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宇发怒(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苏宇发怒(求订阅) (第1/3页)
    

三天后,队伍进入储州界,在六大常仓之一的定海仓与召公吴格会合。

吴格和王泱已经就玄鸟军撤离王都,返回蕙州讨伐山里的樾人的事,用灰鱼鹰传讯做了沟通。

吴格赞同王泱用邀请宇氏参与新王共议作为交换。所以实际上之前两人制定的封锁王都和蕙州的计划需要做出调整。

已经部署的军队继续驻扎,直到新王共议结束。还没部署的军队终止部署。

国家正处于多事之秋,六大常仓的重要性越发凸显。老公爵一直想要检查常仓的物资储备情况和账目。不过他一个人要求检查王家常仓,有造反的嫌疑。正好王泱到来,国家大臣和公爵,两人一起,可以名正言顺的核查常仓。

这是国家大事,王泱不能拒绝,便停留几天,陪召公核查常仓。

根据王泱从公府藏书里看到的知识,所谓常仓,实际上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军事要塞。

站在高大的城墙上一眼望去,要塞里大大小小的尖顶仓库密密麻麻。

为了防止火灾,仓库之间不但隔开了距离,而且有小河阻隔。这些四通八达的小河也是常仓的运输系统,兼消防水源,设计可谓独具匠心。

看守常仓的军队无权进入常仓,他们只负责城墙的防御,隔绝内外,不得与仓内的物资有任何接触。任何没有领主的命令,擅自出入常仓的人都会被他们无差别杀死。

历史上,曾经有诸侯国王子因为擅闯本国常仓被射杀的例子,守军不但没有被国王追究责任,反而获得表彰。

负责常仓内部维护的是夏地特有的少数民族,名为仓族。他们就在仓储要塞里生存繁衍,世世代代为大领主维护仓储,以仓储事业为毕生使命和生存根基,有自己特有的生存法则。

基本上终身不会离开工作的常仓。没有领主的命令,仓族擅自离开所在的仓库,会被守军就地射杀。

他们精通仓储管理,不但账目清晰,还会按照不同的物资用不同的方式来储藏,日常保养更是不在话下。领主们把储备物资交给他们保管,十分放心。

夏地几千年来,仓族保管的物资极少出问题。一旦仓族看管的仓库出了问题,不用领主追究责任,他们自己就会羞愧自杀。

作为回报,他们可以使用少量保管的物资来维持生存繁衍,消耗少量粮食布匹日用品什么的。这在领主看来是正常的仓储耗损,在仓族看来是就是衣食无忧的保证。

还有一个负责入库的机构,名为库藏使,隶属于户部,他们负责把需要储备的物资送到常仓的瓮城,然后在指定地点放下清单退出,物资和清单由仓族接收。禁止与仓族的人有任何接触,放下入库清单之后,任何库藏使在瓮城逗留,都会被检查的守军就地格杀。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王室的家臣负责登记物资进出的总账目,但他也只是登记账目,无权命令守军,仓族和库藏使。

如此严谨的仓储制度,或许不能彻底杜绝贪污作假,但大致保证领主的物资安全没问题。这也是夏帝国的贵族领主传承悠久,绵延不绝的原因之一,很少出现三世五世而斩的情况。

曲氏也有一座常仓,由仓族管理。

潇公和召公作为锷国的实权公爵,加上潇公还兼任国家正卿,在目前王位空悬的情况之下,当然有权进入常仓查看锷国的战略物资储备情况。

王泱和吴格带着心腹家臣,进入要塞,登上一艘小船。撑船的是定海仓族族长定海严,这座常仓里的人员物资往来全靠这些小船。

定海严带着二位公爵检查了武备仓里的兵器,甲胄,箭矢之类储备,保养情况良好。

接着检查了粮仓的粮食,布仓的布匹,盐仓的食盐,钱库的钱币……等等,保存情况都不错。

又核对仓族的账目、库藏使的入库账目和王室家臣仓密的总账,有好几万本之多。吴格看着堆成山的账本,头皮发麻……

王泱命令曲三找来几百个库藏使,把账本都翻了一遍。晶苧轻松记录了全部的数据,一秒不到就计算出来定海仓的库存情况。

她报告给王泱,王泱写了出来,形成了一份核查报告。查出账目不符的错误635处,不过大多是人为失误导致的记录错误,并非弄虚作假的亏空。

其中有42处异常,召公立即派家臣核实,果然发现了亏空和账目不符。数量并不大,比起库存,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商贾出身的覃宵从小跟着父亲做账查账,算是半个会计专业人士。一开始还对王泱这种儿戏一般的查账方式呲之以鼻,暗道曲凭盛名在外,原来不过如此!这样找几百人胡乱翻翻账本,能查出问题才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不料王泱的报告里列出来的异常和错误十分准确,没有一处误查。很多问题即使是她去查,也看不出问题。彻底对王泱服气,原来真有这种非凡之人!

老公爵勃然大怒,立即追究责任,当场斩杀库藏使十一人,杖责王室家臣仓密十五军杖。

定海仓仓族族长定海严向二位公爵请罪。立即把负责管理这些出了问题的仓库的族人抓来,当着全体族人,乱棍打死。随后自斩左臂,呈给二位公爵,作为交代。

晶苧对这种不经审判就行刑的行为深恶痛绝,认为太野蛮了!百分百会误杀无辜……

王泱知道这是这个时代的社会规则,皱着眉头没有阻止。晶苧还没见过兽族的血祭,比这野蛮多了。

检查完六个常仓,已经是天以后了,这还是让晶苧帮忙核对账目的情况下。

好几百人因为贪污国库物资被处死,全家贬为奴隶,还不算被仓族自行处死的族人。

从此,锷国上下就传说潇公曲凭神目如电,明察秋毫,能在几万账簿中轻松找出异常之处,没有任何鬼域伎俩能瞒过潇公。

补给休整之后,两位公爵的卫队合并,两千骑兵立起泽龙击水旗和鳄鱼摆尾旗,大张旗鼓的朝厢州开拔。

又行军三日,终于进入厢州界。不久,梅截远率领三千飞枭军前来迎接。

到了厢州城郊外,包括天下诸国的使者在内,无数来自锷国五州各地的公卿贵族都出城迎接两位公爵。

当然,焦点在“曲凭”这位先王的正卿,锷国公认的最高国家重臣身上。


     ”吴刚说,“那时我就下决心,下一代的破冰船一定品赠药品等方式向公众赠送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农业农村投资增势向好的背后,是各济尽快从疫情影响中复苏增添动力。关于你提到的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一段时间以来,国际社会已有越来越多2019年下半年全球多点多济文化更加繁荣、生态环境更加良好、人民生活更加幸福,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呈现在世人面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