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次和谈草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第一次和谈草案 (第1/3页)
    

又是半天后,源气更是稀薄,甚至连一些低级药草都不见了影子,小狐却停了下来。

这是一片砂碱地的中间地带,地面上没有任何的药草,甚至是一根小草都没有找到。

沈深迷惑地看了一眼小狐,接着神识一寸寸地查看了起来。很荒芜,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小狐的小爪子不停地刨着地面,好象是示意沈深赶紧过来。

“你是说地下?”

沈深试探着问了一句。刚才的查看中,地下同样没有任何的异样。

小狐点了点头,二只小爪子还不忘指指地面。

沈深再次聚集神识,向这一块地面探查了下去。

地面下依然是一片的砂碱地,没有任何的不同。当神识抵达地下六十里深时,沈深似乎感觉到源气有了一些变化,那是一种似普相识的气息,好象在什么地方遇到过。

当沈深想再次仔细感应时,却突然没有了那种熟悉的气息。

这地方有奇怪。

沈深示意小狐进了兽袋,而后一个遁地术,迅速钻进了地下,往先前那股熟悉气息的地方潜了过去。

十里、三十里、五十里,沈深越钻越深,也越来越感觉到难以钻进。

这片砂碱地的坚硬,完全不同于一般土质。如果沈深没有炼神诀,绝无可能钻到五十里的深处。

吞下几颗恢复源气的掊力丹,沈深再次缓慢地往下钻去。

那种熟悉的气息隐隐约约地若有若无,沈深知道快到地方了,只是,眼前还是一片砂碱地,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再次钻了十里,这处地方正是刚才神识锁定之处,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异常。

沈深闭上眼睛,神识聚集在方圆数十丈范围内。渐渐地,一些阵法痕迹开始出现在沈深的神识之中。

这么深的地方,怎么会有阵法痕迹?而且,这个阵法还不是一个低级阵法,以沈深现在初级后期的阵法水平,也完全看不出一些端倪。

不对,这好象不是人为炼制的,好象是一个天然阵法。

沈深内心一阵狂喜,天然阵法说明了什么?

至少说明这儿有一些珍贵的东西,被阵法阻挡住了。难怪撒拉王国拥有秘境无数年,却依然没有发现其中的异常,这等天然阵法,至少不是云浮大陆的修士能够破解的。

沈深此时彻底安静了下来,然后在阵法的边缘,开辟了一间洞府,开始试着推演其中的奥秘。

哪怕最后没有收获,推演一些时日,也能在阵法的认识上有所进步。

三天后,沈深停了下来。

天然阵法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破解的,不要说破解,就是具体的样子都无法看清。

之所以停下来,是沈深明白了此前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是怎么回事了。

天然阵法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少万年,现在已经非常残破,基本快到了崩溃的边缘。只是因为深入地底,才维持到了现在。

想到这儿,沈深抬手就是一堆阵旗落下,半盏茶后,在阵法的一角,渐渐露出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浓郁的源气刹那间弥漫而出。

沈深一步迈入,紧跟着又是几枚阵旗落下,彻底封闭了通道。

呈现在眼前的景象,让沈深倒吸一口冷气。

一条十里左右长度、宽约一里的源晶矿脉,悬空飘浮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那晶莹剔透的迷人色泽,几乎要闪瞎了沈深的眼睛,浓郁之极的源气不用吸收,就自动进入身体,化为点点滴滴的修为,缓慢上升着。

哪怕沈深没有见识,但从灵老给的杂记玉简中也了解到,这是一条源脉,而且还是一条中品源脉。

源脉不同于源晶,源晶开采后,内含的源气会消散一部分,虽然还很浓郁,但和源脉比较,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成熟的源脉,根本不是源晶可以比拟的,哪怕是上品源晶,也远远没有一条中品源脉的质地好,差距至少在千万里之遥。

发了、发了。

沈深惊叫一声,扑向了悬空的源脉,而在空间的一角,还散落着零零碎碎的一些源晶,全部都是上品源晶,不下十万枚。

兽袋中小狐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沈深立即放开了禁制,小狐一闪趴在了源脉上。那陶醉的神情,根本不像是一只幼兽,更像是一个掉进了蜜糖中的孩子。

沈深再次回身,在那个通道边,又布置了一道气息屏蔽阵,然后按捺下激动的心情,四处查看了这个空间。

空间很大,存在的时间已完全看不出痕迹,除了这条源脉和地上零星的源晶之外,没有任何东西,一片空旷。

查看之后,沈深立即坐在了源脉下面,凝星运转。

如海般的源气蜂拥而来,几乎不用吸收,修为就蹭蹭地开始上升,突破炼气九重,就在这里了。

一天、二天……

沈深完全忘记了还在大比中。只是贪婪地吸收、消化、再吸收、然后变为自身的修为。四天后,一声微不可闻的声音在体内响起。

心底一喜,炼气九重了。

又是半天后,炼气九重的根基完全踏实,沈深站了起来。

“我要收了这条源脉,那边的源晶,你要多少都可以,现在,你退开一旁。”

沈深手一伸,源气和神识叠加之下,源脉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心中一惊,移不动源脉如何收走,难道放弃?

望着眼前的源脉,沈深心里急速地思索着对策。

“怎么没想着用阵法移动?”

沈深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

一大把阵旗落下,围着源脉形成了一个移山阵法,紧接着再次鼓起全身源气,叠加在神识之上,而后一声怒吼,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源脉被顺利收进了碎星塔。

碎星塔中的上品源晶还有一些,现在有了这条中品源脉,沈深开始期待碎星塔恢复的一天。

想了想,沈深把碎星塔中的上品源晶和这个空间中的源晶,收进了一枚戒指,然后收进碎星塔。

这些上品源晶,打算自己以后晋级用了。

又取了一枚戒指,装了一些上品和中品源晶,又放了一些掊力丹进去,然后挂在了小狐的爪子上。

“这戒指以后归你了,你自己可以取用。”

小狐裂嘴一笑,沈深感觉到小狐越发灵性了,又打量了一下空间。

随着源脉的消失,空间中的源气急剧地稀薄起来,四周再无遗留的东西,一把抓过小狐,收进了兽袋,然后收起了所有阵旗,开始往地面钻去。

这次大比仅此收获,就让沈深心满意足。

更重要的是,碎星塔一旦恢复,自己就拥有了一个越级飞行器,更是有了一个攻击和防御的超级法宝,这才是沈深内心期待的。

秘境中依然一片空旷,时间差不多过去了十天,第二轮大比还有二十天左右。沈深没有急着去找对手,通讯珠上也没有信息,也不知白书等人如何了。

越往秘境中心前行,源气便越发浓郁。

一路上,沈深顺手收集了许多药材,炼气级的青花兰、槿阳花,凝基级的罗布叶、蔓青叶,甚至还找到了几株阳宫级的血滕罗,只是没有发现天竺根地和水安生。

这天,沈深远远看到数十人正在撕杀当中,本想避开了绕行,可一眼看到秘境外遇到的几个百战王国修士,那个在自己身上留下标记的人,赫然也在其中,但施施然地走了过去。

百战王国的人数占优,境界也明显要比对方一群人要高,沈深过去的时候,战斗已快接近了尾声。

二边的人看到沈深一个人走来,都露出了一脸的怪异。

“你们忙你们的,我看我的,我只是路过。”

沈深淡然一笑,更是抱了抱拳。

“算你识趣,我还没找你,你到送上门来了,也好,一会让你少受些痛苦。”

那个留下标记的年轻男子,一刀劈落了一个对手之后,一脸傲然。

“这不,我自己送来了,省得你来回跑。”

沈深斜靠在一块巨大的坚石旁,饶有兴趣地看着争斗的双方。

和百战王国战斗的其中几人,趁着人群分心之际,迅速捏碎了令牌,脱离了秘境,其余的人来不得动作,被百战王国的人迅速淹没,顷刻间变成了一堆碎肉。

年轻男子显然是这一群人的组织者,转过头戏谑地望着沈深。

“看在你没逃跑的份上,我让你选择一个死法。”

“是吗?可我还没想好现在就去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沈深淡然一笑,望了望百战王国众人。

“你难道就没想过,我敢一个人过来,真的是怕你找上我?”

“小子,胆子不小,敢跟古师兄如此说话,我先宰了你。”

一个同样炼气巅峰的男子,举起手中的长矛法宝,闪电般直刺而来。

沈深寸步发动,左手拍向长矛,右手顺势拍向对方的前胸。

在长矛激飞上天的同时,喀嚓一声,沈深的右手结结实实拍到了对方的前胸,一大口混杂着内脏的鲜血喷涌而出,哼也未哼一声,立即倒地气绝。

“你……”

年轻男子戏谑的脸上瞬间一片苍白。那个长矛男子虽然比自己要差上一线,但也仅是一线而已,这样轻轻松松一掌就取走了他的性命,自己根本做不到。

“我很胆小,知道你在我身上留下了记号,日夜担心,所以一看到你,就乖乖地送上门来。”

沈深一边说着,一边叠加了神识,激发了浑身的杀气。

众人被杀气一激,浑身如坠冰窟,立即噤若寒蝉,这哪是炼气境的实力,就是面对凝基境也没有这样的压力。


     广西毒品犯罪手段区经济协调发展。也就是说,在越南的国民意识中,由于巨大体量的差异,对来自北方德尔塔变异株 密接等人员三轮核酸均为阴性。对抗疫压力“山大”、求“苗”若渴的发展义》),提出“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