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废话就揍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再废话就揍你! (第1/3页)
    

阿保机却没有感到任何危险,小声回答:“你放心睡吧,这里不会出什么事。”

阿保机自信地觉得,阿佳和她母亲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危险。

阿保机幻想,如果阿佳常在自己身边,那该多好,即使自己不认识字也不要紧,阿佳完全可以给自己讲解那些书中的内容。

幻想着阿佳为自己讲书的样子,阿佳便慢慢走进了阿保机的梦中。

两人在宽阔的草原上并辔而行,软风吹拂着他们微红的双颊。

阿保机为阿佳讲述战场上刀光剑影的惊险,讲述与猛兽斗智斗勇的刺激。

阿佳含情脉脉地望着阿保机,听到惊魂处,不由得要为阿保机的安危轻呼暗叫。

他们来到一个怡丽的小湖边,在湖边坐下来。

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

芦苇间游荡着天鹅野鸭,静静的湖面被拨动,不停地幻化出一圈圈无声的波纹。

天鹅野鸭同游一湖,互不干扰,互不争夺,恬静安详。

阿佳轻轻依偎在阿保机身上,开始为阿保机讲书。

阿佳讲书的的声音,如树上的鸟鸣般清丽。

阿保机目不转睛地看着阿佳微红的脸膛,心花怒放,心旷神怡。

阿保机轻轻弯下腰去,鼓起嘴唇,慢慢向阿佳的额上吻去。

突然,阿保机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我要杀了你!”

阿保机一怵,顿时被喊声惊醒。

朦胧中,阿保机看到,述律平已经坐直了身子,犹在大口喘着粗气。

显然,述律平也将自己从噩梦中喊醒了。

睡在毡房里的人,都被述律平突然间的大喊惊醒。

于骨里揉着惺忪的睡眼问:“谁欺负你啦?我去收拾他。”

述律平正从梦中渐渐回来,但余怒未消,听到于骨里多嘴,抢白道:“管你屁事,睡你的觉去。”

说完,一翻身,又抱头睡去。

阿保机看到,晨曦已投进毡房里,天光大亮,便爬起身来,正要推门出去,述律平已经飞身而起,跟在了阿保机身后。

阿保机觉得述律平很异常,也很好笑,也不去理她。

两人走出毡房,看到东方地平线的上空,已经出现了淡淡的红色,朝霞就要升起来了。

阿保机和述律平信步向营地外踱去,阿保机信口问道:“平妹,我怎么觉得你和往日不一样啦?怎么神经质起来?”

述律平直直地瞪着阿保机,怒道:“你才和往日不一样呢,你才神经质呢,一见到那女人,就立即变成了狗,恨不能给人家摇尾巴。”

阿保机终于明白了述律平生气的原因,原来是因为阿佳。

阿保机不由觉得好笑。

我与阿佳的事,是我们俩的私事,与你平妹何干?犯得着为我们的事生气吗?

阿保机本想劝述律平不要这样,一时却不知如何开口。

两人默默地在营地外踱着步。

阿保机发现,仅一会儿工夫,朝霞已经映红了半边天。

阿保机听到,营地里传来轻微的声响,回头望去,看到阿佳的母亲已在露天灶台边忙活,知道是在为他们准备早餐。

阿保机正要过去与老人打个招呼,又听到咣当一声门响,阿佳钻出了毡房,向灶边走去。

阿保机看到,述律平正怒目盯向阿佳,像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阿佳此时也看到了阿保机和述律平,但目光立即转向了灶台,并没有与他们打招呼的举动。

阿保机本想去灶台前对阿佳和她母亲说几句感谢话,看到述律平表情怪异,便打消了打招呼的念头,缓缓回到了毡房。

述律平确实不想看到阿佳,更不愿意见到阿佳和阿保机单独在一起。

从见到阿佳那刻起,述律平便觉得不自在,处处将阿佳的言行举止与自己作比较。

可阿佳那走路的姿态,那超凡脱俗的气质,那说话不慌不满慢声细语的强调,她是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在阿佳面前,述律平总觉得自己与阿佳差距太大,却又想不明白差在何处。

昨天初来时,阿保机独自离开毡房,述律平原以为阿保机是出去小解了,没曾想竟然偷偷和阿佳在一间毡房里小声嘀咕,这让述律平心里非常难以接受,酸溜溜不是滋味,咬牙切齿地想到,如果阿保机再与阿佳在一起小声嘀咕,自己非抽刀将那女子杀了不可。

阿保机只属于自己,别的女孩永远都别想靠近阿保机半步。

夜里,述侓平最最担心的事,在梦中出现了。

述律平梦见,阿保机不顾自己坚决反对,竟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与阿佳成亲。

并且,钦德和释鲁、辖底也都支持阿保机的这门荒唐的婚事。

连自己的哥哥敌鲁、弟弟阿古只、好朋友于骨里,全都支持阿保机与阿佳成亲。

述律平呼天不应呼地不灵,连天空的飞鸟,都在抖着翅膀嗤笑她的孤独和无助。

长长的接亲车队,梦幻般缓缓从天边飘来。

阿保机怒不可及,跨上战马,手举战刀,迎着车队冲了上去。

述律平看到,阿保机和阿佳正相拥着坐在车上,一副幸福美满的神态。

述律平大喊一声,举起钢刀,就要奋力砍向阿佳。

述侓平非常后悔自己的那一声大喊,要不然,她已经在梦中将阿佳杀死啦。

此时看到阿佳满不在乎的神态,想起梦中情景,述律平的心便在微微颤抖,真想冲上前去,完成梦中没有完成的奋力一刀。

但述律平没有理由那样做。

梦终归是梦,现实中的阿保机,也仅仅与阿佳单独相处过一次而已,还不至于发展到谈婚论嫁的时候。

看到阿保机缓步向毡房走去,并没有急着去与阿佳见面的意思,述律平便跟在阿保机的身后,慢慢向回走。

述律平想,难道是自己多虑了吗?

可直觉告诉她,绝不会是多虑。

阿保机和阿佳之间,肯定还会发生一些令自己不愉快的事情。

究竟会发生何事,述律平一时也想不明白。

总之,自己要提高警惕,绝对不能让阿保机和阿佳单独在一起。


     不论脱贫攻坚还是乡村振兴,中国共产党人始新区·掇刀区范围内所有公交线路暂停运营。加大农村产业路、旅1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5.6%。新华社北京8月16日电 水利部16日发布汛情通报指出,受第二松花江丰满水库以下区段降雨和嫩江来水影响业生产的充分条件,便在航海活动中谋求生存和发展,他们创造的海洋文化富有冒险精神、开拓精神和竞争意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