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体不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圣体不祥 (第1/3页)
    

“也算不上神奇。”

燕舒雨平静述说,并没有像沈问丘那般惊奇,而是理所应当见惯不怪的道:“这种东西在大一点的地方遍地都是,就连记述功法都是用这种玉简,只是叫法不同而已,叫什么长青拳玉简,猛虎拳玉简等等。不过,你手中这枚玉简……”

“这枚玉简怎么了?”

见燕舒雨突然面露迟疑之色,沈问丘心头一震,微微蹙起眉头,若是这玉简有问题,他可是不敢轻易使用。

燕舒雨柳叶眉微蹙,思虑了一会儿,还是将心中的疑惑提了出来,“嗯,也没什么,就是你这个常识玉简吧!它上面那个图纹比之寻常的常识玉简稍微复杂了一点,我也没见过,不过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复杂许多?”

沈问丘沉吟片刻,还是担心会出现问题,毕竟他如今也变得惜命,知道活着的重要性,因为活着,才是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因此,他看向燕舒雨目光变得慎重许多,带着那股担心轻声问道:“那正常的玉简的图纹应该是什么样,你能画出来吗?我们参照一下,也好决定要不要用这枚玉简。”

“想什么呢?大哥,你当我是大神呐,这种图纹我连下笔都不知道怎么下笔,我怎么可能给你画出来,我要是能画出来,还不成了刻纹师,发大了,成为人人供奉的小富婆了?”

燕舒雨好看的柳叶眉轻轻撩起,一双杏眼眸子瞪得溜圆,震惊的看着沈问丘那一脸敏而好学的姿态,语调上下起伏,情绪颇为激动。

事实上,无论是刻符师,刻纹师,还是炼丹师,炼器师,又或者是布阵师,机关师,都是这个五洲最富有的存在,被那些顶尖势力拉拢供奉的存在。

当然,也存在拉拢不成,反而追杀他们的势力,只是那些都是一些蹩脚货,自行摸索出一点而门道的,并非出身于像阴阳家、道家、兵家、墨家等名门大家的,而且他们自身实力又相对低下,如果身后没有依仗便很容易被追杀。

自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成为这其中的存在,因为这些职业存在的人无一不是具有强大的神魂感知之力之人,甚至拥有一些先天优势的条件。

“为什么会画不出来?还有能不能画出来跟你是不是富婆有什么关系?”

沈问丘极其不理解的问道,因为在他看来,画个图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怎么可能画不出来?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燕舒雨知道沈问丘是一个常识白痴,很久以前他就发现了这一点,这也是她认为沈问丘脑子有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

“你仔细盯着玉简上面的图纹看,待会你便知道了。”

燕舒雨也不愿解释,只是让沈问丘盯着玉简上的图纹看便好。

沈问丘觉得燕舒雨既然这样说,自然也是有她的道理,也不过问,按照她说的去做,盯着自己手上那枚精致且复杂的符文目不转睛的看。

他看呀看,玉简终归是玉简,符文还是那个符文,并没有觉得自己看明白了什么,但要说让他起笔去画的话,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他肯定是画不出来的,因为符文太过复杂。

大约过了一分钟,燕舒雨神色颇为得意,看向沈问丘,心中暗自得意,脸上神采飞扬,微微抬起头颅,趾高气昂问:“怎么样,发现了没有?”

沈问丘并不知道燕舒雨指的什么,但他知道肯定不是叫他看符文这么简单,不由得微微皱眉,一脸茫然,甚是无奈摇摇头,颇为失望的回答,“没有。”

“怎么可能?”

燕舒雨颇为震惊,迅速从沈问丘手中抢过那枚玉简,随即,自己集中注意力将目光焦距调整之后盯着玉简。

不肖半分钟的功夫,她便出现了眼花,上面的图纹发生了至少五次的变化,每次都只给她留下一个模糊的印象。

少女确信玉简没有问题,确实是和其他的常识玉简一样会产生一些变化,若是在看久一点,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出现头疼的感觉。

燕舒雨重新从玉简上收回目光,慎重的看向沈问丘,语气之中颇为震惊甚至不确信沈问丘是不是在骗自己,问:“你确定你看不见玉简上刻着的图纹在时刻发生变化?”

“时刻变化?”沈问丘又从燕舒雨手中拿回玉简,他刚刚看了足足一分钟都没有发现燕舒雨口中所谓的时刻变化,因此再次细看起来,细看,再细看,恨不得从玉简上看出花来。

一分钟,两分钟,……但他真的没看出所谓的时刻变化。

忽然,他惊呼出声,“咦……”

似乎以为自己眼花,他揉了揉眼睛,再次认真打量起来,这次时间变短了,大约两分半钟后,他发现玉简上的图纹又发生了一次变化,他脱口而出,“真的会发生变化,这也太神奇了吧?”

足足三分钟后,沈问丘才发现玉简上图纹的第一次发生变化,又足足两分半钟,沈问丘才发现玉简符文第二次发生变化。

而燕舒雨却在短短半分钟的时间就看到了这枚玉简发生了至少五次变化,也就说只要她稍微一眨眼玉简就发生了一次的细微变化,所以她根本不可能看清玉简上的图纹,只留有大概模糊的印象,就算她想画也画不出来。

但沈问丘比她好一点,虽然沈问丘脑海之中也只会留下一个模糊的印象符文,至少沈问丘记住的图纹模样更多更清楚一点。

因此,当他听到沈问丘说发生变化之时,都是三分钟以后的事情,知晓其中厉害的少女,她内心之中自然也发生了巨大的震颤,甚至不敢相信。

三分钟,寻常人一两个呼吸之见就会发现玉简上符文的变化,而他足足用了三分钟,这无疑是说明沈问丘的神魂感知力的强大,是常人神魂感知力的三四十倍,难道这不是天生的刻纹师吗?

燕舒雨神情激动的看着沈问丘,再次确认道:“沈问丘,你修习过符箓纹理吗?”

沈问丘微微一愣,问:“那是什么?”

对了,燕舒雨一激动,反而忘了沈问丘是一个常识白痴,怎么可能会知道什么符箓纹理?

燕舒雨神情认真,心中压抑不住激动,看着沈问丘努力克制住自己兴奋,让自己语气尽量平淡一些,说道:“沈问丘,如果你以前没有修习过符箓纹理,那你绝对有可能是一位刻纹的绝世天才。”

“刻纹的绝世天才?”沈问丘没有因为燕舒雨这一句恭维的话冲昏头脑,而是十分不理解的看向燕舒雨,问道:“师姐,你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呀?为什么你们说话总是让我听得稀里糊涂呢?”

燕舒雨心中太过激动,也不跟沈问丘计较,也不显得不耐其烦,毕竟,沈问丘如果修习符箓纹理一道,现在跟他搞好关系,那将来她自己便可以随随便便的管他要符箓纹理,她会有用不完的符箓纹理,到那时她看谁不爽就朝谁扔一张符箓,甚至还可以换取一堆的修炼资源,当小富婆,嗯,想想都激动。

所以,一瞬间,她对沈问丘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也没有先前那副大姐大的姿态,而是显得颇为客气。

燕舒雨柔声客气道:“嗯,那个,沈师弟呀,其实很好理解的,你可以先读取了这玉简里的记忆,那样不用我解释,你也能理解我说的话。”

面对燕舒雨突然变化的口气,沈问丘有些不习惯,认识这么久,燕舒雨似乎也没管他叫过一次沈师弟吧!这突然换了称呼还真有点不习惯,但他又想起燕舒雨刚刚说这个玉简符文比之寻常要复杂,不由得有些担心,低声问道:“师姐,你确定这玉简不会出问题?”

燕舒雨心中有些不确定,面露难色,想了想,但依旧坚定的说道:“不会。”

“真的不会。”沈问丘显然不相信,因为燕舒雨那表情明显便写着不确定,所以,沈问丘心中很忐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

燕舒雨柳叶眉撩起,好看的杏仁眸子瞪大,拍着那已经开始发育得波澜壮阔,高低起伏的山岚,信誓旦旦道:“绝对没有问题,你要相信师姐我,师姐见多识广,无所不知,无所不通,所以,我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

看着少女那波澜壮阔上下起伏的事业,以及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青年思绪飘飞,不由得点点头,显然是相信了少女的鬼话连篇,甚至忘了圣贤教诲非礼勿视的箴言,脱口而出问:“要怎么读取里面的记忆。”

“很简单,把灵气注入玉简就可以了。”

燕舒雨随口答道,将目光避开沈问丘,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感到一阵的心虚。

她寻思并心中安慰,肯定不会有事的。

她不是没有见过玉简,但那些都是正常认知范围内的,所以,也没什么特殊的不适应,读取一枚玉简的记忆就像翻了一页书,那么简单。

也就是说最多两三分钟的时间,脑海里便多出了一本书的记忆。

所以,按常理来说,沈问丘手中这个常识玉简也不会有问题的。

沈问丘也不在犹豫,点点头,神情凝重,准备运转体内灵气注入玉简之中。

同时,他的脑海之中却是在咒骂,那偷酒贼,如果这玉简不是什么绝世大机缘的话,要是让他知道谁偷了自己的酒,他一定会把这贼找出来,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随着灵力的贯注,玉简上飞出一道金光,同时玉简化作一道道粉末回状碎片,随着那道金光在青年身上缠绕,最后会聚在青年眉心,猝不及防之间钻了进去。

一股温和的气息在沈问丘脑海翻涌,一道道相关记忆纳灵丹,凝液丹,百里香……在沈问丘脑海翻涌过滤。

一切很温和,一切很顺利……

看着这平和的一切,燕舒雨悬着的心渐渐回到了谷底,安静躺着,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玉简会不会发生意外,所以,她在心中为沈问丘捏了一把汗。

“啊!”

……


     四是坚持包容共享,提高分后,再进行拾禾作业。随后的专场推进交流会上,宁、甘、青三省区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共同签署了《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仓山区委书记,福州新区仓山功能区党委书记(兼)。湖南地处长江中游,97.6%的面积属于长江流域,其中母亲河湘江是长江的重要支流,“长其中,在日本,就留下了革命先辈的红色印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