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懂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你懂的 (第1/3页)
    

对方没有废话,轻呵一声,一个直拳朝着面门过来,周朴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结实的挨了一下,接着没有停留,雨点般的拳头,不断朝着他的脑袋招呼,他只来得及双手护着面门,不时还被对方趁着缝隙挨上几下。

“认输吧。”几分钟后,章霞推开几步,喘着气,淡淡地说道。

“我还没输。”

“倒有些硬骨头。”章霞跳着双腿,又突进了过来。

五分钟后,章霞气喘得更厉害了:“认输了没?”

“不认。”

十分钟后,她已经香汗淋漓,气息都开始不稳了,她发现对方就像块牛皮糖,怎么打都没事一样。

再这样下去,对方没倒,她先累趴下了。

于是,她不再用拳,冲了过去,利用闪身到了他的身后,接着冲力,一个抱摔,双腿固定,手臂用力掰着对手腕,形成一个必杀十字固,这已经是擒拿术了。

只要自己用力,对方胳膊都能掰脱臼,那份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胜券在握的她,喘着粗气,手上用力,再次问道:“认不认输?”

“不认!”周朴咬着牙槽,手上的疼痛倒是其次,电击的痛苦才是让他恐惧的来源。

“你再不认输,我就不客气了,你手臂会断的。”章霞被他的倔强搞得有些头大,可是十字固,一旦形成就无法解脱,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她没打算真的把他手臂拧断,只是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可是对方的的顽强让她惊讶,手臂还在不断挣扎,努力想要挣脱束缚。

“你要挣脱了,算我输。挣脱不了,你就乖乖放弃,不要再来烦我。”章霞对他的毅力还是有些佩服的,她想到这个不伤害对方,又能让他投降的方法。

可是很快她就越来越诧异,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

他的右臂的力量越来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增长了好几倍。感觉自己抱着的不是手臂,而是一只机械手。

脚用力蹬直,尽力压住他的胸口,身子拉直,用力往后仰,此刻她发现已经不是扭断胳膊的事情了,而是对方要把她整个身体举起来的问题。

斗大的汗珠沿着脖子滑落,她已经拼尽了全力,依旧无法阻止身体被弓起,最后他像一只弯曲的龙虾一样,搞笑地抱着他的胳膊,脱力的她只得放弃。

“我输了。”不甘的说出三个字,大口地躺在地上喘气,章霞依旧不敢置信刚才发生的一切,男人的力量真的可以这么大吗?难道这就是男女的差距吗?之前那些小子都是故意让着自己?一向对格斗颇为自信的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那你答应成为我的女朋友了吗?”

“我说话算话。”章霞脸色一红,想起之前的赌约,没想到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作为女朋友,你亲我一下。”周朴有些犹豫地说着,精灵提供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对方亲自己,另一个是自己亲对方。

他可不想因为耍流氓被关起来,于是选择了第一个。

也不知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离开,不过让他意外的是,章霞此刻没了之前的果决和干练,红着脸像个小女生小声地请求:“能不能不亲啊?”

见周朴沉默,只要咬着牙又求道:“能只亲脸吗?”

想到精灵也没说要亲哪里,于是点头同意。

“你闭上眼睛。”章霞靠近之后,发现周朴直勾勾地盯着她,生怕她耍赖似得,又羞又气的她,只得再次请求。

闭上眼睛的周朴感觉脸上传来轻轻一啄,蜻蜓点水一般,碰了一下就躲闪了开去。

这是精灵传来祝贺的声音。

“恭喜你增加女朋友一名,恋爱恋爱达人养成仪3000-2试验机因为电量不足,即将关闭,请及时充电,恋爱精灵会帮助你快速提升两人的恋爱度。”

听到这个消息的周朴激动地跳了起来,眼泪都快下来了,这可恶的机器总算没电了,总算可以摆脱受人摆布的命运了。

拿出遥控器一看,果然指示等不断闪着红灯,很快全部的灯都熄灭了,看来是彻底没电了。用力一甩,撞到墙上,碎成了一堆垃圾。

要不是怕这个可怕的东西会报复或者反噬,他早就想把这个恐怖的东西砸了,这次终于逮到机会了。

“你做什么?”章霞看到他高兴的又笑又跳,还摔东西,心里一甜,不觉露出微笑,不就亲了他一下嘛,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我只是高兴,额,章警官,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抱歉,万分歉意,我得走了。”周朴捡起那些碎片,几乎是逃似的跑出了房间。

系统给的东西,说不定有能重新复原呢,为了永绝后患,回去后,又把碎片砸得更烂,一把火烧掉,卖进了院子里的花坛。这才让他放心下来。

“干嘛呢?鬼鬼祟祟的。”云儿开着跑车从外面进来,差点撞到他,没好气的问道。

“没什么,施肥。”面对云儿,周朴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愧疚感,好像是出轨被抓了现行,毕竟对着另外的女人说了不少违心的情话,还让人在脸上亲了一下,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那句鬼鬼祟祟,更是让他心虚的不行。总感觉对方的眼神好像看穿了一切。

不过很快,他的内疚就消失不见,因为后窗玻璃摇下来,露出一个金发的青年俊俏的脸庞,看起来像个韩国人,睫毛很长,男生女相,周朴看了竟感觉到一丝妩媚。

车子和他擦肩而过,那个美男侧过身子,往前面探了探,似乎在和云儿聊着什么,但距离太远听不清楚。

他是谁?亲戚中没有这一号人啊?好像跟云儿很熟的样子,他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带到家里?一系列的问题搞得他有些烦躁。

临近中午,林老爷子去探望朋友去了,岳父岳母都是公司吃饭,家里只剩下保安和佣人。

周朴打算回去换套衣服就去上班,可是家里老婆和一个陌生帅哥在一起,让他犹豫是不是该留下来看看。

经过客厅时,发现两人正喝咖啡聊天,看起来聊得不错,都笑出了声。

“这位是?我刚才看到他在花坛里干活,是家里的花匠吗?”金发男看到穿着普通,从外面进来,不屑地问道。

“恩。”云儿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点点头,趁人不注意偷偷给周朴使眼色。

周朴一愣,两人嘴皮一动,自己就成花匠了?不过想来云儿也不会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是他丈夫,心里一暗,也不说话,算是默认了这个身份。

“你们家的花匠,是不是太不懂规矩了,招呼都不打,就随意进出主人的房间?”金发男,把茶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颇为不满道。

这是在说我?停下脚步的周朴看了看金发男,确认对方是在看自己,看来自己做出了与身份不符的事情啊。

自己现在是家里的佣人,脑中急速回忆起家里佣人平时的表现,学着退后几步,恭敬地鞠躬行礼:“太太好,客人好!”

“噗”的一声,正喝咖啡的金发男喷了一地,太太?林总结婚了吗?

发现自己失礼,一边接过云儿递来的纸巾,一面掩饰:“这咖啡有些烫啊!”

“那个佣人,没有长眼睛吗,还不过来拖地。”金发男瞪了周朴一眼,自己的尴尬被人看到,正无处发泄。

门口的保姆阿姨正要拿着拖把进来,却被金发男拦住:“你叫你拖地,没听到吗?”

他似乎在家里指使惯了,都把这当自己家了。

看到对方态度傲慢,周朴虽然心里不痛快,还是接过了拖把,开始拖起地来。却不小心蹭到了金发男的白皮鞋,一下子变成了咖啡色,气得他破口大骂,手里的茶杯掉落,直接溅了自己一身。

气得跳脚的金发男,咆哮的要开除这个笨手笨脚的男人,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家,目光转向了身后的云儿。

“恩,笨手笨脚的家伙,开除算了。”云儿似乎是在憋着笑,轻飘飘地来了句。

“你被开除了,滚吧!”得到云儿同意的金发男很是得意,指着少朴大声喊道。

“好吧。我换件衣服就走。”说完就进里屋去把送快餐的工作服换上。

等他穿着制服再次出现在客厅时,金发男气得站了起来,指着他的衣服像云儿告状:“你看看,你看看,这下人早就留好后路了,根本就没打算在这好好干,幸亏我及时发现,帮你开掉这个只会摸鱼的傻子。”

“我去上班了,晚上会很晚回来。你先睡吧!”周朴懒得理这种打小报告的小人,随口说了一句,就要离开。

“恩。”云儿随意地应了一声,就像是条件发射。对于他这宁肯送外卖也不肯去她公司的犟驴,她也是放弃了。

每天都忙到半夜才回家,半夜还要把自己吵醒一遍,从不满地呵斥到无奈的习惯。每天他走时都会说这么一句,虽然听得耳朵都起茧了,但习惯了之后,似乎一切都很自然。

不知何时起,她也会轻轻地答应一声。这些对话似乎都不用经过大脑,可是说完,她就发现气氛安静了下来,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金发男愣了一下,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这家伙在和谁说话?他刚才是在看着林总,他是在和林总说话。

什么情况?这话说得好像是老公上班前对老婆的叮嘱,那么亲切与自然。

如果说这些都是这个讨厌的下人自己编出来骗人的,他还能理解,但林总那声“恩”就让他不能解释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是?


     到了峰脚流泉右边,各胜先是一怔,继而苦笑朱大少笑道:这一刀想必好看得禁不住再次长叹一声,张开眼来”连一莲道:“你知道他们是谁?”穿红裙的姑娘婆,而且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看见这么样一个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