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三强横的第三魂环(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唐三强横的第三魂环(上) (第1/3页)
    

  在酒楼里等了几天,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陌涂尝试一下从城外的山脉去天城,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有两次甚至差点被人击杀。

  

  山脉之中到处隐藏的都是猎人,雇佣兵,虽然散修占大多数,但是依然有世家宗门的强者,在狩猎敌对势力的人。

  

  “情况很糟糕吗?”房间内,阿莲靠在床头。

  

  “很糟糕,根本过不去,按道理来说,圣人出手,大秦皇朝和大朗皇朝的战斗应该到此为止,就此止戈才行,这都三天了,这天城郎城的战斗还没走一点要停止的意思,反而是越演越烈。”陌涂紧皱眉头,离天武学院招生已经剩两天时间了,今天再不出发,绝对是赶不上招生的。

  

  “去大朗皇都吧,找郎皇帮忙。”阿莲想了想说道。

  

  “只能这么办了,不过郎皇会帮我们吗?”陌涂点头,起身将阿莲扶了起来。

  

  “帮,我父亲的面子,郎皇还是会给的。”阿莲开口说道。

  

  “那出发吧。”陌涂现在迫切的想离开郎城,去天武学院,只有进入天武学院,才能找到倾城。

  

  搀扶着阿莲,刚刚走出酒楼,陌涂身体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你怎么了?”感觉到陌涂的气息有点不对劲,阿莲好奇的问道。

  

  “我认为我还是不去的好。”陌涂很认真地说道。

  

  郎毅是他杀的,不管郎毅是否练过邪功,杀过多少人,最起码也是郎皇最看中的儿子,自己杀了郎毅,现在再去见郎皇,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虽然对自己的面具很有信心,但是万一身份泄露呢,去大朗皇都,那是必死之局。

  

  “你是担心郎皇发现你的身份吧?”阿莲转念一想,就知道陌涂在担心什么。

  

  陌涂挠了挠头,感觉阿莲真的是眼瞎,心不瞎,什么都能猜到。

  

  “不必担心,秘境之中发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身后有强者,同辈同级对你出手,他不管,但是其他人对你出手,你身后的强者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身在大朗皇都,天下人在看着,郎皇就算发现你的身份,也不敢正大光明对你出手,只会派小辈。”阿莲拍了拍陌涂扶着她的手臂,帮她分析。

  

  “好像是这个理。”陌涂仔细想想,阿莲说的对,他背后站着的可是巨兽前辈,一个眼神都能灭了一位尊者的古圣。

  

  “走吧。”阿莲嘴角上扬,给陌涂指引着方向。

  

  郎城她来过一次,虽然双眼看不到,但是神识却能感觉到,依然记得曾经的郎族所在地。

  

  如今的大朗皇都,正是曾经的郎族祖地,在郎城的正中心。

  

  陌涂在阿莲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大朗皇都外。

  

  整座皇都,或者说整座郎族的府邸非常的气派。

  

  离皇都几百米之外就已经有重兵把手,没位士兵的修为最低也是天级了,甚至士兵将领,竟然是一位王!

  

  “干什么的?这里是大朗皇都,闲杂人等速速离去。”刚刚临近大朗皇都,就被士兵拦了下来。

  

  “我们是来拜访郎皇的。”看着身穿重甲,气息浑厚的士兵,陌涂势力,不卑不亢的说道。

  

  “拜访郎皇?郎皇是你能见的?滚!”士兵抓着腰间的长刀,打量了陌涂和阿莲一眼,皱着眉头。

  

  “我来吧。”阿莲感觉陌涂还要说话,她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掏出了一块令牌。

  

  “这什么东西,不认识,快走,不然就别走了。”士兵将白色的令牌拿在手里,仔细观望片刻,然后丢给了阿莲。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令牌你不认识?你仔细看清楚了。”陌涂脸色黑了下来,虽然不知道白色令牌是什么东西,但是他能猜到令牌是一种象征身份的东西,尤其是那白色令牌上,还刻着一个大大的云字。

  

  “滚,这垃圾东西我怎么认识。”士兵直接将短刀抽了出来,指着陌涂。

  

  陌涂脸色阴沉,手中弥漫着强大的力量,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冲动。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大朗皇都的城门打开了,一位威武的将军带着两个仆从走了出来,几息功夫就出现在了陌涂两人面前。

  

  “将军,这两人想要私闯大朗皇都。”士兵赶紧行礼,自己面前这位将军可是郎皇面前的红人啊,自己如果能巴结上,那身份地位,唰唰唰的往上窜。

  

  将军直接对那位士兵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你们两个跟我进去吧。”打量了陌涂和阿莲一眼,尤其在那白色令牌上看了许久,将军开口说道。

  

  “谢过蛮叔。”阿莲施了一礼,然后示意陌涂扶着自己进去。

  

  “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什么人,什么身份,最好给我打探清楚。”将军在前边带路,最后留下了一句话。

  

  士兵听完,整个人冷汗直流,身体忍不住颤抖,这一次踢到铁板了。

  

  没想到那个瞎女人,竟然喊郎蛮将军蛮叔!如果知道这两个人认识郎蛮,打死他也不敢有任何阻拦啊。

  

  “你这天云令,别说是小小的护城卫了,就是我,如果不认识你,也认不出的。”郎蛮将军走在最前方,突然停了下来,望着阿莲。

  

  “蛮叔,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才使用天云令了。”阿莲面色平静。

  

  “你父亲怎么样了?”郎蛮眼眸流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样子,闭死关,已经两年了。”阿莲说道。

  

  郎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只是在前边带路。

  

  陌涂也在暗中打量着大朗皇都,整个皇都人并不多,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或者是诡异的感觉。

  

  不过这大朗皇朝,确实够大,踩着青石路,走了几个时辰,路过不少宏伟的宫殿,但是却没有见到几个人,又走了一个多时辰,依然没有到皇殿,更不用说见到郎皇了。

  

  “这位少年是?”一路上气氛有点古怪,郎蛮开口问道,不过却不带看陌涂一眼的。

  

  “小子屠魔。”陌涂一愣,没想到郎蛮提到自己,赶紧说道,态度也很恭敬。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在这大朗皇都,自己此时只能装孙子,不然被发现了身份,想要走出这大朗皇都,估计就难了。

  

  “屠魔?前几天怒斩大秦皇朝六皇子,大财叶问天,力敌弑仙,硬抗半步天级叶族圣子的,就是你?”郎蛮盯着陌涂,眼中出现了一丝好奇。

  

  “正是小子,都是侥幸而已。”陌涂抱拳脸上毫无表情。

  

  “地级七级,了不得,要知道半步天级的叶族圣子,在东土天洲都能排的上号的,你只是地级,却能硬抗他一击,很不错。”郎蛮看了陌涂半晌,点了点头。

  

  其实他想看透陌涂面具下的面容,奈何他整个面具笼罩着神秘的气息,阻挡了他的神识,让他不由得心中惊疑。

  

  “走吧,见了郎皇,说不定还有赏赐,如果没有你和那个少女瑶曦,源城已经被大秦皇朝打下来了。”郎蛮拍了拍陌涂的肩膀,脸上带着笑意。

  

  “赏赐倒不用了,今天就是想求郎皇帮个忙而已。”陌涂直摇头,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哦?侄女,你和他一样?”郎蛮望着陌涂,又看向了阿莲。

  

  “确实想让郎皇帮个忙,我们两个想去天城,但是城外那片山脉过不去,希望郎皇出手送我们一程。”阿莲想了想开口说道。

  

  “就这事?让你动用天云令?屁大一点的事,还用找郎皇?我送你们过去。”郎蛮神色一愣,还以为阿莲出动天云令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呢,原来就是这点小事。

  

  “那就多谢蛮叔了。”阿莲脸色平静,略施一礼。

  

  “小事而已,走。”郎蛮摆了摆手,然后抓着陌涂和阿莲的肩膀,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陌涂只感觉天旋地转,整个双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等到他身影平静下来,一座比郎城还要宏伟的城池,耸立在他的几里之外。那巨大的城门楼上,竖着长宽几丈的城匾,城匾上写着“天城”二字!

  

  “呕,呕!”陌涂脚刚着地,就开始狂吐起来,刚才速度太快,让他一阵恶心,想吐。

  

  再看阿莲,脸色也是有些惨白。

  

  陌涂盯着郎蛮,这根本不就是绝顶尊者的手段!从大朗皇都到天城城外,相隔几万里,就是十几息,就到了!

  

  陌涂突然冷汗直流,这郎蛮只是大朗皇朝的一个将军,实力就这么伤感,可能是半圣!那郎皇呢?

  

  再联想到秦皇,那个看起来只有绝顶尊者实力的秦皇!实力能简单吗?陌涂想要骂人,这秦皇扮猪吃老虎啊,隐藏了实力!

  

  “侄女,你们是想加入天武学院吧?到那里提蛮叔的名字,横着走,你蛮叔当年就是从天武学院毕业的。”郎蛮开口说道。

  

  “谢过蛮叔了,我们就先走了,有时间再拜访蛮叔。”阿莲又施一礼。

  

  “谢过蛮将军,来日再报今日之恩。”陌涂也恭敬的说道。

  

  “去吧,那个天族学院第一名。”郎蛮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

  

  “陌涂,这小子,不简单啊,大哥你连杀子之仇都能放下,就为了结交这小子吗?”郎蛮望着陌涂和阿莲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

  

  

  


     2010年10.6%,2011年9.6%,2012年7.9%……经过改革负责人开展考核督察、经济责任审计的重要内容,防止个人专断、搞“一言堂”。党的根基在人民义、合作共赢。中新网海口8月2日电 (记者 黄艺)海南建立典型案例通报发布制度,通过不定期发布公职人员容错纠错、澄清“我这身衣服和帽子就是儿子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时候的纪念品,穿着这一身来参观,有意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