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边出事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边出事了 (第1/3页)
    

李言似有所感,连忙抬头看向龚尘影,他脸上还有一些迷茫。自他在球体内看到那些尸体就一直在思索很多问题,但其中有些关节他没有想通,所以刚才对周围几乎是听而不闻,直到龚尘影目光看向他,他才似有所查抬起头颅。

“六师姐,我有一些发现,不知能否在此稍听师弟一言,也许能有帮助。”李言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盯向龚尘影。

他此言一出,就连本来已打算冲入风雪中,一路拼杀过去的其他修士也是纷纷看向了李言。

“哦,你发现了什么?”龚尘影把身子侧了侧,正面对向了李言。

“也不一定,只是一些猜测,还有一些东西没想明白,也许说出的就是废话。”李言苦笑一声。

这次连米元知、祁不胜听了这话后,竟也未开口讽刺,现在任何一些消息都会让他们燃起一丝期望,虽然李言话是如此之说,但之前李言诸般举动,无一不透着一股神秘,让人根本看不透,不免对他心生期望。

“那好,你长话短说,一刻钟,就一刻钟,我们必须有所决定,要么前进,要么在你的发现中有重新决定的结果。”龚尘影并没有因李言是小竹峰之人便好说话,她稍一考虑,决定给李言一刻钟时间,这时间不能再拖,否则也许这一关都过不去了。

“你们可记得第一关中净土宗那名禅师死之前说了一句‘可惜了,遇见的有些早’,这句话我之前不是太懂,但现在我想我可能知道他的意思了。”李言听罢,稍一点头便直接开口说道。

李言开门见山说出这么一句,起初不少人一楞,然后稍一回忆,便想起了第一关中那智为智禅师临死前之话,可是有不少人听见了,想起这句话后,又听了李言后面紧跟着的话,已有人皱眉细沉思,只是不待他们细想,李言已然继续向下说去。

“那名禅师的意思应该是第一关他期望的遇到是除了我们之外的其他宗门或妖兽,这样就能出现第三关我们看见的二路或更多路合并情况,我们遇上只有死路一条。妖兽一方我想应该不予考虑与三宗合并的可能,可以去除。一是第二关我们遇见的妖兽一方并没有一丝异常;二是根据宗内得到的消息只是十步院三宗联手。还有第三点这个我一会再说,可能就是涉及到了他们联手的秘密。

双方联手后,我们最可怕的敌人就是对方多名筑基修士联手,那样我们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众人听了当然赞同,他们现在内心最恐惧的就是对方竟然能同时出现多名筑基修士,让他们从心底生无一股无力感,听李言的语气,好似发现了能够破解的方法。所有人不由精神一振,龚尘影也是美目流转,一眨不眨的盯着李言,风雪中傲立的身姿如同裹上了一层银色战甲。

“那二名筑基修士相离七步,靠里面的太玄教筑基修士致死的最主要几种剧毒是问梧桐、透骨草,还有万潜影毒,这个六师姐之前已经确认过”。说到这他看向如同女战神一般龚尘影,众人目光也是看向她,龚尘影被李言这目光一看,竟不知怎的脸上生出一丝红晕,不由点点了头。

“哦,原来我竟然杀死了一名筑基修士,那可是我炼制的万潜影毒啊”那名老君峰弟子听罢不由脸带喜色,低声向周围人说了一句,脸上带着一丝得色,那可是一名筑基修士,自己在人家面前一巴掌就能被拍死,想不到自己竟阴到了一名筑基修士,自己这次若是能走出这里,那可是以后炫耀的资本。

“呵呵,你那毒就能致对方殒落?不还有问梧桐、透骨草剧毒呢,那可是我四象峰阵法所藏之毒。”

“怯,难道光中了问梧桐、透骨草就能让一名筑基修士殒落了么?”

…………

李言听了下面小声议论后,并不打断,而是自顾自说道,下面声音也是慢慢消失了。

“他们距离七步,另一名十步院的剑修离出口较近,所谓的出口其实就是他们过来后升起的土台。只是以上二点,我有个判断,这二人应是一前一后*进入球内,或者说是一人死后,另一人才进入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情况,我猜测这球内应是无法同时存在二名活着的筑基修士,否则这里的规则就会判断成是厮杀的敌对双方,这就是说球体内或许只允许对方有一名筑基修士存在。”李言此话刚出口,这里众人轰的一声炸开了锅,李言之语无疑给他们画了一张生的希望,但稍后议论声便小了下来,众人又是看着李言,李言刚才并未给出具体原因,就直接给出了结果,众人并不知道他是如何推断出来的。

李言看了看身后天空,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语速不由加快了几分“我刚才说了太玄教修士致死原因,而另一名十步院修士筑基修士致命原因则是中了我所设之毒,我先前布置中的一种毒也可在空中传播,而且传播速度极快,中毒着脖腔会被毒气堵住,最后毒发身亡,只是这种毒有个特点,就是会在脖腔周围会形成一圈红斑,即使你挖掉那里的血肉,红斑只会出现在更深出。”

李言并没有说明他毒的用处,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后,说起了症状,即便是这般,下方也是有修士注意到了,一些修士想了想却在自己记忆中从未听过此毒,不由脸色变了一变,不会解毒可以,但闻所未闻是毒修的大忌。

李言则不管不顾,自行继续说道“而另一名太玄教筑基修士虽然被透骨草腐烂了整具肉身,但其脖腔颈椎骨之上仍有红斑出现,只是这红斑程度并非生前所中,而是死后才形成的艳红色。人活着中此毒时,由于灵力血液堵塞,红斑会是黑红色。

他们不过相距七步,十步院修士却是活着中毒而死,以我对此毒的掌控,七步距离传播只不到半息之间的事,传播到四十丈的球内也不过是数息时间,但这里却出现一个活着中毒,一个死后中毒,由此可以之初步判定,他们应当不是同一时间出现在那里。虽然不能排除一人中毒后无意中靠近了已死的另一人的这种可能性,但十步院的剑修有一个动作可以做为佐证,其卧倒时一手握着蓝色菱晶,另一手曲指成式,其身体离球壁不到一丈,身后就是土台,身体呈后退状,而且地面上血污内脏团留下了一个滑出前冲的脚印,其脚底鞋上布满了血污渍,而太玄教的筑基修士鞋底几乎没有血污,只有其背后才有大片污渍,应该是从空中跌落时沾上的。

我可以猜测:为了伏击我们,对方由一名太玄教筑基修士带领一众凝气修士进入了球内,而另一名十步院筑基修士有可能是因规则限定,当球内出现二名筑基修士时,就会判断是敌对双方,必须厮杀到一方倒方为止,或者是说因为其他原因,所以他必须留在外面,直到我们进入后死去筑基修士,他才能进入。

当太玄教筑基修士带领一众人进入球内后,准备找好地方伏击我们时,却陆续触发了我们所布下的伏击手段,于是球内便造成了一场屠杀,由于我们之前生怕天空巨大黑影过来速度太快,所以设的毒都是见血封喉,一击致命的剧毒,甚至他们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而外面那名十步院剑修可能是通过某种方式知道了里面的变故,也或许是对方外面的天空黑影已然临近不得不进入了球体。

无论那种情况,他在不知道里面具体情况下,必是全身防备,而以剑修的速度,进入必是一个突击进攻之式,只是当他进入球内后迅速前冲时发现眼前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便是踏步止住冲式,这样便在地上血污中留下了一个前冲滑出的脚印,不过此时这里空间已弥漫了各种剧毒,无巧不巧的是他吸入了我所布置的剧毒,于是急忙蹬地回退想冲出球体,他这一动作可能是本能反应,也可能那时对方球外黑影还没来临,真的出去后暂时可以逃得一命。

这几点可以从地上血污中的前冲刺滑留在地上长长的脚印可以看出他是做了一个前冲的动作,并且我在他的鞋底之上也发现了大量血污,同时这也说明了他应该不知道球体里面血污满地,才没有采用飞行方式,这根本不符合一名经验丰富修士的采取方式,那时只有飞行才是最快的。同时太玄教筑基则是身处其中,见到了球内一切,第一时间便飞了起来,企图夺路而逃,不料数种剧毒缠身导致他直接从空中摔落,而后背着地沾了大片血污,所以说他二人并不是一时间进入。

另外一点则是,十步院修士他趴倒的方向是土台方向,身体成半侧状,应该是转身中已然死亡,如果这几关我没记错的话,土台只有双方人员进入后才会升起,那么是不是说因为这名十步院修士的进入球内规则判断成了双方修士已经进入,而升起了土台,这样一来便封了回去的路,十步院修士在情况之下,当然本能的想毁了或阻止土台的升起,以便能够再次出去,回退途中曲指射出剑芒劈向了土台。我同样在土台上及附近地面上发现了十数道剑芒痕迹,土台被劈的七零八落,只是不待他继续前进,已然毒发身亡,至死都保留了曲指弹出剑芒的姿势。他攻击土台的目的,是否可以说明在他进入前土台是没有升起的,而是因为他突然闯入触发了某种天地规则才造成的,那么他这样突兀的闯入是否也说明他并不是同一批次进入的。”

李言一口气将这些说出,一众人听的目瞪口呆,龚尘影也是美目连闪,想不李言竟能通过自己所布之毒,再加上球内一些痕迹,分析出如此之多的情景,让人尢若身在其中,但这结果偏偏让他们又觉得五六分是可能的。

“即既然土台升起就封了通道入口,假如是我们首先进入后,他们第一批人随后也进入后呢?那时土台就会升起,通道入口就会关闭,岂不是把留在外面的修士彻底的留在了外面天空巨大黑影之下?”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这片冰雪天地中响起,龚尘影美目盯着李言。

李言听罢,微微一笑。


     美国已经完成几千座没有发电装置的小水库、小水坝加装发电机的工程改造规划,一旦市一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通车运营。后因邬某要骑车回家革开放的历史大幕。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福州市刘世钺的亲人没有这么幸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