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雾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云雾兽 (第1/3页)
    

次日,清晨里。

沈家胡同附近不愿的墙角跟上,围了一群人,议论纷纷,似乎是在看什么热闹。

这群人中,还有几个南山县县衙的衙役在维持秩序。

人群中,仵作对着一具尸体认真检查了一翻,并没有发现什么致命的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无奈摇摇头,什么原因也说不清道不明。

 对于那具尸体的死因,看热闹的人群,各有一套说辞。把他当道士的人,都猜应该是这老头泄露了太多的天机,因果报应到了,所以也就挂了;而把他当叫花子的人,却猜应该是饿死了,也可能夜里冻死了。

人群中,原本提了两壶酒想再来向请教老道士的白衣少年郎沈问丘,看到此情景,不由得心中感慨,昨日还神采奕奕的老人,没想到今日却和自己天人永隔了。

同时,他也暗叹先生喜欢替人算命,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算上一卦。如果先生给自己算一卦,也不至于露死街头,无人收尸。

于心不忍的少年郎,不忍心老道士曝尸街头,便跟官差说这人既不是死于非命,就让他出钱把老道士埋了吧!

官差衙役觉得反正也查不出死因,多余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最后让自己忙前忙后到最后又成了无果案件,浪费自己的心思,最后还得找一顿骂,既然如此,还不如当没发生,就当是冻死的。而此刻又有人好心愿意出钱将老道士埋了,又可以替衙门省下一笔安葬费,所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乐意至极,您呐,随便。

……

 此时,这荒野,一座坟前。

白衣少年郎沈问丘将酒高高举起继而往坟前一撒,嘴中喃喃自语道:“本想让先生为我解卦,却不曾想今日再见,已是天人两隔,昨日,见先生吃酒吃得如此欢喜,想来也是好酒之人,这两瓶酒就当是为先生送行了吧!”

要是躺在棺材里的真是算死命,肯定能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然后对着沈问丘便是劈头盖脸的大骂,沈问丘你个败家子,上好的竹叶青你就这样给我糟蹋浪费了。

……

 下午,城南外的私塾里,精致的矮脚红木案几上摆放着放着一对小青花瓷瓶,小青花瓷瓶内自然是好酒无疑。而小青花瓷瓶旁却是一个双耳三足的青铜小香炉,刻有精致花鸟纹路的镂空炉盖,此刻正青烟袅袅,如那体态婀娜的女子摇曳起舞。

再进而过三寸,便是那十九纵横相间共计三百六十一交叉点,虽然只有黑白二色,却包含了宇宙万物,阴阳变化,为文人谋士所喜爱的弈。

此刻,棋盘之上各大星位的位置,各左右上下角位置都已占有黑白不等之子,俨然已成虎狼之势。

“嗒!”

一颗黑子“嗒”的一声落下,那作为黑子的孤狼在那黑子落下的一刻,如那指挥千军万马的狼王,棋盘上,瞬间狼烟四起,甚嚣尘上,孤狼摒弃了它生性警惕的性格,一路高歌猛进,飞奔而上,一副要将白虎赶尽杀绝的决心表然于棋盘之上,丝毫不加掩饰。

而作为白子的白虎,却没有半点百兽之王的威严凶悍,病怏怏如那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龟缩在自己的领地,对于狼王挑衅自己领地之事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避让;就像它的主人此刻一般,眉头紧锁,手举白旗,摇摆不定。

昨夜老泪纵横,临表涕零的长衫老先生,不再是看见算死命那般玩世不恭,举手投足之间都彰显着读书人,老学究的气质,看向那烦躁不安的白衣少年郎,声音沉稳道:“怀着心事下棋可不见得是一件好事,至少会影响了思绪,而输赢就在这分神的一瞬间。”

那下了一手烂棋,看似已然溃不成军的白衣少年郎,眉宇舒缓,目光离开棋盘看向自己先生,道:“先生,学生昨日遇到了件有意思的事?”

老先生对于少年所提之事,早已心知肚明却依旧故作不知,神情自若,风轻云淡,问道:“哦?如何有意思?不妨说出来听听?”

白衣少年郎一子落下,同时,说道:“昨日,我本打算来拜访先生来着,却不料刚出门就遇见了一个道士。”

“道士?”

少年停顿下来,想看看先生的反应如何,在决定说与不说。

老先生先是疑惑,再而不以为意道:“道士怎么了?这天底下这么多道士,遇到一个道士有什么稀奇?”

白衣少年郎刚巧等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一个道士在平常人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稀奇的,可要是一个不寻常的道士那就不一样了。

少年郎笑道:“当然,一个普通道士没什么稀奇,可我遇见的是那个执‘将死之人得一卦,静待尘缘未了人’幡的算死命道士,先生说稀不稀奇?”

长衫老先生略微脸色动容,眉宇情不自禁的皱起,问:“他给你赠卦了。”

少年郎云淡风轻道:“赠了。”

手举黑子的长衫老先生手中黑子“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神色略显慌张,看着眼前这一少年,仿佛一瞬间回到了一百年前,一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

中年男子一身黑金宽大长袍,右手执一只幽黑铁笔,左手捧一卷长轴,金身千丈,他站在一位青衫长袍的中年儒士眼前,居高临下,不可一世,道:“齐久闻,当年欠本座的恩情,你也该还了。”

气质超然的青衫儒士骨子透露着读书人的气节和傲骨,儒士压沉了嗓音,一板一眼,铿锵有力的说道:“天行魔主的恩情,齐久闻一日也未曾相忘,若是魔主要我的命就尽管拿去,齐久闻绝无半句怨言;若是魔主非要让我齐久闻做一些违心之事,齐久闻宁死不从。”

中年儒士短短两句话便表明了自己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同时体现他为人不屈的傲骨和崇高的气节,便是宁愿死也不愿做那违背本心之事。

被齐久闻称作天行魔主的中年男子声音冷漠,听不出情绪波动,道:“齐久闻,你放心,本座知道你在乎你那读书人的狗屁气节,本座也不会让你做一些违背本心之事,也指望不上,我只需你给本座一个承诺,完成之后,你我互不相欠。”

中年儒士听完那天行魔主之话,自是再无推脱之理,沉声道:“若是齐久闻能做到,绝不推辞。”

天行魔主道:“本座近日要做一些惊世骇俗的大事,而那件事很可能会让本座陨落,本座希望你可将本座的残魂送至一座小世界,并守护本座轮回,想尽办法将本座重新引渡回五洲即可。”

“这……”

青衫儒士略做为难,觉得天行魔主的话莫名其妙,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小世界,哪有还有什么轮回之道,这不是胡扯吗?

魔主见青衫儒士犹豫,心生不悦道:“怎么?这都做不到?”

青衫儒士道:“不是,可轮回之道不是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吗?”

天行魔主答非所问,“不该问的,别问,你就说你能不能做到?”

青衫儒士恭敬作揖,道:“魔主若是千年,万年不轮回,难道我齐久闻就要等上千年,万年?这……”

“你放心,最多一百五十年,本座便能轮回,你也不用担心找不到本座,自然会有人帮你。”

黑袍中年点醒道,青衫儒士双手作揖,“齐久闻万死不辞。”

身着宽大黑金袍的中年得了齐久闻这句承诺后,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听从天空中传来一声,“齐久闻在本座眼里你一直都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中的另类,如今本座以性命相托,你莫让本座看轻了你的气节和傲骨。”

地上的青衫儒士看向天空中声音传来处,沉声道:“齐久闻决然不敢忘本,若为此誓,定道心崩塌,自毁我仙台,破我金身,断我长生桥,永生永世不夺舍重生,宁为器灵。”

……

“先生,先生……”

少年郎对着脸色突变,陷入神思的先生,一遍一遍重复叫道。

此刻的青衫老先生齐久闻脸上豆大的汗珠早已凝聚,摇摇欲坠,在听得少年郎的呼唤之声后,才从那神思中缓过神来,却恍如隔世。

青衫长袍老先生看着白衣少年郎,心中滋味是五味杂陈,不知说与不说,还是顺其自然,等少年郎问起再做解答。

白衣少年郎见自家先生缓过神思,淡笑道:“先生过滤了,那道士只是送了我一寻常卦象,并非我就要离先生而去。”

作为自家先生的得意门生的白衣少年郎,自然而然,先入为主的将青衫老人刚刚的失态认为是对自己的担忧,实则老人却是想起了百年前的一桩往事,而往事的主人公此刻就坐在自己对面,所以他才记起自己曾经的誓言,反而露出了恐慌神态,却不料,恰如其分的应了景,助他缓了场。

老先生宁心静神,恢复了那认真模样,举着黑子再度落下,点头道:“那就好,可那你说的……有意思事就是指那算死命送于你的卦象?”

少年郎摇摇头,“那是我的烦心事,有意思的事不是卦象,是老道士。”

“哦?怎么说?”

老先生好奇问,少年郎及其认真道:“那位老先生天天替他人算命,却不曾想过给自己算命,结果今天早上他就是死在街上了,先生,你说这有意思没意思?”

长衫老人心中嗤笑,“你个牛鼻子,还想玩个天衣无缝,结果闹出个笑话来了吧!”

老道士大可以不必如此多此一举,道家高人云游四方,今日来明日走,再正常不过,为什么还要给自己造出个假死来呢?

齐久闻脱口而出斥责道:“真够笨的。”

少年郎点头,表示很赞同先生的观点,至于各自理解的笨,怕也不尽相同,定然是一位笑老道士多此一举,一位笑老道士自我打脸。

少年郎继续道:“不过,学生发现了个奇怪的问题,不知道先生发现了没有?”

白衣少年郎此话一出,老先生如遭雷击,脸色苍白,心中叹息,“终于还是来了吗?”

“先生不舒服?”少年见自家先生脸色突然惨白如纸,关切问道。

老先生摇摇头,沉声道:“问丘,你……”

老先生欲言又止。

少年郎何其聪慧,见先生欲言又止,此刻只需他在问上一句,先生那未曾说出的话便会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浩浩汤汤,横无际涯,一泻千里,止也止不住。

“先生,有话要和学生说?”

……


     走进新时代,习主席引领三涉藏等问题上立场的支持。反有组织犯罪法草案二审稿增加建立健全反有组织犯罪工作机制的规定,完善涉及”旦增说,“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废除农奴制,我们才翻身做了主人。要扎实开展好党史学习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今,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伙伴国家已经达到140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