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33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339】 (第1/3页)
    

沈问丘离开后廊,七绕八拐,来到前厅 那柜台处,正要将令牌交还给韩长老。

“咕噜……”

一道道“咕噜”声,从他肚子里传出,顿时,他脸上难看,一股饥饿感袭来,当然还有一股喷涌之感即将爆发。

百无聊赖的韩长老,看到青年脸色,一瞬便明白怎么回事,笑着打趣道:“小朋友,是不是又想吃又想拉呀!哈哈哈……”

老人自己问着,先笑出了声,旁边几位弟子也跟着笑出了声,因为刚刚他们就见识了几个如沈问丘一般反应之人,所以,再次见到沈问丘如此,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样的事,几乎每年都要在这闭关养心殿发生上一次,韩长老虽然习以为常,但想到他们一边拉一边吃的狼狈模样还是忍不住想笑。

沈问丘听到他们笑声,脸色更加的难看,赶紧将小令牌放到柜台上,就向外跑去,只是夹着腿,看起来挺别扭的。

老头见他开不起玩笑,看着青年狼狈离去的背影,还是好心提醒道:“小朋友,用灵气运转稳住力道。你也不要难为情,大家都是这样的,听话,赶紧用灵气稳住力道,别蹦出来了咯,赶紧找个茅房,一边拉一边吃吧,噗,哈哈哈……”

即便是好心提醒那青年,韩老头也还是忍不住笑出声,尤其是自己说的那句一边拉一边吃,其他弟子听得长老这话笑得更大声,捂着肚子直叫,“我不笑了,我不笑,不行,我不能笑……可是,妈-的,怎么停不下来了……哈哈哈……”

狼狈不堪的沈问丘听着身后的笑声,顿时,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行,快憋不住了,还是按照那老头说的试试吧!总比喷出来,让人看见了丢脸强,嗯,试试……”

半路上,实在憋不住了,沈问丘还是按照老人说的,赶紧运转体内灵气,果然,好受多了,但还是很想拉很想吃呀!

他不由得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

山下,小瓦屋旁,雪地里各处,有十几处篝火,篝火之上,煮着肉,煮着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雪地里生火的。

但是篝火旁却进行着这样的一幕,一位、两位少年,甚至还有几个少女,毫无羞耻之心,就扒拉了裤子蹲在篝火旁,甚至一边捧着碗吃着一边蹲着拉着,总之,这臭味香味一起混杂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神仙滋味,只是看着一群少年们似乎还吃得不亦乐乎,津津有味。

“乐哥,怎么你也蹲着?”

蹲在雪地里的青年扒拉了一口自己那黑色小破碗里的粥,问道。

少年极其厌恶道:“好吃吗?什么味道?”

沈问丘神色尴尬,感到十分的恶心,但实在是太饿了,又吃了一口,没办法,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再怎么恶心,也要吃,他没好气道:“乐哥,你能不恶心我吗?本来就……”

对面端着碗的少年又扒拉了一口,才拾起一堆雪扔向自己对面的青年,愤愤然骂道:“你-他-娘的也知道恶心?知道恶心?还问?老子真想掐死你?”

沈问丘尴尬的躲开少年扔过来的雪,又从篝火上的破锅里,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热气腾腾,喝上一大口,津津有味,回味无穷一番,才用有些委屈埋怨的语气道:“我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不然,你以为我想问,恶心着呢?”

少年无奈摇摇头,才将自己从韩老头那里得来的解释给沈问丘说道:“那韩长老说,这是化清丹和压食丹的副作用,另外,我们成功了开辟了丹田气府,体内的一些杂质污秽也会跟着排出来,都是正常的反应,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好在是下雪的冬天,我们运气也算是比较好一点,至少我们屙出来也就被冻住了,不至于搞得那么臭,不然你看我只会更恶心。”

青年听到少年最后一句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确实是在冬天,这他-娘-的要是在夏天还不得把他们自己个儿给熏死,还能让他们吃得如此开心痛快?

“可是我们已经在这蹲了一天一夜,这副作用怎么时效这么长,还没结束?”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我好像……”

乐凡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拉了,就是还有点饿,“好了。”

蹲着太久,少年已经麻木了,早已经将那股难听的嘟嘟嘟声,给自动屏蔽了,免得影响他吃饭,现在,经沈问丘这么一提,他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一个时辰没拉了。

然而,听乐凡的回答,沈问丘也发觉自己好了,简单处理一下,整理了一下着装,端起破黑碗,继续蹲着吃饭。

“我去。”

突然,沈问丘一句“我去”出口。

吃着饭的乐凡,神色尴尬,以为沈问丘又来了,问道:“怎么了?”

“我好像把小流苏扔在客栈里……”

说着,他扔下手中的破碗,往山下奔去,乐凡也扔掉饭碗,想起了那个小女孩。

一个月之前,沈问丘和乐凡将小姑娘安排在客栈里,因为他们住的小破屋就够他们两人挤兑的,实在是容不下小流苏这位了,尤其是她还女孩子,这怎么也不能和他们住一屋,所以,他们将小流苏安排在山下客栈。

……

山下陆河客栈里。

“我告诉你,今天你再不给我吃饱,我就拆了你家这店,你信不信?”

站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小女孩气呼呼,指着面前鼻青脸肿的中年骂道,中年这鼻青脸肿当然是这个小魔头赏的,只见一身掌柜装束的中年老板神色委屈,“我的小姑奶奶呀,你每天吃掉我客栈一百五多两银子的食物,刨去盈利就是成本那也得一百多两,这个月,我这客栈是一份饭菜都没卖出去,一顿生意也没做成呀,我的姑奶奶,这你都还说自己没吃饱,要按照你这吃法吃下去,我这店下个月就得关门大吉咯。”

小女孩一屁股坐下,一双小手抱于胸前,仍旧是气呼呼,声音奶声奶气的,“我不管,反正我没吃饱,我就拆了你的店。”

对于这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满,打又打不过,掌柜的实属无奈,又叫伙计进了一天的客食量到客栈来给这位小祖宗吃食。

到得沈问丘和乐凡到了客栈,只见小女孩,手抱鸡腿,满脸流油,气炸炸吃得不亦乐乎,而小女孩七八张四方桌围着,桌子上尽是山珍海味,堆积如山,看得沈问丘和乐凡是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沈问丘自问知道小流苏能吃,但也不知道她如此能吃,乐凡更是震惊不语,万万不能想到如此个大小孩儿这肚子能装上是万斤粮食不成,要得这般吃食,竟还如此不亦乐乎。

见到门口青年和少年,鼻腔脸肿的中年掌柜恍如见到救星一般快步迎上来,对于这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在他客栈进来进出多少次的熟人他都记不住对方的,可偏偏就记住了这位的生面孔,这还得多亏了小女孩吃得如此争气,差点就让他破产,他怎么敢不记得。

“沈公子,这个……你……能不能先把小店的账先给我结一下?”

精明掌柜破天荒,头一次,如此不会做生意,上来开口就要账,而不是笑迎贵客,可见小姑娘给老板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听得老板话语,沈问丘便知这小家伙给自己欠下的数目着实不小,若是在轮回小世界他还不是挥金如土,也不至于如此,他神色尴尬,看了一眼小女孩那案上堆积如山的食物,只是道:“这一个月辛苦老板照顾我这妹妹了,只是不知道她在住了一月花了多少钱?”

掌柜的将手上账单双手奉上给沈问丘,陪着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强颜欢笑,硬生生挤出,因为他知道这账肯定不好要,只道:“不多,不多,也就四千五百六十两,至于这尾数六十两也就算了,这样,你给我四千五百两,好了。想来这对于沈公子来说这只是小数目,不大,不大。”

说到这款数,老板还特意奉承打量青年的神色变化,若是对方真的不给,那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关门回家咯,因为那小女孩太厉害了,就算是山上少华山那位掌门估计也不一定打得过她。

像他们这些小镇里的客栈饭店,基本上都是依附着少华山山上长老们照拂一二,也不拍别的修士在他们这里吃霸王餐,可如今就算这位小姑奶奶愣是要吃白食,他也那她没办法,谁叫自己的拳头比人家小呢?就算自己再有道理也讲不通呀!

当老板说完,青年倒还没说什么,一旁的少年反而先惊呼出声,“四千五百两,老板你怎么不去抢呀?”

老板顿时不乐意了,耿着脸,也是没好气道:“乐公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也不容易,我这已经一个月没做生意了,全都让那位小姑奶奶给吃了,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跟你说不要钱?那我这店还开不开了?”

说着老板还指向那一边如啃山岳的小女孩,似乎是人证就在这,你们还要抵赖不成,当然,你们抵赖,我也拿你没办法。

沈问丘也是神色极其尴尬,翻看着这一页一页的账本,上面记录着每一笔生意,时间,钱两,清清楚楚,一应俱全,而这位照拂客栈的东道主、大爷,毫无疑问都是小流苏。

而如今沈问丘身上哪有什么银钱,也就剩余自己从轮回小世界带出来的一百多两,他就算是把自己卖了,估计也值不了这四千五百两。

……


     王毅表示,了解中国,首路街道新华社区党总支。埃及政府和人民与友好的中53岁的王明雯履历丰富。上世纪80年代初期,青海湖里的旗舰物种裸鲤,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湟鱼把文创店开到海外,让外国朋友们看看新疆的时尚,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