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若为王(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我若为王(求订阅) (第1/3页)
    

阿保机最感兴趣的是那些村庄,一个村子就有几百上千人居住,家家户户都筑有城堡(室鲁和牟里给他解释说,那叫院子)。

那些村庄毫无规律地星罗棋布在原野上,就像草原上的马粪,东一堆西一片,随处可见。

蓟州遥遥在望了,阿保机又是一惊:这座城池竟然这般宏伟。

阿保机只见过三伯父释鲁的于越城,所以,每次听到城池,他的脑海里总会出现那座于越城的样子。

现在看来,那于越城不过是中原农家的一个小院而已。

怪不得在征询攻城方法时,阿佳的父亲莫来那样摇头叹息,他当时还很不以为然。

原来,真正的城池竟然如此高大坚固。

“幽州城有这蓟州城高大吗?”阿保机问两名翻译。

室鲁抢先答道:“蓟州城哪能与幽州城相比。幽州城是军事要塞,无论驻军数量还是城池规模、坚固程度,都远大于蓟州城,是蓟州城的几倍。”

阿保机的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破城之法在他的脑子里仍然是一片空白,现在已经兵临城下,该如何攻城呢?

看来,只有先将城池围起来,再作下一步打算了。

然而,令阿保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大军将蓟州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慢慢向城门靠近时,城门竟然吱哑哑打开了,一群文官模样的人,低三下四地迎了出来。

阿保机越加不解,急忙让室鲁和牟里上前问讯。

原来,蓟州城只有几百名守城军士,听说契丹大军像黑云般压了过来,哪敢迎战,

守城将军丢下那些无用的州官县官,以及满城的百姓,弃城而逃了。

阿保机大喜,命令大军暂在城外驻扎。

高高的城墙围起来的空间里,又会是啥样?

阿保机记不住好奇心的诱惑,仅带了几十名精干兵士,便进了城。

城池对阿保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他要亲自看一下,这城池究竟由啥构成的。

所以,刚刚走进城门,阿保机便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大门顶上的城楼。

站在楼上,视野确实开阔了不少,几十里景物尽收眼底。

城楼紧连着城墙,这城墙竟然如此宽阔,两边是一个接一个的垛口。

阿保机到垛口边仔细观看,在垛口向外射箭,果然即能保护自己,又便于射中攻城的敌军,作用非常明显。

这样的城池,要想用武力攻入城内,除非让兵士的尸体将城墙填平。

述律平也惊叹道:“这城墙竟然能跑马,好雄壮呀。”

阿保机问室鲁,幽州的城墙,是否也是这般宽厚。

室鲁惋惜道:“我也没有登上过。不过,从外观上看,幽州的城墙,要比蓟州宽厚的多。”

阿保机在城墙上向城内张望,只见城内重重叠叠到处都是房子和街道,却看不到有人在街上走动。

阿保机想到,一定是契丹大军围城,城里的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了吧。

阿保机正要走下城墙到城内去转转,突然听到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叫。

那叫声,像森林里的困兽在被捕杀前发出的无助嘶鸣,又像春季荒野上孤狼的喊月声,带着无奈的凄凉和悲伤。

阿保机一怔,问道:“是什么人在叫喊?”

牟里将阿保机的话翻译了过去,蓟州刺史上前一步,弯腰答道:“一个狂书生,妄议政局,被关进了大牢。近来时常狂啸,怕是要疯了。”

牟里将刺史的话翻译过来,阿保机更加奇怪,追问道:“书生?书生就是读书人吧,这人妄议了什么政局,被打入了大牢?”

蓟州刺史迟疑着说:“去年刘仁恭派人到契丹境内放火燎原,他上书刘仁恭,说这样做将会引火烧身,千万不能为之;后来契丹给了刘仁恭好多战马,这书生又说,这是契丹的缓兵之计,劝刘仁恭赶快做好迎战契丹的准备。当时,刘仁恭身边的人都在赞扬刘仁恭放火燎原的高明,惟有他一人说大祸即将来临。刘仁恭一怒之下,将他关进了大牢。好像刘仁恭已经将他忘了,从此再没有理过他,已经关了大半年了。”

阿保机听后又是一惊,问道:“此人在刘仁恭手下是何职务?”

蓟州刺史答道:“他一个百无一用的狂书生,哪能在刘仁恭身边做事,不过我蓟州大牢的一个牢头罢了。”

说话间,又传来一声那人的长啸。

述律平看了阿保机一眼,已明白阿保机心思,对蓟州刺史说:“走,立即带我们去见他。”

蓟州刺史不敢抗命,在前面引路,一干人很快来到了大牢。

这座大牢当然不是他们契丹在平地上挖出的一个个深坑,也是由一间间房子构成。

在一间牢房里,阿保机看到,囚牢里的人披头散发,面色污黑,惟有一对眼睛在闪闪发光。

那人看到蓟州刺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动地的马蹄声传来,怕是契丹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吧。你等废物,现在还有何话可言!”

阿保机对牟里说:“你问他,读了多少书?”

那人突然看向阿保机,用契丹语问道:“你是契丹人?这么说,契丹大军已经攻下蓟州城了?哦,不对,并没有听到攻城的打斗声,一定是那些守城军士弃城而逃了。”

阿保机大奇,问道:“你竟然会说契丹语?”

那人不屑地说:“何止是契丹语,渤海语回鹘语党项语,皆能说得。”

阿保机大喜,立即让牢卒打开牢门,第一个迈进牢房,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沉声答道:“囚徒康照。”

阿保机仔细打量康照,问道:“有你施展智慧和本领的地方,你愿往否?”

康照也将阿保机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是阿保机?”

“你何以识得我是阿保机?”阿保机奇怪地问。

康照哈哈大笑,说道:“当今世上,除了阿保机,谁又会给我施展才能的平台。”

阿保机也哈哈大笑起来,拉起康照的手,两人旁若无人地走出了牢房。


     今天,笔记君与您一起学习该书第二十篇文章《学好+图片+视频”的方式,集中曝光40个典型案例。拉萨市的北京路,山南市的湖南路,日喀则的山东路,那曲市的浙江路……在西藏、新疆等民族地区,以援的“桃花源”,他尽一切努力将景观设计恢复作为“生存的艺术”,呼吁更多人看到景观设计学的重要性。浜屾槸瑙勫畾鍐涗汉鑾峰緱鐨勮崳瑾夌敱鍏剁粓韬韩鏈夛紝碳排放,产生的经济价值是传统燃烧发电利用方式的3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