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车到山前必有路(求订阅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车到山前必有路(求订阅月票) (第1/3页)
    

阿保机与述律平、康默记骑马慢慢悠悠环城绕了一圈,就用了大半天的时间。

述律平此时已冷静下来。

幽州城周围州城的驻军,都已经撤回幽州,城内兵多粮足,易守难攻,看来,要用武力攻下幽州城,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阿古只呀阿古只,你只得在城中受些磨难了。

阿保机一直默默无言。

此时,阿保机才真正明白,康默记建议他放弃夺取幽州城的建议是正确的。

付出巨大代价,即使能够攻下城池并占有之,却会引得众多中原军阀与己为敌,不值得。

看来,只有照康默记说的那样,以契丹退兵为条件,与刘仁恭谈判了。

阿保机等人刚刚转回到南门,城上便射下来箭书,邀请契丹将军进城谈判。

敌鲁救弟心切,要求立即进城涉险。

康默记则自告奋勇,要全权代表契丹大军,进幽州城与刘仁恭谈判,并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将阿古只顺顺当当领回来。

述律平坚决不同意康默记只身进城。

阿保机明白述律平的意思。

述律平还在怀疑,康默记是刘仁恭的密探。

阿保机考虑再三,决定让曷鲁、室鲁与康默记同往。

康默记刚到自己身边,阿保机还没有想好该给康默记一个什么名分。

现在两国交涉,需派地位高的将军前去,才能给对方以信任。

阿保机想,曷鲁的地位仅次于自己,名望也远在众将官之上,这些,刘仁恭应该全都知晓。

室鲁是大奚国王子,不但身份高,阿保机还想乘机让刘仁恭知晓,契丹已与大奚国联兵,再给刘仁恭增加一份压力。

阿保机再三嘱咐三人,只要阿古只能平安回来,契丹便立即撤军。

临行,康默记提出,谈判小组要带几名随从。

他们是代表国家去与刘仁恭交涉,场面越庄严庄重越好。

军中有的是兵士,康默记提出的条件,阿保机自然答应。

康默记仍然让蓟州刺史作他的下人,为他撑伞遮阳,蓟州刺史的腰板稍直,立即受到康默记的严厉呵斥。

刘仁恭派刘守光到城门口迎接,康默记立即想到,看来,刘仁恭真的已经被契丹大军吓酥了骨头。

康默记抬头望了望幽州城高大的城门,顶着骄阳,迈着方步,悠哉悠哉进了幽州城。

蓟州隶属幽州,康默记曾经梦想过能够走进幽州,成为刘仁恭的座上宾,替刘仁恭出谋划策。

康默记做过多种尝试,最终连在蓟州刺史身边谋事的机会都没能得到,更不要说能见到刘仁恭了。

刘仁恭派人到契丹燎原,康默记急忙给刘仁恭上书,满心希望能引起刘仁恭的重视。

没曾想,不但得不到重用,还被刘仁恭投进了大牢。

若当面给刘仁恭进言,恐怕自己早已人头落地了。

康默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契丹人的谋士,并且以契丹使者的身份走进幽州城,去见刘仁恭。

刘仁恭的大殿建造的好生气派,康默记没有见过皇帝的宫殿是啥样,心里想到:皇帝的宫殿,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刘仁恭父子听康默记介绍过曷鲁和室鲁身份,先是一怔,不敢小瞧,立即给使团看座、敬茶。

更令刘仁恭没有想到的是,奚国竟然与契丹联兵来对付自己,心下不由得又是一抖。

刘仁恭以为,这说话之人,不过是契丹的翻译而已,便没用正眼瞧康默记。

这时,康默记自我介绍道:“本人康默记,契丹大军军师是也。”

康默记尽管是土生土长的蓟州人,可是,身份低下,不过一个狱卒而已,刘仁恭自然没有见过他。

加上康默记又改了名,更不明康默记原来的身份。

刘仁恭当然也是第一次听说,契丹军中还有汉人军师,现在听康默记口音是本地人,便问道:“听语音,军师也是此地人氏吧。”

康默记将头一扬,傲慢地说:“不错,本人世居蓟州。”

刘仁恭的脸立即沉了下来,挂满了不屑,讥道:“你本蓟州人,为何要帮外族做事?”

康默记立即反唇相讥道:“你本朝廷命官,何以不听皇帝调遣,要割据一方,做起了土皇帝?”

刘仁恭顿时像嘴里嚼了一块干肉疙瘩,即不愿吐出来,又嚼不烂咽不下去,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仁恭本想拍案发作,又碍于康默记是契丹使者,只能干瞪着刀子似的眼睛喘粗气,却无法作答。

曷鲁不懂汉语,当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经室鲁一翻译,曷鲁立即想笑,又觉得此时发笑不合时宜,强忍着将一串大笑咽了下去,心里想道:这康默记确实会给自己找位置,给自己命名了一个军师职务,还是契丹大军的军师,俨然与我等平起平坐了,这人好厉害的一张快嘴。

这时,刘守光干咳了一声,打破了尴尬局面,恶言问道:“我们本与契丹无怨,契丹大军何故要犯我疆界围我州城?”

室鲁变成了曷鲁的专职翻译,将刘守光的话原原本本译给了曷鲁。

曷鲁正要对答,又见康默记不卑不亢慢言细语讲了起来。

既然康默记对答如流,干脆就让他说去吧,自己听室鲁翻译,觉得也怪有趣的。

只听康默记应道:“是呀,契丹本与幽州无怨,可幽州在几年前无端发兵五万去偷袭我契丹,却是为何?结果被我夷离堇草草装进口袋,顺手扔到阎王那里去了。去年,幽州又燎契丹草场,饿死契丹牲畜无数,又是为何?我夷离堇不得已送战马于幽州,方贿的幽州不再放火。今天,我夷离堇带大军前来,就是要向幽州讨要损失,又有何不可?”

刘守光一时语塞,看了刘仁恭一眼,不再答话。

提起五万大军白白给契丹作了干粮,刘仁恭便痛心不已,鼻子重重“哼”了一声,说道:“现有契丹将军在我手中,看你们能奈我何。”

对方终于抛出了刹手锏。


     她的团队共有28名志愿者,大多是退休职工主义文艺的旗帜上,始终写着“人民”二字。徐必久强调,对“两高”项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始终保持严的主基调,该查处的查处,该曝光的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战场,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华儿女不屈不挠、浴血奋战。据介绍,在约1000万年前,隐匿剑齿虎借由连通的白令贴近学生的生活,使学生能够理解,能够感受到他有意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