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路途公司总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路途公司总部 (第1/3页)
    

  楚怀沙看向丁初雪道:“你让我送你过来,不会是想要让我给你当保镖的吧?”

  后者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嗯,三传集团的董事长心狠手辣,那个死去的女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靠,我好像莫名其妙的又让你们卷进去了。”

  丁初雪道:“不会的,他们就算动手目标也是我,毕竟那个最会咬人的耿仲明算是折了,他们不会再不管不顾的杀人了。”

  楚怀沙耸了耸肩道:“无所谓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丁初雪点点头,随后二人坐上了车。

  就在这时,楚怀沙的右眼皮剧烈的跳动起来,他迅速左右张望了一下,在确定确实没有危险之后,他才发动了汽车。

  “总感觉今天怪怪的,你小心点。”

  丁初雪倒是不怕。

  “你开车,我小心有什么用。”

  楚怀沙白了他一眼,随后将车开出了法院门口。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车身右侧传来猛烈的轰鸣声,楚怀沙随即挂倒挡一脚油门踩死,车子瞬间撞坏了法院门口的栏杆退回到了大院里面,就在这时一辆失控的渣土车径直的撞到了法院里面。

  轰!

  巨大的撞击力之下,整个渣土车的车头都瘪了进去,车身的油箱也被撞裂了开始哗哗的漏油。

  幸亏这是柴油,如果是汽油的话,这么热的天恐怕已经爆燃了。

  楚怀沙惊魂未定,就在这时丁初雪突然喊道:“车子下面有人。”

  楚怀沙定睛一看确实有一个人躺在车子的旁边,看穿着应该是法院的工作人员。

  楚怀沙连忙下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那人拖了出来,等拖出来才发现,这人的半个身子已经都没了,出气多进气少,眼看要不行了。

  “救护车,救护车!”

  楚怀沙接连呼喊了好几声,这时法院的工作人员也跑了出来开始参与救援,毕竟车子里应该还有一个人。

  然而,就在这时地上散落一地的柴油瞬间爆燃,赤红如血的火焰冲天而起,一直窜到了三四层楼那么高。

  此时,楚怀沙怀里的那个人也彻底没了气息,法院的几名工作人员想要拿着灭火器灭火,然而却被楚怀沙一把拦住。

  “干毛?这小灭火器有个屁用,赶紧撤叫消防队!”

  一群人随即乌压压跑开。

  火越烧越大,法院的办公楼很快便被引燃了,就在这时丁初雪突然从车子里窜了出来。

  “遭了,我刚刚提交的证据资料还在里面。”

  说完,她就要冲进去,然而无论是法院的人还是楚怀沙都死死的将其拉住。

  火越烧越大,很快整个法院大楼都被烧了起来。

  幸运的是,所有人都从大楼里撤了出来,不会有人员伤亡。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消防队才火急火燎的赶到现场,说明情况后,消防队一边用泡沫喷枪灭渣土车的火,一边用水枪灭楼里的火。

  一些法院的男同事想要过去帮忙结果被拦住。

  “你们没有氧气面罩别去!”

  大火足足烧了两个多小时才燃尽,法院大楼被烧了一半,资料室几乎全部被焚毁。

  一场大火,不知又有多少凶手可以逍遥法外。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早已化作了一具黑漆漆的死尸,干瘪而又恐怖。

  “抱歉,路上有几个小王八蛋堵车,我们来晚了。”消防队的队长说道。

  这时法院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来上前伸出了手。

  “万分感谢,辛苦了。”

  二人客套了一阵之后,消防队的人留下一部分清理现场,剩下的又全部撤离了。

  而那名五十多岁的人也拿起了电话开话。

  “老陆,我法院让人给烧了,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干的,过来帮帮忙调查下。”

  ……

  等一切尘埃落定,楚怀沙的心也彻底提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要不是自己反应快倒车进了法院,那现在被烧成干尸的恐怕就不止哪一个了,自己和丁初雪基本上也都是死定了。

  而柴油是不易燃的,需要八十以上的温度加明火才可能燃烧起来。

  而刚才的情况,要不是有人故意纵火,那真是只有鬼才能解释的了。

  而综合这次事件所发生的过程以及结果来看,楚怀沙对三传集团也有了新的评价。

  无法无天!

  在省级法院门口实施暗杀,并且在暗杀失败后故意纵火把法院都烧了。

  如此行径,楚怀沙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美国或者墨西哥,又或是什么其他自由民主的国家。

  如果被这种人盯上,楚怀沙恐怕睡觉都睡不踏实。

  想到这里,他看向了丁初雪,后者看上去淡定无比,但是微微发白的脸色却出卖了她,毕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这么大的场面估计也没见过。

  二人是当事人,想走自然是不太容易,而现在天色将晚,诗召南又需要人接,楚怀沙一时间有些头疼。

  “你去接召南吧,这里我来应付。”仿佛看出了楚怀沙的纠结,丁初雪说道。

  楚怀沙看看那辆货车的遗骸,再看看这个小姑娘。

  “那你小心点,先在法院待着吧,我和召南等会就过来。”

  

  “嗯,放心,我没事的。”

  楚怀沙开车离去,几名法院的工作人员随即想要阻拦,而丁初雪上前说了几句之后,那法院的人员随即点了点头。

  省高法被烧的事情是瞒不住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传的沸沸扬扬,等楚怀沙到达公司楼下的时候,诗召南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随手将电话挂掉,楚怀沙迅速的跑上了三楼,诗召南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正好下楼。

  二人撞上,诗召南如释重负道:“我在网上看到你俩了还以为你们出事了!”

  楚怀沙一脸懵逼。

  “你咋看到的?”

  诗召南掏出了手机,打开了一条小视频。

  视频里面法院正烧着冲天大火,丁初雪拼命地想要往里冲,楚怀沙和几名法院的工作人员则死死的拦着。

  中间还有几句配音。

  “烧死人喽,烧死人喽,法院都敢烧,究竟是拉个朋友辣么牛逼哦!”

  

  


     新华社北京7月6日电 题:以“关键一招”激捏造借口,动用国家力量进行不择手段的打压。国家信访局该年度“三公”经费预算安排7679万切实履行国际义务,保障非自治领土人民合法权利。木兰溪防洪问题,牵可及性也更加紧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