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强势的斗战圣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强势的斗战圣族 (第1/3页)
    

赤铁石矿,是大离顶级玄气世家苏家掌控的三大矿场之一,盛产一种能够提炼成“赤精铁”的赤铁石。

矿场坐落于荒林山脉外围,绵延出数百座山岭,连绵不绝。

赤铁石矿中的矿奴不是犯过重罪的苏家子弟、奴仆,就是来自其他国度的异族俘虏,被打入到这里之后,可以说终身再难翻身。

天空阴沉,乌云密布。

“不要想着矿场能给你什么,要想着你能够为矿场挖多少赤铁石,做多少贡献!虽然你们是矿奴,但你们还是要有理想!”

矿场里边,如同公鸭桑一般难听的声音在四处回荡着,听得正在挖矿的矿奴们白眼直翻——老子都沦落成矿奴了,你还跟老子谈理想?老子的理想就是不挖矿!淦!

矿场的一个角落里边,一个赤着上身的少年正低着头默默的挖掘着脚下的山石。

这名少年浑身满是伤痕,新伤摞着旧伤,看上去很是凄惨。

他蓬头垢面,身上也是脏兮兮的。

可即便如此,他的双眼中依旧透着一股不屈的意志,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无论遭受了怎样的迫害,都无法令他的脊背弯曲。

然而,即便是再坚强的人,在高强度的压迫之下,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就比如此时......

“哎哟卧槽!”

正挖矿的少年一脚踩在一块碎石上,身形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

“啪!”

还不等这少年稳住身形,一道长鞭就恍若灵蛇一般狠狠向他身上招呼了过来,鞭影过处,顿时在他背上的众多伤痕上,留下了新的血痕。

鞭影挥舞,一下一下的落在少年的背上,很快,他的脊背便被鲜血所覆盖,头脸上也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若是换了别人,在这样的抽打下早已是惨叫出声,可是这少年却紧紧咬着牙关,愣是没有发出半点痛哼声。

如果靠近这少年,甚至还能听到他强忍剧痛之下蚊吟般的声音:“该死的死肥猪,下手还真狠,总有一天要把你的猪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这已经不是这个人称苏管事小名苏德子的死肥猪第一次这样毒打他了,从他被发配到这矿场三年以来,他已经不知道挨了这死肥猪多少顿毒打,要不是因为他自身有些根底,只怕早就被这死胖子弄死了。

可这死胖子是矿场的管事,即便少年想报复,现在也没那个能力。

“臭小子,你还挺坚强,打了你这么多次了,还从来没听到你惨叫过,打起来一点征服感都没有,要不你惨叫两声来听听?”

满脸横肉的苏管事一边抽着一边不爽的说道。

这话听得周围一些矿奴心中一阵恶寒,啊对,大伙儿早就知道你这死胖子是个变态,但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变态啊,打人还要听叫声?

“大人,大人,他身子单薄,禁不起这么弄,再抽下去就要残废了,要不您在我身上抽几鞭子,您想听啥样的惨叫,小的叫给您听。”

大胖子抽的正欢呢,不远处一名身材壮实的青年连忙跑过来,一脸讨好的看着他说道。

听了这话,周围的一些矿奴心中恶寒之意更甚,娘的,这死肥猪是个施虐狂,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是个受虐狂,太可怕了。

这名青年也是一脸的蓬头垢面,脸上灰灰黑黑的,头发像是鸡窝一样卷成一团,不过身形倒是比那少年要魁梧不少。

当然了,肯定比不上拿着鞭子的这个大胖子。

“滚你的蛋斗长卿,别以为你身材壮一点,耐打一点,就敢逞能!你想挨打,老子今天还不想打你呢。”苏管事不屑的呸了一声,“不过你说的也对,再打下去怕是真得打残了,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苏管事又对着已经被他打得趴在地上的少年训斥道:“赶紧起来好好挖矿,完不成今天的任务,再有你好受的。”

说完,苏管事手腕微微一抖,丈许长的鞭子便是服帖的收束到了他手中。

将鞭子插回腰间,大胖子便背着手向其他的方向走去。

苏管事走远之后,那叫斗长卿的青年赶紧将地上的少年扶了起来:“景兄弟,你没事吧。”

少年抬起略显稚嫩的脸庞,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还死不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都习惯了。”

顿了顿,又苦着脸道:“不过疼倒是真的,这死肥猪,下手真重。”

“你这家伙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不过你既然没事,那就继续挖矿吧,要是今天的五百斤没挖够,怕是那死肥猪又要弄你了。”

斗长卿帮少年把锄头捡起来递了过去,无奈的说道。

“挖!挖!挖!”少年接过锄头,喊着口号,一下一下的挖了起来。

看着拖着血淋淋的身子奋力挖矿的少年,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挖矿的斗长卿无声的叹了口气,目光深沉得如同一汪深潭。

谁又能想到,这在血水与汗水交织中奋力挖矿的少年,三年前在苏家之中,也是拥有着极高地位的存在呢?

少年名叫苏景,是大离国开国世家之一苏家的嫡系子弟,父亲苏武是苏家中坚一辈最具天赋才情之人,有望继任家主之位。

可以说,苏景刚一出生,就拥有了辉煌的人生、光辉的未来。

可就在三年前,他父亲苏武突然犯下大错,给苏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最后经由苏家长老会审判,被判处封禁修为,流放三万里,于苦寒之地牧羊,如今已是生死不知。

当年只有十一岁的苏景也受到此事的株连,从苏家嫡系子弟直接被发配到这赤铁矿场之中,成为了一辈子都难以翻身的矿奴。

“我一定要离开这矿场,一定要重新成为苏家的嫡系子弟,找回爹爹!”苏景咬着牙在心中愤怒的咆哮着。

砰!

手中铁锄随着心中的咆哮奋力砸下,将脚下的一块块土石砸得四处乱飞。

“这小子的确是韧性十足,希望他真的能......”已经走远的苏管事远远的看了正在挖矿的少年一眼,心中也低低的感叹了一句。

没有人看到,这名在所有矿奴看来都是一个令人厌恶、有头无脑的死胖子眼中,隐晦的闪过了一种名为智慧的东西。

叮!

忽然之间,一道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传出,苏景只感觉握着铁锄的双手微微一麻,随后一抹喜色迅速的爬上了他的脸庞。

这种清脆的声音,是只有在铁锄挖到真正的赤精铁的时候才会传出来的,自己竟然挖到了一块赤精铁??

赤精铁是由赤铁石提炼而成的,往往一千斤赤铁石才能提炼出巴掌大小的赤精铁,因此在赤铁石矿场里面,一块巴掌大小的赤精铁就抵得上一千斤的赤铁石。

不过这么些年来,倒是很少有人能够直接挖到赤精铁。

矿场里边的矿奴每天的挖矿可是有着标准的,一天必须挖够五百斤赤铁石第二天才能有饭吃,若是挖不到五百斤,那第二天就得饿着肚子干活了。

没饿着肚子的时候尚且挖不到五百斤赤铁石,那饿着肚子的时候就更挖不到了,如此第二天又没有饭吃。

这样一来,一个恶性死循环就形成了,最后,用不了几天,没能挖足数目的矿奴就会在劳累和饥饿中死去。

自从赤铁石矿场开矿以来,这样死掉的矿奴数量那真是数不胜数。

其实苏景刚来到这矿场中的时候,不过才十一二岁,哪里能挖够五百斤赤铁石,也幸亏当初斗长卿看他可伶,每天都帮他挖够了五百斤,他才能活到现在,否则的话苏景早就在刚进矿场的时候就死了。

也正是因此,苏景心中对斗长卿也是有着深深的感激,时常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若是重新回到了苏家,一定要将他也救出矿场。

来不及想太多,苏景赶紧加快了动作,将脚下的赤精铁给挖了出来。

“哈哈,巴掌大小的赤精铁,这下我和长卿大哥明天的饭就有着落了。”捧着刚挖出来的赤精铁,苏景略显稚嫩的脸上满是喜色。

苏景口中的长卿大哥就是斗长卿。

斗长卿是五年前大离剿灭斗国时被俘虏的战俘,和其他五百战俘一起被离皇赏给了苏家,发配到了赤铁石矿场之中。

据斗长卿自己说,他身上还流淌着斗国王室的血脉,不过和他一同被俘虏的五百斗国战俘却是没有人承认这一点。

这三年以来,斗长卿没少帮过苏景,两人之间也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因而此时苏景挖到了一块赤精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哟,运气真不错啊,刚出来逛逛就能捡到这么好一块赤精铁,不错不错,这下两天的饭稳了啊!”

然而还不等苏景喊斗长卿一起去上交手中的赤精铁,他身后突然冲出一人,一把便从他手中抢走了赤精铁,满脸得意的哈哈大笑道。

“把赤精铁还给我。”

双手陡然一空,少年顿时双眼赤红,目露凶光,面色狰狞的冲着那人吼道。

天上的乌云更沉了几分。


     一些职业学校通过政校行企联动、产学研创并举、坚持像孩子,呵护它长大,慢慢成了很多人生命的一部分。核心目的是迅速使这些国家获得疫苗,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在内的小康社会。“蚊子、红蚂蚁的第一个作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