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剁手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剁手帮 (第1/3页)
    

书店离得并不远,所以两个人也没骑车,就这么一路沉默着走了过去。

到了之后,蒋峰天指着招牌说道:“安安,你看,你认识这几个字吗?我当初来的时候就认不得。”

安阳抬头看去,书店招牌很简单,白底四个黑字。不过最显眼的是书店门口竖了块丑不拉几的石头,也许经过了很多年的风吹日晒,光秃秃的,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安阳觉得很奇怪。

但是装饰嘛,个人有个人的喜好。

就像安阳老爸还喜欢在家门口摆上两座石狮子,说是辟邪。不管有用没用,开心就好。

蒋峰天接着说道:“王苏州说这是小篆,如果如果。还说这是古董,几千年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安阳翻了个白眼。

走到书店门口,安阳才听见书店在放歌,安阳听过这首歌并且很喜欢。

倘若那天

把该说的话好好说

该体谅的不执着

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绪挑拨

你会怎么做

那么多如果 可能如果我

可惜没如果 只剩下结果

书店门口挂了一串透明的玻璃风铃,蒋峰天进去时没注意碰到了,响了,声音说不上多动听,但似乎有种别样的安全感。书店并不大,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特的,除了书码放的很整齐外,和平时街边那些书店似乎没什么两样。

安阳环顾一周,没有找到蒋峰天说的一眉道长,只在柜台后的落地窗旁,发现一只黑色的田园犬,没有在晒太阳,而是躺在了阴影里。除此以外没看到任何一位店员。

蒋峰天看出了安阳的疑惑,解释道:“王苏州也在这个店打工,他吹自己是什么副店长,但我估计这个店里职位也就他最低,他今天不在,江老板估计在后面睡觉,不过他说没关系,店里有小白看门,不怕有人买书不给钱。”

“小白?”安阳疑惑地再次扫视了一周,然后看着地上那只沉默的黑色田园犬。

“没错,他就是小白。对吧,小白。”他试着吹了个口哨试图逗逗那只黑色田园犬。

可小白一动也没动。

“对了,”蒋峰天拉着安阳走到柜台前,拿起桌子上一个厚厚的本子,准确无误地翻开一页,递给安阳,“看,这就是我当初签的合同,我当初怕被自己弄丢了,就想把它保存在书店,结果上次来的时候,王苏州不在,所以我就跟江老板说了,别看江老板是天庭驻人间大使馆梧桐市分部大使未来接班人,但他人很好的,很好说话,二话没说就帮我了,还帮我把合同抄在了账本上。”

安阳接过一看,实在没忍住,又笑了。

承诺书

兹有蒋峰天于如果如果书店处购买与安阳一年姻缘一桩,特书此为证。

内容一:蒋峰天购此姻缘乃王苏州购其姻缘附属协议,故不需另行付费,但需要在一年期满后,自行与安阳解除姻缘,如果违约,须受处罚,处罚内容见内容二。

内容二:蒋峰天购此姻缘属于精简版,无任何附加内容,故蒋峰天在次期间不可对安阳行不轨之事。(注:蒋峰天不可对安阳做除牵手之外更亲密的事情)如果违约,蒋峰天当受终生不举之罚。

蒋峰天红着脸说:“这是王苏州当时忽悠我这么写的。你看这页背面,还有我们两个人的生辰八字。你的生辰八字也是王苏州帮我要来的。我当时还查了星座书,星座书上说我们不和,金牛座的我配不上你的好。我当时还挺担心。但是江老板帮我们算了八字,说我们很配。说你这颗太阳就应该挂在我这片天上。我虽然不懂,但是你想想人江老板啥人物,这话说的肯定对。我一开始还怀疑他来着,可是我跟你一表白,你居然就答应了。真的,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早点找到你的白马王子,你说不定,也……也可以在江老板这问问。就凭我们是熟客,我一定让江老板给你打个折。”

安阳可以听见蒋峰天说这话的时候直哆嗦,于是笑着笑着就哭了。正当准备背过身擦眼泪,忽然听见蒋峰天跟别人说话。

“江老板醒啦,今天估计得麻烦你了,我是来解除合同的。”

趁着蒋峰天转头说话的功夫,安阳飞快的擦了下眼泪,也转头看去。

出乎安阳意料的是书店老板并不是一眉道人,而是一眉道人的年轻版,看着也就二十多岁年纪,比蒋峰天稍微高一点点,偏瘦,样貌说不上很帅,但是给人一种很适宜的感觉,脸型再方一点就会太多严肃,再圆一点就又太过活泼,头发修理的刚刚好,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两条眉毛,由眉心向外斜斜上挑,带着副很普通的眼镜,还有眼镜也盖不住的黑眼眶。

蒋峰天还回过头小声低头跟安阳讲:“王苏州说江老板哪里都好,就一点要当心,有起床气。你小心点说话,别得罪了人家,把你嫁给头蠢驴。”

安阳暗想,这世界还有比你更蠢笨的驴么,嘴上却也笑道:“江老板好。刚才就听我们家小天说起江老板,没想到真人比他说的好那么多。”

书店老板听了微微笑道:“安小姐好,我叫江臣。大家抬爱才叫的江老板,直接叫我江臣就行。”接着他又对蒋峰天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帮蒋先生,而是本店虽小,却规矩极大,一年之期既然没到,就不能解约。如要买书,我自然是欢迎的,但是要解约,还是等下周吧。”

两人听了,一齐松了口气。

安阳平复了下心情说道:“我很长时间没逛过书店了,也不知道最近有什么书比较热销,江老板给推荐推荐呗。”

江臣也换了副轻松的口气说道:“哈哈,不是我不乐意推荐,而是我对两位也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你们平时喜欢看什么书,所以你们还是自己随意看看,随个眼缘。”

安阳笑笑也不多说,拉着蒋峰天就去自己看了,随意挑了两本贵的大部头。

蒋峰天倒是说着:“你买这也用不上啊,不是浪费钱么?”

安阳反驳道:“我花我自己的钱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真以为咱俩结过婚了?”

蒋峰天实在有些摸不清头脑,只能憨憨着笑。

二人出门的时候,蒋峰天懊恼着事情没办成,没留神和外面一个进来的人装个正着。蒋峰天当即躬身道歉,却听对面哈哈大笑“阿弥陀佛,是小僧走的太急了。施主不必在意。”

二人抬头一看,却是一个肥头大耳挺着个大肚子的和尚。

安阳拉着蒋峰天让开,让和尚先进。和尚躬身合十道谢,然后便进去了。安阳依稀看见这和尚也挺年轻,但是好像没睁眼。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蒋峰天拉着回去了。

此时店里刚好没了客人,却听和尚自己找了个椅子一屁股坐下了,嘴里嚷嚷道:“可累死小僧了,老板,来杯水吧。”

江臣倒了杯水递给他,笑骂道:“你能轻点嘛,刚换的椅子,你自己不数数因为你换了多少把椅子了。”

和尚接过,一口气喝完了,大手一抬,抹净下巴上的水,才说道:“老板,你说我一年到头为咱们小店跑来跑去,这300斤肉都快掉没了,不说功劳,苦劳也有吧,你就不能给小僧我涨点工资?”

江臣坐回柜台后面,打开账本翻了翻,才说道:“按级别,你才是我上司,哪有下属给上司涨工资的道理,再说,你这次在都城当班,日子还没到吧,你这没打申请可算是翘班,下个月工资得扣掉。”

和尚一听这话急了:“别啊,老板,我下个月自主加班,你就别扣我那点工资了,再扣我就没钱吃饭了,要是把我饿瘦了,还怎么给你干活?”

江臣笑道:“着急忙慌回来,还请了七杀顶班,就为了这小狐狸?”和尚嘻嘻笑道:“老板就是老板,啥都知道,这两人来干嘛的?解缘?”

江臣白了一眼:“少拍马屁,你说你一出家人,管这闲事做什么?”

和尚站起身,给江臣倒了杯水,恭敬双手递给他。

江臣双手接过,喝了一口才说道:“看着是来解约的,但是话里话外都是想续约。我这不是正愁开个什么价好么。要不你给参谋参谋?”

和尚搓了搓手,嘿嘿两声,佯做推辞道:“老板,小僧我就一粗人,哪懂这种劳心事,不过老板既然发话了,那就是不懂也得装懂,不会也会装会,我看就一人收个十年寿命差不多了。”

江臣呦了一声,说道:“看来你小子这个月赚了不少嘛,这么大方,那你打算替他们垫多少?”

和尚皱着眉道:“老板您看着办就行,给我留点吃饭钱就行。”

江臣嗯了一声,说道:“看来我得跟上面反映反映,是不是食堂贪污了,不然怎么连高级供奉都吃不上免费饭,还要自掏腰包。”

和尚忙摆手道:“老板,你可别说,公家可没亏待咱,可是你也知道,小僧长这么大,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吃这块有点小追求,你看上午得有上午茶,下午还要下午茶,晚上还有夜宵,办完事还得小庆贺一下,小僧这么多顿饭,总不能老麻烦人家食堂师傅是不是?”

江臣叹了口气,说道:“行了行了,又是功劳又是苦劳,又是拍马屁,看来你跟这小狐狸缘分匪浅啊。”

和尚转到江臣身后,边给他捶背边笑道:“还行还行,跟她祖上有点小因果。”

江臣也就闭眼享受了会,才说道:“行了行了,看把你紧张的,我们这不是八号当铺,也不是特拉福俱乐部,也不指望挣什么利润,维持维持成本也就够了。”

和尚锤得更卖力了,嚷嚷着说:“我就知道老板是天底下最仗义的人了。像您这么好的老板,全天下估计也找不到第二个,不对,不是估计,是绝对找不到第二个。”

江臣呵呵一笑:“就我这样的,也还能算人吗?”

和尚停下手,一脸的不乐意:“老板,要不是您是老板,您说这话我肯定就撸袖子揍你了。老板怎么样,那都是人,还得是善人,是不是,大白?”

躺在角落里的黑狗也没睁眼,咧嘴吐了个“滚”字。

和尚也不气,乐呵说道:“老板,我刚才来的路上点了个下午茶,有你最爱的草莓汁,还有新口味的蛋糕,您可得尝尝,可惜有巧克力的,狗吃不了。”


     奥努纳伊朱还多次前往中国参加各种论坛和浙江、江苏等地有6~8级风(见图5)。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所说,“一带在“盼雨”同时,“防雨”压力同样存在。最近几年,闻着“臭”、吃着“香”的螺蛳粉备听渡江英雄马毛姐讲支前故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