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换我努力好不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换我努力好不好? (第1/3页)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许多东西都是新奇的,对于一个没有见过多少事物的孩子来说,全世界都是新奇的。

  小命除了之上比一般的孩子高一点,实际上阅历并没有多少,认识的东西也很少,甚至于对于许多未知的东西,持一个恐惧的态度。

  就像是现在,她躲在小院的一棵大树后头,观察着那一个浑身花纹,头上长包包的长条状怪物。

  “呀,那是你亲戚?”小雪走到她身边,正好看到了是桌子上盘着身子的大蟒蛇。

  他是看了又看,看看小命再看看蛇,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或许是小命的亲戚,因为他们都是长条状的,而且很相似。

  “嘘!”小命当即把他的身子压低,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道:“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当即给小雪吓得一懵,他颤颤巍巍地说道:“那……那不是你亲戚……”

  小命没好气地在他身上抽了一尾巴,几分气愤地说道:“废话,我没有亲戚,那个东西据我推测应该是一个妖怪。”

  小雪团子内心咯噔一下,人已经吓傻了,他愣愣地藏在小命身边,许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这些东西都是吃人的,当然不排除吃其他的东西,总之只要是比他弱小的都有可能被吃,这就是动物世界,这就是这个世界残酷的规则。”

  小命一边观察一边说道,同时控制着小雪,免得他笨手笨脚,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许久之后,小雪才再次说出一句话,他起初是有些害怕,但是后来却有些疑惑。

  “可是怪物怎么可能到我们这里来,他不怕被咱们抓住啊。”

  小家伙角度清奇,实际上在他看来,小院中是最安全的地方,一方面屋内有赵助在修炼。

  另一方面,还有一个七级大哥溯流在院子里,根本就不开门有危险。

  反倒是那些企图伤害他们的,很有可能被抓住,按照这个想法思考,却是是这么回事。

  然而小命却再次打了他一下,一边骂一边说道:“你傻呀,又不是所有生命都会害怕的,你以为谁都给你一样,再说了这些低智商的野兽,很多时候都是不管不顾的,刚才要不是我拉住你,就到他肚子里去了。”

  这些可把他唬住,小雪当即害怕起来,而且是愈发的害怕,他把身体往树干处躲了躲,生怕被看到。

  可千万不要被看到啊,要么他这一条小命可能就没有了,小雪越想越害怕,直到流出了眼泪。

  “停停停,别哭,没看到我正在想办法吗,你要是再哭就把你扔出去。”小命警告道。

  “你把我扔出去,我就把他引过来。”小雪低声呜呜道,实际上也是吓得不轻,这也是老实说还真的挺吓人。

  你看啥野兽会头上长两个包包,而且时不时还会吐蛇信子,看到那一条奇怪的蛇头,他的魂都要要被吓出来。

  小雪依旧在害怕地小声哭泣,哭到伤心处,还会拿小命擦眼泪,最后小命实在是受不了他,于是说道:

  “你现在去找人过来,只要有人我们就得救了。”

  “那你怎么办?”小雪不无担忧地说道。

  小命停顿了一下说道:“老实说,没有你在身边,我还安全很多,毕竟咱是一条树根子,望这树旁一躲,准能逃过一劫。”

  说着她还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小雪,随后摇头说道:“你就不一样了,人模人样的,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这话说得,小雪当即不敢去找人了,他干脆就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

  小命一看纳闷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于是开口询问了一下,哪知道他说自己在装雪人……

  其实嘛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这小雪控制冰雪,在身体表层覆盖了一层,真就是一个雪人。

  小命觉得这样拖下去不行,于是说道:“你见过哪个大晴天有雪人的,他好不当即给你吃了。”

  小雪却是没有动弹,说道:“你见过哪个野兽会知道大晴天没有雪人的,我比以前勇敢了许多,要靠自己活下去。”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这里站了一中午,直到张小河从外面回来。

  他一会到小院就看到两个小东西,站在院内,就那么定定地站着,以为他俩在比试什么,也就没有打扰。

  他提着一条刚宰了,并且处理掉的鱼,到了厨房之后,他先给鱼儿上了一炷香,嘴里念念有词。

  那是在说:“既然你的命运已经注定,那就怪不得我,起码我给了你一个痛快,希望你下辈子投胎投个好人家。”

  “当不了人,也做一条野外的鱼儿好了,再也别出生在饲养池里。”

  说完之后,他就兴高采烈地清理了一下鱼肉,随后切块,随后大火炖煮。

  许久之后,鱼汤已经成诱人的乳白色,张小河偷偷尝了一口,味道属实不错呀。

  “为什么他没有救我们。”小雪很是困惑,张小河刚才竟然直接忽视了他们,径直走到厨房去了。

  小命顿时树根子倒竖,有些恐惧地说道:“莫非那是一条妖蛇,他可以隐身,所以张小河看不到他。”

  ”其实暗中,他已经把我们都给隐藏起来,就是为了瓮中捉鳖,他在等我们行动呢!”

  小雪差点没给吓晕过去,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这么恐怖,他觉得今天可能真的要丧命于此。

  只可惜他的实力不济,要是强大一些,还怕一条小蛇。

  孩子有时候就是这样,很容易听信他的人一面之词,自始至终小雪都没有怀疑过小命的说法。

  小命自己也把自己给蒙住,因此就有了现在这一副搞笑的画面,实际上这就是一条人畜无害的蛇蛇而已。

  只要不招惹他,他也不会那人怎么样。

  又过了一会,张小河炒了几盘菜,今天他再一次尝试做大棒骨,总算是成功了一会。

  正算把菜都端出去,忽然他心里有了一个坏想法,然后某人坏笑着。

  成了一碗热乎乎的鱼汤,挑选了几根肉多的大棒骨到盘子中,然后端着汤碗和盘子走到了小院中。

  原本他是想到石桌旁边,吃给小命看的,但是这会蛇蛇整在那睡觉晒太阳呢,因此就不打算打扰他。

  干脆来一个更狠的,张小河走到了小雪跟小命所在的那一刻树木附近,然后一边围着他们绕圈子,一边吃东西。

  就是为了让某个小东西口水直流,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认,这两个小东西是在比试什么,要么小命也不会对于食物一点东西也没有。

  这小树根子其实最应该待的地方是泥土中,为啥呢,因为这小东平时就懒散,根本不想动弹。

  而现在竟然定住站着好久,一看就反常,必然是在比试某些东西,张小河要做的就是给她加大难度,他还不相信,这小树根子能够抵挡食物的诱惑。

  一旁的蛇蛇似乎也嗅到了气味,抬头看向了树木处的张小河,最后还是躺着接着晒太阳,老实说蛇蛇对于食物要求不是很大。

  以前捕不到猎物的时候,才吃树根呢,树皮也啃过,主要还是实力弱小啊。

  在自然界中,实力弱小的要学会适应,蛇蛇显然做得不错。

  这一次是小命要哭了,看到香气扑鼻的食物在眼前晃悠,她当时就受不了了,差点就要扑到张小河身边。

  但她知道这或许是妖怪的陷阱,为的就是勾引他们行动,而且那大蟒蛇还看了他们一眼,更加确定了她的想法

  最终也只能看着张小河,在她眼前把食物吃完,小命一点办法也没有。

  张小河今天是奇了怪了,这小东西啥时候有这样的毅力,难道她跟小雪较上劲了,竟然食物都不想要了。

  随即他微微点头,或许对于小命来说,这是一个好现象,起码能够抵住一些事物是诱惑,张小河高兴地回到厨房内,含泪把小命的那一份大棒骨也吃掉。

  然后去给赵助送午餐,随后洗碗,之后再吃出去。

  院内两个小木头人,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暗地里小命已经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眼泪,我的大棒骨呜呜呜……

  前几天张小河也在做大棒骨,虽然不成功,但她还是很喜欢,具体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只能说她连那大骨头都吃了。

  实际上,小命不是因为跟人较上劲才不为所动的,她是因为生存所迫。

  “我觉得那东西可能不是想要吃我们。”许久之后,小雪说道,他心里隐约有些感觉。

  “那你赶紧走,他吃你的时候,就没空管我。”小命没好气地说道,她还沉浸在失去大棒骨的忧伤中。

  这苍天为什么这样的无情,总是让人爱而不得,小命虽然年幼但是已经感受到了这种无奈……

  实际上小雪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张小河为什么一直在他们身边晃悠,应该是发现他们了吧,但是为什么又不说话呢。

  看上去就是单纯地在吃东西一样,小雪想不明白,他的小脑瓜好不够用呢。

  过了一会,张小河打开门又回到院中,他径直走到蛇蛇身边,然后一下子抱起了,一边抱着还一边喃喃自语。

  “咋把你忘了,万一吓到孩子怎么办。”说着张小河带着蛇蛇走出的小院。

  院内似乎有一阵冷风吹过,吹风人心头拔凉。

  小命当即就控制不住哭了出来,我的大棒骨……

  小雪更是胆子大了起来,指着小命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你呀你,自己骗自己,我说没事的吧。”

  小命恨恨地看着他,这人怎么跟大尾巴狼似的,说得好像你自己没跟着一起一样。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伤心,然后就扑向了小雪,然后两个小家伙就打了起来。

  多年之后,他们可能会回忆起这一段充满激情的岁月,这是他们友谊的见证……

  出了门,张小河是一路往山上走到,虽然现在古宅哪里不会有人去,并且宠兽的培养也都是全自动化的,但是他依然喜欢去那里看一看。

  也算是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他这个人总是闲不下来

  去到古宅,也会帮忙翻新宅子,打理卫生什么的,有时间还会在古宅旁边种一些树。

  他总是觉得要是种一些树木遮住古宅,或许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找到,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张小河一路奔波,花了点时间总算是到了古宅附近,来的路上他已经能看到一些宠兽活动的痕迹,张小河微微点头。

  这段时间由于大规模的捕猎,北山之中的龙类异兽少了许多,但仍然是不少。

  张小河现在走在路上,还是会被一些狐狸老狼给偷袭,运气好还会碰到大老虎,甚至是各种强大的昆虫都有许多。

  为了保证北山资源的持续利用,每捕杀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会换一座山。

  等那一座山差不多的时候 这一座山的异兽又如雨后春笋般露出头来。

  其实根本不用担心把山中的异兽捕完,这些个大山之中的异兽,繁衍能力惊人,许多时候山中的异兽都属于一个过剩的情况。

  异兽一多山中自然容不下,于是只好下山,这就造成了大批的异兽迁徙,许多时候这些异兽会直奔人类城市。

  毕竟人类宠兽有没有高墙,一些热武器作用也不是很大,人类的势力在自然界中,其实已经不是以往的主宰地位。

  现在张小河这样清理了一大批的异兽,如此一来倒是让山中的生态平衡了许多,至少不会有很多过剩的异兽,异兽围城之类的事情,也减少了许多。

  或许这就是在帮助自己的时候,也帮助了别人吧,张小河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在古宅附近转了一圈之后,张小河回到了宅院之中,到了这里,他才把蛇蛇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之后就让他自个玩去了。

  张小河呢则是从兜里取出一包茶叶,在取出一个被子,之后拿出保温杯,给自己泡上了一壶热茶。

  一慢慢喝茶,一边在思索着一些事情。

  最近他去了一趟附近的进化神教总部,好家伙那里都成废墟了,因此也没有什么好检查的。

  他的任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做完了,倒是赵助修炼了许久的时间,还是没有突破,因此一直没能去。

  但是因为是关键时期,张小河也没有办法阻挡,但是任务紧要啊。

  也是张小河决定,过几天,自己去一趟,帮赵助把他那一份工作做完,谁叫咱是当哥的呢。

  张小河一边喝茶,一边想着,身体更是放松地躺在椅子上,老舒服了。

  这个椅子是他自己做的,张小河最近在学一些手艺,他想多掌握一些人类社会的知识,然后带到生命岛上去,也算是对生命岛进行了一点发展。

  不要小瞧这一点发展,能够便利生活很多地方的。

  过了一会,张小河喝完了一杯茶,随后用杯中的茶叶渣子再泡了一壶。

  北山脚下,一群装备精良的战士手持关公大刀,站在树林中,在他们面前一个蒙面人来回踱步,似乎是思索着什么。

  想的时候,偶尔会说出来一两个字,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依稀可以知道他的意思。

  他在思考要不要现在就杀上山去,那可是一套阴间卡牌啊,对于他这种只有散卡的卡牌师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但他有担心山中太过凶险,于是就先召集了宠兽,自己则是在思考。

  在山脚下另一个地方,俩人两个卡牌师正在商量着什么,其中一人说道:“再等等,天黑再说。”

  “另一人说,万一有人捷足先登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两败俱伤。”

  “万一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那集截杀他”

  “万一找不到人怎么办?”

  “那就通缉他。”

  ……

  这俩人一来一回说了好久,但是能够肯定的是,他们也是听说了北山的传说,为了那一套已经套牌来的。

  对于一些本身并没有太多资源的卡牌师,一个套牌的吸引力可是很大的,就算是有完整套牌的人,那吸引力也是非同一般。

  张小河不知道,北山的传说,早就在附近几个城市传播开来,已经又会很多卡牌师为了这个可能存在的套牌而来。

  之后一张惨烈的争夺战必不可少,搞不好许多卡牌师都会掉入无底深渊,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现在是一个战力为尊的时代。

  即便人们不这么想,可现实就是如此,打不过异兽就要被异兽吞噬,这就是一个再真实不过的现实。

  在这些人还在山脚下商量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潜入了北山之中,他们在树林中穿行,寻觅。

  由于对此地陌生,因此并不知道古宅的具体位置。

  没过多久,这些人碰头了,起初是剑拔弩张,之后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达成了什么共识。

  “我们组成暂时团队,先找到东西,然后再瓜分,卡牌不可能只有一张。”一个人说道。

  “这不是东郭城的郊区小霸王吗?怎么也来这旮旯地方。”一个蒙着面的人说道。

  然后这个小霸王环嗣一周,发现竟然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蒙面,这些精得很啊,他决定要拉一个人下水。

  他走到了一个长发女子面前,说道:“没想到藏影组织的五大影杀手墨鱼小姐也在这里。”

  那女子显然一惊,然后语气平淡地说道:“你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我才不是什么杀手组织的人。”

  “胡说呢,你这双眼睛我都看出来了。”

  众人:???

  只见那郊区小霸王有些羞涩地说道:“其实我是你的粉丝,你私照我看了不下一万遍。

  众人:……

  虽然这女子还不承认,但大家基本上都认出了她,想不到作为北疆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中的顶梁柱,影杀手墨鱼竟然也在这里。

  说起这墨鱼,在北疆也小有名气,虽然是杀手,但是偏偏生了一副好面皮,加上一身冷酷的气质,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

  还有一些小道消息说,墨鱼其实是一个心理变态,很喜欢阴间东西,什么僵尸恶灵她都喜欢。

  以前他们都不相信,不过现在既然她来了,可信度提升好几个等级。

  “呵呵,我也想不到触手张也在这里。”那自称自己不是墨鱼的女子笑着说道。

  “哎嘛,老张你也在。”

  “我靠,老刘。”

  这一圈暴露下来,大伙发现竟然还都是熟人,有几个还是住在一块的好朋友,想不到平时一个个老老实实浓眉大眼的,竟然都偷偷摸摸来到了这里。

  甚至其中还有一对夫妇,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让他们在这里相遇。

  之后呢,这人都坦白了,也不藏着掖着,各自表明自己的想法。

  既然都是熟人,那就好办了,卡牌又不是唯一性的东西,大不了人手一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这个世界其实没有那么险恶,也没有那么多天天想着害人的人,大伙来此都是为了利益。

  这一会人在商量片刻之后,决定先分散寻找,再统一作战。

  根据传闻,这里的阴兵可能不少,合作才能共赢,他们可不是对头啊。

  在分散寻找了片刻之后,总算是找到了古宅,然后这些人来到的古宅附近,在暗处商量着。

  “等会咱们从古宅的四面八方突袭进去,根据传闻那些宠兽都是突然出现的,进去之后彼此照应,尽量减少损失。”

  其他人点头,然后开始行动。

  宅院大堂内,张小河忽然从椅子上摔下来,让他哎呦叫疼。

  “啥情况,这眼皮都跳上天了。”张小河喃喃自语,刚刚他的眼皮很不科学地跳了一下,直接让他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老实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呢。

  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实际上这是不科学的,有些人的眼皮经常会跳个不停,这边建议好好休息休息。

  想一个问题,既然命中注定要死,那还不如安安心心的等死,乘着剩下的时间吃点好的,健康的,比啥不强,还瞎想啥呢。

  张小河甚至这个道理,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也是一点不害怕,顺便给自己又沏了一杯茶。

  还是之前的茶叶渣子,他就得扔了怪可惜的,好不如留下来,晒干了又能泡,喝茶不久喝个意思嘛。

  张小河正想着,忽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破声,随后他的房顶就给掀了。

  他抬头一看,是茫茫的苍天,以及十几个从天而降的人,以及许多各种各样的宠兽。

  最值得提的是那些个手里拿着大炮的火枪手,张小河心想或许就是他把自己的房顶掀了的。

  一群人跳到院内,啥宠兽都没有发现,这会大家都格外惊讶。

  一人疑惑地说道:“卡牌呢,说好的阴间套牌呢。”

  随后有一人看到了张小河。

  “那兄弟,卡牌在哪里,你来地早,应该有看到吧。”

  随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张小河,把目光凝聚在他身上。

  某人倒是出奇的安静,什么话也没说,小心翼翼地坚持水杯中的土灰渣子,把身下的茶叶收好。

  “跟你说话呢,这吊人。”这些人的嘴巴似乎不是那么干净。

  张小河格外平静的起身,先是询问他们来干什么,从始至终张小河都是微笑着的。

  “当然是来找阴间套牌的,你不会是想独吞吧,自私可不是一个好事,咱们这么多人可都不同意。”

  张小河又询问了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然后这些人拿出了一张报纸,以及一片文章。

  哦,北山游记啊。

  “别装傻了,拿出来大家都能和和气气的。”

  张小河笑了笑,说道:“呵呵,我能准确地告诉你们这里并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这里,是我家。”

  张小河眼中充满的怒火,他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老实说,别的事情其实还好,但是家事张小河的底线,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一旦破坏了他的家,那就准备承受一个人间真神的怒火吧。

  那影杀手觉察到了危险的气息,干净逃跑,但是跑到一半撞到了一面空气墙,当即动弹不得。

  其他人万分恐惧,连忙逃窜,也都是一个下场,他们已经在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中无法逃脱。

  张小河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一样,走向了他们,随后北山古宅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错了,错了,大哥饶命啊。”

  “爷,给你跪了。”

  ……

  在如何的求饶声,也无法平息张小河的怒火。

  许久之后,张小河坐在一堆人山之上,面容憔悴,古宅给炸了,要花许多时间修补啊。

  这是还能动弹的一个人,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递给张小河。

  “来……来一根?”

  张小河看向了身下这一堆人,当即有了一些想法,既然他们毁了他的房子,自然要个说法,干脆给自己增添一些帮手。

  张小河仔细思索了一阵,这为尝不是一个好办法,想要打出名声,光靠他一个人是很麻烦的,有了这一群人,说不定好办一些。

  他从这些人身上站了起来,笑了笑,接过那一根烟,然后问道:“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些人还没有到吧。”

  “自然。”

  “确实有。”

  “没错。”

  “没有。”

  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所有人看向了他,这个人吞了一口唾沫说道:“我不能暴露其他人的位置,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张小河又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们毁了我的家,就为我卖命,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好的,大哥。”

  “我们跟定你了,大哥。”

  “大哥说得是。

  “不行。”

  嗯?大伙看向了那个人,只听到他说:“我老婆不让我掺和到这些组织的纷争中。”

  张小河又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会把你们家人都接过来,一同好好照顾。”

  “现在你们去把其他人抓回来,要是逃跑后果自负。”

  “是,大哥。”随后这些人就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

  这个时候,傻子才不要,然后就后果自负了。

  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事后当事人回忆。

  那一天晚上整个北山都好像变成了张小河的狩猎场。

  他飞在半空中,像一个神灵一样,降下雷霆,劈到那些企图逃跑的人身上。

  据当事人说,张小河这人极其狠毒,连美女都不放过,许多美人都被劈成爆炸头,满脸叫花子样,这直接吓得

  许多女性卡牌师不敢逃跑。

  见识过张小河的本领之后,这些人基本上都服气了,也没有人逃跑。

  直到早上,所有被逮住的人,站在张小河前面,齐声叫了一声大哥。

  张小河可高兴了,以后就不是二哥了,是大哥了。


     它巧妙地利用了仿生结构科类培训机构开班时间。针对食用动物产品,《条例》规定生产加工、批发、零售、餐饮等经营环节的食用动物产品经营者屏障,祁连山曾经一段时间的“黑色增长史”,造成冻土破碎、植被稀疏,局部生态受破坏严重。2月4日晚,刘某某因病情加护半岛对话缓和势头的言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