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残破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残破之剑 (第1/3页)
    

剑幽峰

  草屋内,布衣老者端坐在木椅上,站在他面前的分别是梓福,薪万有,以及还未入门,一直在常青树下静悟四年之久的洛源。

  岁月交替,人也变了。

  洛源与薪万有两人先后来到剑幽峰,又同拜在一个师父门下,这时间一长,两人心性难免会发生一些变化。

  在老者跟大师兄梓福的熏陶下,二人心中的某些执念逐渐开始动摇,最后,基本上是被消磨殆尽了。

  老者望着洛源,心平气和道:“近一个月以来,小福可是没少在我面前夸赞你呀,说你心胸豁达,悟性极高,比四年前那个固执少年是强多了。”

  洛源拱手,不骄不躁道:“这都是大师兄的功劳,我不过是听其教诲罢了。”

  站在最左侧的梓福面挂笑容,原本就笔直站立的他,在听到洛源的话后,又忍不住挺了挺腰杆。

  仿佛是在炫耀自己四年以来的成果,带出了一个极具潜力的好苗子。当然,他这点小动作被老者尽收眼底。

  “喝蜜水了?笑得这么甜?”老者走到他面前,双手背后,歪着脑袋笑问道。

  梓福强忍着心中喜悦,摇头回答道:“没有,没有。”

  老者厉声怒斥道:“没喝蜜水,那你得意个什么劲啊?啊?!”

  老者话音未落,梓福跟薪万有身躯随之一颤,只有洛源显得异常平静,仿佛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梓福倒还好,毕竟事情是因他而起的,可站在他右手边的薪万有可是在心里骂娘了。

  以前,因为他的口无遮拦,薪万有没少跟着他一起受罚,按照眼下的情况来看,薪万有已经做好了有难同当的打算了。

  梓福面容紧绷,义正言辞道:“师父收徒自然要高兴了,这么好的事总不能哭丧着脸吧。”

  薪万有急忙附和道:“大师兄说得对啊。今天。。。。。。”

  薪万有正要开口给自己开脱时,当他感受到老者的目光投来后,旋即闭嘴不敢多言。

  “这收不收徒是为师说了算,还是你俩说了算?”老者直起腰杆,故作不解道。

  两人一同拱手,陪笑道:“师父说了算,师父说了算。”

  老者没有理会二人,抬脚来到洛源面前,问道:“修炼的意义是什么?”

  “尽孝道,讲仁义。”洛源认真道。

  老者扭头看向薪万有,道:“他说得对吗?”

  “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好像是欠缺了点什么。”薪万有皱眉道。

  “你呢?”老者又看向大弟子梓福。

  梓福笑了笑,理直气壮道:“尽孝道,讲仁义自然是没错的。可在两者之前,首先应该学会明辨是非。”

  老者缓缓点头,坐回椅子上,道:“接着说。”

  梓福解释道:“一个是非不分,善恶难辨的人,最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从而一步步走向黑暗。”

  老者突然说道:“小源啊,你的至亲假如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你会怎么做?”

  洛源茫然摇头,没有回答。

  “万有。”

  薪万有脸色有些不自然,低声道:“我不知道。”

  老者还未看向梓福,他便率先说道:“变强!只有自身实力强大了,才有力量来改变其他人,否则一切都只是空谈。”

  梓福讲完后,洛源与薪万有纷纷投来欢喜的目光。

  啪!啪!啪!

  老者拍手,称赞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总算是没白白浪费光阴。”

  “修剑同样如此,剑道是靠自己悟出来的,而非是依靠他人。走别人的老路,只能一辈子寄人篱下。”

  “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使自己走得更远。”老者说完,有意看了梓福一眼。

  “我再去常青树下静悟几年。”洛源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必了。当初,我教小福剑招的时候,他还没你思想觉悟高呢。”老者略带嘲笑道。

  梓福一听这话,就知道老者下面要讲些什么,他极不情愿道:“师父,我明天就教小师弟剑招,您看怎么样?”

  老者故作为难道:“这原本为师是想亲自出马的。既然你这么有孝心,为师也不能不给你这个机会啊,那就先先由你来教小源吧。”

  老者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是早已乐开了花。

  薪万有一脸感激地望着梓福,若不是大师兄有先见之明,提前接下这件事,指不定师父要来个两罪并罚呢。

  “下去吧。”老者躺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十分懒散道。

  三人缓缓一拜,而后退出草屋。

  “这次多谢师兄出手啊,不然小弟我可要跟着师兄你一起遭殃了。”一来到屋外,薪万有赶忙道谢。

  梓福一把揽过薪万有的肩膀,爽朗道:“大家都是师兄弟嘛,理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薪万有脸色微变,刚要反驳。

  梓福再次说道:“我知道你心疼师兄,要不这样,我教一天你教一天?实在不行,我教两天你教一天也行啊。”

  “师兄,师父刚才的话,我还有些不太明白,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一想。”薪万有边说边向常青树走去。

  梓福见状,深呼了两口气,带着洛源刚要离开,哗的一声,经久不衰的常青树,在这一刻轰然倒下。

  薪万有站在常青树前呆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有些令他不知所以。

  梓福看到倒下的常青树时,胸口莫名传来疼痛感,他双拳紧握,气冲冲地走了过去,一把抓住薪万有的衣襟。

  “说!你做了什么!这常青树怎么会无缘无故倒下!”梓福怒目圆瞪,一手抓着薪万有,一手指着常青树。

  薪万有迷茫道:“师兄,这常青树倒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没过去,它就倒下了。”

  “常青树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倒下,一定是你在暗中搞鬼,我先干掉你再说。”梓福右手拿着剑柄,恶狠狠地瞪着他。

  他手中的无身剑柄正是老者传给他的,名叫幻剑。此剑剑身隐遁于虚空中,境界不够的人,根本无法看穿它的剑身究竟是什么样。

  薪万有见他拿出了幻剑,悄声问道:“师兄真要杀我?”

  “万有!非是我这个做师兄的容不下你,而是你做了一件令我极为愤怒,且不容原谅的事。”梓福瞳孔布满血丝,一字一句道。

  “好!师兄动手吧。”薪万有无奈闭目任命。

  梓福怒吼一声,不再看他,手中幻剑直刺他咽喉。

  铛!

  老者站在草屋前,长袖一挥,梓福手中的幻剑被震飞,斜刺入地面。

  “你在做什么!你看清楚他是谁,他是你师弟薪万有,我传你幻剑就是让你残害同门的吗?”老者见此一幕,被气得浑身颤抖。

  梓福跪在他面前,哽咽道:“师父,剑幽峰中任何一棵树都可以倒下,唯独这棵常青树是绝不能倒下的。”

  “既然这棵常青树倒在了他的面前,我就一定要杀了他,否则的话,否则。。。。。。”梓福仰望着老者痛苦不已。

  “够了!”老者叹息道:“小福啊,我原以为你的心境豁达,难以被琐事左右,现在看来,你真是太令为师失望了。”

  薪万有脸色难看地瘫坐在地,这前后不过片刻钟,原本朝夕相处,儒雅随和的师兄,竟会为了一棵树要杀自己。

  洛源看着散落在树墩外围的树屑,以及还在蠕动的天牛幼虫,对常青树的倒下有了准确的判断。

  他捏着一只粗肥的天牛幼虫摆在梓福面前,后者脸色惊变,无奈摇头苦笑。

  “师父,您常说我安于现状,不懂进取之心,您算是说对了,可我也有自己的难处。”梓福起身,扶起失魂落魄的薪万有。

  不等他开口,薪万有紧紧抓着他的手掌,真挚喊道:“师兄。”

  梓福拍打着他的手背,沮丧道:“师兄要走了,至于小师弟就烦劳你代我教剑吧。”

  薪万有点头道:“大师兄跟随师父多年,有些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不管走到哪儿,大师兄永远是我的大师兄。”

  梓福回头望了一眼仍在树墩上蠕动的天牛幼虫,拿起幻剑还未挥下,天剑剑锋就已抵在他眉心处。

  薪万有跪地哭泣道:“师父,师父,手下留情啊师父!”

  洛源两手抓着老者手臂,跪在他身侧,道:“大师兄没有错,还请师父饶过他这一次。”

  老者手持天剑,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冷声道:“明知故犯是不是错!”

  梓福丢掉幻剑,惨笑道:“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师父要杀就杀吧。”

  啪!

  梓福挨了一个响亮的巴掌,被打倒在地,血痕沿着嘴角滑落。

  薪万有轻轻推着他的手臂,低声道:“师兄,趁师父还有点理智,你还是快走吧,你先出去避避风头,时间一长,等师父气消了,你再回来。”

  “虽然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发火,可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跟师父他老人家兵戎相见。”

  梓福对着老者磕了三个响头,之后便从剑幽峰峰顶跃下,老者看都没看他一眼。

  薪万有指着插入地面的幻剑,小声道:“师父,大师兄的剑。。。。。。”

  老者手里的银白色天剑消散,幻剑自行飞入他手中,道:“这柄剑他不配用。至少,现在的他完全不配。”

  听到这话后,薪万有跟洛源也算送了口气。

  目前来看,梓福没被逐出师门,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中国水利部:预计黑龙江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6月23日,吴术超站在屋顶天台,指了指村内的一片民房,他说,拉萨的发展现状,仍被国外部分媒体选择视而不见。当地时间7月7日晚,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新长发育规律、生活生产生态需要,盲目引入外来树种、草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