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说不定她就是娄家女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说不定她就是娄家女呢 (第1/3页)
    

听说这人要去自己的地盘跟自己聊人生聊理想讲道理,张远当下就笑了。

  自作孽不可活,也不知道谁不能活。

  一路上林肖的嘴巴就没停过,一直在说,张远都快烦死了,还是早些赵哥地方做了这小子,教他做人。

  对着开车的使了个眼色,那人顿时明白了张远的意思,车子驶向城东是不错,不过确是去了更远一些的地方。

  换句话说就是比贫民窟还要偏僻的地方,清净,也不会有条.子来碍事,杀人越货的好去处。

  “张哥厉害啊,年纪轻轻就做了分舵舵主,前途无可限量,不错不错,厉害呀。”

  林肖坐在车上,跟张源坐在一起,一路上或多或少的从这个草包嘴里掏出来了一些东西。像是全然不知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一样。

  整个车上的人都觉得这是个二傻子,不过到底谁是二傻子?这可说不定。

  “也还行吧,还可以。”有人恭维,一时之间张远也是毫不客气的认了,似乎是听不出来其中的其他意思。

  又或者,想着等下就要废了这小子,原本被耍了的心情,此时似乎好了一丢丢。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开向了贫民窟,一路没停,开向的城东郊外的一处废弃仓库那边。

  “张兄弟,咱们不是聊人生?这地儿有点儿偏僻呀,不过我喜欢。”

  车子停下,尘土飞扬。林肖下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意外的觉得满意。

  “偏僻多好,不会有人打扰,不是么。给我打断他的腿。”一路虚以伪蛇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张远当即挥手,他的八个手下当下会意,就向着林肖重了过来。

  “喂喂喂,咱们可是文明人,就不能讲道理?”一脸微笑的林肖,看不出来丝毫的慌乱,反而是慢慢悠悠的点上了一根烟,心里默默的为张远点根蜡。

  “讲尼玛的道理,在老子地盘儿上面,老子就是道理。不服也给老子憋着,还等什么,我要亲自废了这小子。”

  听了林肖的话,张远是真的觉得这家伙就是个沙雕,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和自己讲道理?

  在天阳公司那是因为碍着怕麻烦,现在到了自己地盘上还跟自己装傻充愣?不是傻吊就是二货。

  “你的地盘?很快就不是了。讲道理多好,拳头大的就是爷,我等着孙子你喊爷爷。”

  林肖不怒反笑,当即就像是龙入潜江,身手灵活,穿梭在八个黑衣大汉之中。不出片刻,八个人全部被撂倒,张元这时候才亡魂大冒了起来。

  “卧槽尼玛啊,坑爹呢你。我警告你啊,我可是青龙帮的舵主,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保证你在宁城混不下去,帮里不会放过你的。”

  “哦?是吗?那就正好抢来玩玩。”

  对于张远的威胁,林晓根本不看在眼里。干脆利落的一拳,落在张远的肚子上面。

  “啊!”

  腹部传来一阵剧烈的交通,可这还没完,紧接着沙包打的拳头,一下一下落在张远的身上。

  从原本的威胁慢慢变成了威逼利诱,然后变成了求饶。

  “来,叫一句肖爷我听听。”一把揪住张远的领子,提起面带笑容的开口。锃亮的牙齿险些晃了张远的眼睛。

  “肖爷,求你了,放过我吧。”本来还人模狗样的张远此时早就已经被揍的不成人样了。

  “那精神损失飞怎么说?还要废了我?还要找天阳公司麻烦?”

  “不了,我给钱,给钱。”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体会到张远的绝望与愤怒的。你见过有人把人像是玩小鸡一样丢来丢去,各种胖揍吗?那种都要头疼死了,却无法昏迷的诡异感,那种痛,就连骨头都传来喀嚓喀嚓的声音...

  和姓名比起来,钱算什么?面子算什么?

  “就喜欢你这种爽快的人,这可是你自己要给的,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好了。”嘴上叼的烟此时已经燃尽,耳边传来惨叫声,他都充耳不闻。

  丝毫不在意,就是张远此时也有些心悸,不过,今日的耻辱他一定会讨回来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可是好踏马疼...

  被胖揍一顿的张远,一脸心甘情愿的将支票塞给了林肖,林肖推辞不了这才收下,开车扬长而去。留下一地惨相,本来为别人准备的一番丰厚待遇没想到竟是做了他人嫁衣。

  张远心里那个后悔啊,不过对于林肖的痛恨却是只增不减的,迟早弄死这家伙。

  “张叔,调查清楚了吗?”金明彦有些焦急的新闻这眼前的一名中年男子。

  自从那天被那个王八蛋揍了一顿之后,金明彦心里害怕,便就问老爸要了张叔过来。张明,金家集团董事长金腾飞的住手,也就是金明彦她老爸的助手。是金腾飞很看重的人,同时也是一位伸手不错的人。

  金明彦被林肖打怕了,好不容易才问老爹将张叔调到他的身边。当下就交代下去调查林肖的背景。

  “林肖,二十一岁,当过兵,后来退伍。住在贫民窟汉水街哪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资料。也就是个兵痞子,有两下子而已,想要解决很简单。”

  张明将自己调查到的情况一一道来。

  “张叔,我一定要弄死这家伙,竟然敢坏我好事,你帮帮我,找人废了他。”

  “这还不简单,我认识贫民窟那边的一帮混子,为首的是个叫郑强东的,还有点儿势力,出点儿钱让他去教训教训这家伙。”张明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不就是教训一个人?

  “好,那就麻烦张叔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开车回到公司的林肖,一直到下班这才见到唐芊芊,一见面就开始邀功。

  “唐总,你说我今儿帮你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没有点儿奖励什么的?”

  “作为公司的一份子,公司有难你不应该挺身而出吗?”按压着眉心的唐芊芊今日忙碌了一天,晚上在红日会所还要对今天做的一些企划和决定,联系一些商业伙伴,谈点儿事情。

  这货又来了?不够唐芊芊也不是吃素的。为公司而战委屈你了?

  “不,我不是为了公司而战,我是为了你而战。真没奖励?比如我们去酒店..换个姿势运动运动?”林肖开口说着说着,目光就落在了唐芊芊的胸口。

  “去死,滚。我还有事,送我去红日会所,我已经把你的地址给了凝凝了,她随后会去找你,你好好的赔礼道歉。要是让我知道你没好好道歉的话,这个月工资扣光。”

  “周扒皮。行吧,我保证不欺负她好吧,比不过要是那小妞欺负我,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送完唐芊芊之后,林肖开着车子回到了贫民窟汉水街。一路哼着小黄曲儿晃悠回家。

  “长夜漫漫,太难熬了,要不出去找点儿乐子?”

  就在林肖觉得无聊无趣的时候,乐子送上门来了。

  房门被人粗暴的踹开,林肖也不急,靠着墙,倒是想要看看是哪位小朋友,没事儿这么皮找抽?

  “郑爷,就是他了。钱不是问题,我要你给我废了这家伙。”门口涌进来几人,为首的正是金明彦,随后跟着走进来的人,林肖笑了。这不是自己之前刚刚教训了一顿的小郑子?好巧啊。

  “呦,这不是金少爷吗?几天不见别来无恙啊?能下地了啊。看来我说的话你是没当回事啊。”

  随着林肖话音落下,郑强东觉得好耳熟,这才仔细看过去,顿时额头就除了一层冷汗。怎么是这位?自己是活够了才接着活的吧?

  刚要开口,就看到林肖递过来的眼色,当即擦着额头冷汗。不够还有个不知情的,金明彦今儿这是仗着有郑爷撑腰是来报仇来了。

  “郑爷,让你的人废了他。这地儿真晦气,怎么还供着两死鬼,赶紧的废了走人。”原本还满脸笑容的金明彦,听了林肖的话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看了一眼房间里面,转头就看到房间里面有一张香案桌供着两个牌位,顿时大呼晦气。

  原本笑眯眯的林肖,在金明彦说道两死鬼的时候,突然变得森冷。

  “你们在做什么?”江凝实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住在这里,要不是这几天走熟了这边,估计要迷路。刚上楼,就看见门口堵了一堆人。

  “江警官,你可算来了,我要报警,这人私闯民宅。”林肖一看是江凝那小妞,顿时笑了起来,带着算计的味道。

  “私闯民宅,闹事?”江凝的目光落在金明彦的身上,这人似乎有点儿眼熟。却没多想。

  “呦,这妞不错。郑爷,事成之后这妞送您,我只要唐芊芊那娘们,干到她哭。”

  “金少爷,你...”

  金明彦本就是个好色的,看见身材火爆的江凝,一双眼睛更是将江凝视奸了一遍,然后对着郑强东说着。

  草拟吗,这人是我能动的?昨个儿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顿时额头的冷汗更甚了起来。郑强东这会儿都快恨死金明彦了,这咋是个没脑子的二货啊?难道有钱人家公子哥儿都是脑残?

  “打芊芊的注意?姓金的?就是因为你吧。”江凝在金明彦说道唐芊芊的时候眼睛就眯了起来,整个人周围的气场都变了。

  “啊!”不等众人反映,江凝上前一步直接一个过肩摔,金明彦就躺在地上了,随后一脚落在了金明彦的退根儿。

  那个凄惨的叫声,那干脆利落的动作,那轻微的蛋碎的声音...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夹紧双腿,一语不发。

  倒是林肖乐了,好家伙,江小妞的断子绝孙脚真的不是盖的,太犀利了。

  虽然解气,但是林肖不解气,你大爷的竟然当着老子的面说要糟蹋老子的女人,你怕是活够了吧。顿时上前,率先开揍,江凝非但没有制止,而是一起开揍。直揍得金明彦皮开肉绽,求死不能,惨叫连连,鸡飞蛋打。


     这幅壮美画卷,书写着中国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科研团队与地方单位合作,在吉林市下辖的舒兰市水曲柳镇设置了育种示范试验田,合作 国际是方向、消费是核心、中心是关键。美国最需要做的,是实事求是地国家都能用得上、用得起疫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