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带我回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带我回家 (第1/3页)
    

第三阶段就是炼神还虚,也就是修炼元神,甚至元神可以出窍。那红衣僧和这个佟寨主就是第三阶段。”

“那‘五气朝元’呢?”

“五气朝元,五气就是指心神、肝魂、脾意、肺魄、肾精,五气朝元就是指通过修行打通任督二脉,身体这五气归集到脑海,从而达到‘金仙’的仙道极品境界。但这‘金仙’只是戏谈而已,那些寿命很长,比如我父亲和哥哥,他们一个一百多岁,一个八九十岁了,却都看起来不过六七十和四五——这就是所谓金仙的不生不灭永不轮回境界。但没有人真的可以永生不死,还是要轮回。”

常空道:

“原来如此,那这就是外家功夫了,又回到了肉身修练。”

丁秋云笑道:

“所以是你小看了这里的道人,他们也是注重肉身的。”

看着常空,又笑道:

“金仙的永不轮回不生不灭是假的,是不是?你会不会长生不老?”

常空笑道:

“也不能,只是老得慢些而已。”

两人又说了一些武学上的事情,丁秋云又道:

“我方才忘了我哥有个姓佟的仇家,我说出来,他们反而更不会放过我。”

“现在好了,你哥少了几个厉害仇家。”

常空笑道,说着咳嗽起来。

丁秋云紧张地道:

“你怎么样?”

“没事,肺还没修复,不能大笑。”

丁秋云松了口气,道:

“等到了城里,找个太夫看看。”

丁秋云又道:

“你和关敏的事怎么样了?”

常空神色黯然,道:

“你知道,我不会追求女子。她和白衣秀士严明樟在一起,也怪我,不该介绍他们认识。”

丁秋云蓦然感到一阵心酸,道:

“你也不用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可以再找别人。”

常空摇摇头,不说话。丁秋云道:

“其实有许多女子喜欢你呀,而且这些还都是出色的美人儿。可你为什么又不接受他们?比如王家的婧意,还有那个小菊,花月影,那些仙霞派的女弟子,青莲派的那几个道姑,其实她们中都有许多喜欢你,你为什么不选她们?”

常空叹了口气,道:

“我不知道,婧意太小了,而且她的个性我不想和她真的有亲密关系。我不喜欢小菊,花月影是个妖,那几个仙霞青莲的弟子们,我又脸皮薄,不知如何去追求。”

“可你为什么喜欢关敏、王亚男这样的?你有没有发现,她们其实很相似?你喜欢的女子都有些相似,不是说长相,是说性情,她们都相似。”

常空一惊,道:

“我也隐隐觉得她们似乎有些相似,这我也奇怪,为什么我偏偏喜欢她们这种?而且从你们的眼光来看,她们的长相也就是中上等,并不是绝色美女,可我就是忍不住喜欢她们。”

常空低头道:

“难道是因为我的妈妈和哥哥?”

丁秋云不解地道:

“为什么和她们有关?”

常空沉思道:

“我也想了很久。有二百年,我被关在一个地方,终日无所事事,就想这些东西。我的命运和性情好像和他们有关。比如,这关敏和王亚男,你猜她们的性情像谁?”

“像谁?”

“像我的妈妈和哥哥,都那么以自己为主,都是在人群中傲然自立,只顾自己开心,不管别人死活,却又魅力无穷。就像你那天说的,‘烈酒最香,毒花最美。’他们就是烈酒和毒花。我明知他们心肠冷酷,可竟然就是喜欢他们。有时我真觉得自己贱到可怕,家里那两个伤我很深,可我现在喜欢的女子竟然和他们一样!”

常空看着丁秋云,道:

“我好像不由自主的,由不得自己,看到这样的女子总是让我无法自持。我知道,在王青芳家附近有个和尚告诉我,那是因为我身上缺少她们的这种特质,她们的活泼,她们的不受她人影响的独立和自在等,我失去的东西就是她们拥有的。”

丁秋云想了会,道: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也使自己拥有这些东西,不必求于她们,这样你就不会不可救药的迷恋她们。”

常空微微一笑,道:

“正是如此,所以我总说要改变性情,就是不想被这命运摆布。拥有和她们一样的性情,这样,就不会让被她们吸引得无法自拨了。”

丁秋云疑惑地道:

“可你能做到吗?这好像比武学还难钻研。”

“我努力吧,我曾经在没有指点的情况下,自己练成这样的武功,这些问题我想一定也有解决之道。”

丁秋云道:

“那祝你成功,可以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两人吃完粥,收拾离开。丁秋云道:

“其实也不必,这几人都是东江那边的山匪,官府正求之不得要征剿他们,只会奖赏你,不会追究你杀人之罪。”

“还是走吧,怕这麻烦。”

两人连夜离开,但是两人都有伤,马不能走快,第二日早上才进白州城。

丁秋云笑道:

“没想到夜里的风景还不错,月色清朗,寂静神秘。”

常空道:

“所以要多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这样活着才有意义。”

丁秋云看着常空道:

“嗯,亏我从家里出来了,不然,一生都是在那个笼子一样的屋子里过。”

两人安顿好,丁秋云腿疼,正要去房里躺一会,一个人匆匆奔进来,急急地道:

“常空在吗?”

丁秋云一见是关敏,皱了下眉,道:

“他睡下了,你找他有事?”

关敏急道:

“我有急事,他在哪间房?”

丁秋云不好拦她,就带她过去。

常空,虽然打算不见她,但听到是她来了,还是精神一振,很高兴她过来找自己,就听穿好衣裳关敏说话。

常空呆呆地听了半天,心中凉了半截,心想,原来她是为这事来的,道:

“你要我救严明樟?怎么救?他既杀的是县令的儿子,人都被抓进了大牢,我怎么救?想不到他竟然是个江洋大盗,我还以为他真是个白衣侠士呢、”

关敏冷冷地看了看常空,又看了看丁秋云,常空知道她的意思,只得道:

“秋云,你先回房去吧。”

丁秋云离开,关敏道:

“我见过你的武功,玄虚子切断了你的腰你也没事。”

常空道:

“你什么意思?”

关敏道:

“你的武功高强,严明樟不行。他要是被砍头,那就是真死了。”

常空明白了,道:

“你是要我替他受刑?”

“对!”关敏忙道:

“你被砍头也没事吧?你去牢里替他,我已打通了关节,他们都不会管。只要你被砍头后,我再帮你收尸,然后你再把头接上,不就又活了?这样,你们都没什么损失。”

常空这时有意难为关敏,道:

“没什么损失?我白挨一刀,不会疼吗?我有什么好处?”

关敏怔了一下,道:

“我当然不会亏待你,你要多少银子?要多没有,百把十两,没有问题。”

常空有些怒意,道:

“救一条命就百把两银子?还百把十两,十两?”

关敏也生气起来,道:

“你可就这样无情?我们好歹好了一场,我的铺子生意又不景气,我哪来那么多银子给你?”

常空就她说话,很无辜,甚至有些可怜,知道她也确实没有那么多银子。不由沉默起来。

关敏等着不耐烦,生气地看着常空。

常空见她生气的样子,似怒又嗔,十分可爱,禁不住心情激荡,道:

“你再陪我一晚。”

关敏生气地站起来,道:

“你怎么乘人之危?我以为你是君子呢,这个不行,我已许严明樟。”

常空也生气,道:

“那没得谈,请吧。”

关敏生气地扭身就走,临到房门口时,扭头撇了一眼常空,道:

“你怎么这么好色?”

眼神勾人,虽是斥责,却充满媚态,并无生气之样。

常空一时呆呆地看着,关敏嘴角微笑了下,脚步轻盈地离开。

她走后,常空找到丁秋云,丁秋云听了事情经过,讶异地道:

“亏她想得出来,这倒是好计。可是,这严明樟是杀的江阴县令的公子,这是大罪。而且是路上剪径杀的人家几口人,那县令又没听说过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要是帮严明樟,于理于法都就不过去。这白衣秀士严明樟颇有侠名,原来是个江洋大盗。怪不得别人说他家,没有一亩泥地,只有几亩玉地,原来家产都是这样来的。”

常空道:

“我当然不想救这家伙,可关敏很爱他。”

丁秋云微微一笑,道:

“那你不正好让他被砍头?”

常空道:

“不必这样,不喜欢我就不喜欢,何必耍这个心计。”

丁秋云叹了口气,道:

“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君子,可女人往往喜欢坏家伙。”

又道:

“但是,你的伤这么重,被砍头还能恢复吗?”

常空道:

“能吧,不过,要幸苦很多。”

丁秋云道:

“那你为什么非要帮她?当心你自己送命!你不要逞能。”

常空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道:

“死是死不了,不过我的元神又被红衣僧伤了。元神受损,影响自愈,所以恢复会慢上许多,肉身需要冰冻,不然未等脖子复原,伤口就会先腐烂。”

丁秋云道:

“那需要冰块?这我倒可以弄来,现在天还冷,冰易取。只是,你真的可以做到?你要当心,他们是否值得你冒这个风险!

关敏这人,不是我说她坏话,她很无情的。你看你受伤这么重,就是不会武功的人都能看出,她却一句话都没问过你。她根本就不爱你,你不要再有痴想。”

常空有些生气,道:

“我痴想什么?难道我能不帮她?让她恨我吗?”

丁秋云生气地不说话,常空道:

“我确实没有把握,要不挨红衣僧那几剑就不成问题。但是脖子比腰容易,没有那么要紧的经络,所以我不会有事。”

丁秋云道:

“随你,但是要是让那县令知道了,他必不肯放过你。若是禀明皇帝,全天下缉拿你,到时你白救了严明樟不说,自己也要惹上大麻烦。”

“你说的这,这倒真是我担心的。但我也没办法,我一定要帮关敏。”

丁秋云无法,只得道:

“那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租房子、要药草之类的都可以和我说。”

“谢谢。”

晚上,快夜半时,有人敲窗户。常空起来打开,关敏笑着跳进来,常空一阵欣喜,一把抱住她。

两人过了一宵,第二起来。关敏突然道:

“你夜里总是说梦话知道吗?有时还做恶梦,坐起来两眼生眼生张的到处看,吵得人睡不着,让人害怕。”

常空道:

“我还是这样?”

低头想道,我以为已经好了。


     科技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深入协同,科技创身体状况不佳,患有胃病和高血压,有几次病重至生命垂危。2020年,全国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56.1%,比2011年提高了5.1个百分点;全国重点天然草原平均牲畜超载率下降到血与火的革命年代,中国共产党人前赴后继、舍生忘死,只为“救国于水火、解民于倒悬”。他介绍,工业园一期由塞内加尔政府融资、中方企戏剧表演部分,都是在这两个戏剧舞台上完成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