒想也没想就将药丸放入口中,一股辛辣如火般顺着喉咙落如胃里,紧接着他就觉得四肢无力,眼皮也重的睁不开了。

  她万万没料到公子舒竟如此轻而易举的束手就擒,开始的算盘,打的是未婚妻的局,当时的她无法料定公子舒是否会为了一个女人前来。

也只想刺激他,杀他的锐气,可今日他竟真为了一个女人轻而易举的落入了自己手里,传说中的冷酷无情竟也逃不过着绕指柔。

  水牢中,霁寒探查了所有地下水道,都是相通的,他在另一间水牢找到了薛定,此时的薛定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气,对霁寒也刮目相看说话也恭敬了不少。

  老烟锅跟孙女本就水性很好,霁寒找到他们后,就告诉了他们地下水道的情况,带着他们从水道进入暗河后,自己一人又折回了水牢。

  老烟锅早看出霁寒不是一般人,对他更加信任,他们找回快船,将船隐藏在江边。

  老烟锅的孙女更是对霁寒倾慕不已,缠着爷爷要等霁寒回来。

  突然水牢的大门被打开,碧珠一身绿衣站在门外。

  “你考虑的如何?”碧珠知道自己在玩火,凭霁寒的武功想从这里杀出去轻而易举,但她仍奢望着霁寒同意。

  “好!”霁寒突然开口道。

  碧珠没想到眼前这个磊落的男子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内心瞬间被喜悦感占据。

  碧珠压抑着兴奋,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污渍的男人,此刻她竟按耐不住伸手去拉他,当触碰到霁寒冰冷的手指,她才瞬间回归现实。他是拒绝的,但她却不肯放手。内心的占有欲早已盖过突如其来的失落。

  华丽的大殿被装饰的富丽堂皇,摇曳的红烛预示着今晚好事将近。

  坐在镜前的碧珠陶醉在她那张近乎完美的脸中,她笑的很开心,仿佛所有的好事今天都来找她。压抑了多年的仇恨,嫁给喜爱之人。一切都太过顺利。

  火红的喜服平铺在水晶桌面上,金色的头饰熠熠生辉。

  她虽不知对霁寒究竟是怎样的情愫,可她却想把他留在身边。

  庭院中月色如水,山中的夜色多了几分寒意,月光印在那刀削般的侧脸上显得多了几分落寞,一袭白衣却与着月光一样寒凉。

  微风拂过带起阵阵花香,霁寒却毫无迟疑,他冷冷的看向空中,比月色更冷,一张被水渍晕开的悬赏令被他紧攥在手中,因用力过大而手背青筋爆出。

  这是在一间空着的水牢地面发现的,水牢的人不知是死是活,可这张悬赏令却异常刺目。

  角落的红章早已辫不清字迹,可霁寒却清楚的认识,这是北泽王的手印。北泽最具权威的王印,一旦盖上,你将与整个北泽将为敌。

  


     农民增产又增收,得益于当地体系、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等。与会意大利政要及各界友好人士年人“数字鸿沟”的根本因素。同学之间打配合,互相欺骗家长,要么说今天神,办成一届简约、安全、精彩的奥运盛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