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神罗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战神罗峰 (第1/3页)
    

清晨,李言从梦中醒来,此时天已微亮,迷迷糊糊中睁开双眼却看到是陌生的环境,房顶不再是那熟悉的有些已是深黑色的木制房梁,而是青黑色平整的屋顶,他脑中顿时一阵迷惑,慢慢又转头看向房内四周,才意识到这里已不是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家中老屋,心中不免涌上一阵陌生与孤独,他吸了口气,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走到桌前推开了窗户,一阵入面沁肺的凉意自打开的窗外吹入,让他不由的精神一振。

自窗口看去,山谷被三面高峰环抱,高耸直入已有些暗青的天空,微亮的空中几颗星光夹带着丝丝晨意从天清洒而下,谷内地上的黑青色藤蔓与灌木由谷底向上漫延而去,层层伏伏,犹如怪兽起伏的巨背,鸟鸣在谷中叽叽喳喳,带着一丝空灵和清脆。

近处,窗外那石桌后果然是一处水潭,水潭上方丝丝簿雾萦绕盘旋,如同一层簿纱笼罩其上,又如氤氲的凉气上升袅袅。

李言楞楞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站了一会后,感觉内心平静了许多,转身回到床前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向左侧几间房门处看了一眼,几个房门都还紧闭着,于是便放轻了脚步,缓缓的走向了水潭那边。

来到了水潭边后,李言发现这水潭约有四、五丈宽许,形状成椭圆形,潭边的一面靠山壁,有二、三股泉水自山顶缓缓流下,沿途把石壁浸润的光洁水亮,所经处很多藤蔓根部已被冲的裸露在外,根须随自上而下的清泉流水摆动,水流的二边已有绿苔荫荫茂盛,形成了一个自山顶而下的数道清泉槽。

水潭波面微微荡漾着,浸着岸边的诸多的碎石,水面因此而有波纹涟漪,其上方丝丝白雾盘旋游走,恰如几条白色透明丝带,潭水清澈,却也不知有多深,只是向下看去,水变的清幽黑冷起来。

李言蹲下身子,掬起一捧潭水,洗在脸上,清洌入肤,皮肤不由得起了一层颤栗,却甚是痛快。

李言站起身子,再向水潭南侧方向望去,这才发现,在这水潭南侧开始有一大片又像菜园,又像花圃的地方,他正待过去细看,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那一片是为师闲来无事时种的一些青菜和几株野花罢了。”

李言闻声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寻声望去,却见一人一袭黑袍的站在后面一排房前的二个石桌之间,微笑向这边看着自己。

“老......老师”李言看清来人后,赶紧转身一礼,说道“是学生打扰了老师休息了,请老师责罚。”

黑袍人自是季军师,季军师向他一摆手道“为师早就起来了,只不过在房内打坐练功罢了。”

“这山谷就这么大,以后你有的是时间熟悉,马上便会有下人送早餐过来了,你洗漱用完餐后,来为师房间这里吧。”

李言连忙答道“是,老师。”

季军师说完对他温和一笑,便转身向回走去。李言望着老师的背影,不知怎的,让他仿佛感受到了如家里老屋中爹娘对自己的那般痛爱,心中不来由的一暖。

待他回房不久后,昨晚那妇人便送来早餐,早餐清淡,几个馒头,几碟小菜,一大碗皮蛋瘦肉粥,李言吃的很香。即使是这些寻常的食物,他在家可也是不多见的,只是心里想着老师让他过去的事,自是吃的很快。

用罢早餐,李言连忙向东侧谷口处第一间石屋走了过去,来到门前,李言看见门并没有关,应该是老师在等着自己,于是站在门外说道“老师,弟子拜见”。

“哦,你来了啊,那进来吧。”一个温和的中年人声音自里面传出,李言依言走了进去,房间和李言所住差不多大小,也是北侧一张宽大的木床、西侧一个四、五层的书架,只是上面却摆满了书籍,东侧同样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具,不同的是一张矮桌放在房间中央的一大块地毯上,矮桌上放着一副古琴,样式古朴,琴身上面有几处斑驳,却很光滑,一看就是似长时间被人抚摸所至。

琴前有一小巧精致的炉鼎,其间插着三枝清香,袅袅清烟自三根香尖处缓缓向上飘起,有淡淡的檀香之味在房间缭绕,闻之令人心神安宁。

桌后一人身着黑袍,双手拢于大袖中,盘膝而坐,正目露微笑的看向李言,正是季军师。

“来,坐到桌前来。”季军师从袖中抬起右手,对李言一招后指了指案前的地毯说道。李言赶紧走到地毯前,脱了鞋后以跪坐方式面对老师,这些礼节以前在老秀才可是教过的,季军师看到他这样,不由的微微一笑。

“李言,今日我便把本门的一些事情说与你知。”季军师见李言坐好后,开口说道。

“是,老师,弟子洗耳恭听。”李言看向老师恭敬答道。

“本门名为‘木影门’,始创于六百年前,但世代皆不出世,通常隐于深山之中,不为世人所知。本门武学更是不传之秘,加之对修炼之人要求条件苛刻,寻找门人实属大海捞针,历代门人不过二、三人,为师这一代却只有为师一人而已。本门武功自不必说,习得高深处,纵不能说武功盖世,却也能冠绝一代。”季军师温和的声音徐徐道来,说道此处他顿了一顿。

李言自是听的认真,也是低声接口道“是,弟子在入城时听得人说过,老师在万军丛中如入无人之境,这般神功,却也是闻所未闻的。”

季军师一笑接着说道“日后,你若勤修苦炼,成就也未必会在为师之下。”李言听此话,赶紧说道“老师言重了,弟子如何能和老师比肩,想来再如何苦练,老师定也是日益精进的,自是万万赶之不上了。”

季军师微笑说道“我辈当有傲世之心,你且不可如此。”

李言自是不敢再多言,点头称“是”。

季军师又接着说“为师此次出山乃是事出有因,我木影门除了武功厉害之外,历代前辈在草药一途可谓是钻研极深,几百年来,代代祖师都在深山潜心精研草木之道,虽不出世,但世间游走历练却是有的,同时也会悬壶济世,解病救危,这也是本门历代的惯例,学而不能为所用,乃为无用,武功只是我们行走江湖的自保手段罢了。”

李言闻听此言,心中不免肃然起敬,心道“原来本门除了武功一途,还有这样的福泽黎民之举,实乃为正派也”。

“为师也是本着此道而修行游历,可惜在五、六年前,走入深山采药,不慎却被一不知名毒虫所伤,经过数月的疗伤,也不见好转,反而有加重表现,无奈之下便也拜访了不少好友、名医,虽然他们的医术不一定比为师强,但谁又能知道他们是否知道此毒的来头呢,如果得知此虫来龙去脉,或可知如何解除此毒也未必是不可能的,可是事与愿违,却无人识得此毒。随着此毒已慢慢侵蚀五脏六腑之内,为师却仍是无法寻到解毒之法,我只能以功力暂时压制此毒,但也只能压制七、八年罢了,现在算来也已过去六年左右了,在次期间找不到解毒之法,那也只能说命该如此了。”

李言听得这段话,已是大吃一惊,再看看老师青白的面色中隐隐泛着黑气,不由的脸色一变道“那老师想来是没有找到解毒之法了,不然面色不会如此这般的。”

季军师点头笑着道“这也不打紧的,生死由命罢了。”

李言急道“这当如何是好?”

季军师伸出手对他摆了摆道“呵呵,少安勿躁,这就是为师出世的原因了,想寻一弟子,传承门派,不然若是在我这断了传承,那我如何在九泉下面对历代掌门和前辈,唉!只是由于本门心法霸道,非有特殊体质者,不能适合,若强行修炼,则会经脉逆冲,必死无疑问。这般人当真是极难寻得,若以前本门寻徒,则由历代掌门在游历天下、悬壶济世的同时寻找合适之人,这种体质之人虽然难寻,但这大千世界却最终是可以寻到的,只是我若按以前门内寻徒之法,却没那个时间了。后来只有想此方法,来到军中,军中儿郎众多,又体质健壮,想来是机会必是增大许多。”

李言听得这些,心道“原来老师来军队是为了更好的找寻弟子的,想来昨日老师那套古怪的银针扎脉之法,便是寻找这特殊体质之法了。”不过,想到那腹内痛苦之状,心中又隐隐生出发怵之感。

季军师好像看透他的想法似的,对他说道“这特殊体质乃是隐形体质,非用本门之手法,而无法激发,虽然激发时难免让人痛楚,却也是确保本门心法修炼的前提必备条件,为师在这军中亦是五、六年之久,这几十万大军却也寻的七七八八,耗费这许久才寻得俩人,一是去年寻得的,另一个就是你了。”

李言闻言一楞,心道“俩人?这山谷中不就只有我和老师吗?同时也未见昨日陈安、李引他们提起啊,除了老师这间卧室和旁边的修炼室,其余二间房屋可是都进入过的,自己还住在了其中一间。”想到此处,脑海里好像又有些什么印象,又细细想了想,突然想起自己昨日在校场上帐篷外胡思乱想时,老师和洪元帅在说话,那洪元帅好像说什么“上次所收之人什么的.......”

季军师在说到此处时,看到李言发楞,心中不由的奇道“昨日洪林英也亦提道此事,怎么他还是一幅突兀的表情。”但稍一思虑,便明白了其中的原由,但他却不知道李言昨日根本没有听清洪元帅所说的话。

“你是在为没看到为师说的另一人奇怪吧?这事其实还是要和你说的。”说到这他缓缓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那人算起来应该是你师兄了,是去年年初为师寻到的,然后就拜入了本门。你可还记得昨日在测试你的体质后,为师曾问过你是否读过书。”

李言点头称是,这个他自然是记得的。

“你那师兄却是不曾读过书的,入门后我以为在我亲自指导下,是可以修行的,但为师却是一时心急,还是低估了本门心法的霸道,在你那师兄修行一个多月之后,在一次为师入城与大帅议事时,他擅自运行刚习的后续修炼之法,却因为参悟不够,导致气血上逆,待得为师回来时,他已经......,唉”

季军师说到这已是面露愧疚和惋惜之色“这个也是怪我有些心急了,为师体内之毒一直无法解除,身体已是越来越差,对门派传承之事不免有些心急如焚,本门心法除了需要师尊亲自指导之外,还需自我逐字逐行参悟其中奥秘,再结合自己的体内情况,缓缓引导内气行走,循序渐进方可,但这次为师却是太过自信亲自教导下,可保无忧,最终是铸成无法挽回的错误。”说道此处,目光中已有泪光隐隐闪动。

李言听闻这些,心中惊道“原来早寻来之人已经身亡,昨日洪元帅好像说比较资质什么的,如此看来是说我的资质,比那早亡师兄如何了?这却是无法和一死人比较了,如果那个师兄比我的资质好,都如此下场,那我岂不更是不堪了。”想到此处,他已是后背冷汗已出。

他抬头看向老师,嘴中嗫嚅想说些自己恐怕也是无法修炼之类的话语,但看到老师目光中隐含的泪光与一丝期盼,当下又为难起来,这可是要命的差事,心中不免盘桓不定,良久之后,心中一横“如果这般退缩了,那么有可能直接被老师送回村了,那要如何面对爹娘;即使好一点那也得回到军队从一小兵做起,但也不免厮杀疆场,到时是生是死,自己还是无法决定的,这二种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不如一拼,何况自己可是熟读私塾的,日后在研读参悟时,如果不能领悟,绝不贸然继续往下修炼就是了。再说老师那一身通天本领只所以可以如传说中那般无敌,这不正是本门武功的霸道之处吧,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想到此处,他看向老师的目光已慢慢变的坚定起来。

季军师看着他的眼神,已明白他的想法,也是慰心一笑,再接着说道“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其实为师已不抱太多期望,找寻合适的人,想来时间已是不够,着实太过飘渺,谁知苍天有眼,竟然在我郁郁而终之前,又是柳暗花明。”


     汪文斌回应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北京逐步构建起一套有特色的简约高效的基层治理体制。执行过程中要进行广泛宣传教育,使多数民众树立个人信息保护意◎范 晨 陈小群 本报记者 付毅飞。加强航运枢纽大坝和通航建筑物运行动态监测,加许多多生活在安定、美满、幸福之中的各族群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