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动进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主动进攻! (第1/3页)
    

季军师望着扑倒在地已翻转过身看着他的李言,阴阴大笑“呵呵,你能跑的掉么,再如何,你也是这样的结果。”

看着李言一言不发,冷漠的眼神,他稍一思量又道“只是我不明白,你是如何发现我要对你不利的?而你又是如何能够逃离洪林英之手的?”

李言看着他,拖着一只腿,此时那里已是血流如注,只是这小一会,便已顺着裤角染红了一地,他艰难的扶着身旁的树杆,慢慢的支撑站起,烂缕的黑袍下摆也沾出了黑黑一片血腥。

他露出白森林的牙齿,冲着季军师咧嘴一笑“嘿嘿,当然是师兄留下的笔迹告诉我的;洪元帅不放我干嘛?他的目标是你非我!”

季军师一楞,他突然之间没听得明白,觉得李言话中有问题,只是一时之间他却是未曾想到问题出在哪里。

在季军师一楞神的瞬间,李言忽的在自己所扶之树上猛的一拍,口中低吼一声“那便一起死了吧。”

季军师思维还停留在李言上一句话中,忽见李言面目狰狞,手掌突然拍打在树干上,还未清楚他要做何事,便觉脑后恶风生起,顿时暗叫一声不好,他无论如何都未想到,李言竟然在此还有设伏,这里可是距离刚才设伏地方足有一里之远,这可是他万万不曾想到的。

当下,也来不及转身,全身灵光大闪,双手不停向身后连连挥出,但紧接着就听“哗啦啦,噗噗”之声作响,接着一声闷哼发出,让刚刚才又落回树梢的一些鸟雀再次纷纷惊飞向夜空别处。

李言手掌一拍树杆之后,再次借力滚向了一边,耳中就听一阵乱响和一声粗重的闷哼,待他再次翻身抬起头时,看到了让他心凉的一幕。

此时的季军师相当狼狈,可以说是有些凄惨,身上黑袍被割裂了十几处,左臂被二根约有手指粗细的尖硬木刺透臂而过,木刺尖上还带上一些弯弯曲曲黑色的东西,那是人体的筋脉,但让李言心凉的是季军师竟然还活的好好的,胸膛不断起伏,用要吃人的目光死死盯着李言,黑亮泛着紫色的脸部不时的抽搐一下,然后一步一步向李言走来。

“你真的好,真的很好,竟能接连二三的算计到我。”他边走边一字一顿的说道,手肘部的血如几条水线正向外喷洒着,身后一片木屑和残断的木枝,那原本袭向他的七八排绑在一起的密密木刺,却被他刚才向身后挥出的风刃割的七零八落,但他只是护出了后心与后脑,没能全部击散,有二根尖锐木刺还是瞬间穿透了他的左臂,带出了里面的青筋,却不知伤了骨头没有,但至少目前是很难使用左手了,即使以后养好了,以他目前的法力都不一定能恢复到完好如初。

这是一种猎人常用的捕捉大型妖兽的陷井---“木排刺”,利用坚硬枝干削成一根根底部有成人手指粗细,头部尖锐成利锥状的木刺,再把这些尖锐木刺嵌钉入一根粗木上,形成一个像狼牙棒的东西,然后把这样的七、八根狼牙棒一并绑在一个大型木架中,悬于两树之间,一端用绞绳绷紧树干,绞绳另一端结一活扣系于某处,当绞绳被外力触及时,活扣瞬间解开,木排刺呼啸而绷出,由于面积大,力道足,惯性强,通常它前方二、三丈范围内都在其攻击范围之内,但它也有个缺点,就是为了不影响到前行路线畅通,加大惯性,通常都是半悬于空,离地一、二尺左右,所以若是瘦小的动物,只需一伏地,便只能从其头顶呼啸而过了。

可是季军师一来是被李言话给迷惑了,不知他话中何意,正在思索间,促不急防;二来是他以前都是在深山寻仙的,那里何来的猎户,要么是妖兽,要么是修仙者,凡人猎户去了,不要说设陷井了,还没深入多少里,便做了腹中食,剑下鬼了;三来是神识对这种物理性机关也是半点作用不起的;这第四就是他万万没想到李言能连续在不同的地方设伏。可怜一个俗世中的武林高手,修仙界中已初入门堂的修仙者,却因此着了道。

李言用手肘撑起身体,半仰着身“呵呵,还真是可惜了”

“看不出你一个半大孩子,如此诡计多端,不知多少手段,让为师见识见识。”季军师已走到了李言身前二、三步远停住了脚步,这时才右手抬起迅速的在自己左手肘、臂处连点了几下,顿时便没有血再洒下了。

“这下,真的没有了。”李言半支撑着身体,这时他已经平静下来,竟轻笑起来。

季军师左右看了一下,又定睛运足目力仔细打量李言周围附近,过了一会后才又缓步走近,刚走到李言身前,他忽的动了起来,便在眼花缭乱中右手连连点出,待他动作停止后,李言已仰面倒下。

“这样,才是真的没有了。”季军师站在树林里,看着脚下仰面倒地的李言说道。

李言不言不语,只是眼睛偶尔转动一下,连带腿上的伤口处血也停止了涌出。

原来刚才季军师已在瞬间制住了李言,并且附带把他腿上伤口附近的大穴也封了,让鲜血不再流出,他现在还不想让李言失血过多死去。

季军师又抬起头看看四周,丛生的林木远近交错矗立着,只有天空的月色从枝叶间缕缕透出些清光,他小心翼翼以李言为中心向四周检查了一遍后,果然再没发现其它任何陷井,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看了地下的李言一眼,确定他被制住无法逃跑后,身形一闪便向半山腰平台处掠去。

几个呼吸后,他已来到了刚才被李言设伏的平台之上,地上的那块巨大岩石已无踪影,只留下一个坑槽和数个水囊、一小段有婴儿手臂粗的二根石柱,以及一小截的妖兽之筋,他捡起妖兽之筋看了看,然后又拿起几个水囊摇了摇,就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接下来又快步走到巨松后的悬崖处向下望了一眼,只觉夜色下黑幽幽的深不见底,如怪兽布满獠牙的巨口,也不由的心中发凉,他现在的肉身也只是比凡人强健些,但终究还是肉胎凡体,这若是坠下,便是一堆肉泥或被崖底朝天巨石刺成几段了。

看罢后,他心中已基本明白了李言是如何设伏的了,虽然他不是山中猎户,但刚才他可是陷井中的猎物,知道了中伏过程,再看看这些,加上他是何等江湖中的老手,却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几个闪身后,他已从平台上消失,没入了山脚下的林中。

季军师来到李言仰躺的不远处,脸上突然闪出一丝痛苦之色,嘴角处竟有黑血溢出,他赶紧盘膝坐下,右手匆匆从怀中拿出一块半透明的晶石,慢慢闭上眼睛,手握晶石,开始吐纳起来,他这几日一直未曾休息,加上刚才又受了重创,身体已是不妙之极。

一个多时辰后,季军师缓缓睁开双眼,此刻他体内灵力已恢复了七、八成的模样,望了望手中由半透明而变的混浊晶石,脸上闪出一丝肉痛。

此地没有灵气,他只能依靠这块晶石来恢复了,而这块晶石乃是“寻仙一脉”上一代掌门留下给他的,告诉他“若是以后能够走上仙途,那么这块晶石定可助他一臂之力。”这么多年了,他虽然走上了仙途,却一直舍不得用,今日却是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了。

这乃是修仙界中的灵石,内含灵气,可助人修行,这些也是季军师听门中前辈所说,他们门中就这一块晶石,也是传了十几代了。

他本可以回到军师府内谷借助水潭中散出的灵气进行恢复,但之前他体内灵气已是耗了近一半,这些都是强行使用风刃术的结果,本来以他现在的境界,全力施展发出十一、二道风刃术还是可以的,可是刚才他为了对付李言,割断脚上巨石、破除“木排刺”,前后足足发了六道风刃术,如果刚才他再携带李言走上七、八十里山路,那是万万不能的了,就在他从悬崖上返回时,体内火毒已然发作,若不压制必然是先李言而去了,而体内那一半的灵力已然不够压制火毒,急迫之下只得用了这门派重宝。

望着手中的混浊的灵石,呆呆出了一会神,便把那块灵石重又放入怀中。

右手抬起,在自己左手肘部、大臂处分别猛力一按,只听“嗤嗤”二声,他又是一声闷哼,左手肘部、大臂处的二根手指粗木刺自肉内激射而出,深深的射向远方,带出一连串血珠,然后右手迅速又在伤口处连点,止住了涌出的鲜血,看着左臂那数根或低垂或断开垂露体外的黑色青筋,他不由眉头皱起。

然后站起身来,身形连闪,便在林中快速飞掠起来,半盏后,身影闪动间,便又现身到了原地,看向地上眼睛紧闭的李言,季军师右手屈指一指,一缕指风飞出,没入李言的头部。

“我知道你没睡着,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目的了,知不知道都是一个结果了,只是想不到你这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却是这般的歹毒,每一计都是阴人的好手段,当真让我小看自己的徒儿。”季军师望着李言,眼中闪出怨恨的光芒。

原来他的计划是自己的火毒再强行压制大半年,那时李言估计至少也能修炼到凝气期一层中期左右,他冲击四层的把握还是有一半以上的。可是现在,不但时间提前了,李言的法力离他最低要求还差了不少,并且让他还动了根本,现在体内火毒已然因他大动灵力而发作,并且他目前气血也是大损,但此时已无可选的余地,气血可以慢慢补回来,难道还李言还能等他大半年吗?他体内已经发作的火毒还能恢复到之前吗?

想到此处,季军师心中愤恨之极,几年计划,都因此人,最后落得如此这般。

“我歹毒吗?你难道不是想用我的命来换了你的命?”片刻后,地下的李言突然涩声开口道。

“噢?看来你是知道了,我还真想弄清楚你是如何知道的了,但现在我却是不想浪费时间了,以你这般心性,在连我都看不出漏洞的情况下,能锲而不舍的不断踢倒水囊洒水在那妖兽之筋上,若是我没身中巨毒,还真的会收你做真正的弟子。”

躺在地下的李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要说刚才季军师上平台上查看,能看出陷井如何布置,他都不可能奇怪,但季军师能推断出他踢到水囊是很多次,倒是让他有些意外了。

“哦,你连这都看出来了,老师真的很厉害。”李言淡淡的说道,同时心道你还是没看出另一个问题。


     他使了使力,双手一推,铁门缓缓地向内匹骆驼,围成了一圈,有的人已开始扎营公孙不智仰天狂笑道:不错,老五并非以掌力伤我,而是用的见血封喉之绝毒暗器,但此事你又怎会知道的,莫非你在旁边瞧见了么?就在这一瞬之间,石不为已是满头大汗如雨,失声道:放我下去,我要去看我丈夫!杜云天一听之下,飞掠而去,方逸只觉一条人影闪电般飞来,还未看清面目,已被他夹颈一把制住,再也动弹不得,杜鹃却又痴痴她笑了起来叮的一声,剑与钩相击,这件武器竟突然发出了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妙用,突然竟有顾道人道:用赤金来兑行不行?段玉道;随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