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咆哮八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咆哮八方 (第1/3页)
    

“你且把如何和李言认识的经过,以及到最近几次见面之事,详细说来,不得隐瞒,不得遗漏,你可听真?”洪元帅凝视刘成勇说道。

刘成勇一听,心中咯噔一下“这莫不是李兄弟什么事惹闹了大帅,这可需得从中多说些好话了。”当下,他也不敢隐瞒,便把李言当初入城时的所言所行,以及后来的交往都一一道来,并且在其中也夹杂着他自己的一些主观臆想之言,颇有偏向李言之说,不免有“年轻”、“涉事未深”等语,但所说事情却都是一点没有掺假之言。

洪元帅听的时而皱眉,时而思索,不时插上一句,进行追问,这让刘成勇更是担心,觉得大帅问的如此详细,定是李言不小心犯了什么错事。

待得刘成勇讲完,洪元帅稍一思索“这么说来,你和李言还是颇有些投缘的。”

“这个还是有些的。”

“嗯,你们交往几次,有说到他的一些事情吗?比如他在军师府中生活如何、武功修炼如何之类的事吗?”

“这个倒不曾有,只是这几次感觉李大人精神有些不振的样子,并且听说这段时间里心情不是太好,不知是否和修炼、生活不习惯有关。”

“哦?说来听听。”洪元帅听到此言,坐直了身形。

“属下这些还是从陈安那处听得的,今日饮酒时,陈安和属下说李大人在府内最近一段时间性情有些波动,让我有时说话多注意些,不要在无意中恼怒了李大人,但属下看来,通过这二次接触,李大人还算是和属下较投缘的,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刘成勇甩甩酒后有些眩晕的脑袋,仔细的回想道。

“性情有些波动,这倒和传来的消息中最近他性格无常有些相似之处了。”洪元帅低声喃喃道。

刘成勇站在堂下,离得较远了,听得只是喃喃之声,却不知大帅自言自语说些什么,他倒是不敢问的。

过了一会后,洪元帅抬头看向刘成勇“这样吧,下次他若再入城,你且寻得他,并言他参伍时登记造册信息尚是不全,需要他来我这一趟,嗯,这事快些当是最好。”

 刘成勇听的一头雾水,登记造册不全,这当初如何给的李大人官职?但这他又哪里敢问出的,不过如果真要是这情况,李言本人还真的必须前来大帅这边一次不可,毕竟这御侮副尉可不是什么小官,而且是属于军事主管直接管辖之责。

可刘成勇也是军中老油条了,听了这些话,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不想放到台面上来说的事,大帅的意思就是想让他私下接触李言的,否则直接一道命令过去便是了,可是为什么这做?原因是什么?他可是不想知道的,知道的越多,越麻烦。

稍考虑一下后“大帅,军师府那边可不是随便能入内的,尤其是涉及到李大人另一个‘弟子’的身份,季军师之前也是私下在军中说过的,在不经他允许的情况上下,不允许其他人去打扰弟子的修炼的,这样一来,只有等李大人自己出来了才可以了,这时间上,属下却是无法把控了。”刘成勇忐忑的说道。

“哦?那你自己想办法吧,这事近期办妥最好了,并且告诉你,我对李言并无甚恶意,就是有些事情需要和他说明,你自己清楚即可,可知晓?”洪元帅把一双环眼一瞪说道。

“是”刘成勇顿时脸苦的像霜打的茄子,无力的答道,但同时心里也为李言稍稍放下些心来,他知道大帅向来如果对谁有成见,可不会这样的,那都是寻用直接手段来解决的,做为跟随了洪元帅十几年的旧部,有些事情是不该自己问明的,按照命令去做就是了。

当刘成勇退下之后,大厅里静了一会,突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回荡响起“师兄,这样会不会急切了些?会引起季文禾的警觉了。”

“急切倒是有些急切了,但是目前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这几天又衡量了一番,无论是何时,只要我们接触了那小子,季文禾都会有所警觉的,迟早都是如此,再加上现在刘成勇与这小子的关系,也许未尝不可一试。”

“师兄,我们原先计划是想在等等季文禾过个二、三年也许身体不行,再动手的。”

洪元帅听闻此言,停了一会,然后长吸一口气“唏,我们看到他这几年身体的确是一年不如一年的样子,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并且武功根本没有半点下滑的样子,反而更是精进了许多,这倒了中毒之说有些违背了,你听过武林中人哪个中了毒后,功力不退反增吗?这些我也是考虑了很久了,但是一直未能明白,如果再来二、三年,他真还是未死,功力还是如这几年这般增长的速度,那时我们当真是半点胜算也无了。”

自从元帅府回来后,刘成勇想了又想,却还是不敢逆了季军师在军中的交待,也不敢前去军师府中找寻李言。就这样,无论是在北城当值时伸头盼着那三骑马匹出现在视线中,还是在军营中盼着听到李言入城的消息,都让他急着想见到李言。

为了得到李言入城的消息,他也是托了北门当值时的兄弟们若有李大人入城消息,则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他定有好处回报的。

他哪知道,他此举已被别的小队看作是想寻得攀升机会了,好向上爬了。便会有像曾文这般人,就想着拿这事来开个玩笑,事后再故意告诉他,让他气不得,恼不得,若是他知道这些,定是要破口大骂这帮没人性的兄弟了。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十几天,事情一直悬着,而洪大帅那边幸好也未催他,他却知道上司之命越快完成越是好的,否则时间长了,定会给上面留下办理不利的印象。

今日他又不当值,正在屋中想着是否可托信给陈安,让他找个时间把信传给李言,能否抽空入城一趟找下自己,但这事他也是想了几天了,一直未想到借用何种理由来写此信,他可不是毛头小伙子,官场上的事也是明个里里面面的,可不能因为自己办事不利,做砸了此事。

正当他着急上火之,不知如何才能尽快见到李言时,忽有一军卒来报有位李大人前来找他,他稍一楞,便心中大喜,大踏步向军营门口走去,把前来传信的军卒都抛在了后面,搞的那位军卒心里一阵嘀咕“以前你爹来了,也不见你如此澎湃!”

刘成勇急匆匆来到门处,远远就看见李言三人,当下又是快走几步“李大人,最近可好,哈哈.......”笑声洪亮,却也引得门处当值军士侧目观望,不免觉得这位刘成勇今日为何这般灿烂了。

“噢,托刘队长的福,最近一切甚好,呵呵!!”李言见刘成勇出得营来,也是负手看向他,微微一笑说道。

“不知,今日何风把李大人吹来此事,大人有事否?”刘成勇见李言如此客气,不免心中高兴,虽然当下恨不得马上说了事情,却也不免表面还在客套。

“无甚大事,就是近日在军师府待的有些闷了,出来散散心,城内认识的人不多,就来找刘队长叙旧一番,不知打扰否?”

“不打扰,不打扰,我今日左右无事,哈哈......”

“那您看我们是去何处.....?”刘成勇笑罢后,有些迟疑的说道,他也是想找个地方与李言说明的,这里可是不成的。

“哦,这个吗?便入军营看看如何,我虽也是军中之人,却还未在营中仔细待过?不知可否呢?”李言稍一思索道。

“这个吗?当然可以,不过军中有些地方是去不得的,是需要大帅手谕的,您看.......”刘成勇稍一楞神,有些迟疑说道。

“这不防事,我就是到里面看看就成,权当了解军营是何样的了。”李言说道,这倒不是他非得要进军营,只是他想着如何能摆脱陈安、李引二人的视线罢了,在外面他二人有诸多理由要随身保护于他,入得这军营之内,难道他还需要保护吗?

“那李大人,请!”刘成勇本也想找个单独时机与李言说话的,当下伸手请到。

陈安、李引二人也是紧随几步走上前来,李言不由的眉头一皱,回头喝道“怎生得这军营之中也要你二人保护吗?”言语中透着隐隐怒意。

陈安把马缰递给李引后,向前二步躬身微笑道“公子,我二人也多长时间未来得此地,也想进营也是找以前兄弟叙叙旧的,请公子应允。”

他这话一出口,李言也是无语了,是啊,难道人家回来军中就不能找兄弟叙旧么,这二个当真是油葫芦一双。

这样他们四人便鱼贯而入,刘成勇、李言在前,陈安、李引二人牵马在后向营内走去,这时营门一些军卒也从刚才几人谈话中知道了李言的身份,并且也认出了陈安、李引这二位离开军营好些年的老人,李言有身份在此,而陈安、李引也是军中之人,自不会有人阻止,至于到了营内,那些重地也是有其他军卒把守的,自不用他们操心。

入得营后,刘成勇带李言向自己营舍走去,而陈安、李引熟门熟路的找到马棚,把三匹马拴在了里面,然后也找去熟人“叙旧”去了,只是他们找的熟人方向基本还是和李言所去方向相同,而且距离也是不远的,即使这样,也足以有李言可以和刘成勇说话的空间了。

到了刘成勇的营舍后,李言向后看了远远和一堆老兵胡天扯地的陈安、李引二人,确定了距离后,便走向这处营舍,这处营舍只是一排排军营中的一排,而刘成勇这种小队长之职已是可以有单独一小间了,不用再去挤那大通铺了。

刘成勇这小间营舍很是简单,一张简单的行军床,一张长桌,一个衣柜,然后还有一个兵器架,上面插了刀、剑、枪等几样器械。

刘成勇有些尴尬的看着李言“军营都是如此简陋的,请李大人不要见笑。”

李言不以为意的道“军中本就不看重这些,刘队长客气了,你也不要大人大人的叫了,叫声李兄弟就行了,我听不太习惯,呵呵。”

刘成勇黑脸涌起一些潮红“这样如何使得,这却不可越了等阶的。”

李言一摆手“没什么,你也知道,我当这官可是借了老师的名头,不甚在意这些的,你大人大人的叫,我觉得很是生份了。”他边说边在屋内随意走动了起来,当走到兵器架处,却对上面兵器生出了好奇,抽出上面一柄宝剑,迎光仔细看到。

“你这剑倒真是把好剑”他说这话却不是恭维的,在村里时,他经常随大人们入山打猎,对兵器也是知道些的。

刘成勇听先前的话后,也就不在矫情,当下又看到李言抽出兵器,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笑道“李兄弟,好眼光,这几件兵器倒不是我军中制式器械了,这都是我在战场上缴获的几件好的战利品中的一件,你若觉得喜欢,便自拿去了。”说这话时也是有些自得的,他这几件兵器倒真不是寻常制式器械可比了。

李言仔细看着手中的宝剑,此剑迎光生耀,寒气迫人,隐隐有血腥之气散出,一看就是杀人利器,听得刘成勇的话,不由的眼前一亮。


     这是弗洛伊德事件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疫情总体形势可控。中新网南宁8月30日电 (蒋雪林 罗先彬)广西壮族自治区生态环境厅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补充需求,指导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按照战时征集的条件、程序和办法组织征集工作。土方领导人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高度赞赏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取得的辉煌成就,表示土发展的重要动力,凡是善于利用数字技术的地方和行业,发展格局都在发生积极变化,反之则面临较大挑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