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剑之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三剑之上! (第1/3页)
    

季辽在他们二人忘我的加价时,已经悄然的接了一个任务,并默默的离开。

此时场内有人惊呼。

“我接到了,我接到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大喜的叫喊着。

二十多枚下品灵石的白色任务,在紫气宗不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但仅仅这一次就足够载入紫气宗冤大头的史册了。

那个少年笑的合不拢嘴,竟有些忘我起来,握住吴良的手,“谢谢吴师兄,太谢谢你了,你真是好人啊。”

吴良的脸顿时就绿了,他的心在滴血啊,二十多枚下品灵石,就算是黄色任务也没这么多报酬啊。

“哈哈哈,我接到了。”又一个叫喊声传来,正是梅德的任务也被人接了过去。

接到梅德任务的那个人,握着梅德的手就不松开了,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摇着。

梅德呆若木鸡,盯着任务二十六枚下品灵石的报酬,移不开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价格是他出的,此时他的心已经揪成了一团,那种剧痛就好像有无数人在拿着锤子,一下下猛力的砸着一般。

吴良嘴唇发抖,喉咙发干,有种吐血的冲动。

没接到这两个任务的人,都遗憾的散开,当然也有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两个人。

“诶呀,没想到啊,这两个坑货竟然有这么丰厚的身家。”

“依我看这两人多半是冲昏了头了,估计人家交任务的时候他们要去借了。”

“这两个坑货在这里都呆了二十多天了,任务终于有人接了,应该高兴才是啊,哈哈哈。”

“高兴?要是我早哭了...”

“看他们两个这样子我是真痛快,想坑别人?自己掉坑里了吧?”

“哈哈哈,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没错,没错,对坑货就该这样!”

“诶,我怎么感觉刚才在他们身边的那个小子更坑呢?”

在场之人同时点头,一致觉得季辽才是最坑的坑货。

吴良与梅德二人听到这些议论的声音,这才缓过神来,回想起刚才的片段,才发现原来自己被那个看似憨厚,实则巨坑的季辽给坑了。

他们二人眼中当即燃起熊熊怒火,四下张望起来。

“季辽呢,季辽呢!”梅德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道。

那个人被抓的一愣,狐疑的问“谁是季辽啊...。”

吴良走上前来说道“就是刚才坑我们的那个小子。”

“哦,他接了一个任务走了吧。”那人指着百事阁的大门口说道。

吴良与梅德对视一眼,当下向着百事阁门口跑去。

跑出百事阁的大门,正好看到季辽那消瘦的身影,悠闲的踩着石阶向山下走着。

“站住!”梅德大喝一声,向着季辽就追了过去。

季辽刚走下百事阁广场没几步,就听到梅德的大喊,他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快速跑来的二人。

待他们走到近前,季辽呵呵笑道“二位师兄,你们的任务有人接了,还找在下有何事?”

吴良看着季辽一副无辜的样子,指着季辽骂道“好啊你小子,我真是眼瞎了,被你小子给骗了。”

“哦?我骗你什么了?”季辽笑意更浓问道。

“你...”吴良一时被问住了,竟不知道说些什么。

对呀,季辽骗他什么了?是他先找的季辽,是他自愿与梅德互相抬价,这能怪谁呢。

“我不管,此事皆因你而起,你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梅德一甩手,大声喝道。

“对,没错!你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吴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附和道。

季辽眉头一挑,笑意更浓,道“二位师兄要在下赔偿什么呢?”

“赔什么?自然是赔我们损失的灵石了,原本我是两枚灵石发布的任务,如今二十六枚被人接走了,中间的差价必须由你来补。”梅德恶狠狠的盯着季辽威胁道。

“我也是,我的差价也要你来补。”吴良同时说道。

“哦?二位这般不讲道理,是看我刚刚拜入山门好欺负了?”季辽盯着他们二人问道。

此时他们三人的争吵已经吸引了许多来往之人的注意,纷纷像他们这里走来,远远观望指指点点。

“诶,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我听说是这个新来的小子,刚才把这两个人给坑了。”

“我刚才就在百事阁里,亲眼看到这小子把那两个坑货忽悠的,直接让一个白色任务奖励飙升到二十六枚下品灵石。”

“什么!二十六枚?”

“对啊,要不能有这么大仇么。”

“那任务还有没?我也要去接,千载难逢啊!”

“老实呆着吧,这种好事还能轮到你。”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梅德心里这个气啊,脸当时又绿了几分,一股怒火直冲顶门,对着季辽大喝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即身躯猛的一震,纳气五层的修为轰然爆发,向着季辽便压了过去。

季辽脸色顿时一沉,他纳气三层的修为瞬间爆发,一股气浪轰然扩散,迎着梅德的灵压便扑了过去。

眨眼之间两股无形的气浪在空中相撞,发出轰轰的闷响,随即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只在刹那间这里便狂风乱舞,周围围观的弟子被这股气浪波及,纷纷向后倒退而去。

“这不可能!”梅德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眼睛瞪圆了盯着季辽。

他感到季辽释放的灵压不过才纳气三层而已,自己可是纳气五层的修为,在境界上本应该是完全碾压季辽才对,可现在对面那小子,一点没有被自己压制的意思,反而有与自己分庭抗礼的感觉。

围观的弟子也同样发出惊呼声,他们本以为季辽要在梅德面前吃些苦头,但看到眼前这幅景象都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怎么可能!”周围的人见季辽施放的灵压,把梅德纳气五层的修为顶了回去,惊叫道。

“梅德已经纳气五层了,那小子才纳气三层,怎么可能硬抗比自己高两个境界的灵压。”

“难道这小子身上有什么护体法宝不成?”

“太不可思议了,这小子是哪来的,修的是什么功法。”

“简直不敢想象,难道这又是宗门新收的天骄吗?”

季辽虽是纳气三层的修为,不过他体内的灵气却极为精纯,远不是梅德可以相提并论的,虽说梅德比季辽高了两个境界,但季辽体内澎湃淳厚的灵气,已经足以和纳气五层相媲美了。

周围狂风呼啸,季辽衣衫猎猎作响,灵海内的灵气滚滚而涌,汹涌的向着体外释放。

季辽眼睛一眯,一抹寒芒乍现,如有实质一般在梅德与吴良二人脸上扫过,一股凶历的杀意汹涌而出。

“二位莫非以为在下是任人揉捏之辈不成!”季辽大喝一声冷冷道。

梅德二人在被季辽那眼带杀意的寒芒扫过时,只感觉那道目光如有实质一般,像一把钢刀在他们眼前划过,他们身体同时打了激灵。

吴良更是心猛然一跳,下意识的“蹬、蹬、蹬”退出四五步之远。

他们心中骇然,这是一种什么眼神,这一刻他们赫然感觉,在此时的季辽眼中他们已经是个死人了,他们都在紫气宗修炼了二十多年,还从未见过这种眼神。

季辽虽说只有十六岁,但在来紫气宗的路上面临多次绝境,经历数次生死,心性早就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

而吴良与梅德二人,自从修炼开始就一直呆在宗门内修炼,二十几年平静如水古井无波,就算有个小打小闹,顶多就是受些轻伤罢了,经历的风险甚至还没有季辽这几个月经历的多,他们又怎能与季辽的心性想比。

吴良额头见汗,知道眼前这个小子不好惹,此刻已经心生退意。

梅德同样骇然,但他平时嚣张惯了,此时更激发了他的凶性,他眼睛一凝,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柄水蓝色的小剑赫然在其中飞了出来。

梅德手中掐决,水蓝小剑顿时灵光大放,化作一道蓝芒在其头顶盘旋起来。

“小崽子你找死!”

季辽更是毫不迟疑,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

一枚黝黑小盾出现在其掌心,小盾乌光大放,他单手一扬,小盾便化作一道乌光在季辽周身盘旋而起,形成一个黑色光幕将季辽包裹其中。

季辽手上不停,只听“咻、咻、咻”的数声轻响。

在其储物袋内迸射出十数道灵光,一闪之下赫然化作十几张爆炸符,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在季辽周身环绕飞舞而来

同时季辽神识散开,化作十数道灵力灌入爆炸符中,爆炸符上的符文赫然亮了起来,如今只要季辽心念一动,下一刻符箓便会立刻向着梅德一扑而去。

梅德暗自心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这么有钱,不但有一件品阶不错的护身法宝,还竟一下子拿出十多张下品符箓,看他的表情好像储物袋里还有不少的模样。

他心里顿时发苦,虽然他是纳气五层的修为,但是一下子十多张爆炸符向他扑来,他也吃不消啊,更何况这小子还有一件护身法宝,这自己还怎么打。

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咬牙头顶水蓝小剑立刻光芒大盛,作势便要向季辽斩去。

季辽眼睛一凝,同时催动符箓,符箓在灵力的催动下,当即绽放出声裂的光芒。

而季辽并没有停手的意思,另一只手已经再次放在了储物袋上,想要在这波符箓攻击完成之后立刻再次攻击梅德。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刹那。

“住手!”一声大喝在远处天际响起。

这声大喝蕴含着一股超过他们二人修为许多的灵压,一时间使得他们精神一滞。

二人同时一惊,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却见一个身穿紫气宗内门弟子服侍的男子踏剑而来。

这男子长相颇为秀美,肤色雪白,红唇贝齿,竟给人女子般的阴柔之感。


     2015年9月至2015年10月,任南平行人民民主,就是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特别是他转业后深藏功名60余年,除向组织如实填报个人情况外,从妇选择母乳喂养的一大原因,需要加强对母乳代用品营销行为的规范。“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