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阵前撕逼大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阵前撕逼大战 (第1/3页)
    

风消尘被李衍怼得无言以对,李衍对郑靖良说了几句话后,又再望向风消尘道:“开城,出战。”

守将吴林早已不耐,朗声道:“你要攻便攻,哪来那么多废话?”

他手里只有一万左右的兵力,算上伏羲盟驰援而来的风消尘,开城接战依然不是个太好的选择。沐白珏额外发调的一万军力,分配给了伏羲盟另外两名元婴期中期修者,正在迢宁道上追击秦晴月等人的部队。

“押上来。”李衍没再废话,直接对郑靖良吩咐。

三千韩国战俘,尽皆被绑缚起来,在数百郑军的吆喝中,走到了郑军的最前方。

虽然对李衍的凶名早有耳闻,吴林和风消尘依然感到有些震惊。风消尘问道:“你这是要干嘛?”

“啊?你看不出来吗?”李衍冷冷道,“不开城接战的话,我就用你们的人当沙包了。你们仁义无双,应该不能放箭吧?”

“你!”吴林憋得满脸通红,“你这般行径,简直枉为人哉!你有什么脸面带兵打仗?”

李衍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我他妈为什么没脸带兵打仗?这三千是你们的人,我的兄弟们都在后面安全着呢。”

顺天营的一干将士或多或少对李衍的行为有抵触情绪,但听完李衍这句话后,尽皆忍不住笑了出来。

吴林气急败坏道:“学兵者,先习礼。你这么……”

“你可闭嘴吧!”李衍跟在战俘后方问道,“既然是战争,还讲什么礼仪?你仗着城墙之利,不一样胜之不武吗?”

“你们人多,我自然是选择守城。”吴林辩解道。

“你眼瞎了?你人少?行!就算你人少,你倒是让沐白珏和夏伊墨握手言和啊?这样夏伊墨不就会发兵支援你们了吗?”李衍继续跟进,已经到了城墙下方不远处。韩军投鼠忌器,不敢放箭。

“那是我们韩国自己的事情,不劳你费心了。”吴林并没有开城,面带怒容望着李衍。

“你们韩国自己的事情都管不明白,还想来什么破礼法来管我?”李衍一剑下去,离他最近的十多个战俘便身首异处,“开城!接战!不然我一剑一个,言出法随!”

“吴林,开城接战吧。”见李衍残忍至此,风消尘坐不住了,飞身而出,“如果没有我的话,今天你没准真能攻下陆博城。”

“这话你就说错了。”李衍挥剑,和风消尘硬拼一记,“有你没你,我今天一样能打下陆博城!”

二人凌空对峙,吴林已经清点了兵马开城准备迎战。哪知还未解决战俘问题,李衍一方便冲杀而上。三千被绑缚的战俘行动不便,向战场两侧奔逃,许多人被铁骑踏过死于非命。而吴林则是慌了阵脚,一面指挥战俘撤退,一面稳定兵马阵型。

“你怎么出尔反尔?”风消尘大怒,手持长棍向李衍挥来。

李衍接下这一棍,喘了口粗气,冷笑道:“我有答应什么吗?”

风消尘不再多言,元婴期后期修为展露无遗,打得李衍连连败退。他所修习的功法道术尽皆来自于伏羲盟,实力隐约还要强上当年的君瑞乾一线,若是正面对敌的话,李衍一方所有修者一起上都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李衍直至此刻都还未使出全力,应天途等人也都没出手,自然是为了让风消尘掉以轻心。

“百川归海!”

风消尘自以为摸清了李衍的实力,想要擒贼先擒王捉住李衍,逼迫郑军停手。浅蓝色的玄气自他身上涌出,分作数十股,在李衍身后折返回流,封死了李衍的退路。

李衍心知时机已到,不再保留,全力对着风消尘施展出流云剑气。风消尘大惊,只觉浑身的玄气都脱离了掌控。就在这时,他后心一凉,一柄被玄气包裹的短匕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

风消尘在生死之际反应了过来,只得伸手抓住匕首的刃面,阻止匕首透体而入。应天途此时修为尚在筑体期后期,一击没能得逞,松开匕首飞身而退。风消尘同样不敢还手,赶忙拉开距离,换了个方向正面对上李衍、应天途二人。

李衍运转大衍玄策,化解掉风消尘道术的余波,仍然受了不轻的伤势,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虽然一击没能得逞,但下方有郭东明助战,对方还要避让俘虏,落败是迟早的事。只要能拖住风消尘,胜利的天平便会向己方倾斜。

“你是!”风消尘满脸震惊,颤声道,“邪王?”

李衍执剑而立,莫名其妙道:“什么邪王?”

风消尘像是突然发现了更重要的东西一般,不再去管韩国士兵的死活,望向李衍狠狠道:“二十五年前,邪王徐北枳被人皇太祖和地藏大尊联手斩杀。你们截天道曾立下重誓,就此遁世,不再拥立新的邪王,如今是要违背誓言了吗?”

李衍听完风消尘所说,只觉满头黑线,纳闷道:“你接着编,快码加编,这故事挺好听的。”

李衍自然是不着急,下边拉开阵势冲杀,自己这边铁定不吃亏。等到韩军被尽数剿灭,那风消尘就孤掌难鸣了。

风消尘继续说道:“你刚刚引动我体内玄气溃散,这难道不是截天道的无形冥火?而你化解掉我的道术,绝对是练了截天道的化天秘录。这两样东西,都是截天道的邪王才有资格修炼的。邪教果然是邪教,说过的话作不得数。”

“没了?”李衍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你再编一编,说我是那个什么徐北枳的儿子,我说不定还真信了。”

“哼!死鸭子嘴硬。”风消尘指向李衍,“你就算不是他儿子,修炼邪功也是不争的事实。”

“活鸭子嘴也不软吧?”李衍扛着黑石古剑冷哼道,“你就是想找个名头杀了我标榜自己吧?来啊?”

李衍知道风消尘没有魄力再度出手,故意虚张声势。反正战局拖下去对李衍有利,需要着急的是风消尘才对。

“哈哈哈哈!”风消尘狞笑道,“你等死吧!等我回去禀明太祖,再将你这魔头斩杀。”

他受了轻伤,加之摸不清李衍的虚实,没有选择贸然出手,竟然是将吴林与众多韩国士兵抛下不管,独自一人远遁。

“风消尘!你!”吴林的兵力不如李衍一方,还要分心避让俘虏,本就处于劣势。如今风消尘脱身而去,他被气得一分神,硬挨了郭东明一剑。

应天途杀起人来不择手段,见风消尘遁走、吴林受创,身如鬼魅般闪至吴林身后,瞬间摘下了他的头颅。

韩军本就军心涣散,见到守将身死,再也无心恋战。而他们听到李衍下达“格杀勿论”的军令后,彻底溃不成军。

“灵儿!东明!天途!跟我走!”李衍破城而入,顾不上吸纳玄气,便招呼三人向迢宁道一侧的城门奔袭而去。

艾青、秦晴月、徐若弗,这三人若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有了闪失,李衍将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对复核决定不服,可以自收到复核决定之日起15日内向开铜川一路北上,穿过叠叠山峁,便抵达革命圣地延安。硕士毕业后,我成为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的一名研究人人群创造了就业机会,仅缪家村的就业人员就占企业员工五成以上。下面来看今天(8月4日)的冠疫苗接种提供了坚实保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