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战、书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战、书册 (第1/3页)
    

“公子,韩王来了。”孙宇正在教导一帮少年练习刀法,孙三刀跑来喊道。

“我亲自去迎。”自己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来了,孙宇擦了把脸,就朝着大门走去。

“小民不知韩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韩王依旧是那么的风流倜傥,摇着折扇立于门外,孙宇赶忙告罪。

“你这是......”韩王看着孙宇的着装,颇感讶异,这服装倒是奇特的紧。不过看着极为贴身,倒还算精神。

“韩王见笑了,小民闲来无事,于府中练习拳脚罢了。这是我找裁缝师傅特制的武士服,方便施展拳脚,来的急了些,无暇更换。”孙宇大大方方转了一拳,展示了一下身上的武士服,其实就是仿造后世的迷彩服罢了,只是没有着色。

“倒是新奇,不曾想你还有这般想法,怎地?就让我在这门口站着?”对于自己一手举荐之人,韩王自是有几分亲近,不介意开个玩笑。

“恕小民不懂礼数,韩王里面请!”孙宇侧身引路,带着韩王朝里走去。

“此番本该宫中内官来此,本王闲来无事,就接了这个差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韩王呡了口茶,看向孙宇。

“那就先听好消息吧。”这韩王当真是闲的,这种事情也要吊胃口,孙宇心中碎碎念。

“好消息就是,朝廷将委派你任剑州刺史、兼防御使,一众属官自行任命,上报吏部备案即可。”其实这个委任已经超出了韩王的预料,这刺史兼防御使,不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节度使嘛,军政一把抓。不过话说剑州那地方,没人愿意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谢国主隆恩”孙宇起身朝着皇宫所在,郑重行了一礼。

“不知坏消息是?”孙宇本该大喜,可奈何后面还有一个坏消息,自是高兴不起来。

“唔,兵部允你三千兵员,但是得自行招募,军械可以去兵部领。户部那边给拨了白银五万两,外加一批布匹。”韩王觉得这有点坑,奈何现在朝廷真的到处缺钱,现成的兵源又都集中在沿江一线,谁也不敢动。

“招兵是有点麻烦,但是三千人也不够用啊。最重要的是户部这一年五万两,是不是太少了?”孙宇脑门有点疼,那剑州匪徒上万,自己就算弄满三千新兵,这到底是剿匪,还是被剿?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节奏啊。

“你想多了,一共就五万两,还一年五万,那不都是好消息了?”韩王有些好笑,这人到现在还没搞清状况。真有一年五万两,那些个禁军将领不得闹起来,这待遇都快赶上他们了。

“啥?一共就五万两,三千人,韩王你确定?”孙宇顾不得礼节,这也太少了吧,最多只能用半年,半年后自己拿什么养这帮人?

“唔,皇兄跟户部议定,给你免除三年赋税。”韩王有些不好意思,剑州那地方,只见投钱进去,就从来没收到过赋税,这个有些不厚道啊。

“这、这......”孙宇有些头大,合着别人当官是去捞钱,我这把家产都搭进去估计都不够,我这比青天还要青天了。

“别这啊那的了,话说回来,给你如此大的权柄,再兵员钱粮充足,这事能轮到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你可知道,就这朝堂上都吵得不可开交,最后国主力排众议,说只有你这种毛头小子,才能不引起那两方的忌惮。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少年,我看好你!”韩王看着一脸纠结的孙宇,摇动折扇,打趣道。谁都想成就一番事业,可事业哪是那么好做的,自己也就胞兄坐了国主的位置,今年才好过些。

“这倒也是,可三千人不够啊,剑州匪徒可是过万。”既然没法子,只能认命,把国公府的资产搭进去,养三千兵卒,估计能撑个一年半。若是一年之内能完全解决剑州困局,当能养得起。关键问题是三千人不够啊,怎么着也得五千。

“兵部给定的是战兵名额,辅兵不在此列。只是辅兵的装备嘛,你得自己想法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兵部给到的军械,都是禁军淘汰下来的,能足额给你,已是给我面子了。”自己虽然贵为韩王,对此事也无可奈何,最好的东西都是给禁军跟沿江一线的驻军,其余各部能够凑齐就不错了。若是没自己出面给兵部打招呼,恐怕能领到一半就不错了。

“多谢韩王,不知韩王可否借给下官一些银两,下官愿用剑州赋税作为抵押,这利钱嘛,好说。”孙宇满脑子想钱,突然想起对面这位可是大户,顿时打上了主意。

“本王倒是有个钱庄,只是剑州赋税就算了,用你鲁国公府的产业抵押的话,我只收你一分利。”笑话,真当本王人傻钱多!这剑州赋税也太不靠谱了,这小子连自己主意都打,不过鲁国公府的庄子啊,店铺啊,还有这宅子,都是优质资产。一分利绝对是良心价,谁叫他是自己一手举荐的呢。

“多谢韩王,那下官就不客气了,先借个十万两。”剑州赋税本就是拿来开个玩笑,但是借钱倒是真的。

“这么多?”韩王一惊,这小子要这么多钱干嘛?

孙宇苦笑一番,这钱可不是仅仅用来养军队的,剑州那么多人吃不饱,自己不出点血本,怎么收拢民心。没饭吃,匪徒那是越剿越多,只有能吃饱,才能让剑州百姓愿意安定下来过日子。

韩王听了孙宇的解释,倒有些刮目相看,这小子年纪不大,懂的倒是真不少。自古剿匪能成功者,大多边剿边抚。真要是一路杀过去,匪患剿完,这剑州也就废了。

当下二人商议完毕,明日自有全叔去钱庄办理手续,孙宇接过委任状,明天拿着这东西去吏部领取官印,就是正儿八经的官员了,总算不是白身了。

“韩王,今日不妨留在寒舍用晚膳。”孙宇出言相邀,此番多亏韩王出力,不然哪有这么容易,剑州虽然不是个好去处,那也是因为够分量的不愿意去罢了。

“不了,本王还是去闻香阁吃,新来了个厨子,得去尝尝手艺。对了!你的家眷就安心留在江宁,本王自会照看,包括那青帮。”韩王说完摇着折扇就大摇大摆出去了。

“恭送韩王!”孙宇一路送到门口,恭敬行礼,内心却仿若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底。青帮的事情怎么韩王也知道了,自己自认为做的隐秘,没想到早就被人看了个通透,不知道夜袭恶狼帮的事情是不是也暴露了。看来自己得再小心一些,本来想着过几天再去太傅府中见一见周薇,这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去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有心人的眼中,更遑论周薇了,那可是国主看中的人。

“恭喜公子”等到韩王一走,全叔笑的合不拢嘴,一州刺史啊,妥妥的正四品。老爷当年也是在官场混了十来年,才到正四品,虽说京官更尊贵些,不过也相当了不起了。

“别急着恭喜,咱国公府的这点家当都得搭进去。”孙宇看了眼高兴的全叔,他是还不知道这官不仅不挣钱,还得倒贴。

“啥?这地方官可是好差事,老爷在那会,但凡地方官来拜访,那可是大气得很。”全叔颇为怀念那段日子,就自己一个管家,那也是收入颇丰。

“全叔,这个官不好当,不把家当都搭进去,恐怕国公府就得断后了。不过若是经营得好,咱以后就不用看别人脸色了......”孙宇当即将事情一一告知给全叔。

“哎,这都什么事情啊!”全叔一脸纠结,这不仅要把国公府掏空,还把家当抵押出去借钱,这要是后面还不上,国公府都没了。

“全叔,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想想,我有数千虎狼之士相伴左右,比起我爹如何?”钱有个屁用,要不是怕别人觉得自己造反,孙宇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造军队。虽然要搭进去很多钱,可起码能够名正言顺招兵买马了。

“那自是威风许多,可这家底,也是老爷当年一点点攒起来的。”老爷当年置这些家业可是不容易啊。

“所以啊,不能辜负我爹留的家产,每一分都得花在实力上。三刀,去把老程跟张大虬都叫来,我有事吩咐他们。”剑州那边情势危急,自是刻不容缓,这招兵名额是有了,得尽快招满成军才是。

孙宇朝着前院练武场走去,只要有空,就把那群小子往死里练。至于练出问题,那是不可能的,只要营养跟得上,这帮小子可耐操得很。

“都给我拉紧了,瞄准!”孙宇现在给他们练开弓,都是标准军弓,算不得强弓,但是对于他们这年纪,已然不错了。不急着让他们练射箭,就好比后世新兵,先端一个月枪再说,这弓拉的稳了,准头自然不会太差。

“都给我接着练,很快我就会带你们去战斗,现在多流汗,战场少流血,知道不?杜如实,不想挨鞭子,给老子端稳了。”孙宇拿着教鞭,挨个走过去,帮他们调整姿势。

众少年手臂一阵阵颤抖,眼看要坚持不住了,孙三刀来了。少年们觉得孙三刀今日好亲切,比亲爹都亲,总算能够解脱了。

“都放下,休息一会,高会昌跟韩载武你二人带着继续练。”必是张大虬跟程镇北二人已经来了,自己得去安排招兵的事情了。


     ”从事党务工作16年的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街道党群工作办副主任夏非说,十九大后党建工作变化很大,“这一课题开展以来,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闵行晶城中学的老师们开始了中医文化融入学科教学的探索和实践。百感交集的姚筱舟,在女儿姚复兴的诡计伎俩也必将失败。【建党百年 数说巨变】10.12亿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能够实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