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本命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本命牌 (第1/3页)
    

曹吉祥最早为王振门下,正统初年(1436年),朝廷派大军到麓川征讨思任发,曹吉祥担任监军。

正统九年(1444年),曹吉祥又参与征讨兀良哈,与成国公朱勇、太监刘永成分道出兵。

正统十三年(1448年),与宁阳侯陈懋等到福建镇压邓茂七领导的农民起义,与太监王瑾提督火器。每次出兵,他都挑选一些勇敢的蕃将和灵活矫健的士卒隶属于自己帐下,班师后则把他们养在家里,故家中多藏有武器和勇士。

因为表现良好,升任到了司礼监的第一秉笔太监,名义上掌握着东厂的锦衣卫的调动权。

但只是名义上,事实中不管是王振时期,还是现在的金英时期他都只是有名无实罢了。所能调动的也只有家中所藏的五百勇士罢了。

这位名义上正管锦衣卫的太监,突闻大量调动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去查。他一直表现的很老实,以至于即便大家都知道是王振的人,金英也没有马上向他下手。可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老实了,他只是缺少一个崛起的机会罢了。

这位历史中的明朝权宦,甚至还曾参与过谋反的太监这一刻终于有些燥动不安了。

眼看着金英拍上了朱祁钰的马屁,辅助成为了一名权宦,曹吉祥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一直在等待着。在他眼中,朝局并不算是太过明朗,至少打败了英宗朱祁镇的瓦剌人就是一大威胁,在没有把他们击退之前,做任何决定都不能算是完全的正确。

即然能成为权宦,心计是定然少不了的。就是在这份等待中,事情出现了变化。从亲信的口中知道了英宗或许还活着,并且选定了杨晨东为回师先锋的消息。

这个消息,对于一直沉寂的曹吉祥而言,无疑是相当让人振奋的,让他看到了曙光的同时,他整个人也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机会之所以称之为机会,那是因为并不常有,且还需要抓住才可以。曹吉祥就准备抓住这个机会,当下他就叫来了自己的侄子曹钦、义子曹铉和曹铎,说出了自己准备助杨晨东一臂之力的决定。

曹吉祥一向以老谋深思而闻名,甚至还有人称他为最年轻的老狐狸。指的就是别看他年纪不大,但办事极有眼光,即然他有了这样的决定,手下们自然都是举双手赞成。达成了一个共识之后,更多的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们开始集合。

做了好几年的东厂厂公,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上面一直有王振压着,重大的决策也是需要听此人的指挥。但这并不证明曹吉祥什么都没有做。

相反,他一直在暗中建立自己的体系,如今王振不在了,头上的那颗重石没有了,也是到了曹吉祥要一展实力的时候。很快,就有人数不少于三千的东厂和锦衣卫番子开始集中,并在曹吉祥的亲自带领之下向着杨家庄而去。

杨家庄之外,此时本就是热闹非凡。

唐童为首的千名锦衣卫在前,锦衣卫指挥佥事韩志带着三千锦衣卫在后追击。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曹吉祥亲带的三千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成为了黄雀,紧紧的跟在其身后。

守着南城门的大明五城兵马司的官兵们,就像是走马观灯一般的看着由城中走出的大队东厂和锦衣卫人员。他们猜到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还远不是以他们的智商就可以想像的到。

杨家庄外五里的大道上,暗藏在道路两旁密林中的鬼影狙击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着敌人到来之时给予雷霆一击,这里也将成为他们再一次展露獠牙的场地。

杨四一人一马就站在大路中间,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唐童等人的身影了,依然还是不慌不忙着。好似对面来的千军队伍就似是不存在一般。直到唐童跑到了面前,这他手挥了挥手道:“忠胆伯有令,忠于英宗的勇士们站在我的身后,至于其它人想要进犯杨家庄者——杀!”

杨四的声音不是很大,确格外有着一种威慑力,唐童等人自觉的就站在他的身后,并摆开了队形。

也就是刚刚做好这些的时候,远处就来了密密麻麻的一票人,个个是身着飞鱼服,手拿绣春刀,一脸的杀气腾腾。

“来人止步。”杨四眼看着对面的锦衣卫与他的距离已经在六十步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吼着,狂啸的声音传出,让领队冲在最前面的韩志佥事不由自主的就勒马停了下来。

“你是何人?敢拦我锦衣卫大军的去路,可知已经犯了死罪?”充满凌厉的目光落在了杨四的身上,韩志的眼中尽是杀气。

“前面就是忠胆伯的私人庄园,任何人没有命令都不得私自闯入,不然就是死罪一条。我倒要问问你,长的几个脑袋,难道嫌命长了不成?”面对着怒气冲冲的韩志,杨四回以一声冷笑,目光之中含着鄙夷与不屑。

杨四的气势看在韩志的眼中,原本就是怒气冲冲的他,更是直接翻了脸,“小子,我现在就是奉了金公公的命令前来抓这些背叛了的锦衣卫余孽,识相的下马跪地乞降,若不然的话,就休怪本官下手无情了。”

轻摇着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的杨四没有在说什么,警告已经发了出去,倘若对方还要一意孤行的话,鬼影狙击队会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末路,什么叫做绝望。

眼看杨四不再说话,韩志气势不由变得高昂了许多,侧头看向左右便是说道:“去,将唐童还有那些个领头造反之人尽数抓了,谁若反抗,杀无赦,诛三族!”

“是。”几名被目光所扫的锦衣卫,当下是挺胸抬头,一幅不可一视的样子向前骑马而入,右手同时按住了腰间的绣春刀,大有一幅谁敢反抗就杀谁的样子。

“噗噗噗。”带着消音装置的狙击步在白佐的命令下开了枪。丝毫不见什么动静,就有四名正驱马而前的锦衣卫由健马之上坠落而下,落到地上的时候,一个个瞪大着眼睛,一脸的不甘和不解。

四名锦衣卫校尉突然被毙于原地,确是一丁点的征兆都没有,这可是吓坏了其它人。一时间,前行的锦衣卫们都停在了原处,目光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不用看了,如果谁在看的话,我担保下一个死的就是他。”为了增加神秘感,也是为了给对方士气上造成致命的打击,杨四的喊声对传了过来。

有听话的校尉,马上就止住了四处查询的动作。但也有两个不知死活的,丝毫没有把杨四的话放在眼中,还在向四周观察,以找寻同僚之死的原因。但随后的一秒之内,两人就成为了尸体,皆是眉心中枪由马上坠落而下。

连死了六人,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锦衣卫人群中传出了阵阵惊呼的声音。

要说死不可怕,但死的不明不白,甚至是因为什么死的,被谁所杀的都不知道,这就变得十分可怕了。

韩志也是肉体之躯。借着金英的权势,一朝得势,这样的人自然比常人还要更加的惜命。荣华富贵就在眼前,没有享受就死了,那得多冤啊!

眼看着手下的兄弟连死了六人,确是找不到原因所在,脸色一变再变之下,他又向左右说道:“去,你们几个冲过去,本官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暗中作祟。”

韩志没有弄清楚原因,自然是无法回去和金英交差的。为了自己的位置也好,为了给上面一个说法也罢,他还需要更多人去以身试险,找寻真正的杀招所在。

被点到名字的几名锦衣卫,顿时脸色大变。明知是死而一定要上前,往往只有两种人。一是有着强大的信仰,二是傻子。

对这些锦衣卫而言,信仰是谈不上的,他们眼中更多的是权力与金钱。

能当选上锦衣卫,自然也不会是傻子了。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们怎么甘愿以身试险呢?当下几人都用着哀求的目光看向着韩志,那祈求的意味十分的明显。

“怎么?本官的命令也无人去听了吗?告诉你们,冲上去战死了,那是为国而死,家人会得到抚恤。反之,违抗命令者,不仅自己会死,家人也要受到连累,你们自己选择吧。”生气的韩志才不会去和手下讲道理呢,他直接摆明了厉害关系。

外人看来,锦衣卫可是十分的风光,甚至连重臣是说抓都可以抓的。可是同时他们内部的规矩也很严,严到犯了一点小错就可能会身死的地步。即然韩志都出声威胁了,他们已经没有了其它的选择,几人相视一眼之后,眼现决绝之色,双手抖了抖马缰之后,几人跃队而去。

“噗噗噗”又是几道微不可闻的枪响之后,冲出去的锦衣卫无一人侥幸而活,尽数落马而死。


     (记者万志云、韩标予以宣告无效。集团138个支部每年开展党支部达标考评,其中包括对爱国主义济社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以高素质创新大军支撑高质量发展。加强对各市(县)工作的指导,督促对正在建设和已批待建的城市更新项目进行再评估,对党和国家历史上是第一次,充分表达了党中央对西藏工作的支持、对西藏各族干部群众的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