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能不掏钱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能不掏钱吗 (第1/3页)
    

秦违右臂一抖,右拳成掌,阴气已经被逼出来,秦违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说着一掌拍向远处的石壁,石壁后一人翻滚在空中落地,秦违连续隔空出掌,那人都悠闲的躲开,秦违看清那人后收掌,那人也停在原地。李观一看,竟然是燕离行。

李观笑道:“我早该想到,这是逍遥派的天道玄音,躲避的是凌波微步。”

燕离行道:“与天阴同音的天音派,有圣音十三曲和我派天道玄音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她们也有躲避进功的轻灵身法。”

秦违上前问道:“阁下是?”龙阳道:“燕离行。”“原来是北寒玄武——燕离行,久仰大名。”秦违抱拳道。

燕离行挡手笑道:“我的名号可没有海浪响。”秦违眼神一亮道:“海浪?”海浪使出逍遥御风而来。

秦违上前激动道:“海浪兄弟,好久不见。”海浪道:“秦兄好,如今我已经快要回到正派。”秦违一疑,燕离行道:“我们要重新建立逍遥派。”独孤默道:“是要我们助你们一臂之力吗?”

燕离行笑道:“我们本没有这个打算,但是如果你要成全的话,我们也不反对。”魏凌按耐不住道:“一日为魔,终身为魔。你们这些邪魔妖道,我绝不容你!”海浪笑道:“这可由不得你!”

魏凌上前道:“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看来是不会学乖。”燕离行道:“秦掌门,快拦着他,我怕海浪直接结果了他。”

魏凌一听大怒,海浪飞身上前,魏凌直接使出杀招,海浪一一躲开,却不与魏凌对招,而是使出剑巧妙的向魏凌进攻的双手刺去,秦违知道不妙,上前用身体挡住海浪的南冥无影剑的刺击,海浪见状收手。

燕离行笑道:“秦掌门,看不下去了吧!”海浪用剑直指魏凌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叫你师兄南宫万来。”

李观道:“燕兄,海兄,不知可愿来我天阴,我为两位接风洗尘。”海浪有所顾虑,燕离行道:“何必介意,我们身为江湖中人,他人盛情邀请,必须要给对方一个面子,跟何况是天阴魔君——李观。”李观道:“请两位服下丹药,随我来。”递给燕离行丹药,随后飞走,燕离行服下,海浪见状也服下,紧跟李观。魏凌道:“可恶,让他逃了!”

华子相道:“他是不想让我们难堪,李观只要再加上一个,我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女子走来道:“小姐,独孤小姐,借一步说话。”独孤默跟着那女子离开华子相等人的视线,女子立即跪下道:“属下白云堂主见过大小姐。”独孤默道:“你是秋雨山?”秋雨山流泪道:“没想到大小姐记得我。”

独孤默扶起秋雨山道:“跟我去大河帮吧!”秋雨山道:“还不行,我要跟着海浪。”独孤默一笑:“雨山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秋雨山不好意思,独孤默道:“好啦,你去吧!如果有困难就来大河帮找我。”说完返回秦违处。

毕有期道:“门派有些许琐碎之事,各位吃好喝好。”便立即离开。

主席上出来一十八左右的少年男子道:“在下是鲸海派少掌门毕希渠,见过各位武林前辈,晚辈听闻各位前辈都是一等一的豪杰,只是不知各位前辈的身份,可否告知晚辈?”

主席上众人一一起身说道:“海通派掌门百海千寻——石丰旭;上河派掌门势不可挡——马智迷;九游派掌门海行江走——何亦非,水仙派掌门天花乱坠——法兰。”罗城正一看首席的法兰竟然是一名女子,便问后胜熙道:“后兄可否认得?”后胜熙摇摇头。“这都不知?她可是庆元路第一高手。”一旁的丹阳掌门周而复始——龙城云道。

首席上又接着说道:“烟雨派掌门海溢八方——华收悬;惊涛派掌门雷雨交加——聂空;刑天伤派掌门破天裂地——伤断;七星会会长江南拂柳——何落夕;神袭教教主天行有道——奇胜忒;正持证帮帮主恩与万民——沈东来;越帮帮主枫叶横飞——百里幕策。”鲸海派内殿三十桌席位,一百八十三门派、教堂、帮会的掌门一一报上名号。

罗城正道:“基本上都是掌门!”后胜熙道:“那是自然,鲸海派实力可不是浪得虚名。”后胜熙眼神一扫,突然双眼呆滞,手中酒杯掉落,罗城正弯腰立即接住酒杯后问后胜熙道:“后兄,怎么了?”

罗城正沿着后胜熙的视角看一看,发现后胜熙是在看南宫万,罗城正道:“他怎么也来鲸海派!”

毕有期离开后来到静海派内后方,走过一桃林中的凉亭,来到一出独立成院的书房,书房房顶是倾斜瓦片,且书房虽只有一层,但是却有十二丈之高。毕有期打开书房,见书房左右各有两人,武功看似高强,书房正座一旁正站着一名背对自己蒙面的中年男子抚摸着正座说道:“毕有期,这黄金桌椅雕刻的不错,你小日子过的很好啊!”毕有期顿时大汗淋漓高声道:“属下鲸海派掌门毕有期见过主公,主公恩威浩荡、天下归心,属下的忠心天地可鉴,还望主公明察,这是鲸海派数年来的明细账本,我从未有中饱私囊。”男子右手向后,账本立即落入男子手中,男子结果粗略的看了看向后随便一掷,账本落入毕有期双手之上。

男子转身坐下道:“鲸海派呢?大量产盐,财大气粗,你身为掌门,克扣一些小财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要记载,以免有笔糊涂账。”毕有期道:“属下明白。”毕有期看见账本上有物体,拿来一看道:“谢主隆恩!”

男子双手扶在椅子两侧扶手上,左手提起向下一拍,自己便向上飞向房顶,向上出拳击破屋顶,感觉一人一掌撑住自己的拳,男子立即卸力,右拳变爪,向左划去,小臂所过之处的瓦片碎裂,房顶被拉出一条裂缝,男子左手向上伸出房顶向下一拍,身体上来了房顶,此时房顶的男子已经使出了全力,双拳击来,而此男子便是易容后的赵无痕,中年男子立即双手成拳向上,小臂笔直,内侧对着自己,外侧对着赵无痕,向前击挡,赵无痕立即卸力,左手出指从两臂中间的缝隙穿过直接击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右臂向下于左前方,左臂下压,夹住赵无痕的左臂,赵无痕内力发出,男子立即将其手向右移动,移开了内力一击,男子便想反击,右手斜向其右侧发出两指内力,恰巧赵无痕右脚提腿,此时赵无痕已经使用了斗转星移的内功,膝盖和男子的隔空指力一对,男子的内力消丧,赵无痕再抬小腿向前上方横扫,使得男子放开了自己的左手,此时男子左手弹出一碎瓦,同时脚向上也踢出一瓦,赵无痕立即应对,小腿扫去瓦片后头向前低下转身躲开,接着左侧对男子,左脚脚面侧踏男子,男子小臂一挡,赵无痕借力飞走,临时之间还发出三根银针,男子见撞右手成拳放置于心脏上方,再由拳头成掌一扫,银针向两侧射去,接着男子右手收于腰部聚力,左手也同时聚力,双掌齐出,赵无痕感觉内力袭来,立即一躲,但是还是被击中半掌,赵无痕惊叹,没想到男子的内力竟然能击中空中相隔五丈有余的自己。赵无痕立即飞远。

男子下来道:“别去追,进来吧!”

一名侍卫上前道:“鲸海派戒备森严,怎么也会让人如此轻易的混进来?毕有期起身走进跪下道:“属下罪不可恕。”男子道:“罪不在你,起来吧!此番你只需要完成此战即可!”

毕有期道:“是!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托!”男子随即离开。

毕有期沉思考片刻,心中道:“到底是谁?”

赵无痕离开后,往自己的右肩膀后背处敷上药膏,在换了身服饰,改变了样貌,完全变了一个人。

赵无痕道:“此人内力真是又高又纯,恐怕此等的功力不亚于师父。“哪个师父?”风月景走出道。赵无痕道:“黄师父。”慕容苾刍走出。

赵无痕道:“原来是你们,怎么?等我?”风月景道:“不是等你,至少我不是,我等你给我易容。”赵无痕一笑。

赵无痕给慕容苾刍易容好后再给风月景随便易容一下就进入了鲸海派。


     主题:“友好往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许多网友对“佩琪”的身体状况表示担忧,父母却在下,检察机关是如何履职的?。其践行和追求的是人民民主,既尊重多数人的意愿,又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型国际关系原则,开展紧密的全面战略协作,树立了当今世界大国关系的典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