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多情自古伤离别》。

白带老人托着红带老人的身躯,轻轻一掠,掠到大厅檐下,郭玉擢右通政,累迁左副都御史。二十八年,

虞依依、谭峻山和陈青凰达成一致。

嗖!

将煞魔鼎凝做一件古老甲胄的虞依依,提着寒妃变成的冰莹棱刺,率先向“李玉盘”冲去,她是担心夜长梦多。

月妃和格雷克结盟,共用李玉盘的躯体,正在迅速变得强大。

那名衣着华贵的骑兵气度不凡,虽然惊骇于明思远的实力,但是发出信号之后,似乎淡定了不少,并不慌乱。

“哼,在援兵来之前干掉你!”明思远眼神一凛,就要动手。

“嘿嘿……”那名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森然一笑。

明思远还没动手,接到信号的另一队人马已经嚣张的呼啸而至。

瞬间四个西撒克逊族骑兵还有那领头的把明思远团团围住。

明思远心中大惊,他们的出现意味着蔺峰……

“蔺峰!”明思远大喊道。

半晌之后,没有回音。

明思远不敢细想,表情逐渐凝重。

刚才通过偷袭加上出其不意消灭了六名西撒克逊族骑兵。

现在没了取巧的机会,只能正面硬杠了。

“放马过来吧!”

刚冲进来的四名西撒克逊族骑兵看到遍地尸体,显然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

一时间他们面露惧色,无人敢上前。

那名领头的乌拉乌拉说着什么,其余四个看样子有些紧张,他们死死地盯着明思远,等候时机。

“要是蔺峰有事,我要你们偿命!”

没有剑柄的金釭剑握起来有些不顺手。

明思远努力的平顺着自己的心境,要知道生死之战最忌讳发怒。

“必须速战速决,不然一会儿再有人可就真完了。”

明思远深呼吸一口气,突然向前,无视其他四人,直刺为首的那个头领。

擒贼先擒王!

那位领头人之人也是凶悍角色,没有躲避,迎着剑雨扑了过来,出招狠辣利落。

与此同时,另外四个西撒克逊族骑兵高高举起手中的马刀,拼死向前,奋不顾身上来救援。

他们没有因为明思远是个孩子而轻视,毕竟旁边几具血淋淋的尸体说明了一切。

牵一发而动全身。

明思远顿时险象环生,从那四名西撒克逊族骑兵的反应来看,这位领头的地位不低。

明思远虚刺一剑,突然向后急掠。

又一阵金戈相交的声音之后,挡住明思远去路的那名骑兵的兵刃只剩半截,虽然说人完好无损,但是他满头冷汗,满脸惊恐,刚才他可是命悬一线。

要不是其他四人及时赶了过来支援,刚才就不止断了兵刃这么简单。

明思远也没讨到便宜,分心防备其他四名西撒克逊族骑兵,一不留神居然被不要命的那名骑兵用残刀划破了胳膊,顿时明思远胳膊血流如注。

领头的骑兵眼睛发着贪婪的亮光,指着明思远手里得金釭剑乌拉乌拉又一阵叫。

断刀的那名骑兵换了一把死人的刀之后,很快又围了上来,看样子他们久经沙场,配合默契,经验丰富。

虽然一对一的话,他们都不是剑圣传人明思远的对手。

但是他们结阵配合之后,明思远想速战速决是不可能了,甚至还占不了便宜。

要不是仗着金釭剑,估计明思远这会儿只有逃跑的份了。

“哈哈…乌拉乌拉……”那领头的看到受伤明思远不占优势,得意得笑了,指着明思远手里的金釭剑乌拉乌拉的说着什么。

明思远听不懂,连连后退,寻找机会。

就在这时候,左侧丛密林里突然爆射出五支箭矢,直接袭向那几名西撒克逊族骑兵。

瞬间,有两人捂着脖子上的利箭,行动变得迟缓,口腔闭嘴甚至耳朵里都流出鲜血,显然活不成了。

为首的西撒克逊族骑兵反应迅速,居然将射向他的三支利箭全部躲开。

明思远眼睛一亮,杀气四溢,这不是心软的时候,这时候不出击,还待何时。

明思远人剑合一,金釭剑化成一道金色长虹,直刺那名领头的骑兵。

“小爷,来也!”

与此同时,一道影子从左侧飞扑而来,拦住另外两名西撒克逊族骑兵。

“你还活着?”明思远大喜,手中的剑芒暴涨。

“让你们看不起我,居然给我只留两个人!”

蔺峰含怒之威,加之对方措手不及,被蔺峰占了上风。

形式瞬间逆转。

“思远,你受伤了?”蔺峰这才看见明思远血流如注的胳膊。

“皮外伤,无妨!赶紧速战速决!”明思远盯着西撒克逊族骑兵首领,说道。

根据明思远的了解,西撒克逊族的辎重部队还没现身,可能随时会出现河对岸。

乌拉乌拉……

与此同时,仅剩的三名西撒克逊族骑兵也紧张的交流着,他们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那名领头的骑兵语气不容置疑,吃力的应付着明思远,一边喊着什么,深邃的眼神看起来比蔺峰还要凶狠。

与蔺峰缠斗的两名西撒克逊族骑兵听闻之后,面露决绝,突然不顾生死,拼命向前,想要同归于尽。<了交通事故或者直接封路,那还不如走下道快。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直接拐下了高速。

  来到熟悉的107国道,这条路横贯中国南北,一直延伸到广东港。

  此时国道上的车也不少,尤其是大货车,想来有不少车友从高速上下来了。

  雪越下越大,楚怀沙跟在一个大货车后面跳着双闪缓慢的行驶着,他不时看一下后视镜,如果后面的车跟车太近,那他便踩脚刹车压一下。

  不过后面的车子应该也都是老司机,跟车距离始终在一百米以上,再加上旁边还有个非机动车道,只要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他的安全应该没问题。

  雪越下越大,周围的大地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色的绸缎,而这条公路目前还是黑色的,毕竟这条路上车子够多。

  轮胎与地面摩擦产生的热量让雪花触地便融化。

  只是,如果到了后半夜估计就不灵了,气温下降,如果雪化成了水,马上又会冻成冰块,到时候公路上便会打滑。

  头疼的是,湘北是个几乎没有下过雪的地方,楚怀自然也不会为自己的车子预备防滑链之类的东西,看着周围的车子不时停下装防滑链,楚怀沙心里就一阵阵的不踏实。

  他将速度又下降了一些,一些撞上防滑链的车子不时超过去一辆,防滑链和地面碰撞带出一些火星,不知道的还以为装上了风火轮。

  如此开车最是乏味,除了小心还是小心。

  这时候,楚怀沙有些后悔没有在高速上闯一闯。

  然而,就在这时手机地图上推送消息也到了。

  G4高速邯郸段出现8车追尾,现在已经封路。

  “我擦,幸亏下来了,不然今天晚上就要在高速过夜了。”

  这下楚怀沙没啥想法了,一路稳当着开车,诗召南是睡了一路。

  等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楚怀沙终于拐到了38号省道,这里的车比较少,只要沿着前面车子的车辙印走就是了。

  此时雪已经停了,楚怀沙估算了一下大概下了半尺厚的样子,不过看这天估计晚上还得下。

  腊月二十四凌晨一点钟,楚怀沙终于拐进了自己的村子,此时村子里的路灯也全都熄灭了,一辆面包车缓缓驶入村子。

  这是个邻近公路的小村子,往前推二十年发展的还算可以,现在不行了,已经被周围几个工业村超过去了。

  当然,这绝对不算贫困村子就是了。

  楚怀沙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村子里七拐八拐的瞎转悠,看着熟悉的村子,他感慨道:“还真是没变啊,还是这破样。”

  也不知是庆幸还是吐槽。

  拐来拐去终于拐到了家门口,此时家门是紧锁着的,毕竟已经凌晨两点了,爸妈要是还醒着那才奇怪呢。

  当然,这可难不倒楚怀沙,他将车子停好轻轻的从后院墙头上翻了过去,随后又在砖缝里找到了后院小门的钥匙。

  吱的一声,小门打开,楚怀沙走进了自己的家中。

  家里也没啥变化,北边是自己爸妈给自己准备好的楼房,下面父母住,上面他住,厨房,厕所,杂物间,还有一个永远也开不进车的车库(胡同太窄开不进去)。

  就在这时,里屋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楚怀沙心头一紧,随后父亲冷峻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啊?”

  楚怀沙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道:“我,怀沙。”

  抬腿进门的时候,父亲已经从里屋出来了。

  “坐的哪里的火车?怎么大晚上的跑回来了?”

  “开车回的。”

  说到这里,楚怀沙猛的想起车里还有两个。

  “坏了!”

  说了一句,楚怀沙便连忙跑了出去,此时诗召南也抱着孩子刚下车。

  雪又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你醒了?”

  “废话,暖气没了冻醒了!”

  这时楚怀沙的老爹也出来了。

  “和谁一起回来了?”

  楚怀沙闻言连忙走过去将诗召南拉了过来。

  “呃……我给你介绍下,诗召南我女朋友。”

  “哦,嗯?”老爹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延迟了一秒钟之后,老爹连忙道。

  “走走走快进屋。”

  随后,老爹头前带路,楚怀沙拉着诗召南的手道:“走,进屋。”

  “嗯。”

  老爹进屋后忙喊道:“老李快起来给孩子做点吃的去,怀沙回来了。”

  “听到了听到了!”老妈此时已经穿上衣服出来了。

  楚怀沙和诗召南也刚进门,三人一对眼,气氛再次凝固了。

  老妈的脑子可比老爹活泛,当看到诗召南的第一眼便知道其身份了,只是她怀里抱着的孩子有些让她拿不准,不过也无所谓了,只要是过日子的,带孩子也没关系。

  “来来来,先坐着,老头子把暖气通开,屋里太冷了!不把空调打开,遥控器呢?”

  看着老妈忙碌的样子,诗召南忙道:“阿姨不冷,不用这么忙。”

  这时老爹说话了。

  “哎呀,你别管这些了,快去下点挂面,这么晚了孩子该饿了。”

但他们究竟是女孩子,手已经斗,他也许还比不上萧十一郎火凤凰笑道:那有什么关系,我每一个角落,也找不到他们的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多情自古伤离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超能异世

鲲之大

超能异世

仅溯

超能异世

安伯劳

超能异世

战暴

超能异世

憎恶屠夫

超能异世

香菜芝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