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探视小桔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探视小桔子 (第1/3页)
    

  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一些话的意思可能会很奇怪,明明是一些最普通的话语,但却藏着许多的意味。

  就像现在张小河再跟他的两个妻子告别,最近他要出去外面一趟,因此需要跟他们打一下招呼。

  这天早上一早,他就收拾好东西,然后就在跟他们说了这么一句话。

  “等我回来吃饭,大概是三天之后。”张小河的语气平淡,这一次他打算去远一点的地方,因此需要这么久。

  但是他说的这些话语,要是换一个语气就完全不一样,前一句表现了张小河对于家和新婚妻子的眷恋,后半句表现了他对未来的模糊猜测,或者是一个美好的希望。

  若是语气悲情一些,确实会变成这个样子,张小河点头一边想着,一边拿起行装,真是那么回事。

  他想了这么多,却并没有人搭理他,因为现在天都没亮,这俩人还在睡觉呢。

  实际上昨天晚上,前天,大前天,张小河会说过今天他会外出的,他们俩肯定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他便没有后顾之忧,既然已经交代了,那就不需要再如何担忧。

  张小河站在门口,最后看了一眼屋内熟悉的摆设,以及床铺上,睡得正舒服的两人,随后轻轻地合上门转身离去。

  这个点,太阳都还没有出来,直接接着蒙蒙的光亮赶路。

  他现在要去的地方是训练场,先把溯流叫上,再带几个精锐,如此就能基本上保证他的安全。

  为了这一次出行,张小河特地调整了狩猎队伍,减少外出狩猎的队伍,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凝聚实力。

  万一张小河在外面招惹了些厉害的东西,躲不过就只好硬碰硬,到时候就要靠这些储藏的实力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句话可不假啊。

  来到训练场的时候,天刚蒙蒙亮,隐约能够看到太阳的一角,张小河放眼向前方看去,正好看到了正在朝阳前面伸懒腰的溯流。

  这家伙估计也是在棚屋里面坐了一夜,现在才起来伸展躯体。

  张小河径直向他走了过去。

  看到他到了,溯流下意识地伸手打招呼。

  碰面之后,张小河当即询问准备的情况,溯流拍着胸脯说道:“早就准备好了,昨天晚上就布置好了一切事情,就等你到来。”

  张小河微微点头,然后叫上溯流,带上五位最强大的千刀将军,缓缓走向了小寒的机械堡垒。

  既然要外出,必然需要准备一些武器,虽然其他的护卫不需要太多武器,但是张小河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是挺需要的。

  来到了小寒的机械堡垒的时候,太阳刚刚挂上天,但是没过一会又淹没在云层之中。

  今天是难得的阴天,感觉空气都要凉爽许多,那冷风一吹,简直精神抖擞啊。

  咚咚咚!

  张小河敲响了堡垒的铁门,不一会铁门自动打开,小寒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可以明显地看到她的一圈黑眼圈。

  “找我干什么?”小寒有气无力地说道。

  张小河不用猜都知道她熬夜了,处于工作状态的小寒,经常是忘乎所以的,因此就会经常熬夜,张小河觉得一直让他这么熬下去不是办法。

  他提醒说道:“还是要好好睡觉。”

  “哦。”小寒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直到她没有多少精神,张小河也不打算多加打扰,还是尽快拿完武器,然后让她去睡觉吧。

  张小河立刻说明了来意,随后小寒便带着他们进入了堡垒,然后又走了出来。

  “我走错方向了。”小寒尴尬地说道。

  某人觉得嘛,自己有必要待在小寒身边,如此一来才能让她好好的睡觉。

  张小河已经暗自做出了决定,等这次回来之后,一定要矫正她的作息,看现在人都傻了。

  小寒稍微清醒了一会,然后带着他们来到了堡垒旁边的一个石壁前面,随后不知道它做了些什么。

  原本光滑无缝的墙壁,竟然打开了一道门缝,随后一个洞口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里竟然是一个隐藏的洞穴。

  “我的武器都藏在这里,一些我觉得可以大批量制造的武器,也会储存在这里。”小寒介绍到。

  张小河微微点头,小东西整得还有模有样的,他对小寒还是比较放心的,除了作息。

  然后她就带着一行人走到了洞中,当他们进去之后,暗门再次缓缓合上。

  擦擦擦!

  一连串的灯光亮起,通过一条通道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广阔的空间。

  在这里有一排排的武器架,而在武器架上面,还会贴着一些标志,都是这些武器的缩影。

  在这里,张小河看到了大量的狙击炮,他们有序地摆在架子上,每一个看上起都是强大的杀器。

  那种金属的质地感,让张小河觉得格外的舒服,他走上前去拿了一把,轻轻地摸了摸枪身,虽然不是很懂枪械,但这个巨大的炮口表示这个枪的威力肯定不差。

  “这是狙击炮,前面你们见识过,威力相当于四级战力,单发,一个弹夹三颗子弹。”

  小寒介绍着,拿起一个弹夹,这个弹夹比张小河的脸盘还要大,极其恐怖。

  随后他们一边走,小寒一边介绍着。

  整个武器库,就这些狙击炮最厉害,数量也是最多,其他的武器说实话,等级不高起不到多少作用。

  面对强大宠兽,一些弱小的武器,连伤到敌人都资格都没有,这让张小河不由得感慨时代变迁啊。

  张小河拿起一把狙击炮,顺便带上许多弹药。

  就在他拿起这些武器的时候,小寒一把夺过这些武器,然后扔到了一边。

  张小河不清楚她要搞什么鬼,看着她一言不发。

  小寒解释说道:“这些武器是量产的,我还有几样厉害的东西,既然你要外出,我自然给你最好的。”

  张小河有些感动,小丫鬟还是心疼他的。

  随后小寒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密室,在这个密室中,有五把奇怪的兵器摆在他们的眼前。

  第一把是两个圆环,但是这两个圆环是扁平的,最外边最锋利,环身之上还有些小点。

  小寒一招手,这两个圆环飞到了她的面前,随后再环身上的那些小光点上迸发除了强烈的闪电。

  张小河看得目瞪口呆,这玩意是机械?他能肯定若是他们以前的科技,肯定高不出这么玄乎的东西,明明就是法宝嘛。

  “这个是双子电环,若是其中一个圆环摧毁,另一个圆环实力会暴增,只要还有一个环存在,另一个圆环就可以从他身上复制出来。”

  “这是一件五级神械。”

  小寒介绍完之后,就把圆环交给了张小河,然后把使用的方法也告诉了他。

  很简单的操控方法,只要意识相连就可以使用。

  张小河思索片刻,然后尝试让一个千刀将军使用,没想到竟然成功了,或许是因为将军正在慢慢诞生智慧,因此能用。

  看完第一件之后,他们把目光聚集到了橱柜上的第二件武器。

  这是一把形状奇怪的刀,比张小河整个人都要大,看起来很是厚重,张小河肯定是拿不动的。

  “这是飞翅刀,有两种形体,一种是刀刃形态,也就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大刀模样,本身的威力不是很大,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当盾牌的。”

  小寒说到这里,自己都有些尴尬,原本飞翅刀是想做成一个翅膀类型的刀,但是却没能在刀身上加装一些战斗设施。

  好在刀刃本身坚硬,用作武器不会差。

  “第二个形态,就是翅膀形态,无论是用来挡子弹还是飞行,速度都是极快的。”

  介绍完之后,那一把刀飞了起来,然后一阵转化,最后变成了一对一大一小的翅膀,看上去有一点不靠谱。

  但是小寒自个装备上,飞了一圈之后,看上去又没有问题。

  张小河结接过这一件装备,把它交给了另一位将军。

  “你不会是想把所有武器都给你的手下吧。”看到张小河连续给出装备,小寒狐疑地问道。

  五件装备,刚好对应着五个将军,刚好分配完,但是还剩下张小河跟溯流怎么办。

  莫非他们已经发现了我的秘密。

  “你有什么秘密?”张小河询问道,小丫鬟内心还有小秘密了。

  “嗯?你怎么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小寒吓了一跳。

  她在不知不觉之间,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告诉我,什么小秘密。”张小河笑着说道,对于这个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既然暴露了,她就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慷慨地承认了,并且跟他们说,等会再带他们去,现在先介绍完剩下的三个武器。

  “三维杖,有电、火、光三种能力,战力极强。”

  “冰封尺,同体寒冷透彻,可冰冻数米之地,其中生命全部冻成冰块。”

  “云气壶,可放出某种气体,这种气体可聚可散,能让人达到腾云驾雾等境况。”

  “这五件武器,全都是五级神械,算得上是我的压箱底的东西。”小寒说着。

  张小河笑着说道:“我记得你还有秘密武器呢,快带我们去看看。”

  把五件武器全都分配好了之后,张小河再次把矛头指向了那一个秘密。

  见没辙,小寒这才不情不愿地说道:“跟我来吧,这本来是我给我自己准备的,你们都不能抢。”

  张小河并没有说什么,要是这武器好的话,兴许他会选择用一用,毕竟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

  小寒带着他们,走了一个有一个门,最后是走过了一百道不同类型的门,一直让张小河都有些疲惫,总算是来到了一个广阔的坑洞空间。

  虽然是一百道门,但小寒对这里是很熟悉的,因此只走了五分钟。

  “整这么多门干什么?”溯流都有些不耐烦,谁会没事整一百道门啊,她也是闲得慌。

  然而张小河却不这么认为,越是看重,就说明藏着的东西越是珍贵。

  他已经有些期待。

  这是一个漆黑的空间,再走了一会之后,小寒让他们停下脚步,并且不要乱动。

  “千万不要乱动,要么后果不堪设想。”

  张小河以为她在这里埋了地雷,于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

  交代完之后,小寒则是悄悄的垫着脚丫子,走进黑暗。

  张小河说了几句话,回声在这里回荡,这说明这是一个广阔的空间,到底手什么呢。

  张小河正思索着,忽然整个广阔空间忽然一亮,几个大灯投放出耀眼的光。

  之间在大灯照亮之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洞口,出现在了张小河的面前。

  这个深渊仿佛要吃人一样,就算是强光也照不亮。

  某人吓得当时腿一软,然后跌坐在了地上。

  这就是张小寒所说的不要乱动,可不是嘛。

  只要刚才再往前走一步,就会掉到这个深渊里面啊。

  某人忽然间觉得孩子长大了,都会谋害爸爸了,他连忙寻找着小寒的身影,终于在一个类似控制台的地方找到了她的身影。

  “造火箭呢,整这么大个坑。”张小河冲着她喊道。

  小寒哎呀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道:“步骤弄错了,你等会。”

  她在控制台之上,集中精神一阵操作之后,周围的地面开始明显的震动。

  过了一个一个巨大的东西从深渊中升了上来。

  张小河看得有些发愣,这竟然是一台巨大无比的机器人。

  只见这个机器人浑身有精铁组成,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导线,有的地方是纯粹的能量。

  比如有些关节之处,就是由能量连接,还有一个明显的能量核心。

  这个机器人大约有十几米,呈现人形。

  就在它升上来的时候,一个梯子出现在了张小河刚才所站的位置。

  “我这一个深渊战甲,最弱的实力是六级,但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厉害的等级,因此现在还是个半成品。”

  “他有自动战斗模式,也有搭载模式,我刚刚是想让你搭载试一试的。”小寒说道。

  张小河缓了缓,内心衡量了一下,这个深渊战甲说实话并不是特别有用。

  现在有贤王虚影,比之深渊战甲要高大许多,力量也要强上不少,而且他知道一个最为致命的一点。

  小寒本身是二阶卡,最高就五级,而深渊战甲是六级,肯定是无法造出来的。

  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小寒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虽然我已经到了本身的极限,但是在我的所有同伴中。”

  “我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或许完成深渊战甲之后,我就能成功突破到六级。”

  原来她图谋的是这个啊。

  溯流觉得小寒这孩子挺懂事,也想要安慰她一下,但是她话锋一转抱着胸说道:

  “不信你看我这个傻帽老哥,他一个一阶卡都是七级了哎,我二阶卡肯定行。”

  溯流脸色当场变化,小东西哪有这样说自家老哥的,但作为一个好哥哥溯流没有纠结于此。

  张小河微微点头,皱着眉头思索着,小寒虽然信心满满,话也是那么说。

  但是张小河却看得清楚,溯流之所以能够突破限制,是因为张小河制造千刀护卫这张卡时,本来就赋予了他们提升的能力。

  但是小寒不一样,她只是张小河有感而发,随手做出来的卡牌,真要突破限制,那就只能靠神械师卡牌的发源处。

  他的妹妹,封云。

  张小河一愣,封云是谁,他有这个妹妹吗。

  他前面所想,忽然一瞬间消失,随后填不上一些理所当然的东西。

  最后,他只是鼓励了小寒几句,看到小丫鬟有这个志气,他很高兴。

  这一高兴就给她多安排了几百个神械师。

  张小河顺手制作了两百多个神械师,交给了小寒,说道:

  “这些给你打下手,要是不够就来找我。”

  小寒很高兴地接过这些卡牌,人手可是很重要的一点,要是人手足,能做的事情,和做到的规模,也会大很多。

  “谢谢你,张小河,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好了,别夸我,有些事情我心知肚明就好。”

  瞬间,小寒就觉得自己真的不该夸这个人,瞧把他能的。

  随后,小寒又把深渊战甲给雪藏了起来,对于深渊战甲的研究,已经到了五级的极限,只有突破到六级,才能让战甲远转起来。

  一行人缓缓走出了这里,一道道大门紧紧关闭,武器库再一次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之中。

  出去之后,张小河正准备离去,但是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事情,于是他说道:

  “你挖坑的时候注意一点,小命跟我说她一直感觉大地在晃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地下,想必就是你的研究。”

  张小河提醒她尽量动作小一点,因为这样的举动,让小命的族群很是不安,他们是住在泥土之中的。

  小寒点点头,也没有太在意,这个张小命总是跟她不对付,既然如此她也不会太过在乎她的感受。

  张小河不知道她清楚没有,只是看了看天,然后告别了她,临走之前还让她去睡觉。

  小寒微微点头,答应下来,注视着他们离去之后,自己就回到了机械堡垒之中。

  做完了一些基本的准备之后,张小河带着队伍走出了岛屿。

  他的手触碰到生命护罩一直上,绿色护罩感受到了张小河,立刻放行。

  刚走出护罩,迎面而来,就是一阵带着些许湿咸的海风,他觉得这空气中都可能是咸的。

  住在海边,比较好的一点就是自己可以做盐,这是比较好的。

  虽然小寒挖到了一个盐矿,但是张小河还是会晒一些盐,经过提纯之后,小寒再处理了一下,就变成了食盐。

  其实张小河一直不知道小寒是怎么做的,能让一些不可食用的盐,变成可以吃的。

  让他感到更奇怪的是,人为什么知道自己要吃盐,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人为什么要专门吃这种看上去就不能吃的东西,或许是从各种经验里面得出来的吧。

  张小河站在海面上,思索片刻之后,带着队伍向着远离岛屿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他们格外的小心,经常会记录一些标志性的物体,为的就是防止迷路。

  张小河时而会想到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鱼儿是不是都是路痴。

  海中到处都是水,他们这么知道方向。

  咋一看是这样的,但是仔细一想又不全是,有的鱼儿也会住在一些特定的地方,他们肯定不是路痴。

  想到这里,张小河就觉得陆地生物跟海洋生物有很大的不同。

  鱼儿在水中四处漂流,一辈子随着水而动,地面上的动物,大部分会整出一个巢穴或者领地。

  也就是说鱼儿是漂泊的,而陆地上的小动物是有家的。

  张小河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是天生就恋家的,就跟其他陆地生物一样,在外面时而警惕,在家里可以放松。

  或许是鱼儿傻,因此不知道担忧,所以他们不需要家,所以才能无忧无虑的漂流,就算是最后死亡,也不会让他们觉得担忧。

  张小河一边想着,一边观察着四周。

  到了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有一段距离,老实说海面上真的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要是没有指南针想要回去真的很悬。

  张小河看了看手中这个粗糙的罗盘,这个玩意还是他特意做的,为的就是辨明方向。

  他只挑一个方向走,为的就是还回来。

  晚上张小河他们仍然没有找到一块可以落脚的地方,四面都是水,根本无处可以休息。

  最终张小河让千刀将军们漂浮在半空中,组成了一张人床,然后张小河睡在了半空中。

  在睡着之前,张小河不免有些担忧,但是睡着之后就一点也不害怕了。

  忽然,大半夜的时候,一张深渊巨口从海水中涌了出来,时刻警惕这四周的溯流连忙带着张小河他们逃窜。

  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之后,这才看清楚,那竟然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鲨鱼,一口的利牙简直恐怖。

  而在他的身上竟然长出了一层龙类鳞片,要是鳞片展开就能变成一对翅膀,平时则是贴合在身上。

  张小河看清楚之后,内心有些惊讶,这鲨鱼身材偏小,但是浑身鳞片很多。

  忽然,鲨鱼从水中震翅,龙鳞羽翼张开,看上去就像一只花枝招展的大孔雀,他飞了起来。

  这是张小河才看清,原来不是鲨鱼,而是一直变成鱼儿的大鸟,那嘴也是一个大喙而已。

  张小河忽然想起了神话之中的鲲鹏,这种奇兽在水中叫鲲,空中叫鹏,是鸟跟鱼的结合。

  眼前的这只大鸟也是如此。

  张小河连忙让溯流护卫,其他千刀将军则守在张小河身边。

  那鱼鸟浑身绽放炽烈火焰,羽翼张开,大量的流火从羽翼上落到海面上,竟然让大海烧着了。

  大量流火同时飞向了溯流,只见他身后斗篷一挥,把那些流火卷着又放了回去。

  见到奈何不了他,火鱼鸟立刻变身鱼形,遁入深水逃离。

  那鱼儿大概也就五六级,但是能力之奇特,性格之谨慎远超出了张小河想象。

  一击不成,就直接逃离,着实让张小河觉得有些新奇。

  看了会海面上的大火,这些火焰在燃烧了一会之后,就此散去。

  观察一阵子之后,张小河思索片刻,然后也就此离去。

  溯流在前面带路,而五个千刀将军,则架着张小河,某人在睡觉,而他们则在赶路。

  夜晚寂静,许多的生命都沉寂了下来。


     对全球海洋水色、海岸带资源与生态环境、大洋船舶位置观测覆盖能力与观测时效大幅提高6日电 当地时间7月1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塔什干会见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NG2天然气项目的生产现场。到1973年11月,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运河及南和落脚点,是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