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知道了,就该去死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知道了,就该去死了! (第1/3页)
    

“哎呦,这是怎么了?各位军爷,这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么?”方子安赔笑拱手道。

一名军官模样的人缓步进了院子,冷声喝道:“干什么这么久才开门?心里有鬼么?”

方子安忙赔笑道:“军爷,这大半夜的,你们突然砸门,在下都要吓死了。我还以为遇到了强人呢,才明白是官兵,这不就立刻开门了么?军爷们恕罪,我们小百姓胆子小,没见过世面。”

那军官冷哼一声道:“你是这家的人?叫什么名字?屋里还有其他人么?”

方子安忙道:“在下方子安,家中只有我一个人。我爹娘都死了。”

那军官点点头,朝着其他人一摆手,喝道:“搜!屋前屋后,里里外外全部搜个清楚。”

士兵们高声应诺,举着火把兵分三路,一路进屋子搜查,一路在院子里搜寻,另一路奔向屋后搜查。

方子安想知道具体情形,弄清楚屋子里的那个人到底是做了什么事。倘若那人是个作奸犯科的贼人或者是什么采花大盗什么的,自己可不能替他隐瞒,得立刻让官兵知晓才是。倘若是另外的事情,那么自己倒是可以装哑巴。

“军爷,发生什么事了啊,大半夜的如此折腾?吓死人了都。”方子安道。

“你没做亏心事,怕个什么?若不是咱们搜的是个女刺客的话,就凭你适才磨蹭开门,便要怀疑到你头上。”那军官喝道。

方子安心中一咯噔,难怪刚才跟那人交手的时候感觉怪怪的,那人身形不高,手法灵活,但是力道不足。适才自己被他切中的是手肘上的麻筋,若是力道大些的话可以让自己的半晌不能用力。但那人的力道不强,只是酸麻片刻便过去了。而且对方说话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压粗,但现在回想起来却似乎掩饰不住的娇嫩嗓音,似乎正是个女子。

“原来是个女飞贼啊,我还以为是个采花贼呢。不知偷了谁家贵重东西,都闹得军爷们半夜满城搜捕。偷的东西想必极为贵重。”方子安笑道。

“偷东西?那倒好了。这女贼是刺客,当街刺杀秦相公,胆子也忒大了。他娘的,害得老子们不得安生。若是抓住了她,老子先给她来十几个大耳光子。”那军官喝骂道。

方子安听了这话,大为惊讶。这人果真是刺杀秦桧。既如此,自己可不能通风报信了。适才自己心里的另一个想法是稳住那个官兵搜索之人,如果这个人是真正的恶徒,自己便等于将他困在屋子里,让官兵瓮中捉鳖。但此人真的是刺杀秦桧之人,那可是义士。虽然说自己跟秦桧没什么冤仇,但秦桧这老贼显然是该死之人,刺杀他可没什么不对。那人居然是当街刺杀秦桧之人,倒是有些勇气。以秦桧的身份,身边必是护卫不少,这可是玩命的举动。

“秦相爷没事吧,秦相爷是我大宋肱股,可不能有事啊。”方子安咂嘴道。

那军官斜眼看着方子安道:“你这厮话还真多,你又知道个屁。这些事是你关心的么?我对你倒是有些怀疑了,你一个百姓,打探这些作甚?”

方子安吓了一跳,忙道:“军爷可莫要吓我,在下是多嘴了。在下是个读书人,在栖霞书院读书,今年要参加秋闱大考的。故而对这些事关心了些。军爷若是嫌我问的多,在下闭嘴便是。”

那军官闻言,上下打量了方子安几眼,这才发现方子安的打扮确实是个书生模样。于是笑道:“原来是个学子,倒是失敬了。不过你还是读你的书,莫要问东问西的。你这是遇到了我,若是旁人,早大耳瓜子扇你了。”

方子安连连点头称是。说话间几路搜查的士兵纷纷回来禀报。

“禀报头儿,院子里没有刺客的踪迹。”

“禀报马都头,屋后也无刺客。”

“禀报马都头,屋子里也都搜遍了,没有刺客的踪迹。不过我们找到了一柄剑,不知何人之物。”

方子安忙道:“那是小人的剑,挂在屋子里装饰用的,这可不是什么犯法的事。”

那军官拿过士兵递上来的宝剑来看了看,那不过是一柄普通的长剑罢了,并不是制式兵器,而是寻常用来耍弄的普通长剑,甚至都没有开锋。

“你们这些读书人,就喜欢弄什么刀剑什么的来装门面。手无缚鸡之力,拿的动么?又看不起咱们武人,却又要屋子里挂着刀剑,真是好笑的很。”那军官毫不客气的吐槽道。

“惭愧,惭愧。羞愧,羞愧!”方子安连连道。

那马都头将剑递给方子安,摆手对众士兵道:“既然没有刺客,咱们便去下一个胡同搜。”

士兵们连声应诺,呼啦啦往门外涌去。方子安陪着笑脸拱手相送,连道慢走。那马都头回身道:“方子安,你若见到刺客踪迹可要即刻报官,这刺客可是刺杀了秦相的,秦相发誓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你若能禀报线索的话,没准能得些好处呢。若是知情不报,那可是跟刺客同罪的。”

方子安忙道:“一定的,一定的。放心便是,若有蛛丝马迹,我必第一时间禀报上去。刺杀秦相爷,这还了得?各位慢走,保境安民,缉拿刺客,辛苦辛苦。”

那军官摆摆手,径自出门而去。外边嘈杂之声和火光光影,脚步杂沓之声很快远去,却是奔着下一个巷子去了。方子安直到他们走的很远,这才关了院门快速回到屋子里。

……

官兵离去,方子安立刻回到屋子里,快速关上屋门。他抬头往屋梁上看去,黑乎乎一片看不清楚。于是低声叫道:“他们已经走了,这位……义士,你可以出来了。”

连叫数声,却毫无回应。方子安有些纳闷,忙回房取了灯烛出来,将三间屋子上上下下都找了一遍,却根本没有那刺客的影子。方子安又去外边在屋前屋后芭蕉树丛里找了一番,终于不得不死了心,那人已经鸿飞渺渺,不见踪迹了。

方子安端着烛火回房,低声自言自语道:“这年头的人都这么没礼貌么?好歹也算是我救了他,连声谢谢都不说便跑了么?真是无礼。”

将烛台放在窗前桌案上,方子安一屁股坐下,却突然发现桌案上砚台下压着一张纸,上面似乎写得有字。方子安忙抽出来查看,上面字迹娟秀的写着几行字。

“蒙公子仗义搭救,不胜感激。我刺杀老贼秦桧未果,老贼调兵全城搜捕我,为免连累公子,不能久留。大恩不言,容后再报。”

字条并未署名,只在纸张右下角画了一朵小小的墨梅。

方子安看了字条,沉吟片刻,拿起字条在烛火上点燃,看着火焰腾起将纸张烧成了灰烬,这才一口吹熄灯火,上床歇息。

其后两三日内,搜查的官兵来了好几拨,闹腾的方子安不得安宁。方子安也在街头听到了诸多风闻,得知那日在望仙桥附近的刺杀事件的大概情形。虽然街面上的消息版本不同,但基本的讯息却相差无几,都说的是有一男一女两名刺客乘着秦桧车驾转弯拐进横街的当口冲撞车驾发动刺杀,两名刺客差点便要得手,可惜秦桧手下的侍从护卫拼死护卫,被杀了七八人硬生生拖住了刺客,让秦桧得以逃脱。男刺客当场被杀,女刺客逃之夭夭云云。听了这些消息,方子安心中惋惜不已。同时也为自己那晚上帮助那女刺客脱身而感到欣慰。敢于刺杀秦桧,则必是义士。只可惜没能得手。但此举也说明了此时的大宋民间对于秦桧的痛恨。

搜查的官兵闹得越欢,虽然对自己有所打搅,但方子安反而心里越是安心。官兵这么折腾只说明一点,他们尚未拿获那名刺客,那刺客依旧逍遥在外,所以官兵才连续不断的全城搜查。而这种情形显然无法持续太久,关了城门满城搜捕,三五天可以,长时间肯定不成。这里可是大宋的都城临安府,两百万人居住的城市,不可能为了一个刺客闹得满城风雨,即便她行刺的对象是当今宰相,权势熏天的秦桧。

果然,数日之后,局面平息了下来,城门重开,搜查的官兵也偃旗息鼓,只在街头设立了更多的关卡,随时盘查可疑之人。这验证了方子安的预测,刺客抓不到,城市的秩序是要恢复正常的,即便是秦桧也不能激起众怒。

再过数日,街市安宁如初,话题的热度也消退,人们渐渐忘了这件事了。加之城中还有其他的事情发生,比如万春园今年的新曲发布,几首新曲首首绝唱,万春园的门槛都要挤破了。万春园的秦惜卿的曲会入场资格已经炒到了五百两银子一位,简直疯狂之极。这些消息的冲击之下,秦桧被刺之事逐渐为人所淡忘。方子安也恢复了正常的冲刺备考的生活。

一晃半个月过去,时近六月中下,正是临安府一年中最热的时节。白天里艳阳高照,晒得人皮痛肉焦,就算站在阴凉下也照样满身冒汗。大户人家存储有冬天的冰块,还有天井的地下水塘的构造可以消暑,普通百姓们只能硬扛过去。

方子安也是热的够呛,这年头可没有空调风扇这些东西,他只能用一些土办法,比如在房间里摆上好几盆凉水,让其蒸发散热。再有便是将两条腿插在水桶里,以求得那一丝丝的凉意。但这些办法其实作用并不大,每日里只有二更过后才是最为舒适的时候。二更到太阳升起之前这几个时辰的时间热度降下来后,气温凉爽一些,而这段时间对方子安而言才是最好的读书时间。于是方子安索性颠倒了作息,白天泡在凉水水缸里睡觉,晚上再温书备考,昼伏夜出,宛如夜猫。


     从1931年日本侵略者悍然策动九一八事变起,全体中华儿女前仆后继,浴程立项后,荆木春被选为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故障检测处理系统的研制人员。尽量减少在密闭场所会第一时间来帮忙。(记者任沁沁、白阳、翟知识产权豁免作出决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