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万人之上》。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可惜可惜。司马紫衣道:可惜?陆小凤道江王郎道:他……他们都是饿死,你瞧他们的摸样,临死前想必

朱元璋被韓度氣極反笑,真是好大的膽子,敲竹杠都敲到朕的頭上來了。

老朱的話讓韓度心里發毛,再環視一遍眾人的神色,他忽然回過神來,或許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水泥的價值。

“臣不敢,請皇上聽臣解釋。”韓度連忙低頭一拜。

誤會啊,誤會大了。

和普通人產生誤會,最多彼此隔閡,但是和老朱之間產生誤會,那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

韓度趕緊向老朱解釋,“皇上是想用水泥修砌城墻吧。”

“不錯,難道不可以嗎?”老朱反問道。

“可以,砌墻自然是可以的,”韓度連忙應和,很快他話鋒一轉,“不過在臣看來,水泥最大的作用,卻不是用來砌墻。”

“那是用來干什么?”李善長插話問道。對于水泥的用途,在看見的第一時間他也和老朱想的一樣,但是現在韓度說還有更加重要的用途,他便忍不住好奇一問。

“回韓國公,下官以為水泥最大的作用是用來修路。”

“用來修路?”原本好整以暇,靜立在一旁的徐達疑惑問道。

“不錯,”韓度自信又回來了,水泥道路別人都沒有見到過,但是韓度卻說見了太多了。“敢問魏國公,以水泥此物修出來的道路,會是什么樣?”

“這個,”徐達沉吟片刻,“老夫沒有見過,不敢妄斷。”

韓度朝著老朱解釋道,“皇上,以水泥修筑出來的道路,平整、堅固,最重要的是不懼雨水沖刷,哪怕是在傾盆大雨之下,人馬車輛依然可以在其上自由行走。”

“可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有隨行的官員問道。

韓度微微一笑,想要告訴此官員,什么是“要想富先修路”,道路的便利對于經濟社會的發展可是有著居功至偉的作用的。不僅如此,道路對于朝廷掌控地方,其實有著極大的增強作用,所謂“山高皇帝遠”,那些遠離京城的地方為什么會容易反叛,還不就是因為朝廷鞭長莫及嘛。如果有了便利的道路,極大的提高朝廷大軍的行進效率,你看看這些地方還敢不敢輕易反叛。

但韓度沒有和此人解釋,轉而向老朱說道,“皇上,魏國公,都是用兵大家,臣斗膽問一句,我朝每次征伐北元,都要消耗多少國庫?”

徐達聽到韓度疑問,只是看來皇上一眼,沒有說話。

朝廷一直對老朱的北伐頗有微詞,所以被韓度這樣問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得不太好,但他忽然回過幾分味來,破天荒的回答了韓度,“每次北伐的消耗,大約都是在三百萬貫到五百萬貫。”

“敢問皇上,這其中糧草輜重占了多少?”韓度繼續追問。

“大概,七成吧。”心有所悟,老朱回答的輕松。

一旁的徐達和李善長兩人,看見皇上和韓度一問一答十分默契,都感到詫異。他們可是極少見到皇上以這樣的一個態度,面對一個低級官員。

兩人都是極為聰明的人,仔細思量一番,便有了幾分明悟。

“七成。就以三百萬貫算,那也是二百一十萬貫。糧行千里,不足一成。這其中超過九成的糧食,都會被消耗在運輸過程當中。”

說到這里,韓度頓了頓,正色道:“而如果有了水泥修建的道路,便可以極大的提高運輸的效率,極大的減少運糧的時間,減少時間便相當于減少了糧食在運輸過程當中的消耗。”

“皇上請看,”韓度揮手指向那塊混凝土板,“此物凝固之前,像稀泥一樣,可以被制作成任意形狀。而在凝固之后,又會變得堅硬、平整。馬車行駛在這樣的道路上更不就不需要懼怕路面高低起伏帶來的隱患,可以在其上快速飛馳。”

“以往一匹馬不過能背負二三百斤糧草,一日行軍不過二十里。但是如果換成了馬車,一輛馬車可以載重千斤,一匹馬便可以拉著馬車在這樣的道路上快速前進,一日行進超過百里。最重要的是,這樣的道路不會出現坑洞,可以不分晝夜的日夜兼程,效率可比以前提高十倍有余,自然對于糧草的消耗自然就會降低到不足現在一成的地步。”

韓度停了一下,鄭重說道:“皇上,只是一次北伐,水泥道路能夠給朝廷節約下來的糧草便會超過百萬貫。臣只賣一萬貫,這真的是低到再不能低的價格了。”

韓度說完,朱元璋和徐達眼睛里齊齊冒出精光。

他們兩人都是用兵的大家到,遇到了这个紫崖长老!”

“聊完了?”炼骨长老眼露寒光,“莫千鸿,你杀我四个弟子,新仇旧恨,今天就一并算了吧!”

“你想怎样?”莫千鸿手握寂空剑,感受着炼骨长老的气息波动,判断自己突袭的话,有几分击杀对方的把握。

和陈帅一战后,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实力,对道痕三境初成已经不是那么畏惧。

炼骨长老道:“自然是一命抵一命!你杀我四人,我就先杀你们三个,再找百灵宗算账!”

说完,他抬起右手,凝聚天地灵气,要拍向姜柔的脑袋。

“住手,炼骨长老,人都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把他们放了,有什么事冲我来!”莫千鸿大喝一声。

炼骨长老道:“挺讲义气啊,一个道痕一境巅峰,也敢跟我这个道痕三境叫板,我知道在百里镇的时候,有人帮你,可现在呢,我已经把周围都探查过了,没有其他人!今天,就是你们三个的死期!”

说完,他继续把手拍下。

“住手!”

莫千鸿大喝一声,瞬间施展出道法附灵和流星步,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炼骨长老,同时用力一甩,将寂空剑甩出,甩出的同时,魂力也缠上了寂空剑,御使它以更快的速度往前飞去。

两相加速,配合寂空剑本身破空之力,只是一个眨眼,寂空剑就到了炼骨长老身侧。

不过,两者还存在一定距离。

可就在这时,寂空剑上突然飞出一道透明剑气,以极快的速度到了姜柔头顶。

要是炼骨长老继续把手拍下去,姜柔的头没被拍碎,他的手却要先被斩断。

“什么?”

炼骨长老吃了一惊,没想到一个多月没见,曾经需要姜落阻拦才能逃走的莫千鸿,已经拥有了一剑断其臂的能力。

这进步速度也太快了吧?

炼骨长老不得不缩回手。

而这一耽搁,寂空剑已经在姜柔和沈不凡身边转了一圈,切开了束缚他们的道力之绳。

两人回过神来,连忙后退。

“想跑?”

炼骨长老双手齐出,凝聚天地灵气,要把姜柔和沈不凡抓过来。

“去!”

莫千鸿心念一动,寂空剑后发先至,直刺炼骨长老丹田。

“道法——冥索!”

炼骨长老蹲下来,两手在地上一拍。

呼!

大量黑气从地面喷出,掩盖了炼骨长老的身体,也缠上了寂空剑。

寂空剑刺入黑气中,仿佛卡在了墙里,怎么都飞不出来。

这时,莫千鸿已经冲到黑气团边,他一拳打出,拳风激荡。

黑气团里发出“砰”的一声,寂空剑脱困,黑气也散去。

与此同时,大量的黑蚁炸开来,有的钻入土层,有的钻进周围树木,几个呼吸后,就再也看不到。

“跑了?”

莫千鸿眉头一皱,堂堂紫崖长老,不会这么两下就逃了吧?

“小柔,沈不凡,你们两个先上来!”

莫千鸿取出瀚海飞舟,将姜柔和沈不凡带上去,然后让舟灵控制飞舟升起来。

不过,才升起三米高,周围突然刮起一阵黑风,然后,大量的黑蚁落到了飞舟上,有些还落在莫千鸿三人身上。

“小月,出手!”

“放心,交给老娘!”

天音兽自从恢复了一次预测天赋后,自信心又提高不少,说“老娘”的次数也变多了。

“呼——”

天音兽释放出幻术,将所有黑蚁都笼罩起来。

这化蚁之术出现的蚂蚁,其实是真实存在的,平时,它们被炼骨长老养在骨头上,以血液喂养,用到的时候,就借助道力和魂力,身化万蚁,也算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道法。

不过,化身万蚁之后,每一只黑蚁的魂力都比不上完全状态的炼骨长老,所以就抵不住天音兽的幻术冲击。

一阵风刮过,大量的黑蚁像雨点一样往下落。

见道法被破,炼骨长老心生退意,驱使没有进入幻术范围内的黑蚁迅速后退,然后重新凝聚成他的样子。

不过,蚁群受损,道法反噬,让他的气息非常不稳,一会在道痕三境初成,一会在道痕二境巅峰,同时,他的口鼻也开始流血。

蓮葉羅裙莎白錦,銀發如瀑照粼云。

一席朔風寒雪亂,銀眸深處尤憐人!

少女玉足落下,踏雪而來,身穿一席繡刻著蓮葉的白色透明絲裳,絲裳微長猶如空中流云,一道朔風微起,吹動著少女如瀑般的銀色發絲,飄雪下,那閃爍著銀色光束的微濕眼眸尤為惹人憐愛。

“汪汪汪……”

盯著這身軀輕盈的少女,小黑叫喊著,示意少女莫要前來,畢竟這少女的實力讓小黑都不由得心悸。

“這是你養的寵物…?”瞥了一眼小黑,少女朱唇輕啟,香蘭微吐。

聽得這話語,雖然陰寒,但小黑也感受得出,這少女并無惡意,而且與秦炎相識。

“他叫小黑,是我的朋友!”凝視著眼前的少女,秦炎毫不猶豫的開口,雖然當初救下小黑,但秦炎卻從未將小黑當過寵物,而小黑則是把秦炎當成了主人。

“這小黑著實有點丑,你那品味還真是……”少女輕輕掩嘴,莞爾一笑的盯著秦炎道。

“汪汪汪……”

聽得少女這般開口,小黑那個暴脾氣頓時來了,丑就丑唄,干嘛說出來,小黑白了一眼少女,深深的鄙視著。

只是此時,但見少女手指輕動,一片花瓣襲來,直接融入了小黑嘴里。

“小家伙,這是送你的禮物……便當是姐姐的臉面禮了!”少女輕笑著,最終停在了秦炎身前。

“你這小丫頭,刀子嘴豆腐心,以后還是少欺負小黑的好!”秦炎輕笑著,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少女,須臾之后,秦炎內心也是不由得一震。

如今的雪姬實力境界竟是直接達到了聚靈三重小成,要知道,雪姬可是一直在沉睡中,這也讓秦炎內心不由得苦笑。

自己拼死拼活,還得承受煉魂淬身斷骨之苦,方才成長到這般,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那一片花瓣入口,小黑的傷勢頃刻間竟是恢復如常,不得不說這九星雪蓮的奇效,而此時,小黑本是要叫罵一聲的,但感受著自身的變化竟是對著雪姬咧嘴一笑,做出了一副耐人尋味的動作。

“小家伙,你可要記住以后我才是大師姐,知道嗎?”雪姬能夠化形,皆賴于秦炎,在雪姬內心,早已經將秦炎當做父親,只是見秦炎這般年輕,方才認秦炎做了師尊!

“汪汪~”

小黑起身,圍繞著雪姬奔跑起來,更是跳躍著發出一道道不太刺耳的聲音。

“我感受到了極寒之力,或許這里有萬年玄冰!”思索片刻,雪姬緩緩道出,對于秦炎,雪姬自是了解,秦炎所修之路可是比常人困難百倍,更是經常遭受雷煉火燒,想到此處,雪姬方才將自己感知到的道出。

“萬年玄冰?”

秦炎目光微凝,嘴角緩緩露出一抹笑意,本以為此次蘇醒雪姬已是最大的收獲,竟是沒想到這里還有萬年玄冰。

“可能感知出在何處?”對于萬年玄冰,秦炎自是渴望,畢竟這東西所蘊含的能量可是不少,或許可讓自己直接突破至凝元九重。

“冰川之下,千米深海!”但見雪姬雙眼微閉,將一抹意念釋放,小心翼翼的感受著那極致寒氣的源頭,片刻過后,方才開口。

“千米深海?”

秦炎面部旋即成為一個‘囧’字,依照自己如今的境界,入千米深海著實困難,更何況深海之下有什么更是未可知也。

“放心,萬年玄冰寒力何其強橫,與之接觸,便可瞬為冰雕,我自被吞噬的九星雪蓮的記憶窺得一條通道,可直入冰川之下,千米之處,那里一切結為冰的世界,而那里便有萬年玄冰!”雪姬話落,旋即向著所窺記憶的地方而去。

見此,秦炎與小黑亦是快速的緊隨其后。

半個時辰之后,一約么丈高的洞口處,三道身影浮現此處,盯著這洞口,秦炎目光微凝,而后將一道魂識擴散,向著洞內探索而去,只是當秦炎的魂識探索至五百米時便是轟然崩碎。

“這里絕對有萬年玄冰,只是那等寒氣太過強橫,小黑怕是難以承受,雪姬,你暫且呆在這里陪著小黑,我去去就來!”秦炎輕輕一笑,但任誰都可以聽得出秦炎話語中的凝重。

千米之深,那等深度,能存活的生物甚少,但凡能存活者哪個不是強橫的存在。

無論多少,秦炎都是有些許的擔憂,更何況萬年玄冰的寒氣,絕非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汪汪!”

小黑起身,直立著身子,前腿腳掌合攏,對著那洞口微微一禮。

“這小黑……”秦炎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而后直接沒入洞口之內。

沒入洞口,秦炎目光深處閃過一抹詫異,這按理說,越是向內,光線越是暗淡,然而,行至百米之時,那亮度竟是與外界并無區別,雖然這洞口蜿蜒曲折,但卻有天然的階梯,而且,這越是向內,空間越發的寬闊,直至五百米時,秦炎迎來了這洞府的一次阻截。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吃饭了。”周安看到白晓兔儿看到食物的眼神说道。

“有两天多没有吃饭了。”白晓兔女说道。

“那现在我们找个吃的地方。”周安说道。

“不好找吧。”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的烤鸡好吃,我现在带你们去。”电兔儿说道。

“那你带路。”周安说道。

电兔儿在前面带路,和白晓兔女热切的谈着,白晓兔女看出了电兔儿是周安的好朋友,就把以前遇到周安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白晓兔女所说的这些,电......

镛等夺河西船,尽泊东岸。贼党杀人?连城壁道:不错,杀人,宝库旁边,有间比较矮的平房,意所欲,欲于何所王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万人之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月江湖

无丝竹之乱耳

血月江湖

四季如东

血月江湖

秋明山狐狸

血月江湖

笙箫剑客

血月江湖

苏橘漫

血月江湖

武文弄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